崑崙山

麒麟崖上,一株萬丈高的星辰果樹隨著微風舒展著自己的身軀。

它的體型相比較之前紮根於浩瀚星海時,縮小了無數倍,枝葉繁茂如華蓋,樹乾蜿蜒似虯龍。

這樣並不耽誤它汲取星辰之力,卻又不至於遮擋了照向玉虛宮的陽光。

作為一株極品先天靈根,它還是很懂得分寸的。

無論白天黑夜,它的枝乾葉片都能牽引來茫茫星光,彙聚到樹身之中,為下一次的開花結果積攢能量。

在相距它不遠的一座道殿前,一株位列上品先天靈根的悟道茶樹在微風中點頭示意,頗有示好之嫌。

星辰果樹也會意地灑落下一片星光,給這位習慣了汲取地脈靈力的新鄰居嚐嚐星辰之力的滋味。

無論身處何地,維繫好身邊的圈子都格外重要。

喜歡打打殺殺的都死得差不多了,懂得人情世故的才活得長久。

……

麒麟崖下,鏡湖水麵上霧靄流轉,湖水清澈透亮,湖邊風景美如畫,瑤草鋪地,仙霧湧動,垂柳如煙。

旭日晨曦穿透鏡湖岸邊的垂柳,投下細碎的金色,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時光流逝之感。

湖邊的八角亭中,玄誠子自入定中醒來,慵懶地伸了個懶腰,隨即便發現自己身上盤坐著一道紅豔豔的身影。

她帶著蓮花麵具,雙目微閉,身上穿著一襲華美的宮裙,兩節欺霜賽雪的藕臂交替在胸前,蔥白如玉的手指結著蓮花道印。

察覺到玄誠子的身體的晃動,紅蓮道人自入定中醒轉,睜眼望向玄誠子,目光中滿是魅惑之意,“主人,昨夜可曾安好?”

玄誠子微微皺眉,“你這是作甚?”

紅蓮道人輕笑道:“之前都是主人騎我,趁著主人入定之時,我自然要騎回來!”

“咳咳——”

玄誠子頓時不淡定了,冇好氣地道:“不要說這麼容易讓人誤會的話!雖然大多數時間我的確是把你當做坐騎,但踩和騎是兩個姿勢,你不要搞混了……”

“哦?”

紅蓮道人眼波流轉,纖細的腰肢微微一扭,輕盈地從盤坐改換成站立的姿態。

紅色宮裙拖曳下來,在小腿處開叉,她慵懶地站在玄誠子胸膛上,赤足如雪,玲瓏秀美的腳裸上印著嬌豔的紅蓮。

紅蓮麵具之下,一雙美眸宛如兩汪春水,目光靈動地在玄誠子身上遊蕩。

她一隻玉足點起,微微俯身,露出瑩白光滑的雙肩和纖細的鎖骨,紅唇輕啟,吐露出攝人心魄的靡靡之音。

“主人,是這個姿勢嗎?”

玄誠子:“……”

就在這時,遠處響起一聲驚呼,“大師兄,你們這是……”

玄誠子循聲望去,隻見身穿一襲白衣的慈航道人正瞪大眼睛朝著這邊看來,絕美的臉蛋上暈染出一坨酒紅,目光逐漸變得古怪起來。

嘶,這紅蓮在陷害我!

眼看著自己的名聲敗壞在即,玄誠子連忙收攝心神,高聲嗬斥道:“大膽紅蓮,焉敢冥頑不靈!還不快快現出原形!”

攝於他的淫威,紅蓮道人隻得惱怒地看了他一眼,微微一晃便化為一座十二品業火紅蓮。

“原來她就是那個另類化形的紅蓮道人……”

慈航眼中閃過一抹釋然之色。

對於玄誠子這個大師兄,無數玄門弟子早在入門之前便聽過他的赫赫聲名。

拜師之後,自然免不了打探一番。

從一眾師兄、師姐的口中瞭解到更多的資訊和內幕,似另類化形的十二品業火紅蓮這種難得一見的奇聞軼事,早就在崑崙山傳開了。

而且關於這業火紅蓮是如何如何美貌,如何如何桀驁難馴等等更是傳得沸沸揚揚。

慈航道人雖然剛入門不久,卻也早就知曉紅蓮道人的存在。

所以……剛剛大師兄是在馴服紅蓮道人!

對!一定是這樣!

在他胡思亂想之際,玄誠子已經收起了十二品業火紅蓮,朝他忘了過來,“慈航師弟,找我有什麼事嗎?”

慈航道人這纔想起正事,“不是我找你,是那位新上任的天帝夫婦來崑崙山找你。”

“哦?昊天師叔和瑤池師叔來了啊,我正要去找他們呢……”

玄誠子驚喜地站起身,旋即又停下腳步,望著慈航道人道:“我現在是被罰閉關之中,自囚於涼亭不可擅離……勞煩師弟請兩位師叔過來吧。”

天帝登門拜訪,不去迎接也就罷了,居然還讓人家自己過來……這就是玄門大師兄的底氣嗎?

慈航道人麵色古怪地點點頭,轉身駕起祥雲飄然飛上麒麟崖,來到正和廣成子閒聊的昊天夫婦麵前,正色道:

“大師兄被師尊責罰靜思己過,而今正自囚於鏡湖之畔不得擅離,兩位師叔若是有要事找他的話,還請移步過去。”

“無……無妨。”

昊天麵無表情地搖了搖頭,在這個相對陌生的闡教弟子麵前很好地掩飾了自己的窘迫。

瑤池倒是微微皺了皺眉,好奇地道:“玄誠子師侄向來深得元始師兄信賴和倚重,這次是為何要罰他?”

廣成子和慈航道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可能是因為他炫富吧!”

昊天和瑤池:“……”

……

片刻後,昊天夫婦在慈航道人的引領下來到鏡湖畔,遠遠地便瞧見了被懲罰中的玄誠子。

隻見他躺在八角涼亭中的按摩椅上,手中握著釣竿,左邊擺著一副下了一半的棋盤,右邊擺著各色靈果,還有著一壺仙釀和一壺悟道茶任其挑選。

這是懲罰?

昊天夫婦麵麵相覷。

這樣的懲罰他們也很想嘗試一下!

眼見昊天夫婦到來,玄誠子揮手將按摩椅化作三個蒲團,收起釣竿、棋盤和仙釀等等,隻留下各色靈果和悟道茶用來招待客人。

他起身作揖一禮,“見過兩位師叔……哦,現在應該稱作昊天上帝和金母娘娘了。”

說著,他便要再重新見禮。

昊天連忙伸手扶住他,微笑道:“師侄莫要多禮,咱們還像之前那般叔侄相稱即可。說起來,我能坐上天帝之位,還要多虧了師侄你啊。”

“哦?這話從何說起?”

玄誠子有些驚訝,伸手相邀道:“兩位師叔先請入座,咱們慢慢說。”

昊天和瑤池欣然落座,閒聊一般把發生在紫霄宮的事簡略地說了一遍。

玄誠子這才明白前因後果,心裡那叫一個暖洋洋啊。

這就是有關心,有人罩的好處。

凡事都給你安排得妥妥帖帖,讓你冇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我們夫婦此次來找師侄也是有事相求。”

這時,瑤池也終於提到了正事,望著玄誠子誠懇地道:“巫妖落幕之後,天庭徹底荒廢了,我們夫婦想要重建天庭,勢必需要大量的仙神……

我西崑崙散仙應該能有一部分願意追隨我們夫婦入駐天庭,隻是西崑崙本就冇有多少散仙,道行高深的更是寥寥無幾,對偌大的天庭而言隻是杯水車薪。”

一旁的昊天接過她的話頭,望著玄誠子道:“所以我們夫婦來找師侄就是想看看師侄可有什麼辦法?”

原來是為這事啊!

玄誠子心中瞭然。

他也知道把徹底荒廢的天庭重建起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前世記憶中,昊天夫婦就是嘗試了無數辦法,曆經一段漫長的歲月卻始終無法真正讓天庭重新崛起。

百般無奈之下,最終隻能到紫霄宮向道祖哭訴,由此引發封神量劫,使得三教共編封神榜,以此手段強行補足天庭空缺。

再加上西方二聖推波助瀾,三教徹底決裂。

闡教十二金仙被削落頂上三花,胸中五氣,一身道行化作飛灰,諸多外門弟子慘死當場;而截教弟子的下場更是慘不忍睹,死傷無算。

最後通天教主更是直接掀了桌子,要重煉地水火風,換一個天地,大家都彆玩!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惹得道祖出麵,將其鎮壓於紫霄宮中。

一場封神大戰,把親如一家的闡截兩教打成了生死仇敵。

本來同氣連枝的三清,也就此演變成了勢如水火的關係。

在這之後,反倒是一直趁著闡截兩教大戰偷偷搞小動作的西方教大賺特賺,從闡截兩教中拉攏了眾多門人不說,還收編了阿修羅、龍族、迦樓羅等種族湊成了八部眾,從此氣運爆漲,迎來了大興之勢!

這一切的源頭都可以說是從重建天庭缺人手開始的。

當然,其中也少不得諸多算計在裡麵。

不然西方教哪能憑白得了那麼多好處?

所以這個忙玄誠子不僅要幫,而且還要大包大攬地幫!

“兩位師叔放心!就憑咱們之間的交情,兩位師叔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切都交給我好了!”

玄誠子排著胸脯保證道。

昊天和瑤池大喜過望。

果然啊,玄誠子師侄還是和以往一樣熱心腸!

哪像西方教那兩位師兄,好話說了一大堆,真要請他們幫點小忙,卻又是推三阻四的一大堆藉口。

全都是敷衍!

哪如玄誠子師侄實在!

且不論玄誠子師侄能不能真的幫助他們重建天庭,當是這份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的態度就已經足夠讓他們感動了。

“對了,師侄可是想到了什麼好辦法?”

“辦法自然是有,不過需要一樣東西。”

“什麼?”

“錢!”

------題外話------

求月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