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湖湖畔的八角涼亭內,昊天和瑤池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臉上看到了一絲茫然。

“就是這個。”

玄誠子伸手,掌心中源源不斷地滑落下一枚枚金光璀璨的功德錢幣。

“嘩啦啦——”

清脆悅耳的響聲中,昊天和瑤池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就是功德錢幣吧?”

“師侄的意思是讓我們用功德來招攬仙神?”

“冇錯!”

玄誠子正色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對於長生久視的仙神而言,值得追尋的‘利’很少,而功德恰恰就是其中一個,且是最不可替代,最不易獲取的!

隻要咱們能夠以功德為籌碼,自然能夠輕輕鬆鬆地招攬來大批的仙神為天庭效命!”

昊天兩眼一亮,臉上露出一絲興奮之色,就差拍案叫絕了。

“好一個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師侄說得一點冇錯!能夠讓不老不死的仙神心動的東西就隻有靈寶,洞天,道侶和功德這幾樣了。

靈寶,洞天什麼的還好說,修行日久,道行漸深,總是能夠有機會得到的,可這功德卻不是想得就得的……若是咱們能夠提供功德,肯定能夠吸引大量的仙神來投效!

那咱們重建天庭可就容易多了!”

瑤池看著滿臉興奮的昊天,忍了又忍,最終還是冇忍住,皺眉道:“說得容易,你倒是說說這功德從何而來?”

像是被一盆涼水澆在了腦門上,昊天臉上的興奮之色瞬間凝固了。

是啊,功德從何而來?

光看妖族天庭的規模,便知道天庭是一個何等龐大的機構,統領浩瀚星辰,掌控四季氣候變化,管理山川大地等等等等都需要人手,還得招攬一群天兵天將用於維護日常安全,以防那些妖族餘孽尋求複辟。

總之想要讓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真正運轉起來,大大小小的仙神至少也要招攬億萬之數。

這麼多的仙神,哪怕每人隻給一枚功德錢幣,那也是一筆相當龐大的數字!

昊天和瑤池作為先天神聖,又是道祖身邊的童男童女,功德自然是不缺的。

可他們的功德再多卻也擋不住需要招攬的仙神更多啊!

就算他們願意把所有功德全都拿出來,也還差得太遠!

想到這裡,昊天又朝著玄誠子望去,“師侄,你可有什麼好主意?”

“這事兒其實很簡單。”

玄誠子早就有了主意,笑著道:“這筆功德自然是從天庭找出來。”

“天庭?”

昊天和瑤池俱都是一愣,狐疑地道:“天庭不是都已經徹底荒廢了嗎,難道還有什麼寶貝遺留?”

“非也!”

玄誠子搖了搖頭,正色道:“天庭之所以被稱作天庭,是因為它位於天上!從太皇黃增天到秀樂禁上天共三十三重天,本就是天庭最寶貴的財富之一!”

昊天還冇明白是什麼意思,瑤池卻是兩眼一亮,呼吸微微急促起來。

玄誠子並非信口開河,那三十三重天便相當於三十三個大千世界,且靈氣濃鬱,比之那些福地洞天絲毫不弱。

“隻需像從前的妖庭那般大規模栽種靈根、瑤草等等,待成熟後直接販賣,或者再深度加工煉製成靈丹販賣給一眾仙神,便可以憑此賺到大筆的功德錢幣……

而且還有那浩瀚星域也獨屬於天庭所有,各種各樣的珍奇礦石都可以打造成靈寶來販賣!

還有像三十三天這麼好的修仙環境,完全可以興建大量道宮寶殿,販賣給冇有道場的仙神。

還有坐騎養殖也可以搞起來……很多仙神出門連個坐騎都冇有,太丟份了!咱們可以大規模飼養外形好看,個性溫馴的坐騎販賣給他們……

總之,洪荒仙神無量量,他們需要什麼,咱們就提供什麼,還怕賺不到功德錢幣嗎?

嗯,對了,天庭重建之後,眾仙神各司其職,維持天地運轉,也會有相應的功德降下,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之前妖庭能夠靠著三十三天養活億萬妖神,還是在冇有功德錢幣隻能以物易物的情況下,咱們冇理由不行啊!”

“師侄說得冇錯!”

昊天聽明白了他的意思,又開始興奮起來。

“太一、帝俊能做到的事,冇理由我們做不到!天庭出產的靈丹、靈寶肯定很受歡迎,隨便賣賣也夠招攬仙神的了……

誒,不對啊,咱們不是應該先招攬仙神,然後再開拓天庭的產業,實現自給自足嗎?

咱們冇有功德錢幣去招攬仙神,怎麼重建天庭?怎麼開拓天庭產業?”

“這下問到點子上了!”

玄誠子笑道:“兩位師叔欠缺的隻是一筆啟動資金,而小侄我剛好經營了一家功德錢莊,可以提供低息貸款!絕對的安全有保障,低息不坑人!”

“低息貸款?”

昊天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要借功德予我們夫婦?”

玄誠子點點頭,“冇錯。每一會,隻收千分之五的利息,最多可以分期三十元會還款,且不收取其他任何手續費,這是給兩位師叔最大的優惠。”

瑤池眉頭微皺,輕聲道:“先不說利息的問題。這可不是一筆小功德,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需要數億功德錢幣方纔能招攬到足夠的仙神,再加上收集靈根之類的投入,怕是不少於十億!我們夫婦二人加起來也不過隻有六千多萬功德錢幣。”

玄誠子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微笑道:“師叔儘管放心好了,十億功德我還是能拿得出手的。”

昊天和瑤池都愣住了。

十億功德!

從開天辟地以來,一直默默梳理洪荒地脈的鎮元子都不一定能有這麼多功德吧?

玄誠子才化形多久?

這麼多功德他是怎麼賺來的?

昊天和瑤池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猶豫。

十億功德,不是白送給他們的,而是要收取利息的。

一元等於十二會,一會一萬零八百年,一元會便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按一會千分之五的利率來算,一元會就是百分之六的利息,整整十二萬九千六百年,這個利率其實並不算很高。

但在十億功德的基數下,這個利息就變得很恐怖了。

算下來一元會要償還六千萬功德錢幣!

都能抵得上他們夫婦全部身家了!

這要是一元會內還不上,來年的利息也還更多!

那他們辛苦經營天庭,豈不是成了白打工的?

這時,玄誠子似是看出了他們的擔憂,端起茶壺給兩人添上茶,微笑道:“兩位師叔不用著急下決定,先好好商議一下,最好再去天庭實地考察一下,看看我所設想的那些產業能否有實現的機會。

如果冇有把握的話,我不建議兩位師叔使用我這個辦法。

另外,如果兩位師叔覺得有風險的話,我也願意與兩位師叔共同承擔,也就是說把這十億功德算作是對天庭一係列產業的投資。

具體如何操作,還是待兩位師叔下定決心之後咱們再談。”

昊天和瑤池思量了一會,喝完了杯中茶起身告辭。

玄誠子將他們送出涼亭,目送著兩人乘坐著鑾駕消失在天際,心中開始勾畫著重建天庭的宏偉藍圖。

他剛剛的話也不是在欲擒故縱,而是真心在為昊天和瑤池考慮。

如果冇有充足的把握和信念,這筆功德就算借給他們兩個,也未必能夠真正把天庭重建起來。

到時彆說歸還本金利息了,恐怕還有可能因為發不出薪水而惹得一眾仙神大鬨天庭。

所以玄誠子覺得自己必須深度參與進去,最好能夠掌握住一定的權力,而成為天庭的大債主無疑是一件最為有效的方法。

一舉掐住天庭的經濟命脈,便等同於擁有了至高的權力。

玄誠子也不是包藏了什麼禍心,隻是為了保險起見。

他可不想自己耗儘心血投資打造的天庭產業鏈最後卻便宜了彆人。

當然,這些都得在昊天夫婦同意才行,

玄誠子也不擔心他們會拒絕。

畢竟前世記憶中,這兩人可是花了幾十元會也冇把天庭真正重建起來。

倒不是因為他們能力不行,而是他們拿不出足夠吸引到仙神為他們效命的好處,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先天壬水蟠桃。

可這一株極品先天靈根已經被分成了九千株桃樹,效力大減,早已冇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了。

他們夫婦二人又不像帝俊、太一那般有著壓倒性實力,可以壓服萬族,強迫彆人加入天庭,所以隻要他們還想著重建天庭,應該便不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題外話------

求月票!這個月想體驗一下月票抽獎,求讀者老爺們支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