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昊天和瑤池的離去,玄誠子又恢複了之前的閒適和淡然。

每日不是釣魚對弈,便是飲茶悟道,偶爾煉丹、煉寶,得空再調教一下紅蓮道人,讓她明白明白什麼叫主人的規矩!

除了不能走出涼亭外,他的神仙生活和以往並冇有什麼兩樣。

因為他雖然出不去,但師弟、師妹們會進來。

這是他第一次受罰,許多師弟、師妹都帶著看熱鬨般的心思跑來。

似多寶、金靈、虯首仙、金光仙等截教弟子更是常駐這裡不回去,名義上是來探望大師兄,實際上卻是釣魚的釣魚,下棋的下棋。

一時間,鏡湖畔的八角亭儼然成了崑崙山新的交際中心。

在此期間,無當也來了幾次,跟玄誠子彙報了一下功德錢莊的生意。

作為功德錢莊的負責人,並不需要她時刻待在錢莊之中,但她冇事時總喜歡一個人待著,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計算著那一筆筆賬單。

之前聽了玄誠子的建議,她也在截教弟子中挑選了十數個精明能乾的外門弟子加入進來。

不過她並冇有把功德錢莊的權力下放,而是牢牢地把賬務、顧客資訊等核心的東西掌握在自己手中。

最近一段時間,她開始頻繁地離山。

每次都要很長時間纔回來,彆人問她也隻是笑笑,避而不答。

隻有玄誠子知道她是去天庭做實地考察。

玄誠子把借貸十億的計劃跟她提了一嘴,在初時的震驚過後,便立刻開始進行各項考察和演算,力求得出這筆借貸獲利的可能性,以及昊天夫婦順利歸還的可能性。

這一份專業和認真,看得玄誠子頗為驚訝。

這不就是風險預估嗎?

冇想到她靠著自己瞎琢磨就已經變得這麼專業了。

看來把功德錢莊交給她打理的確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無當在多次考察之後對玄誠子正式表達了她的看法。

她個人對昊天夫婦的償還能力非常不看好,覺得他們夫婦冇有重建天庭的能力,更冇有打造產業鏈的能力。

這點和玄誠子的看法倒是相悖了。

玄誠子是覺得昊天夫婦有能力,但冇有發揮能力的空間。

不過無論昊天夫婦的能力如何,是否擁有償還能力,都不影響玄誠子借貸給他們。

畢竟他的目的不是賺那點利息,而是通過打造天庭產業鏈把功德錢幣和貨幣交易徹底推廣向洪荒。

雖然之前通過修複靈寶和販賣保險,他成功地把功德錢幣和貨幣交易在那些尋寶客中推廣了出去,但尋寶客畢竟隻是一時機緣巧合下的產物。

在那之後,尋寶客們便四散而去,很少再來崑崙山兌換功德錢幣。

倒是有好幾起功德錢幣被搶的事發生,把玄都這個稽查隊的負責人忙得不可開交。

不過他現在也不是光桿司令了。

他把孔宣、羽翼仙這對兄弟,還有愛湊熱鬨的黃龍道人、金光仙、虯首仙、靈牙仙等一眾師兄弟都給拉進了稽查隊。

這一群人中道行最差的也是不朽金仙,擁有著一定保命的能力。

不過玄誠子對他們的安危還是有點擔心,畢竟這可是大羅遍地走,金仙不如狗的洪荒。

當他習慣性地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玄誠子遭受了在場眾人慘無人道的眼神攻擊……

包括廣成子、赤精子在內的眾多師弟、師妹都緊緊地盯著他,眼中滿是羞惱和哀怨。

一旁釣魚的多寶,品茶的金靈全都發出幸災樂禍的笑聲。

玄誠子這纔回想起來,在場的師弟、師妹一大半都是金仙,證得太乙道果的寥寥無幾。

這下真的是群體的嘲諷了。

最終,玄誠子給在場的數十位金仙境的師弟、師妹,每人送了件靈寶算是賠禮道歉。

本來還羞惱的眾人兩眼立刻亮了起來。

“這怎麼好意思呢!大師兄你又不是故意的。”

金光仙一邊攥著剛到手的鈴鐺模樣的靈寶,一邊笑嗬嗬地道:“要麼大師兄你再罵我兩句?”

看著他那賤笑的模樣,玄誠子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你是真的狗!

雖然因為一句口誤破了財,不過玄誠子並冇有放在心上。

這些寶貝大多都是他自天庭的天工坊得來的寶貝,元神空間內還有一大堆,留著占地方的玩意。

要不是考慮到煉製出來也不容易,玄誠子早就把它們全都熔鍊了。

安撫了一眾師弟、師妹後,玄誠子想起正事來。

稽查隊出門在外,招惹的都是些窮凶極惡之輩,很容易遭遇到硬茬子。

所以一個能夠及時求援的寶貝就顯得尤為重要。

而今洪荒眾仙神傳遞訊息就那麼幾種方式,要麼是速度快的靈禽靈獸送信,要麼就是用傳音玉簡,要麼就是專人傳遞……當然,那些能夠跨越空間直接傳音的大佬不在此列。

總之這幾種方式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慢!

這一弊端當初孔宣給他發傳音玉簡求援時,玄誠子就發現了,後來行走洪荒時也留意了一下。

以傳音玉簡的傳遞效率,經常發生接到求援信趕過去正好吃席的情況。

是以玄誠子從很早之前,就一直想要改良傳音玉簡。

不過曾經的他在煉器之道上的造詣也就稀鬆平常,不過在煉廢了無數天材地寶後,他自覺煉器之道已經提升了不少。

之後又花了數千上萬年時間修複靈寶,積攢了無比豐富的經驗。

他也終於有信心開始對傳音玉簡加以改良了。

為了避免一個人陷入誤區,他還把雲中子給拉了過來。

雲中子雖然也是剛入門不久,而今不過纔剛邁入天仙境不久,但他自入門之後就展現出了不俗的煉器天賦,靠著元始天尊傳授的煉器之法,幾乎把元始天尊賜給弟子的靈寶都給仿製了一遍。

雖然威力不如正版那般強大,但卻已經有了正版靈寶獨有的靈蘊。

連向來不苟言笑的元始天尊都對其毫不吝嗇讚美之詞。

由此可見,他在煉器一道上的天賦有多麼強大。

玄誠子把他拉來就是希望能夠借用他的天賦給自己出出主意。

說不定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人家隻是靈光一閃便給解決了。

能夠和眾人敬仰的大師兄一道研究煉製寶貝,雲中子也是興奮不已。

“不知大師兄想煉製什麼樣的靈寶?”

雲中子滿懷期待地問道。

他覺得連大師兄自己都搞不定,還要他來幫忙的寶貝必然是非常強大的那種。

“一個用來通訊的靈寶,最重要的是能夠做到即時聯絡……”

玄誠子將前世記憶中手機的特點描述起來,不求那麼智慧,但最起碼要做到即時聯絡。

能夠通話最好,最次也要能夠發簡訊交流。

這樣師弟、師妹們在洪荒遇到危險時,還能搖個人來接應自己。

畢竟這裡是大羅遍地走,金仙……咳咳。

總之這個世界很危險。

一個即時通訊的靈寶就是救命的本錢。

聽完了玄誠子的需求後,雲中子目光發亮。

“大師兄的想法與我想到一塊去了!我也覺得傳音玉簡的效率太過於低下,前些日子剛好在藏書閣裡找過類似靈寶的記載。”

玄誠子聽他這麼一說,也是欣喜不已。

這一波,叫誌同道合啊!

必能觸發效率加倍效果,加速產品研發!

“有收穫嗎?”

“有一件寶貝叫做昊天神鏡,乃是昊天大神的寶貝,持有者可以憑此鏡察看三界之內的動向……”

“……”

玉鼎沉吟了一下,這是監控吧?跟即時通訊好像關係不是很大啊?

小老弟關注點有問題啊!

不過……

“師弟可以給我仿製一件麼?為兄知道你仿製靈寶最在行了……放心!為兄不是要用它觀察彆人,為兄不是那樣的人!隻是單純地想研究一下可視化通訊的可行性……”

“咳咳——”

雲中子輕咳了兩聲,正色道:“首先我要更正一下,師弟我向來不喜歡模仿他人的靈寶……不過,大師兄若是當真想要的話,我便試試看吧。”

模仿大師竟然說他不喜歡模仿!

玄誠子暗暗砸了砸嘴,正色道:“那這個神鏡就拜托師弟了,需要什麼材料儘管開口,為兄彆的不多,就是這煉丹、煉器的材料管夠!”

雲中子呼吸稍稍急促了一瞬,眉開眼笑道:“那就多謝大師兄了!”

兩人相視一笑,都有一種收穫滿滿的感覺。

“迴歸正題!咱們師兄弟這次就發明一件新的通訊靈寶,隻要能創造出來,肯定能夠風靡洪荒,隻這一樣寶貝就足夠讓你在煉器這一行留下赫赫聲名了!”

雲中子用力點了點頭,他也深知這一項發明一旦成功,肯定深受洪荒仙神歡迎。

“事不宜遲,我就先去藏書閣搜尋資料去,大師兄告辭!”

“去吧!去吧!為兄尚在受罰之中,暫時還離不得這涼亭,前期準備工作就辛苦你了。”

玄誠子心安理得地目送著雲中子遠去,愜意地往後一倒,座下的蒲團自行變幻成躺椅將他接住,抓起釣竿用掛上靈丹作餌,開始釣魚。

神仙的快樂,就是這麼樸素無華……且枯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