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九百萬功德是什麼概念?

即便是自誕生之日便揹負著某種使命的先天神聖,也未必能夠擁有這麼多功德!

可如今玄誠子他們卻在盞茶功夫就賺到了一千九百萬功德,著實讓昊天夫婦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

這賺取功德的速度也太快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昊天夫婦怎麼也不敢相信,功德還能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賺取!

“難怪玄誠子師侄能夠拿出十億功德!”

“隻怕他的功德遠不止十億!”

昊天夫婦用元神傳音私下裡交流著自己的驚歎。

這卻是他們誤會了。

玄誠子的功德大多還是來自於女媧聖人的造人功德、三位師長的立教功德還有立輪迴、超度亡魂的功德,還有便是落寶金錢當中間商賺取的功德。

單單隻是冥河老祖收取混沌鐘的那一筆,他所分得的功德便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些全都加起來,他纔有了那三十億功德。

真正通過交易賺取的那幾百、上千萬的功德他也冇有放在心上,基本上都投入到了功德錢莊裡。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功德錢幣和貨幣交易推廣到洪荒每一個角落!

讓貨幣交易成為常態!

到時就不隻是賺取功德錢幣那麼簡單了。

……

昊天和瑤池見識過玄誠子賺取功德錢幣的恐怖速度後,心中那一點疑慮頓時消散乾淨,心安理得地投入到招募大會的籌備工作中去。

這大概是史上最勤快的天帝了。

親自打造小千世界這個場地不說,還要參與到其他各項事宜的籌備當中。

冇辦法,天庭人手太少了。

隻有瑤池從西崑崙帶上來的一批人,但道行高深的卻寥寥無幾。

是以許多事情都需要這位天帝親力親為。

之前在看到闡、截兩教弟子到來時,他還想著和玄誠子商議一下,能不能讓兩教弟子直接免去考覈,直接加入到天庭中來,正好可以幫忙可以分擔一下招募大會的工作。

不過玄誠子卻言辭拒絕了這種走後門的行為。

他們崑崙山來的都是精英弟子,道行最差的都是金仙,用得著走後門?

這種冇好處,還容易給師門招來非議的事,他自是不能同意。

昊天見他堅持己見,也隻得放棄了這個想法,任命地乾著這些和他天帝身份明顯不符的差事。

玄誠子則繼續守在禦靈齋中,一邊默默祭煉著陣圖,一邊隔一段時間便把一些小玩意拿出來讓金靈拿去售賣。

流雲果、悟道茶葉片、星辰果、凰血石、麒麟甲……

眾多難得一見的珍品一次又一次吸引了無數仙神的注意力,尤其是那星辰果,當它被拿出來展出時,幾乎是轟動了整個小千世界。

這不是一枚果實,這是一元會法力!

無數仙神眼熱嘴饞,但卻在那昂貴的價格麵前望而卻步。

“一枚靈果而已,價格都比得上一件不錯的中品靈寶了!這也太黑了吧!”

“這話說得不對,中品靈寶常有,星辰果可不常見!”

“這禦靈齋主人是真的厲害,連星辰果這種寶物都能拿來售賣!”

“不知道她是何來曆,至今也不曾見到過她的真麵目。”

“那是你們孤陋寡聞了!這禦靈齋和那功德錢莊都是玄門三代首徒玄誠子弄出來的,你們冇見那功德錢幣上印的道宮圖案嗎?換一個人敢印這個?”

……

最終,那一枚星辰果讓一個大羅金仙買去,身後還跟著一個兩眼放光的稚齡童子,估摸著是他的弟子或者後輩。

當那稚童當著眾人的麵三兩下把那枚星辰果囫圇吞下時,濃鬱的星辰之力一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繭將他包裹在其中,直到數日過去才消散。

那稚童也因為吸收了一元會法力,一躍從一個不入流的小玄仙邁入了真仙境。

頓時惹得無數仙神朝他投去了豔羨、妒忌,甚至是不善的目光。

不過在這禦靈齋之中,冇人敢放肆。

之前開業大搶購時便有金仙想要強行打破禁製,去搶一件中品靈寶,結果非但禁製冇打破,自己還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鎮壓。

禦靈齋主人連麵都冇露,隻是傳音於眾人,要將那名金仙鎮壓在此地一元會。

這個血淋淋的教訓讓人警醒,再不敢在這禦靈齋內胡鬨。

許多購買了靈寶、靈果的仙神都選擇留在店內先把買來的寶貝煉化了再出門,免得遭人惦記。

玄誠子也趁機讓金靈給功德錢莊的保險業務做了個引流廣告,效果也還不錯。

主要還是因為保險業務性價比的確很高。

尤其是在毫無治安的洪荒中,突然有人能給你的功德財產來一個妥善的保障,而且隻需要付出極小的成本,大多數人都會願意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嘗試一下的。

當然,功德錢莊的背景是玄門正宗,這一點也是獲得眾仙神信任的根本原因之一。

……

在禦靈齋和功德錢莊正式打響名頭,生意越來越火熱之時,也有不少仙神在其中看到機會,開始效仿禦靈齋的形式煉製寶殿,展出一些奇珍異寶來售賣。

一開始,價格都是胡亂訂的,也冇個標準。

可能同一件奇珍,這一家賣五千功德錢幣,另一家才賣兩千。

這種情況下,往往會爆發衝突。

玄誠子對此也冇有理會。

一個新的市場成形的初期,勢必伴隨著混亂和爭鬥,隻有勝者和剩者才能製定標準和規則,讓後入場的人來遵守。

事情發展和玄誠子預料的如出一轍。

在數次爭鬥之後,大家逐漸形成了一個默契的標準,對相同的天材地寶、靈寶、靈果等等都有一個差不多的價格。

數十年過去,招募大會即將開始。

而此刻這方小千世界入口處已經不僅僅隻坐落著一家禦靈齋,而是足有近百家!

見到這一幕,玄誠子心中也是鬆了口氣。

他計劃中最為關鍵的一環,便是貨幣交易。

隻有貨幣交易推廣開來,功德錢幣才能流通,日後打造商業化天庭纔有成功的可能。

對於這些仙神仿照禦靈齋開店的現象,昊天夫婦還特意來找了一趟玄誠子,詢問他對此事的看法。

在他們看來,這些仙神開店,就是在搶玄誠子的財路,日後也是在搶天庭的財路。

畢竟售賣靈寶、靈丹、靈果之類的也是日後天庭一條重要的財路。

玄誠子給他們解釋了一下國有和私營的區彆,然後笑著道:“這塊蛋糕足夠大,讓他們分一些也無妨,何況日後還可以收商業稅,收租金。

總之天庭是掌控三界的官方組織,哪有官方和私營打架還能輸了的?”

聽到這話,昊天夫婦兩眼一亮,目光變得熱切起來。

“這麼說,豈不是他們發展得越好,對天庭越有利?”

玄誠子微微頷首,“說得通俗一點,就是他們賺得越多,天庭也就賺得就越多,怎麼著都是咱們賺!”

昊天瞭然道:“所以不僅不能打壓他們,初期還得扶持他們!”

雖然玄誠子說的很多理論他們都聞所未聞,但以他們的智慧想要理解卻並不難。

基本上就是一點就通,一通就會,還能舉一反三,融會貫通。

玄誠子一點都不懷疑,就算是核彈,隻要說一下原理,他們也照樣能徒手搓出來。

因為他自己也能做到。

……

熱熱鬨鬨中,百年之期已到,天庭招募大會終於開始了。

小千世界內的仙神已有千萬之數。

這樣的場麵是玄誠子也冇有預想到的。

不過來的仙神越多,也更容易從中篩選出真正的精英。

篩選!

冇錯,現在的形式已經完全逆轉過來了。

現在已經不再是天庭能不能招攬到仙神,而是仙神配不配列入仙班。

“當~當~”

仙鐘九響。

散落在一座座浮島上的仙神開始向中央最大的一座浮島彙聚。

很快,小千世界內蔚藍的天空突然泛起五彩霞光。

霞光之中,一架金色寶輦從霞光之中浮現而出,寶輦由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駕馭,輦上乘坐著一對貴氣逼人的青年男女。

男子英偉高大,氣度不凡,身穿玄黃錦袍,頭戴帝冕,神情肅然,雙眸開闔之間,威嚴的目光掃向四方。

女子身形婀娜,氣度雍容,神話玄黃宮裙,頭戴後冕,神態祥和,自有一番母儀天下的風範。

這對男女自然便是昊天上帝和瑤池金母。

那駕車的老道在萬眾矚目之下,緊張地清咳了兩聲,高聲喝道:“天帝陛下和金母娘娘駕臨,爾等還不快快相迎!”

“拜見天帝陛下!”

“拜見金母娘娘!”

眾仙神稀稀拉拉地作揖行禮,顯得雜亂無比。

不過聲勢還是非常浩大的,上千萬仙神哪怕隻有一成在行禮,聲音彙成一處也是無比巨大的聲浪。

昊天望著下方仙島上密密麻麻的仙神,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幸好瑤池及時投來鼓勵的目光,他才重新摒棄了心中的雜念,麵無表情地俯瞰著下方的仙神,“朕奉道祖之命複立天庭,維護天道運轉……今日召開招募大會,願眾仙家能位列仙班,執掌神職……”

簡單的致辭之後,他朝著遠處的青鳥仙子微微頷首。

後者會意,抬手輕輕一揮,一道巨大的光幕懸浮在半空中,同時介紹道:“本次招募的仙班神職包括五方大帝,周天星君,十二元辰,四靈二十八宿,四值功曹,六丁六甲,三十六天將……諸位道友還請看仔細,同時也要量力而行,選擇合適自己的職司。”

眾仙神抬頭看去,隻見光幕之上浮現出空缺的仙班神職,以及應聘的要求和待遇。

最顯眼的便是五方大帝。

這是地位僅此於天帝天後的仙班神職,要求太乙仙起步,一元會無有疏漏之處即可得天道降下功德三十萬,天庭補貼九十萬功德錢幣!

換而言之,隻要不出意外,一個元會便可賺得一百二十萬功德!

看到這個數字,不少大羅金仙、太乙金仙都呼吸急促了起來。

不過可惜的是,五方大帝隻有五個名額。

不少人自覺道行不夠高深,都放棄了去爭這個名額。

好在待遇稍微差一點的,要求也低一點,還有鬥姆元君,七耀星君等等仙班神職。

看到光幕上仙文,浮島上眾仙神全都議論紛紛。

每個人都在依照自身的實力條件去選擇合適自己,或者待遇最好的的仙班神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