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光幕上一排排仙班神職,眾仙神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隨後,一群群花草精靈引領著眾仙神分彆前往散落在四麵八方的浮空仙島進行麵試。

天庭的仙班神職分三六九等,不同等階的仙神有不同的麵試地點,麵試的內容也不儘相同。

比如想當天將,隻需要步入仙道即可。

但若想當神將,起步也得是真仙境,還得精擅鬥法,肉身也得足夠強橫。

而要想做那五方大帝,七曜星君等等天庭重臣,不僅對道行有要求,還有來曆背景、功德業力都要交代清楚!

現在昊天已有足夠的底氣,遵循寧缺毋濫的原則,要優中選優!

當來參加招募大會的仙神足夠多的時候,天庭就已經自動演變成了主動的一方!

……

中央仙島上,玄誠子和金靈、無當關閉了禦靈齋和功德錢莊,趕到闡截兩教弟子旁。

此時廣成子已經選好了自己的目標,正回身望向身旁的多寶等人,“我已經決定去應聘三元帝君職司,可有人與我同去?”

赤精子抬頭看了眼光幕:“三元帝君分上中下三元,也就是說有三個名額,位列四品仙班,最低要求是金仙……我和你去試試!”

兩人確定下來,目光朝其他人望去,正好看到玄誠子三人到來。

“見過大師兄!”

他們的聲音驚動了正陷入糾結的多寶等人,發現是玄誠子到來後,紛紛作揖見禮。

玄誠子一一還禮,好奇問道:“你們還冇選好嗎?”

多寶笑道:“我本想選五方大帝的,但有不少大羅金仙已經下場競爭了,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去和他們爭一下!”

玄誠子挑了挑眉,一個太乙仙居然要去和那些大羅仙競爭,果然夠自信!

略一沉吟,他正色道:“既然有這個想法,那就去試試,免得念頭不通達。”

“冇錯!若是連嘗試都不敢嘗試,如何能得不敗?”

多寶兩眼一亮,心中疑慮儘去,作揖一禮道:“多謝大師兄指點,我這便去了!”

說完,他便踏虛而行,根據指引前往五方大帝麵試之地。

黃龍、羽翼仙、金光仙等人羨慕地看著他離去,“我們還冇證得太乙道果,隻能退而求其次,去試試爭那七曜星君的位子。”

其餘人也都差不多,大家都是金仙道行,最多也隻能競爭四品仙班。

虯首仙遲疑地道:“可是四品仙班神職隻有百餘位,咱們這麼多人都去競爭的話,必定會有人落選。”

黃龍道人笑道:“你擔心這個做什麼?這次來了這麼多仙神,衝著四品仙班神職去的肯定不在少數,而且還會有太乙仙,甚至大羅仙,咱們萬一落選了也是很正常的事。”

金光仙點了點頭,“先去試試,萬一落選了再去競爭其他職司便是。”

“對!咱們走!”

……

眼見一眾師弟師妹基本上都已經選好了自己心儀的職司,玄誠子也跟上去看看他們麵試的情形。

這次招募大會大多數麵試題目都是他出的,有些隻是很簡單地展示一下道行,有些則是需要詢問一些問題。

雖然廣成子他們都是聖人弟子,但玄誠子事先交待過,對所有應聘者一視同仁,不搞走後門的小動作,是以很快就有不少人被淘汰了。

第一個被淘汰的便是多寶。

五方大帝是要鎮守五方的,對道行要求極高。

聽多寶說,他先是挫敗了西方教弟子大勢至,而後便輸給了一位喚作靈威仰的大羅金仙。

不過多寶也是輸得心服口服,直言那位靈威仰已是巔峰大羅之境。

看得出來,雖然被淘汰了,但他並冇有受到影響,反而有些興致勃發的意味,很快便又找準了第二個目標。

玄誠子一度懷疑他是不是趁著這個機會找人切磋比試去了。

被淘汰的師弟師妹們中,似多寶這種自己看得開有不少,不過更多的還是鬱悶和懊惱。

虯首仙在被淘汰之後,便滿臉鬱悶地瞪向黃龍道人,“居然讓你說中了!冇想到隻是一個四品仙班而已,居然有這麼多太乙仙競爭!”

黃龍道人苦笑道:“我那邊還遇到了一個大羅仙呢!”

玄誠子站在兩人中間,拍著兩人的肩膀安慰道:“你們才被淘汰一次而已,彆急著氣餒,說不定待會還要被淘汰好幾次呢。”

黃龍:(→_→)

虯首仙:(←_←)

看著兩人無語的鬱悶模樣,玄誠子暗暗發笑。

他們來的時候肯定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場麵。

畢竟作為聖人弟子,走到哪裡不是令人敬仰的存在?

可如今竟然競爭個仙班神職還會被淘汰,這是他們萬萬冇想到的。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天庭福利待遇的大幅度提高,吸引來太多仙神的緣故。

本來應該是金仙參與競爭的仙班神職,硬是多出了不少太乙仙和大羅仙和他們同台競爭。

他們就算是聖人弟子,也不是每個人都能以金仙境去和太乙仙、大羅仙去競爭的,落敗被淘汰也是很正常的。

就像一家招牌本科生的公司,突然一群研究生、博士生跑來麵試,對那些本科生而言實在是一種降維打擊。

他們這屬於是提前品嚐到了內卷的滋味。

這時,不遠處一座浮空仙島上忽地傳來巨大的嘈雜之聲,同時還有一股磅礴的靈力波動傳盪開來。

有人動手了?

玄誠子有些驚訝。

這天庭雖然殘破不堪,可也是有兩位準聖大能坐鎮的啊,哪個不開眼的敢在這個時候放肆?

黃龍眼珠一轉,好奇心上湧,“走,咱們過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說著,他便一馬當先駕起祥雲飄了過去。

玄誠子和虯首仙也跟著上去。

很快,三人來到那一座浮空仙島,遠遠地便望見那一座仙島上已經圍了不少看熱鬨的仙神。

被圍在中心的是一個年輕男子,身穿一襲青色道袍,相貌俊美,神色淡然地屹立不動。

在他身旁的地上還躺著一個身穿天庭製式白袍鑲藍邊的靈官,雙目緊閉,死活不知。

這顯然不是在切磋比試。

因為有專門的小天地用於應聘者展示自己的法力。

“這是怎麼回事?”

一道白光從遠處飛來,落在地上現出一個白袍金邊的靈官。

他先俯身去察看躺在地上的靈官,隨即霍然起身望向那年輕男子,喝道:“剛剛可是你動的手?他的元神何在?”

“是我動的手。”

年輕男子微微頷首,供認不諱,伸手指了指地上的靈官,淡淡地道:“他辱及吾師,吾自當出手懲治。收起元神鎮壓萬載,便算是給他長個教訓吧。”

白袍金邊靈官眉頭一皺,“敢問閣下是何來曆,師承哪位上仙?”

那年輕男子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吾乃西方教接引聖人座下弟子日光。”

“聖人弟子!”

白袍金邊靈官愣住了。

圍觀的仙神也都露出震驚之色。

原來是聖人弟子,難怪敢在天庭鎮壓天庭的靈官!

非但如此,還留在原地不走,靜候他人到來說明情況。

如此沉穩淡定……這是吃定了天庭不敢拿他怎麼樣啊!

不少仙神都朝著那白袍金邊的靈官看去,有些好奇他會怎麼做。

這位靈官正緊緊地握著雙拳,低著頭,目光落在地上的同僚身上。

此刻,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他們這些靈官原本都是西崑崙散仙,而今又一同追隨瑤池來到天庭,相互之間關係莫逆。

他不覺得自己的同伴有辱罵聖人的膽量!

他很想弄清楚真相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這也意味他要攔下、質疑麵前的這位喚作日光的聖人弟子。

他猶豫了。

日光瞥了他一眼,目光平靜淡然,冇有一絲情緒。

他淡淡地道:“吾要應征那天師神職,現在是由你來招募嗎?”

這座浮島是招募天師之地,之前負責招募的靈官被他鎮壓了,如今自然是要換一個新的靈官。

可這至天庭與何地?

那靈官雙拳緊握,終於是下定了決心。

他深吸一口氣,凝視著日光沉聲道:“適才上仙公然襲擊我天庭靈官,又將其元神拘去鎮壓,難道不應該先說明緣由嗎?”

“哦?”

日光看了眼那靈官,似是有些意外,淡淡地道:“吾適才已經說過,他辱及吾師,罪大惡極,故此吾才拘其元神鎮壓萬年,讓其悔過自新。

怎麼,你是懷疑吾在說謊不成?”

靈官冇有回答,而是環視四周圍觀的仙神,沉聲道:“適才發生的事,可有哪位上仙目睹全部經過?還請出來做個見證。”

可惜,圍觀的仙神雖多,卻無一人出聲。

也不知道是都不曾目睹,還是畏懼聖人弟子的威勢。

但恰恰是這樣,讓那靈官更加懷疑起日光那副言辭的真實性。

“哼,看來你是當真懷疑吾在說謊了!”

日光微微眯起眼,目光不善地看向那靈官。

就在這時,圍觀人群中有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不就是要察看剛纔發生了何事嘛,用時光回溯不就知道了?”

伴隨著話音,一個頭生犄角的年輕道人邁入場中,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黃龍道人!”

日光一眼便認出了來人的身份,麵色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

三教弟子之前都碰過麵,雖然並未深談,但相互之前還是認識了一下。

而闡教弟子除了玄誠子外,總共隻來了四人,是以他一眼便認出了黃龍道人。

他很客氣地道:“黃龍師兄,此事我自會處置,便不勞煩師兄摻和了。”

“用不著和我客氣!”

黃龍一邊笑著,一邊不由分說地施展時光回溯神通。

日光麵色一變,抬手便要阻止。

“彆著急嘛。”

又一道聲音響起,虯首仙也邁入場中。

日光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轉身便想要離開。

虯首仙微微一晃,化作數十道人影將日光團團圍住,“馬上好戲就開場了。”

這時,黃龍也已經施展了時光回溯神通。

隻見他身前的空氣中立刻浮現出一幅幅虛幻的畫麵和聲音,眾人可以清晰地看到事件的整個起因——

是日光在競逐天師職司時違規使用了增長法力的靈丹,被負責招募事宜的白袍靈官發現後直接將其淘汰,雙方爭執了幾句後,日光便含怒祭出靈寶將其元神拘走。

從頭到尾,那個靈官並未辱罵過日光的師門或個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