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空仙島上,圍觀的一眾仙神都驚愕地望向玄誠子。

他們原本就很好奇,這天庭剛剛複立,仍是一片狼藉廢墟,如何能籌備起這麼一個規模宏大的招募大會?

現在謎底揭曉,原來是有玄誠子這個玄門三代首徒在幕後掌控一切。

這一刻,許多仙神心中便浮現出無限瞎想。

玄誠子在幕後替天庭籌劃了這一場招募大會,這是他自己的主意,還是聖人的指示?

不管這個答案是什麼。

玄誠子親口承認招募大會是他籌劃的,那也就是說他是站在天庭一方的。

換而言之,也就是說這天庭的背後,至少站著闡教!

更大可能是同時站著玄門正宗人、闡、截三教!

難怪天庭能有這麼大底氣開出如此豐厚的薪酬!

原本還有不少仙神有些疑慮,一下子招募這麼多仙神,還有三倍功德的額外補貼,功德總量將會是一個無比驚人的數字。

到一元會期滿之時,天庭能拿得出來這麼多功德嗎?

現在他們不擔心了。

天庭背後有聖人撐腰,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他們能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在許多仙神的認知裡,玄誠子作為玄門三代首徒,儼然就是三清的代言人。

某種意義上,他的言行舉止便是代表著三清的態度。

這也正是玄誠子主動暴露自己是幕後boos的原因,就算冇有大勢至、日光這些西方教弟子鬨事,他也會在彆的場合亮明自己的身份。

他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天庭是我玄門罩著的!

背後有三尊聖人撐腰!

你們哪個敢動歪心思,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當然,這麼做既是給天庭上了保險,同時也打上了一道標簽,避免日後再有其他聖人看中了天庭這塊蛋糕,想要來分一杯羹。

“現在無話可說了吧!”

黃龍道人笑嗬嗬地看著大勢至,“我們身為大師兄最親最親的師弟,來天庭競逐仙班神職也要按照規矩行事,被淘汰了也隻能灰溜溜地離開!

你們這些西方教弟子竟還倚仗聖人威勢,作弊被抓還敢襲擊考官,真是丟儘了聖人弟子的臉麵!”

虯首仙介麵道:“還有這個大勢至,據說還是接引聖人的親傳弟子呢,卻隻知庇護同門,枉顧事實真相,黑白不分,仗勢欺人!

這還是在天庭,眾目睽睽之下,要是換個地方,隻怕這位靈官就要當場被揚灰了吧!

還有咱們這些圍觀的仙神,隻怕他為了掩蓋真相,很有可能會殺人滅口……”

“你休要胡說八道!”

大勢至氣得臉都綠了。

前麵的指責他也就認了,都是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證據確鑿,由不得他抵賴,可後麵的假設就過分了!

這是當著他的麵在汙衊他們西方教的聲名啊!

大勢至已經能夠捕捉到不少圍觀仙神在通過元神傳音之法相互交流了。

那一道道神念之中,滿是對西方教弟子的鄙夷。

什麼品性不端、仗勢欺人、凶蠻無禮、殘暴不仁等等大帽子一個接一個扣在了他們西方教弟子的頭上。

這個該死的虯首仙!

大勢至直勾勾地瞪著虯首仙,心中的憤怒無以複加。

若不是忌憚著玄誠子在,他定要讓這頭青獅精見識一下什麼叫凶蠻殘暴!

不過眼下當務之急是如何從這裡脫身!

他想了想,望著玄誠子道:“這招募大會既是師兄手筆,不知師兄在天庭擔任何職?”

玄誠子立時便知道了他的用意,微笑著搖頭道:“我不曾位列天庭仙班。”

大勢至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猜對了。

似玄誠子這等身份,加上其曾經斬殺準聖的光輝戰績,若是已經位列仙班,天庭又怎麼會默默無聞呢?肯定要大肆宣揚纔對嘛!

所以……

“今日之事是我們師兄弟與天庭之間的摩擦,既然師兄不曾位列仙班,便也無權處置我等!還請放出我那幾位師弟,我們師兄弟自會去向天帝陛下請罪!”

“哦?”

玄誠子對他的心思瞭如指掌。

這廝要麼是想趁機逃走,要麼就是覺得新上任的天帝會攝於西方教兩位聖人的威嚴,而不敢對他們施以懲戒。

既然是這樣……

“我給你們這個機會!”

玄誠子非常痛快地放出了日光等人,然後望著大勢至道:“天帝眼下就在最大的那一座浮空仙島,爾等要去請罪,就彆在這耗著了,直接去麵見天帝陛下吧。”

大勢至眼角微微抽搐,聽出他這是防止自己等人逃走,要親自“押送”了。

一絲淡淡的不安在他心底滋生。

略一沉吟,大勢至元神傳音道:“我等已經知錯了,念在大家同是玄門弟子的份上,還請師兄高抬貴手!”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知道他這是服軟了。

不過光服軟可不行。

他要的是殺雞儆猴,大勢至、月光這幾個西方教弟子要道行有道行,要背景有背景,無疑是最合適的目標了。

所以麵對大勢至的求饒,玄誠子隻當冇有聽到。

倒是一旁的虯首仙不知所以,大聲催促道:“大師兄同意讓你們自行前去麵見天帝陛下,已經是給你留麵了,還是說你們喜歡被穿了琵琶骨押送過去?”

大勢至低下頭,眼中閃過一抹憤恨之色。

他知道今日之事定然是無法善了。

除非能夠從玄誠子手中逃走……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

那可是曾經斬殺過準聖大能的存在!

大勢至連嘗試一下的念頭都冇有,隻能在虯首仙和黃龍道人的催促下乖乖上路。

很快,大勢至等七名西方教弟子便來到最大的那一座浮空仙島。

同時來的還有玄誠子等人,以及一大群看熱鬨的仙神。

那些圍觀的仙神幾乎全都跟過來了,路上還增加了很多。

而且仙神之間元神傳音,瞬息萬裡。

大勢至等人公然作弊、仗勢欺人,最終被逼著前來請罪的訊息早已不脛而走,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仙神趕過來湊這熱鬨。

是以當大勢至、日光等七個西方教弟子來到昊天上帝麵前時,四周早已圍了數十萬仙神。

當看到這一幕時,大勢至方纔明白為何玄誠子會那麼痛快地答應讓自己前來請罪。

這和他想象中的畫麵完全不一樣啊!

在他的預想中,應該是在一個私密安靜的小天地中,與新上任的天帝陛下友好交流、虛與委蛇,最終達成某種默契,就此把這一茬給揭過去。

可如今這一幕……

這是要把他們徹底釘在恥辱柱上啊!

倘若真的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向天帝請罪,交代自己等人的罪行,他們還不得被天下仙神唾棄、恥笑到死?

到那時,他們臉麵何存?

西方教臉麵何存?

那兩位聖人的臉麵隻怕也掛不住了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