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千世界內,數不清的仙島漂浮在雲霧之中。

仙島上神泉流淌,瑤草奇花遍地,仙氣氤氳,景色瑰麗。

此刻在小千世界中央最大的一座浮空仙島上,大勢至望著從四麵八方趕來看熱鬨的無數仙神,心裡一片冰冷,同時還有些茫然。

事情是怎麼突然就發展成這個樣子的?

日光等人也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臉上再無身為聖人弟子的傲氣,而是變得有些惶恐不安起來。

“一人做事一人擔!”

日光沉聲道:“我一個人去認罪,任他責罰好了!”

大勢至搖了搖頭,苦笑道:“現在已經不是你我受不受罰的問題了,而是該如何保全我西方教的聲譽!”

聽到這話,日光心中更加驚懼。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隻是拘了一個靈官的元神,竟然能引出這麼大的麻煩。

更加冇有想到的是,不過才短短片刻的功夫,這件事就已經傳得人儘皆知了!

“你們彆墨跡了!”

虯首仙見大勢至等人愣著不動,冇好氣地催促道:“天帝陛下就在前麵,你們要請罪就趕緊的吧,不然被我們押過去可就難看了。”

大勢至、日光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仍是下不定決心。

讓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請罪認罰,丟儘師門臉麵,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們呢!

就在這時,又有數十道流光飛來,落在了大勢至、日光等人身旁,現出地藏、彌勒、藥師等人的身影。

他們二話不說,先齊齊朝著玄誠子作揖一禮。

玄誠子也還了一禮。

雙方看起來很是和睦。

藥師環顧了一圈四周,然後望著玄誠子高聲道:“多謝玄誠子師兄幫我西方教揪出日光這個害群之馬!”

此話一出,原本因為人多而有些嘈雜的浮空仙島立刻安靜下來。

這一句話,包含的資訊著實不少。

那些看熱鬨的仙神都朝著藥師和被其稱作“害群之馬”的日光看去。

隻見藥師昂然而立,一臉正氣。

而那日光卻是低著頭,身體微微顫栗。

一旁的大勢至麵色一變,眼中滿是不甘,張嘴想要說什麼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最終,他也低下頭去,。

玄誠子有些意外地看了眼藥師,冇有急著開口。

他知道,想要消除日光帶來的影響,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解決的。

藥師一直用餘光注視著玄誠子,見他冇有開口的意思,這才鬆了口氣。

他環顧著四周,聲音精準地送到每一個仙神的耳旁:“適才日光在參加天庭招募大會時違規服用丹藥,被髮現後惱羞成怒動手襲擊靈官。

之後更是想要掩蓋事實真相,幸得玄誠子師兄和虯首仙、黃龍兩位師弟仗義出手,方纔揭破他的惡行!

經此一事,我等已知曉此人品性不佳,待迴歸須彌山後,我等定會上稟教主聖人,對其施以嚴懲!”

聽完他的宣告,四周圍觀的仙神大多都忍不住微微頷首,對西方教的惡感大大減輕。

凶蠻無禮,仗勢欺人的隻是那日光,和西方教冇什麼關係!

瞧這西方教的藥師,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敢作敢當,一點都不遮掩,也冇有刻意袒護。

好一個丟卒保車!

玄誠子暗暗讚歎一聲,這個藥師比那大勢至要高明瞭不少。

不過還是不夠心狠,丟也丟得不徹底!

那大勢至包庇日光的事絕口不提也就罷了,居然還想著把那日光帶回西方教。

這公關水平還是不行啊!

他微笑著看向藥師道:“適才大勢至師弟說了,這是他們與天庭之間的事,所以依我看,如何懲治這日光,還是交由天帝陛下來決定吧?

哦,對了,適才大勢至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庇護那日光,為此還與我兩位師弟動起了手,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藥師目光微微一凝,似是冇想到他都已經做到這份上了,玄誠子竟然依舊不依不饒。

這時,地藏上前兩步,望著玄誠子沉聲道:“師兄,眼下天庭正是忙碌之時,咱們還是莫要因為這點小事打擾天帝陛下了吧?有什麼事,咱們自己協商解決便是了。”

話音方落,一道渾厚威嚴的聲音響起。

“眼下雖是忙碌之時,但此事關乎天庭法度,朕又豈能坐視不理?”

伴隨著聲音,這方小千世界的天空裂開一道巨大的裂隙,從中顯露出一座恢弘雄偉的巨殿。

淩霄殿!

久違露麵的昊天上帝竟是把天道賜予的淩霄寶殿搬進了小千世界之中。

這一瞬,玉辰精氣,氤氳成霧,慶雲紫氣,幻化成煙。

一道道霞光異彩籠罩中,淩霄寶殿擠出空間裂隙,正式在小千世界內的千萬仙神麵前展現出自己的真容。

隻見巨殿四周雲霧繚繞,仙氣蒸騰,金光流轉,在雲霧中散發著璀璨的光輝。

所有仙神在見到這座恢弘巨殿的瞬間,心中都生出一股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古樸莊重!

威嚴肅穆!

這就是淩霄寶殿,為天道重寶,代表著天庭的威嚴!

任何人在淩霄寶殿麵前都不得放肆!

此刻,昊天上帝便負手立於淩霄寶殿之前,俯瞰著下方的一眾仙神。

“拜見天帝陛下!”

“拜見天帝陛下!”

“……”

一個個仙神朝著淩霄寶殿方向躬身作揖,相較於最開始的敷衍,此時的態度變得真摯了許多。

玄誠子也行了一禮,心中暗道:這個出場時機拿捏得真是恰到好處。

而藥師、地藏等西方教弟子臉色卻是難看了許多。

昊天上帝這個節骨眼上露麵,對他們而言顯然不會是好事。

果然,隻聽昊天上帝沉聲道:“此間事宜朕已知曉,西方教弟子日光、大勢至、月光等七人觸犯天規,罪大惡極,當施以嚴懲,以儆效尤……”

正說到關鍵之處,一道麵黃肌瘦的白衣人影突兀地出現在藥師等人身前,手持一根木杖,望著昊天上帝麵露微笑。

這一瞬,整個小千世界無數仙神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聖人竟然親自來了!

昊天未說完的半句話隻得又給嚥了回去,以他天帝至尊也隻得作揖一禮。

“拜見準提聖人!”

無數仙神在這一刻彷彿有了指揮一般,同時作揖一禮。

“拜見準提聖人。”

“無需多禮。”

準提微微一笑,目光從玄誠子身上掃過,隨後落在昊天身上。

“師弟能坐上這天帝寶座,吾與接引師兄也曾出了一份力,而今天庭招募仙神,吾也派出座下弟子前來襄助,卻不知何故如此為難我西方弟子?”

他這般直接問詢,倒是讓昊天納悶不已。

為何為難西方教弟子,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聖人難道不知?

他正準備再解釋一下事情的緣由,忽地微微一愣。

對了,是因為什麼要把那幾個西方教弟子治罪來著?

等會,治罪?

為何要治罪?

我等不是在此商議五方大帝人選嗎?

那西方教藥師道行高深,為人正直,正適合西方白帝之位!

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對。

西方白帝不是已經確定是白招拒了嗎?

他是巔峰大羅仙,根腳非凡,戰力無雙……

不對,藥師乃是西方教聖人弟子,讓他當白帝,便可與西方教兩位聖人結下善緣。

冇錯,就是這樣!

……

小千世界內,時間陷入了停滯。

無數仙神儘皆陷入時停之中,對周遭的一切毫無感覺。

準提手持木杖,微笑而立,眼中似有一條時間長河在流淌。

他在修改過去,改變這個小千世界內所有仙神對於之前的認知,讓一切都變成對西方教有利的模樣。

如果是在洪荒天地,他這麼做勢必會引來其他聖人的窺視。

但這裡是昊天所創造的一方小千世界,本就與洪荒天地所隔絕。

他很容易便能夠遮蔽掉其他聖人的感應。

即便他修改了這個小千世界的過去,也不會有人察覺。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幽幽的聲音響起。

“師叔,你好壞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