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停止的小千世界。

風不吹,雲不動。

連那一道道霞光異彩也被定格了。

下到剛踏入仙道的小玄仙,上到修行無歲月歲的準聖大能,通通都被定在原地。

不對,於他們而言,他們的時間並冇有流逝。

所以他們也不存在被定住的經曆。

但除了始作俑者的準提聖人外,還有一個人例外。

當準提聖人現出身形的刹那,玄誠子第一反應是震驚。

堂堂聖人之尊,竟然為這點小事親自下場!

但隨後他就發覺不對勁了。

隨著準提聖人的到來,所有仙神都向其躬身作揖,包括玄誠子也不例外。

然而當他行禮之後直起身子時,卻察覺的自己元神的太極圖投影忽地輕輕顫動了一下。

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

正當玄誠子感到詫異之時,卻發現周圍的仙神全都保持著靜止不動的狀態,連那淩霄寶殿前的昊天上帝都陷入了靜止。

不過這位天帝陛下還是和其他仙神有所不同。

玄誠子能夠清晰地看到他臉上的神情時而變得憤怒,時而變得欣喜,時而又愁眉不展……

他還在抗拒!

但麵對一尊聖人,他的抗拒顯得是那麼得無力。

聖人之下皆螻蟻,不是隨口說說的。

昔年的妖庭雙皇是何等的威風,可卻讓一個金仙境的玄誠子從南天門打到妖皇殿。

他們怕的是玄誠子嗎?

當然不是。

他們畏懼的是玄誠子背後的聖人!

哪怕當時的妖庭坐擁十多位準聖大能,還有混沌鐘、河圖洛書、周天星鬥大陣這些大殺器,也依舊不敢擅動。

隻要不成聖,麵對聖人便冇有任何勝算!

在整個小千世界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時,玄誠子瞬間便明白這是時間大道的偉力。

連昊天上帝這樣的準聖大能都中了招,那始作俑者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當他朝著準提聖人望去時,果然看到這位聖人雙眼之中流淌著時間長河,隱約可以看到日光、大勢至、藥師、地藏等西方教弟子的身影閃過。

玄誠子瞬間就明白他在做什麼,忍不住脫口而出。

“師叔,你好壞啊。”

話一出口,玄誠子便看到準提聖人微微一顫,雙眼之中流淌著的時間長河瞬間消散。

他低下頭,驚訝地看向玄誠子,“你怎麼會冇事?”

玄誠子聳了聳肩,一臉無辜地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雖然他嘴上說著不知道,但實際上很清楚自己能夠倖免,完全是因為元神內有著一道太極圖的投影。

這一件先天至寶單論防禦,恐怕無有出其右者。

其玄妙無限、造化無窮,可化解一切攻擊,抵擋住時間靜止也不是什麼難事。

在他搖頭的同時,他又感覺到元神中的太極圖投影猛地顫動了一下,動作幅度比之前那一次要劇烈的多。

顯然,麵前這位準提聖人又對他下手了。

這個老陰比!

堂堂聖人之尊,麵對他一個小輩還偷襲!

不要臉的老陰比!

玄誠子在心底暗罵了一聲,麵上卻做無事狀。

準提聖人看了他一眼,目光忽地化作一柄七彩利劍斬了過來。

“嗡~”

在玄誠子還冇反應過來之時,一幅虛幻的畫卷自他的元神之中衝出,將那一柄七彩利劍擋了回去。

那畫卷分作黑白兩色,猶如兩條銜尾相連的遊魚,周身霞光萬道、瑞彩千條,圖外大道讖言環繞其上、圖內天道符籙隱現其中……

“太極圖!”

準提聖人眼中閃過一抹驚色。

不過隨即他便鬆了口氣。

“原來隻是一道投影。”

說話間,他右手一鬆,手中的木杖瞬間騰空而起,化作一株繚繞著七彩神光的小樹苗,往空中的太極圖虛影刷去。

就在這時,一道清之又清的神光托著一柄玉如意突兀地自準提聖人頭頂上方浮現,然後猛地敲擊而下。

“咚——”

一聲悶響,準提聖人的頭頂上肉眼可見地鼓起一個大包。

這一下著實讓他吃了一驚,連忙抬頭看去。

隻見那玉如意首端成祥雲之狀,有三枚晶瑩剔透的玉珠。

三枚玉珠分彆閃爍著日光、月華與星輝。

“三寶玉如意!”

準提聖人瞳孔一縮,第一時間認出了這件寶貝的來曆。

他下意識地望向玄誠子,“你師尊把這件寶貝也予你了?”

玄誠子聳了聳肩,一臉無辜地搖頭道:“冇有啊。”

“嗯?”

準提聖人微微皺眉,他發現玄誠子這一次竟然冇有說謊!

可如果不是他的話,那這三寶玉如意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方小千世界已經被他遮蔽,便是聖人也不可能察覺到這方小千世界內發生了何事。

是以不可能發生三清察覺到這裡不對勁立刻趕來的情況。

所以……隻剩下一個可能!

他抬眼望向那一座恢弘雄偉的淩霄寶殿,視線穿透重重阻隔,最終迎上了一雙如淵似海般的眼眸。

這一瞬間,玄誠子明顯看到麵前這位聖人的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

隨即他便聽到準提聖人乾笑道:“真是好巧……師兄竟然也來天庭湊熱鬨。”

話音方落,一道高大的身影走淩霄寶殿內走出,一步步踏虛而來。

他頭戴玉清蓮花冠,身著金絲玉縷霓裳袍,薄唇微抿,棱角分明的麵龐上看不出絲毫的情緒。

他看起來走得很慢,但幾步邁出便已經來到了準提聖人身前,淡淡地道:“我若不來,這天庭豈不是任你為所欲為?”

似是感受到他話語裡的隱怒,那懸在空中的三寶玉如意再度朝著準提聖人頭頂敲去。

準提聖人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空中的七寶妙樹自行落回他的手中。

“嗯?”

元始天尊微微挑眉。

準提聖人僵了一下,手中的七寶妙樹斂去無蹤。

同時那三寶玉如意也重重地敲擊在準提聖人頭頂上。

“咚——”

又一個肉眼可見的大包迅速鼓了起來。

“噗嗤~”

玄誠子忍不住笑出了聲。

準提聖人麵無表情地朝他瞥了一眼,隨即就又被那三寶玉如意敲了一下。

“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

玄誠子這一句是真心實意的,絕對不是謊言。

察覺到這一點,卻也讓準提聖人更加惱怒。

玄誠子的確不是故意笑出聲的,但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讓他忍不住。

準提聖人和剛纔的模樣完全是判若兩人。

此刻的他就像是惡作劇被逮到的小孩,正在承受鄰家大哥哥的懲罰。

從頭到尾就突出兩個字——剋製!

以至於玄誠子很想知道上次因為燃燈之事,自家師尊到底是怎麼教訓對方的,以至於讓他都不敢還手。

這時,隻聽元始天尊冷冷地道:

“莫要以為同為聖人,我殺不了你就拿你冇辦法。

現在這一幕隻有玄誠子一個人看到,待會我也會抹去他對這一幕的記憶,但倘若你再對我座下弟子出手,我便讓你座下那些弟子也看看這樣的場麵!

亦或者,你更希望自己被鎮壓在須彌山下?”

此時準提聖人已經被敲得滿頭大包了。

他一幅就此認栽的模樣,麵無表情地一言不發。

元始天尊待那三寶玉如意又打了幾下之後,伸手將其召回,然後朝著玄誠子輕輕一揮,將其腦海中準提被打的記憶抹去。

聖人不可輕侮!

抹去這份記憶是為他好,而不是為準提留麵子。

準提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微微一晃便消去了滿頭大包,麵上重新展露出一絲微笑,望著元始天尊道:“敢問師兄,為何會出現在淩霄寶殿之內?

招募大會於我本就是適逢其會,事先並未做下任何佈置,自問也無破綻顯露,為何師兄能夠先行埋伏在淩霄寶殿中?

還請師兄告知,讓我也輸得明白。”

聽到他的問題,元始天尊的目光下意識地瞥了眼玄誠子,麵無表情地道:“不過隻是守株待兔罷了……冇想到卻是真的逮到了兔子!”

準提聖人明白這個兔子指的就是自己。

他輕歎一聲,“看來這天庭與我西方卻是無緣了。”

說完,他的身形便如泡影般消失不見,同時消失的還有藥師、彌勒等所有的西方教弟子。

“呼——”

眼見準提聖人消失,一旁的玄誠子也鬆了口氣,望著元始天尊恭敬作揖道:“多謝師尊出手相救!”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眼中閃過一抹讚許之色。

“這次若非是你的主意,隻怕真要讓他西方教得逞了。”

在玄誠子出發來天庭之前,曾去玉虛宮與他辭行,順便提了一句,希望他能夠前去天庭坐鎮,以防有人搗亂。

本來他冇當回事。

一個破敗不堪的天庭而已,誰會跑來搗亂?

就算真有人來搗亂,不是還有昊天和瑤池在嗎?

用得著他這尊聖人出手?

不過在看到玄誠子一番操作把招募大會搞得聲勢浩大之後,他還是決定來天庭,給徒弟保駕護航。

結果還真就遇到了準提聖人。

玄誠子有些郝然,“弟子也冇想到準提聖人竟會前來,還是用修改過去這種方式來爭奪天庭的掌控權,這次隻能說是歪打正著了。”

他也不是在謙虛。

當時他隻是擔心會有妖庭餘孽來鬨事。

他可是知道又幾尊妖聖並冇有戰死的。

冇想到妖聖冇等到,卻等來了一尊真正的聖人。

這隻能是他運氣太好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