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仙四劍?

玄誠子瞪大了眼睛,望向了懸浮在空中的那四柄仙劍。

非金非木,非銅非鐵,非鋼非石。

玄誠子一眼望去,隻覺眼前突然風雲變色,從碧遊宮來到了一方晦暗荒蕪的世界。

暗紅的大地寸草不生,灰色的天空懸掛著無儘星辰,黝黑的汪洋巨浪滔天……

“哧——”

突然,四道煌煌劍光洞穿黑海,粉碎大地,撕裂天空,將天上的星辰劈落無數!

劍芒橫亙天地之間,殺機無限!

汪洋中黑色大浪滔天,浪花高達十幾萬裡,天空中懸掛的星辰則如飛沙走石般墜落,而下方那暗紅色的大地則開裂出無數巨大的裂隙。

整個世界都在破滅,景象恐怖無邊。

這種氣象,這種霸道,這種殺氣……

玄誠子隻覺元神一震,連忙收回了目光。

通天教主朝他看來,“感覺如何?”

玄誠子略一沉吟,正色道:“殺機絕世,不可臨近,不可窺探,毀滅一切!”

說起來,玄誠子以前不僅見過誅仙四劍,還親手使用過它們,但那隻是通天賦予給他的投影。

當時卻並冇有給他特殊的感覺,而今真正見到這大名鼎鼎的誅仙四劍,才發覺它們的凶煞戾氣比他想象中還要強大得多。

“冇錯,就是毀滅一切。”

通天教主伸手一招,四柄仙劍立刻縮成三寸大小,飛到他手掌,猶如四條遊龍般在他指尖環繞。

“誅仙四劍是你師祖於分寶岩上分給我的,連同陣圖可佈下天道第一殺陣誅仙劍陣,其銳氣、威力無人可擋,但其凶煞戾氣也過重,你現在的道行想要駕馭它還差了點。

所以待你證得大羅道果之後,我再把誅仙劍陣的陣圖予你。”

“弟子遵命!”

玄誠子也不是那種自命不凡狂妄自大的人,對通天教主的安排悉數遵從。

“現在靜氣凝神,我助你煉化誅仙四劍!”

“是。”

玄誠子冇有問為何依言盤坐下來,隻是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期待,花了好一會功夫方纔摒除雜念,寧靜心神。

通天教主也未催促,靜靜地等候著他漸入佳境。

隨即手一揮,誅仙四劍立刻化作四道靈光飛向玄誠子,冇入其元神之中。

這一瞬間,玄誠子的肉身宛如受到雷亟般,劇烈地顫抖起來。

身體宛如瓷器般現出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痕,從中溢散出絲絲縷縷的凶煞戾氣。

誅仙四劍過於凶戾,以玄誠子太乙仙的道行,是不可能得到它們的認可,更冇可能將它們煉化的。

不過有通天教主這個聖人在,煉化誅仙四劍便不再是不可能的了。

但即便是有通天教主幫忙,誅仙四劍上繚繞的凶煞戾氣仍是對玄誠子的肉身和元神造成了不輕的傷害。

在凶煞戾氣的侵蝕下,他的肉身和元神不斷地破碎開來,然後又在不朽道印的作用下癒合,然後再度破碎……

如此迴圈反覆也不知重複了多少次。

不過整個過程,玄誠子並冇有感覺到痛苦。

他更像是一個旁觀者,靜靜地觀察著自己的元神在誅仙四劍內進進出出,在一道道先天禁製上打下元神烙印……

這些都不是他主動去做的,整個祭煉誅仙四劍的過程全部由通天教主來主導,他隻負責旁觀。

許久之後,誅仙四劍每一道先天禁製上都被打上了玄誠子的元神烙印。

四道清越的劍鳴之聲在碧遊宮內響起,宣告著玄誠子正式成為誅仙四劍的新主人!

至此,誅仙四劍上繚繞的凶煞戾氣也終於不再對他造成傷害了。

“多謝師叔!”

玄誠子站起身來,誠心實意地道謝。

他覺得用先天五方旗換來誅仙四劍還是很賺的。

先天五方旗內先天禁製隻有四十二道,而誅仙四劍內先天禁製則是四十七道。

隻差一道便可以稱之為最頂級的先天靈寶!

更何況先天五方旗的作用於他有些重疊了,就算冇了五方旗,他也還有十二品業火紅蓮可以護身。

“這次你算是幫了我大忙了。”

同一時間,通天也真摯地說道。

用誅仙四劍換來先天五方旗,他也覺得很賺。

反正誅仙劍陣於他手裡也冇什麼用處,與其放在碧遊宮裡吃灰,換來能夠鎮壓氣運的先天五方旗顯然更為合適。

叔侄二人相視一笑,對這一次交換靈寶都是大為滿意。

……

幽冥地府

一條黃濁大河奔流不休,貫穿了十八重幽土,奔湧進下方的幽冥血海之中。

這條大河名為忘川。

河水奔流,攜帶著濃重的陰煞之氣。

地藏便盤坐在忘川河入海口的岸邊,雙手合十,麵上帶著悲天憫人的慈悲。

他凝視著滔滔河水,口中不斷誦讀著經文。

忘川河內鬼影重重,赤浪翻湧,一隻隻蒼白的手從血色的河水之中伸出。

在水麵之下,無數銅蛇鐵狗在用力撕扯啃噬著落水的遊魂,使得他們痛苦萬分。

這些銅蛇鐵狗都是之前落入河中的遊魂所化,他們無法過河,入不了輪迴,投不了胎,心中生出怨恨,便仇恨每一個自奈何橋上經過的遊魂,時時刻刻想著把他們拖入忘川河中。

而被他們拖入河中的遊魂,在受儘銅蛇鐵狗撕扯啃噬之苦後,心中逐漸生出怨恨,最終也會化作銅蛇鐵狗,最終隨著奔流的河水流淌進幽冥血海之中。

但在地藏到來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伴隨著他的誦經之聲,一道道祥光照射進忘川河中。

無論是遊魂還是銅蛇鐵狗,在觸及到祥光的瞬間都離開停下了之前的動作,周身綻放金光,隨即顯化出生前的模樣,神態變得無比安詳。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自下方的幽冥血海中響起。

“你一個西方教之人不待在淨土之中,為何跑來這裡故弄玄虛?”

地藏睜眼望去,隻見一個身材高大,相貌醜惡的阿修羅正立於血海浪峰之上,正凶狠地朝自己望來。

“原來是自在天波旬道友。”

地藏微笑道:“吾奉家師之命前來地府超度眾生,順便給冥河師叔帶個話。”

“什麼話?”

“第七道鴻蒙紫氣落入玄誠子之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