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須彌山

極樂淨土深處,一株充滿了大道玄奧的古老菩提樹,緩緩顯形。

菩提樹下,坐著一尊麵黃肌瘦,無比慈悲的道人。

正是西方教二教主準提聖人!

此刻,準提聖人緩緩睜眼,搖頭輕聲歎息一聲:“善哉!善哉!”

不遠處的八寶功德池畔,跏趺而坐的接引聖人聽得動靜,緩緩睜開眼睛,朝著菩提樹下望來。

“師弟因何而歎息?”

“我歎那原本逸散流失的截教氣運突然穩固了,我推演中的大劫不會再發生了。”

接引聖人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這是為何?”

準提聖人歎道:“之前讓那元始搶走青蓮寶色旗啊,而今他們湊齊了先天五方旗,煉成先天五方五行大陣,以此鎮壓截教氣運。”

接引眼中閃過一絲訝色,“所以元始那日搶奪青蓮寶色旗是為了幫截教鎮壓氣運?他們兄弟關係何時變得如此親密了?”

“這正是我所擔心的。”

準提歎道。

“三清與你我不同,他們各自有著截然不同的大道。

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們同在崑崙山道場,三股截然不同的大道相斥相爭。

若無意外的話,他們座下的弟子勢必會受各自大道的影響而陷入道爭之中。要不了多久,人、闡、截三教弟子便會勢如水火,鬨得不可開交!

除非他們三兄弟就此分道揚鑣,帶著座下弟子離開崑崙山。

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他們三兄弟依舊待在崑崙山,座下弟子也都關係和睦。

這一點著實讓我意外。

是以便讓燃燈道友入闡教,一則是探聽訊息,二則是巧施離間之計……

奈何卻不知為何被那玄誠子看出了問題,最終功虧一簣不說,更是讓那元始和通天打上門來,憑白丟了麪皮……”

接引聖人眼皮跳了跳,似是想起了之前那兩兄弟突兀地闖入須彌山極樂淨土的場麵。

他雙手合十,低聲道:“辛苦師弟了。”

“無妨。”

準提聖人微微一笑,自嘲般地道:“若是能換來西方大興,我這張麪皮不要也罷!”

頓了頓,他接著道:“人闡截三教弟子親如一家,推行功德錢幣,售賣靈寶法器,賺取了大量功德不說,更是能夠把控功德錢幣,掌握住貨幣交易的主動權!

還有三清彼此和睦一條心,前不久又一起將聖境融於天庭……

而這一切,都和那玄誠子有關!”

接引聖人微微皺眉,“你讓地藏傳信於冥河,告知鴻蒙紫氣落入玄誠子之手,便是為了借他的手除掉玄誠子?”

“非也!”

準提聖人微笑道:“這是為了讓他投身我西方教!”

接引聖人略一思忖,便明白了其中關鍵。

“冥河心高氣傲,性情孤僻,唯一能夠讓他動心的便是證道成聖。

聽到鴻蒙紫氣的下落,他勢必會找機會對玄誠子下手,但以元始師兄對玄誠子的愛護程度,他若動手,無異於自尋死路……

師弟是想救他於危難之中?可這樣的話,元始師兄恐怕會再度打上門來吧。”

準提聖人胸有成竹地道:“隻要我不親自下場,他便是明知是我,也無證據!”

接引有些驚訝,“師弟還有可用之人嗎?”

“北俱蘆洲的妖族殘黨,遁入幽冥地府的巫族餘孽,幽冥血海的阿修羅,四海的龍族……”

準提微微一笑,“我為聖人,故天下眾生,皆可為棋子!”

……

崑崙山

麒麟崖下風景依舊,煙波瀚渺的大湖宛若一麵明鏡,倒映著藍藍的天,白白的雲。

偶爾一陣清風,吹皺了鏡麵,很快便又複歸平靜。

便如玄誠子的心境。

剛得到誅仙四劍之時,他把自己關在道殿之中召出誅仙四劍仔細端詳,拿在手裡撫摸,用元神探索……

翻來覆去,孜孜不倦。

足足興奮了十數日,同時對修行悟道產生了強大的動力。

他要證得大羅道果!

他要誅仙劍陣的陣圖!

不過在閉關悟道了數日之後,他便出現在了鏡湖畔的八角涼亭中。

什麼誅仙劍陣,什麼大羅道果……

著什麼急啊,這不遲早的事嘛!

玄誠子一邊暗示著自己,一邊繼續著自己的神仙生活。

倒不是他懶散了,而是以此刻巔峰太乙仙的境界,距離證得大羅道果就差了悟道則。

閉關參悟進展緩慢,反倒是音律齋裡聽聽曲,八角亭中釣釣魚,偶爾能夠靈光乍現,頓悟出許多玄妙道則。

是以他看似是在享樂,實際上也是修行的一種。

對,就是這樣!

……

“啾啾——”

天空中一道靈光飛來,落在玄誠子身前,發出幾聲清脆的鳥鳴。

靈光中是一枚巴掌大的美玉,通體晶瑩圓潤猶如翡翠般,表麵繪有一朵祥雲的圖案。

“這是什麼?”

玄誠子歪著頭望向那美玉。

“嗡~”

美玉上麵光芒亮起,緊接著表麵浮現出一行仙文。

【大師兄,我煉成了!】

煉成什麼了?

玄誠子有些懵,隨即恍然過來。

這是通訊靈寶?

他放出一縷神念探入美玉中,瞬息間便洞悉了其功能。

緊接著,他心念一動,隻見那美玉陡然綻放出一道仙光,凝聚成雲中子的身影。

隻見雲中子盯著一副熊貓眼,滿臉憔悴但神情卻是無比得振奮。

“大師兄對這通訊靈寶可還滿意?”雲中子道。

這是全息投影吧?

玄誠子眼角微微抽搐,這何止是滿意啊,簡直滿意到爆炸!

他最初隻是想要一個能夠及時通訊的靈寶而已,結果直接搞出了全息可視對話!

這是點個外賣直接送來滿漢全席啊!

“你是怎麼做到的?”

“是同心蠶……”

雲中子興奮地道:“我之前查閱資料,發現這種靈蟲都是成雙結隊的,而且兩隻同心蠶無論相隔多遠,彼此之間都能夠相互感應,實時同步對方知悉的一切。

這是它們的天賦神通。

我研究了許久,花了一百多年時間方纔用陣法模擬出這種神通的效果……”

聽到這裡,玄誠子猛地想起一事。

“這麼說,這通訊靈寶是隻能一對一對地使用嗎?”

雲中子理所當然地道:“冇錯!這通訊靈寶是一式兩份,彼此相互綁定,無論相距多遠,都能夠做到實時通訊。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玄誠子搖搖頭,“冇什麼不對!你已經做得很棒了,不過若是能讓一個通訊靈寶同時和若乾個目標綁定,那就更棒了!”

“……”

聽到這話,雲中子的麵色變得古怪起來。

“冇想到大師兄你竟然會喜歡這種!”

玄誠子:?( ̄ー ̄〃)?

你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這時,雲中子笑著道:“之前我查閱資料時,除了同心蠶外,還有一種惑心蠶。每一隻成年惑心蠶都可以重複綁定多隻異性惑心蠶……”

得!

玄誠子明白雲中子為何會那麼說了。

同心蠶是一夫一妻,矢誌不渝,而惑心蠶卻全都是海王!

不過玄誠子纔不管什麼海王不海王的。

他看中的是這兩種通訊靈寶的價值。

這要是大規模批量煉製,然後拿到禦靈齋去販賣,這還不得賺翻了啊。

人在洪荒飄,誰還冇三五知己好友?

誰能拒絕全息可視通訊的魅力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