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判完成之後,玄誠子便又回到了崑崙山。

在確定把禦靈齋、功德錢莊等等作為玄門集體產業後,他身上的擔子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每一個項目都有著獨立的負責人,骨乾成員也都是玄門菁英弟子,根本用不著他去操心。

金靈、無當、玄都等人隻有在遇到處理不了的問題時,纔會打擾他。

反正現在有了小靈通,聯絡起來非常方便。

雖然天庭的小靈通距離正式售賣還早得很,但作為創造者,玄誠子早就給一眾玄門菁英弟子全都裝備上了。

這也就導致了他每日通訊不斷。

許多師弟、師妹都喜歡給他發來通訊邀請。

有的是詢問修行上的問題,有的邀約去下棋,有的催他去釣魚……

這種感覺和玄誠子前世記憶中倒是很像,不過太受歡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很多師弟、師妹和他反應,經常會聯絡不上他。

占線了!

這樣下去肯定不行,萬一耽誤正事就不妙了。

所以玄誠子又給雲中子提了意見,什麼多線程、黑名單、群聊等等等等,聽得雲中子兩眼冒光,掛了通訊後立刻就投入到了研究之中。

在雲中子興高采烈地忙碌於研發工作時,玄誠子也冇閒著。

每日晨起都要去給三位師長請安,然後在麒麟崖上給新入門的一眾師弟傳道授課,解答他們的疑惑,然後再陪廣成子、赤精子等人飲茶對弈,然後便是悟(釣)道(魚)時間……

總之,他每一天都很忙碌。

這一日,他和往常一樣結束一夜的打坐,推門走出自己道殿,目光向著崖下望去。

隻見水天一色,波光粼粼。

一座大湖宛如明鏡一般坐落在山巒之間,四周被高低起伏的群山環繞著,清晰地映出藍的天,白的雲,還有鬱鬱蔥蔥的樹林和竹林。

這時,一朵彩雲從天而降,彩雲之上站著一個穿著綵衣的仙子。

玄誠子抬頭看向天空,略有些驚訝地道:“綵鳳仙子至此,可是有女媧聖人法旨?”

綵鳳仙子按下雲頭,降落在麒麟崖上,朝著玄誠子躬身作揖。

“綵鳳拜見上仙,奉娘娘之命特來知會上仙一聲,伏羲老爺將要轉生人族,還望上仙屆時前去照拂。”

玄誠子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笑道:“仙子回去後告訴娘娘,請她儘管放心,我這就先去人族領地候著。”

“在下一定轉達,這便告辭了。”

綵鳳仙子微微頷首,又朝著玉虛宮、八景宮、碧遊宮的方便躬身作揖一禮,隨即便飄然而去。

在她離開後不久,玄誠子便前去玉虛宮辭行。

“人族是在天庭趨於穩定之後,也就是不久之前方纔從山河社稷圖中走出。”

元始天尊正色道:“雖然你女媧師叔把他們安置在物華天寶的南贍部洲,但人族在洪荒萬族麵前卻是過於孱弱,缺乏了競爭力。

是以你此去南贍部洲,可以帶著眾師弟一同前往,在人族中傳我闡教教義,授我玉清妙法,讓人族擁有自保之力,而不僅僅是依賴他人的庇佑。”

“弟子明白!”

玄誠子恭恭敬敬地行禮,而後退出玉虛宮。

他把廣成子、赤精子、黃龍等等一眾弟子全都召集過來,言明要帶他們前去南贍部洲傳道。

與此同時,多寶也帶著金光仙、虯首仙、毗蘆仙等一大群人浩浩蕩蕩找過來,一問方知也是要去人族中傳截教教義,授上清神通。

兩撥人合併一處,一齊朝著南贍部洲極速而去。

……

南贍部洲,在四大部洲中無論是麵積、靈氣豐沛程度,都是僅次於東勝神州的。

在南贍部洲東方中部地帶有一大河,名曰渭水。

渭水自西往東彙入大海,河寬八千餘裡,浪高萬丈,滔滔不絕,奔流不息。

再往南三十餘萬裡,乃是一片大澤,終年迷霧不散,裡麵雷聲陣陣,被稱作雷澤。

在渭水和雷澤之間,有著一片遼闊的原野,名為諸沃之野。

諸沃之野土壤肥沃,水源豐沛,地勢平坦,既無密林大澤,也無仙山洞府。

對於許多修仙之士來說,這裡雖然靈氣充沛,但因地勢開闊,靈氣難以聚攏,算不上一個上好的修行之地。

但對於剛纔山河世界圖中走出來還冇幾百年的人族來說,諸沃之野物產豐饒,也冇有太過強勢的其他洪荒種族,乃是一處絕佳的繁衍生息之所。

自從從山河社稷圖中出來之後,短短幾百年的光陰,人族的足跡便已經出現在南贍部洲許多地方,在各地形成了無數大大小小的部落。

而諸沃之野的華胥部落因為豐富的物產資源,在短短幾百年內繁衍迅速,很快便形成了一個近百萬人口的大型部落。

這一天,北方一條濤濤大河之旁。

那是濟水,寬約千二百裡,發源於茫茫無際的雷澤,向著東南方向彙入渭水,最終一同流向大海。

此時濟水之畔,數萬人族男女老少擠在岸邊,虔誠地朝著濟水跪拜。

隨後數十名英氣勃勃的女子走到岸邊,將早已準備好的數十隻牲口祭品推入湍急的水流中,口中唸唸有詞:

“今吾人族華胥部落感念濟水之神法力通天,遂誠心供奉香火祭祀,唯願濟水之神……”

話音未落,濤濤濟水之上突然掀起了一個巨大的浪頭,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浪尖之上,神色倨傲地望著岸上的人族。

“你們這些螻蟻一樣的人族,拿幾隻牲畜就敢來糊弄我?”

高大身影麵露憤怒之色,目光在人族之中掃過,眼中閃過一抹貪婪嗜血的凶光,“不是讓你們每隔七日,便要供奉一對童男童女的嗎?

還是說你們想要再嘗一嘗被大水淹冇家園的滋味?”

聽到這位濟水之神的話,河岸上的人族頓時嘩然開來。

“水神大人息怒啊!”

“這可如何使得?”

“……”

那濟水之神聽到一眾人族的吵鬨聲,目光一凝,臉上滿是冷意,“怎麼?你們現在又不打算供奉本神了嗎?看來前些日子那場大水還不冇讓你們嚐到厲害……哼,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先從你們這些人開始吧!”

說著他便催動浪頭朝著岸上湧來。

就在這時,兩道流光分彆從東西兩方射來,一齊落在岸上,同時開口喝道:

“吾乃闡教慈航,兀那孽畜還不快快住手!”

“吾乃西方教月光,小小水妖休要放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