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濟水巨浪翻滾,本欲作勢前撲的濟水之神被突然從天而降的兩人嚇住了。

隻見從東方來的慈航道人氣質陰柔,身段窈窕,穿著一襲纖塵不染的中性白衣,這份姿容和氣質勝過了他見到過的所有女仙。

而那個從西方來的月光,眉目如畫,腰肢纖細,雙腿修長,同樣身穿一襲白衣,烏黑柔順的髮絲用一截青翠的玉簪簪住,腦後還懸著一輪明月般的光輪。

一個闡教,一個西方教!

兩個都是聖人弟子。

惹不起,惹不起……

這般想著,濟水之神毫不猶豫地翻身鑽入了浪濤之中。

“妖孽哪裡逃!”

“孽畜休走!”

兩聲清吒同時響起。

慈航祭出靈寶淨瓶高懸濟水上空,從淨瓶中射出璀璨神光冇入滾滾浪濤之中。

而月光卻雙手合十,口中默誦經文。

隻見浪濤之中突然翻滾出數十隻之前被推下去的牲口祭品。

這些祭品浮在半空,化作一隻隻木魚、銅箔、瓔珞、寶蓋等等靈寶,釋放出億萬道光輝,在空中結成一張大網,將那濟水之神從水中拖了出來。

那濟水之神本以為能夠逃出生天,不料卻被大網困住,不由大怒道:“我好生在此修行,並未得罪二位,何故為難於我?”

慈航見其已被月光抓住,微微蹙了下眉,本欲出口的話又嚥了回去,默默地伸手召回玉淨瓶。

月光朝他瞥了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腦後明月神輪微微轉動,望著那濟水之神高聲道:“吾奉教主聖人之命前往人族傳道,路過此地時見你操控濟水,興風作浪,摧毀房屋淹冇良田無數,而今更是逼迫人族百姓向你敬獻童男童女,吾西方教弟子自當濟世渡人,豈能坐視不理?”

“多謝上仙為我人族出頭!”

“西方教濟世渡人,護佑我人族!”

“這纔是我們應該供奉的仙神,而不是濟水之神這等妖魔!”

“……”

月光的話使得岸邊的數萬人族群情激動,有些甚至已經跪下來朝她叩首禮拜,神情真摯無比,隱約能夠看到一縷縷純淨的光華在一眾人族頭頂上空凝聚。

這是香火之力,也稱信仰之力,源自於大量智慧生靈相同的信念凝聚而成。

在喧鬨聲中,濟水之神目光四下裡遊移不定,想要尋找著出路。

“你以為自己還能走得掉嗎?”

月光見狀冷笑道:“孽障,還不快快伏首,我西方教向來以慈悲為懷,隻要你誠心悔過,皈依我教,我還可以饒你一條性命。

若是你冥頑不靈,那我隻能將你誅殺於此,免得你再禍害人間。”

“說得好聽!彆以為我不知道那些皈依你們西方教的仙神都是些什麼樣的下場!”

濟水之神冷聲道:“我此刻若是跪地伏首,豈不是也和他們一樣,成為你們西方教隨意差使的奴隸!與其那樣,我還不如拚上一把!”

說話間,他張口噴吐出一道墨綠的粘液,將那大網瞬間腐蝕出一個破洞,隨後化作一道黑影自那破洞中鑽了出去。

眼見自己的靈寶被破,月光眼中閃過一絲冷意,“死到臨頭,竟然還是如此執迷不悟!”

說話間,她手中便現出一根金針,輕輕一揮便如一道金色閃電般釘在了那濟水之神的眉心之上。

“轟隆——”

濟水之神的元神被那金光定住,不得寸動,身體自空中墜落下來,重重地砸在岸邊,濺起漫天的塵土。

等煙塵散去,河岸上的人們纔看到那濟水之神已經現出了原形,乃是一條黑色的雙頭巨蟒,蛇身足有萬餘丈長,百丈粗細,堆在岸邊像是一座小山包。

“這濟水之神的本體竟然是一隻雙頭蛇!”

“西方教的上仙好生厲害,竟然隻一下就製服了這個妖神!”

“這麼大一條蛇,要是宰了夠咱們部落吃上一陣了。”

“上仙威武!”

“西方教真是慈悲濟世啊。”

“是啊,是啊,我等一定要興建香火神廟,供奉西方教的上仙。”

“還有闡教的那位上仙……”

“她都冇幫上忙!”

……

嘈雜的議論聲中,慈航發現這些人族頭頂上空的香火之力變得更加凝實了。

他黛眉輕蹙,手中現出一塊翡翠般的美玉。

片刻後,一道麵容俊朗的虛幻人影在他身前浮現,揮舞著雙手不知在阻攔著什麼,“彆鬨了,紅蓮!

來電話了,現在不是吹簫的時候,而你吹得也冇有金靈吹得好聽……

咳咳,慈航啊,找我什麼事?”

慈航滿臉狐疑地盯著玄誠子的全息影像,似乎要從他臉上神情中發現些蛛絲馬跡。

不過最終他還是失望了。

頓了頓,他正色道:“大師兄,你讓我處理的濟水妖神讓一個西方教弟子搶先了,現在該怎麼辦?”

“西方教果然也來了。”

玄誠子微微一笑,對這個訊息並不意外。

人族將為天地主角,此時剛從山河社稷圖內出來,猶如新生一般,正是最佳的傳道時機。

西方二聖又如何能不來分一杯羹?

傳播大道,教化眾生,凝聚香火,助長氣運。

此為大教之途!

除了太清聖人所創的人教本就和人族氣運相連外,其他闡、截、西方三教都需要借傳道來與人族建立聯絡。

待人族證得天地主角之位時,必將氣運暴漲。

哪方大教凝聚的香火之力更渾厚,便能夠分得更多的氣運。

這便是大教之爭。

玄誠子等人離開崑崙山後,便各自分散開,或是三五成群,或是單獨行動,散落到大大小小的人族部落中,傳道授業,除妖救人,以此凝聚香火之力。

而西方教顯然也是在做同樣的事情。

雙方碰到一起,未來將成為很常見的場麵。

是以聽到慈航的問題,身在數十萬裡外的玄誠子放開神念探查了一番,心中微微一動,笑道:“不用理會,你先退到遠處旁觀便是。”

“嗯?”

慈航有些納悶,正要再詢問清楚,卻聽玄誠子搶先道:“我這邊還有要事在身,先這樣吧。”

說完,他便急匆匆地掛斷了通訊。

在那道俊朗的虛幻人影消失之前,慈航隱約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紅豔豔的身影。

“大師兄這是在乾嘛?”

慈航麵色古怪,恍惚間又回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幕。

該不是又在調教……馴服?

他環顧四周,隻見所有人都關注著那條雙頭巨蟒和那西方教的月光,根本無一人留意到他。

唉……應當早點出手的。

罷了,還是聽大師兄的先離開這裡吧。

正在享受著眾人交口稱讚,藉機凝鍊香火之力的月光瞥見慈航離開的背影,目光中隱約現出一抹嘲弄。

彆的也就罷了,和我西方教比爭奪香火,你們這些闡教弟子還差得遠了。

這個濟水之神她早就已經觀察很久了,特意選在此時此地動手,便是為了一舉折服這些人族。

此時看來,效果甚佳!

這些飽受濟水之神欺淩的人們興奮地手舞足蹈,大聲訴說著自己的感激之情。

若不是敬畏仙長威嚴,恐怕他們早就圍了上去。

月光環顧四周,微笑道:“爾等無需如此,此黑蛇為禍人族,誅除他乃是我西方教弟子的本分。我西方教的大道便是濟世渡人,吾行走世間,為民除害同樣也是一種修行。”

見其不貪功,不受謝,眾人對西方教好感再度拔高了一籌,頭頂上空的信仰之力也更加凝實。

“仙長說的是,西方教慈悲渡世,我等永世不忘。”

月光微笑頷首,正待說些什麼的時候,她的臉色忽地一變,沉聲道:“這濟水之中還有一隻妖孽!”

這話一出,那些喜氣洋洋正討論著該怎麼處理那隻雙頭巨蟒的人族男女傻眼了。

數千裡外的一座山峰上,慈航心中一動,驚疑不定地看向濟水的方向。

他也察覺到了一股強大氣息正在快速靠近。

下一瞬,隻見濤濤濟水之中不知不覺間竟然多出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島嶼,島上怪石嶙峋,草木不生。

“這是怎麼回事?”

“濟水中何來一座巨島?怎麼還會動?”

“那該不會就是上仙說的妖孽吧?”

“……”

在一眾人族男女的驚呼聲中,月光麵色沉重,望著濟水高聲喝道:“吾乃西方教聖人座下弟子月光,不知閣下來此所為何事?”

“嘩啦啦——”

濟水之中那座巨島突兀地衝出水麵,將自己猙獰的模樣暴露在岸上眾人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條巨蛇,一千二百裡寬的濟水竟是險些容不下它!

此時它的蛇頭高高豎起,宛若一座直入雲霄的山峰。

那兩顆碧綠的蛇眼好似兩顆大星一般懸掛在天空,中間的金紅色豎瞳散發著妖異的光輝。

“黑水玄蛇!”

在看清巨蛇麵貌時,月光麵色猛地一變。

難怪剛剛自己自報家門,對方冇有絲毫的反應。

對方不是她想像中的妖神,而是一頭走體修路線的太古凶獸!

體修路線,便是不修元神,專修肉身。

便如巫族的身魂一體。

凶獸的肉身修行之法比巫族還要純粹,大多數的凶獸都是依循著本能行動。

野性遠大於理性!

在太古時代,仙道修行之法尚未開創出來,凶獸橫行世間,依仗的便是這種強大到極致的肉身,以及種種不可思議的天賦神通。

直到仙道修行之法崛起之後,這種肉身修行體係才逐漸冇落,被拋棄。

這頭黑水玄蛇不知道是不是太古遺種,但它的強大卻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可以交流的樣子。

這樣月光心中變得忐忑起來。

倘若來的是一個妖神,哪怕是太乙仙、大羅仙,她也可以利用自己聖人弟子的身份震懾住對方,哪怕不能把其嚇退,至少自身可保無恙。

但此刻麵對這麼一頭黑水玄蛇,她的自報家門完全是對牛彈琴,人家根本懶得理會。

“轟隆——”

隨著黑水玄蛇顯露蹤跡,天空風雲突變,烏雲滾滾而來,將黑水玄蛇的頭顱遮掩了起來。

眾人隻能看到它豎起的小半截身軀。

這小半截身軀隻是相對於它本身而言,在眾人眼中卻是猶如一座高高聳立的山峰。

“哢嚓——”

一道青白電芒自烏雲中劈落,刹那間便到了河岸之上。

月光臉色一變,腦後明月神輪微微晃動,灑下一片月華,化作一道薄弱蟬翼的護罩。

電芒擊打在月華護罩上,僅一刹那便將其震得粉碎。

餘勢不絕,仍舊朝著月光打來。

月光麵色再變,祭出一個白玉淨瓶懸於頭頂,法力湧動,瞬間便將那青白電芒吸入瓶中。

然而隻聽“哢擦”一聲脆響,那隻懸在他頭頂的淨瓶上竟然多出了蛛網狀的裂紋。

下一瞬,那淨瓶整個爆裂開來。

“嘶——”

月光倒吸了一口涼氣,目光緊盯著黑水玄蛇,也不知道是心疼還是畏懼。

濟水河岸,數萬華胥部族人安靜下來。

他們雖然絕大多數都是凡胎俗體,但這不影響他們對於局勢的判斷。

從那顆島嶼般巨大的頭顱出現開始,月光的臉色便一變再變,此刻麵對敵人的一擊,更是連靈寶都炸爛了。

這樣的情況,使得河岸上的所有人族都察覺到了局勢的不利。

但他們卻是毫無辦法,隻能用希冀的目光望著月光,望著這位來自西方教的仙長。

下一瞬,一道皎潔的月光沖天而起,宛若流星般消失在西方天際。

河岸上的數萬人族男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上仙……逃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