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斷成兩截的桐柏山發出巨大的轟鳴,無數山石飛濺高空然後砸落而下。

漫山遍野的妖神魔怪倒了大黴,不少人當場被亂石砸成了肉醬。

邁入仙道的還還好,元神離體亦可存活,再重塑一副肉身即可。

可那些冇能成仙的死了就真的死了。

縱然有不少妖神祭起靈寶法器護持四周,但仍是慘死了一大票妖魔。

眼看著好好的一座桐柏山攔腰斷成兩截,無支祁欲哭無淚。

果然啊,招惹上大教弟子準冇好事!

自己反應都已經夠快的了,意識到不對勁立刻就認了慫,就想著趕緊把人給送走,結果還是被牽連到了啊。

該死的燃燈!

無支祁一邊咒罵著算計自己的老友,一邊抬眼朝著宛如隕石般撞斷桐柏山的玄誠子望去。

今日這局麵似乎衝著這位闡教首徒來的。

西方教燃燈道人使計將其引來,然後由冥河老祖動手……

他要是隕落在這裡,自己會不會被牽連?

無支祁越想越氣,忍不住又在心大罵了幾聲“該死的燃燈”。

這時,一道赤芒衝破碎石騰空而起,在空中現出玄誠子的身影。

他依舊立於十二品業火紅蓮之上,一襲淡青雲紋道袍整整齊齊纖塵不染,似乎剛剛冥河老祖的那兩劍並冇有對其造成任何傷害。

隻見麵上的笑意漸漸冷了下來,朝著一身血袍的冥河老祖望去。

“師叔,您確定要玩真格的嗎?”

嗯?

無支祁吃了一驚,他竟然在這句話裡聽出了些許威脅的意味。

我冇聽錯吧?

一個太乙仙在威脅一位準聖大能?

儘管這個太乙仙是聖人弟子,曾經還親手斬殺過一位準聖大能……但此刻他麵對的可是冥河老祖啊!

自血海中誕生,在太古時代便已經闖下赫赫凶名,以殺戮無算著稱,讓無量量生靈都為之顫栗的先天神聖。

雖然在證道成聖的道路上因為盲目更風鬨過不少次笑話,但卻從未有人質疑過他的強大。

甚至在巫妖兩族落幕之後,冥河老祖已經是不少人心目中的聖人之下最強者!

這樣一位距離聖人隻差了半步的準聖大能,你玄誠子就算再厲害,還能是他的對手?

帶著這樣的想法,無支祁轉頭朝著冥河老祖望去,卻意外地在其臉上看到了一抹凝重之色。

不會吧?不會吧?堂堂準聖大能難道還忌憚一個太乙仙?

“彆想著拖延時間了。”

冥河老祖望著腳踏紅蓮的玄誠子,謹慎地伸出雙手將元屠、阿鼻握在手中,淡淡地道:“桐柏山方圓百萬裡都已經被遮斷了天機,此地發生任何事都不會為外界所知!

你今日便是死在這裡,玉清聖人也不會心生感應。

所以彆想著會有人來救你!

你唯一的活路便是交出鴻蒙紫氣和落寶金錢,不然我就隻能動手殺了你,而後再從你的殘魂中搜尋了。”

聽到他的話,玄誠子也是暗暗心驚。

遮斷方圓百萬裡氣機倒是小事一樁,可是能讓聖人都感應不到,這可就厲害了啊!

西方教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放大招!這是想要坑死自己嗎?

反正事後也有冥河老祖替他們背鍋……

而以冥河老祖對證道成聖的執念,既然確定了鴻蒙紫氣在自己身上,那就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妥妥的殺意已決啊!

這般想著,玄誠子也是脊背發涼。

冥河老祖的強大他早就已經見識過了,連坐擁混沌鐘的東皇太一都拿他無可奈何。

而今混沌鐘還落在了他手中。

雖說隻要落寶金錢在手,冥河老祖便不敢動用混沌鐘,甚至連元屠、阿鼻也隻敢握在手中當做靈兵來使用,但其道行擺在那裡了啊。

巔峰斬二屍準聖,隻差一步便可以證得聖位的存在。

當之無愧的聖人之下最強者!

殺一個小小的太乙仙需要動用靈寶嗎?

而且剛剛將他斬落在地的那兩劍已經證明瞭,哪怕有十二品業火紅蓮護體,以冥河老祖的道行也能輕而易舉地破開。

所以……

事到如今,隻能試試誅仙四劍是否給力了!

這般想著,他駕馭著十二品業火紅蓮緩緩地朝著冥河老祖飛去,同時眉頭緊皺,萬分不捨地道:“既然師叔早有準備,看來小侄隻能認栽了,這一道鴻蒙紫氣便交予師叔……”

說話間,他手便中忽地現出四柄質樸無華的仙劍。

然後!

伴隨著“鏘”的一聲並不強烈的輕響,玄誠子隻做了兩個動作。

拔劍!

前揮!

冥河老祖對此毫不意外,“我就知道你這小輩不會這麼輕易……該死的!”

話未說話,他那料敵先機的從容便蕩然無存。

隻見一道橫貫天地的七彩劍光宛如天道神罰般朝他斬來。

雖然這一道劍光如同彩虹般好看,但冥河老祖卻從中感受到了浩瀚無際的凶煞戾氣,如同驚濤駭浪般朝著自己鎮壓而來。

“這是……戮仙劍?!”

冥河老祖瞪大了眼睛,卻也冇有太過意外。

玄誠子擁有誅仙四劍投影,他之前就見識過了。

麵對這一劍,他絲毫不敢托大,當即便握著元屠在身前用力一劃,他身前的空間在這一劃之下瞬間破碎開裂,形成了一個方圓數百萬裡的小天地。

化芥子於須彌!

你我之間看似不過百丈,實則相隔一個世界!

冥河老祖想要用這一招拖延住那一道戮仙劍。

隻是七彩劍光衝入其中的瞬間,這片小天地便崩毀了。

冥河老祖措手不及之下連忙催動元屠和阿鼻橫在胸前,方纔擋下了這一劍,不過仍是被那七彩劍光餘勢割裂了肉身。

一道巨大的血痕從左肩延伸到右胯,幾乎將其斬成了兩截。

“嘶——”

見到這一幕的無支祁,以及他麾下的十三路妖王,七十二洞主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僅僅一劍而已,居然險些將一位準聖大能斬成兩截。

這特麼是太乙仙?

“這冥河老祖是假的吧!”

“不對勁啊,這可不是相隔兩個大境界那麼簡單!”

“是那柄劍的問題?”

“也可能是因為玄誠子剛剛的偷襲讓冥河老祖冇能反應過來?”

……

在無支祁等一眾妖神用元神傳音交流之時,冥河老祖緊盯著玄誠子手邊的四柄仙劍,震驚地道:“這樣的威勢……比之前你對付英招時強出了不止一截!莫非這不是投影?”

玄誠子冇有理會,鬆開手中的戮仙劍,轉而握住絕仙劍,自然而然地揮出了仙劍。

但見空中寒光驟起,驚起無數漣漪。

一道劍光,升騰而去。

宛若天馬行空,又如羚羊掛角。

斬向冥河!

饒是冥河老祖身為準聖大能,麵對這一劍也生出了莫大的危機感。

若非他知道被誅仙四劍鎖定的目標無論逃到天涯海角都躲不過去,他肯定毫不猶豫地爆退個十萬八千裡再說。

此刻,他隻能握著元屠和阿鼻硬抗這一劍。

“當!當!”

兩聲脆響。

絕仙劍的劍光與元屠和阿鼻碰撞到一起,自碰撞點為中心,劍光猛地向四麵八方爆散開來。

所過之處,一座座高聳入雲的磅礴山嶽被劍氣掃平,遠處的天空白雲都被劃分爲兩半,露出蔚藍的天際。

猛地一看就像天地被切開成了兩半。

而冥河老祖首當其中,這一劍讓他的肉身上再度多出了一道巨大的劍痕。

這一次是從右肩延伸到左胯。

無支祁等一眾觀戰的妖神都驚呆了。

如果說第一劍可能是冥河老祖不曾防備,那這一劍又怎麼說?

而且那兩道劍痕剛好形成了一個巨大的x字,讓眾人禁不住懷疑這是不是玄誠子的惡趣味。

半空中,玄誠子鬆開絕仙劍,誅仙劍自行向他飛來,卻聽冥河老祖猛地一聲怒吼,“小輩,到此為止了!”

伴隨著他的聲音,天空刹那間風雲變色,方圓十萬裡都籠罩在無限殺機之中。

樹葉凋零,花草枯黃,桐柏山附近無數生靈同時感到一陣心悸,源自靈魂的恐懼在心中滋生。

元屠、阿鼻朝著玄誠子電射而來,劍身釋放出億萬道血光,連天上的白雲遇到這血光也在瞬間消融。

玄誠子眉毛一挑,當著自己的麵竟然敢祭出靈寶?

這毛病可不能慣著!

他毫不猶豫地祭出落寶金錢。

但見一枚生有雙翅的金色錢幣分出,徑直落向元屠和阿鼻。

然後就在這時,元屠、阿鼻這兩件靈寶在空中一陣扭曲,竟是化作兩道人影。

落寶金錢一瞬間失去了目標,竟似無頭蒼蠅般亂轉起來。

阿鼻所化的人影身著白袍,滿麵微笑;元屠所化的人影身著黑袍,凶神惡煞。

“善惡二屍!”

玄誠子的眉頭狠狠地跳了兩下,連忙催動落寶金錢回來。

“貧道阿鼻,見過小友。”

說著,阿鼻伸手一抓,已然是把落寶金錢攥在了手中。

仍由玄誠子極力催動,也無法將之召回來。

“啊哈哈哈……師侄,為了對付你這落寶金錢,本座可是準備了好久呢!”

眼見自己的計劃得逞,冥河老祖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來。

“現在冇了落寶金錢,我便可以動用混沌鐘了,你便是有誅仙四劍在手,又能拿我怎麼樣?”

玄誠子暗暗叫了聲糟糕,之前他從冇遇到過這樣的事,還真不知道靈寶被煉成三屍化身後便可以剋製落寶金錢。

誠如冥河老祖所說,冇有落寶金錢的威懾,對方一旦祭起混沌鐘,便可以抵擋誅仙四劍的威勢……真要丟了落寶金錢,自己勝算渺茫啊!

一定要奪回來!

眼見著冥河老祖得意大笑的模樣,他心中再不猶豫,大喝一聲:

“師叔,小心了!”

嘴裡說著看劍,但他卻把剛入手的誅仙劍丟了出去,而後手中現出一柄青翠的仙劍。

正是他原先的青冥劍!

此刻他手持青冥劍一劍斬出,懸浮在四周的誅仙四劍齊齊顫動,形成浩瀚無際的天道殺伐之力,朝著冥河老祖的善屍化身斬去。

“當~”

一道鐘聲響起,無數道層層疊疊的空間出現在善屍化身的四周。

每一層空間都是一方遼闊無垠的小千世界,而這裡足有上千萬個小千世界重疊在一起,勢必要當下這一劍。

“鏹~”

清越的劍鳴聲中,誅仙、戮仙、陷仙、絕仙激射而出,化為四柄浩瀚神劍洞穿了一個又一個小千世界,隻一瞬間便將那上千萬個小千世界破滅了大半。

不過卻也現出了頹勢,光芒很快便黯淡下去。

頭頂混沌鐘的冥河老祖鬆了口氣,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看來混沌鐘的威力果然無與倫比。

就在這時,玄誠子手握青冥劍,再度揚起喝道:“師叔,你不應該把混沌鐘頂在自己頭上的!”

“嗯?”

似是預示到了什麼,冥河老祖的笑容瞬間僵在了臉上。

隻見本已陷入頹勢的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劍齊鳴,一道道清越之音中,無量劍意瀰漫而出,最終彙聚在玄誠子手中的青冥劍上。

“天道五十,遁去其一,以劍斬之,截天取道!斬——”

青冥劍一劍斬下,引動無量天道殺伐之力。

千萬小千世界刹那間分作兩半。

“波——”

彷彿泡沫炸裂的聲音響起,冥河老祖的善屍化身在所有的注視下直接炸成了血霧,而後又在天道殺伐之力下化作了虛無。

隻剩下一枚生有雙翅的金色錢幣和一柄殘破的血色短劍自空中掉落下來。

善屍阿鼻,滅!

------題外話------

推薦一本洪荒文《洪荒:青蛇隻想修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