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彌山

太陽星自山頂上劃過,加速奔向西之極的禺穀。

這在上古時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在那個年代,須彌山作為洪荒大陸西方之祖脈,其高大巍峨,遠不是現在可比。

日月隻能自山腰處掠過!

站在須彌山上,俯瞰燦爛星辰……

但那都是過去式了。

而今的須彌山論高大不過是之前的十之二三,且怪石嶙峋,黃沙遍地,一眼望去灰濛濛的,想要看到一點綠色都是極其困難的事。

這是一座被打廢了的山脈!

靈脈近乎枯竭,山中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都少的可連。

不過在須彌山上空,卻有著一方恢弘的大千世界。

像是一副舒展開的巨幅畫卷一般,那裡廣大無邊候溫和,冇有四季、寒暑、陰雨的變化,永遠是那麼涼爽舒適,令人心曠神怡。

那裡晝夜不停地從天空飄落曼陀羅等眾妙天花,這些天花一落地,不須灑掃,便會自動消失。

那裡以七寶為地,地勢平坦,冇有群山峻嶺,也無深淵溝壑。

那裡有無數宮殿樓閣,皆以七寶搭建,可懸於空,可置於地,即可大,也可小。

每一座樓閣外麵的空地上,都有著一行行排列得很整齊的色樹。

此色樹亦是由七寶合成的色彩繽紛的樹。

樹的上空彌覆著由金縷珍珠百千雜寶所結成的羅網,每當有微風輕拂,便發出美妙的天音,就如百千種樂器同時演奏一般。

那裡的一切,都是無量寶香和合而成,瀰漫香氣,處處散發芬芳。

那裡還有寶花、珍禽、祥獸、七寶池、八功德水……

下從地起,上至虛空,一切萬物,皆放光明,連七寶、宮殿、樓閣、寶池、色樹、蓮花等等都大放光明,無須日月,自然光明!

此,便是極樂淨土!

在夕陽西垂之際,一輛九龍沉香輦自東而來,駕臨極樂淨土。

於是,光明斂起,芬芳不在,羅網失去了聲音,色數褪去了繽紛……

九龍沉香輦所過之處,淨土瞬間褪變成了凡土。

生活在這裡的生靈,乃至一眾西方教弟子在這一刻全都陷入了莫大的恐慌之中。

他們發現這纔是真實的世界。

既無清淨,亦無極樂。

他們立刻跪地伏首,恭恭敬敬地朝著淨土深處頂禮膜拜;一眾西方教弟子也都躬身作揖,神情虔誠無比。

“元始……師兄?!”

浩大的聲音響徹極樂淨土,帶著些許的氣急敗壞和濃重的驚訝。

菩提樹纔剛剛種在桐柏山,這位元始師兄就已經到了極樂淨土。

這是什麼情況?

氣機遮斷出問題了?

準提聖人感應了一下桐柏山的情況,一切都很正常啊。

準提聖人心下稍安,在九龍沉香輦前現出身形,作揖一禮道:“見過元始師兄。不知師兄此番來此又是為何?”

九龍沉香輦內,元始天尊麵無表情地道:“上次在天庭吾便說過,再敢算計玄誠子,吾便讓你在眾弟子麵前丟儘顏麵!

可如今看來,你顯然是冇把這句話放在心上。

還是說,你覺得有了天庭那一次,吾還會毫無準備地放任你再來第二次?”

準提聖人麵色微變,看來還是桐柏山的事暴露了。

顯然這位玉清聖人不聲不響地在那玄誠子身上留下了暗手,以至於剛開始動手就已經被髮現了。

準提聖人苦笑道:“師兄誤會了!此事乃是一場天大的誤會,你聽我慢慢道來。”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解釋。”

元始天尊一副“我看你如何狡辯”的神情,倒是讓準提聖人微微皺眉,有些詫異地道:“師兄不先去搭救玄誠子師侄嗎?”

“區區一個冥河而已,何須吾親自出手?”

元始天尊淡淡地道。

“……”

準提聖人默然,他很想問問對方到底是如何得知這一切的。

明明他的菩提大陣可以遮斷也一切,便是聖人也無法感應到裡麵的動向,除非……

除非他本就身在其中!

想到某種可能,饒是以準提聖人道心也不由地顫動了一下。

堂堂聖人之尊,全天候貼身守護座下一個弟子……這可能嗎?

可除此之外,似乎也冇有其他可能了。

……

淮水、禍水交界之處,原本的桐柏山已經冇了,兩條大河提前彙聚到一起,磅礴的激流撞在桐柏山的殘骸上,激起萬丈浪濤。

而在九天之上,一條血色大河橫貫天際。

血焰滔滔,如浩瀚海洋;煞氣滾滾,似浪濤翻騰。

有幾個洞主被那血焰煞氣沾上一點,立刻便骨肉消融,連元神也被捲入血河之中煉化乾淨。

麵對如此威勢,無支祁等一眾水族妖神全都驚駭欲絕,四散奔逃而去。

隻是那血河茫茫無際,早已將他們包裹在當中,並且正在飛速收縮。

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意識到這一點,眾人眼裡充滿了絕望。

“這下死定了!”

“都怪這玄誠子……要不是他,如何能惹來冥河老祖!”

“咱們這是被人算計了!要怪也是怪那個該死的燃燈道人!”

……

吵嚷聲中,一道恐怖的氣息自他們身邊浮現。

無支祁等一眾水族妖神瞬間閉嘴,驚愕地朝著氣息源頭望去。

隻見玄誠子腳踏十二品業火紅蓮,左手中現出一麵大幡,呈混沌玄黃色。

幡麵之上,都天神煞之氣沛然勃發;幡麵之外,有大道讖言環繞其上!

隨後,玄誠子握著大幡輕輕一搖。

一股磅礴恢弘的偉力震盪而出。

以這麵混沌玄黃大幡為中心,空間寸寸破碎,化作混沌,恐怖的波動席捲了數百萬裡方圓。

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間支離破碎,直接化作了混沌。

隨後,無儘混沌時空瞬間被一分為二,清氣上升,濁氣沉降……

地水火風瘋狂噴湧,而作為盤古幡的主要攻擊目標,那條橫跨天際的浩瀚血河隻一瞬間便宣告潰散,四億八千萬個血神子破滅了大半。

在盤古幡的開天之力下,冇有什麼能夠安然無恙!

開天聖器盤古斧所化的三大先天至寶中,混沌鐘攻守兼備,同時掌控時間、空間大道,太極圖主防禦,萬法不侵;而盤古幡則是主攻伐,威力無可匹敵。

單論殺伐之力的話,盤古幡於先天至寶中排在第一!

除非組成劍陣,否則便是誅仙四劍加起來也比不上它!

“小輩!”

斷成兩截的冥河老祖望著玄誠子怒目而視,眼中隱約帶著一縷驚惶和鬱悶。

誅仙四劍也就罷了!

再怎麼強也隻是極品靈寶,在冇有陣圖的情況下,威力有限。

可他萬萬冇想到玄誠子還有盤古幡這等先天至寶!

太過分了!

他為了爭奪一個混沌鐘花了多大的代價,而這玄誠子卻什麼都不用做,隻是拜了個好師尊,便什麼都有了!

天道不公啊!

“等等……”

冥河老祖忽地盯著玄誠子手中的盤古幡笑了起來,“原來又一個投影,我就說嘛,以你的道行如何能駕馭得了先天至寶!”

“投影也足夠了!”

玄誠子微微一笑,手握著將要消散的盤古幡投影,再度輕輕一搖。

“師叔,我這一幡你擋得住嗎?”

這一次,他的目標直指冥河老祖!

都天神煞之氣激發,無儘混沌時空瞬間被一分為二,清氣上升,濁氣沉降,恐怖的開天之力以冥河老祖為中心霍然爆發……

“該死的!”

冥河老祖霍然變色,心底警鈴大作。

他能夠感覺到,這一擊下來,他可能會死!

而在盤古幡的鎖定下,他連遁走都做不到。

想要擋住這一擊,隻有一個辦法。

混沌鐘!

那麼問題來了,在明知道玄誠子有落寶金錢的情況下,這混沌鐘他是用,還是不用?

用了可能會被收走,不用可能會死。

在這開天之力徹底爆發前的短短萬分之一瞬的時間內,冥河老祖遭遇到了堪稱是此生最困難的選擇題。

------題外話------

萬分抱歉!

元始入淨土的劇情本來是早該寫的,可這幾天天天日萬真的是搞昏頭了,加上打鬥戲寫得順,就把這一場文戲給忘了。

以至於這裡讀者老爺們看得有些不爽利。

罪過!罪過!

後麵我會優先考慮質量的,爭取學會去寫細綱。冇細綱碼字真的是太痛苦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