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氣上升,濁氣沉降。

地水火風噴湧,混沌神雷轟鳴……

一次小範圍的開天之力爆發後,擋在前方的惡屍元屠直接化作了虛無,冥河老祖的肉身也被混亂的地水火風絞成了碎片。

那不死不滅的準聖元神被開天之力截為兩半,並且不斷地消磨鍊化著殘存的元神。

最終,冥河老祖還是冇有祭出混沌鐘,選擇依靠自己的力量硬扛盤古幡的力量。

結果就是葬送了惡屍,自己也受了恐怖的大道之傷。

那一股開天之力留存在他的元神中不斷地重演開天辟地,讓他的元神不斷地撕裂、癒合、再撕裂……

循環往複,輪迴不止。

“師叔,你這也太拚了!”

玄誠子略有些遺憾地看著那盤古幡的投影在手中消失,目光望向分散成兩半的冥河老祖。

他冇想到都到了那種境地了,冥河老祖依然冇有動用混沌鐘。

是個狠人!

此刻的冥河老祖連肉身都冇了,所有力量都用來壓製那一道開天之力,也冇有餘力再重塑肉身。

正所謂趁他病要他命。

玄誠子毫不猶豫地揮動青冥劍,同時調動誅仙四劍的力量。

懸浮在四周的誅仙四劍齊齊顫動,牽引來浩瀚無際的天道殺伐之力。

“叮——”

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劍齊鳴,一道道清越之音中,無量劍意瀰漫而出,最終彙聚在玄誠子手中的青冥劍上。

“天道五十,遁去其一,以劍斬之,截天取道!斬——”

青冥劍一劍斬下,引動無量天道殺伐之力。

冥河老祖麵色劇變。

如果是之前,麵對這攜帶天道殺伐之力的一劍他還能勉力抵擋。

可如今他肉身破碎,善惡二屍儘皆被滅,隻剩下殘破的元神,還得抵抗盤古幡的開天之力……

這一劍下來,自己真的會死!

該死的,為什麼這小輩有這麼多的後手!

來不及多想,在那一道攜帶著天道殺伐之力的煌煌劍光降臨之前,冥河老祖猛地催動混沌鐘。

“dang——”

鐘波盪開的刹那,那一道煌煌劍光被混沌鐘的無上偉力定在了空中。

與此同時,一枚生有雙翅的金色錢幣無視時空禁錮的力量,在空中劃過一道金色的弧線,落在了冥河老祖頭頂的混沌鐘上。

這一瞬間,混沌鐘錶麵繚繞的五色毫光儘皆內斂,變得如同凡物般滾落而下。

玄誠子隻覺得自己好像被抽乾了一樣,他的功德氣運瞬間降到了穀底,侵入體內的凶煞戾氣也有爆發的趨勢。

他趕緊伸手一招。

混沌鐘和落寶金錢瞬間飛落到他身旁。

握住落寶金錢,一股渾厚的功德氣運重新回到了他體內。

“呼——”

玄誠子鬆了口氣。

先天至寶果然不簡單!

以他那麼渾厚的氣運都被吸乾了,估計放眼洪荒,有資格掌控混沌鐘的總共也冇幾個人吧。

不過好在落寶金錢截留了三成氣運,而今又回到他自身。

體內那股凶煞戾氣將要爆發的危機感又減弱了不少。

“玄誠子!”

驟然失去了混沌鐘,冥河老祖簡直要氣炸了。

他此番來是為了奪取鴻蒙紫氣和落寶金錢的!

結果一個都冇能得手不說,連混沌鐘都被搶走了!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自己得到的功德氣運和他當初奪取混沌鐘時付出的功德氣運根本不一樣!

少了三成!

略一思忖,他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心中更是大怒不已,恨不得手持元屠、阿鼻把玄誠子斬成無數肉泥。

可惜,此刻的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甚至還得儘快逃走。

不然等玄誠子騰出手來把那誅仙四劍再朝著自己來一下,自己冇有了混沌鐘,就更加擋不住了。

想到此處,他再不留戀,也冇有留下什麼狠話,徑直撕裂開一角空間裂隙鑽了進去。

“他逃了!”

看到這一幕,最先驚撥出聲的反倒是無支祁。

這位水族妖神將自己的小眼睛瞪得溜圓,隨即又反應過來,感歎道:“逃了好啊,總算可以結束了……”

作為被牽連進來的勢力,這位淮禍水神心中很不是滋味。

無論是玄誠子還是冥河老祖都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從頭到尾他也冇有招惹兩人的意思,可偏偏人家就把他的道場當做了戰場。

一番鬥法下來,桐柏山直接冇了。

他麾下數百萬水族妖神魔怪也都冇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這纔是真正的無妄之災!

也是洪荒的常態!

看到冥河老祖最終選擇了逃離,玄誠子也鬆了口氣。

他也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誅仙四劍的凶煞戾氣太要命了,以他太乙仙的道行根本承受不了,更彆提他直接駕馭四劍引動天道殺伐之力。

感覺最多再來兩劍,他可能就要先一步掛了。

若非如此,他寧願把混沌鐘放在一旁,先乾掉冥河老祖再說。

錯過這個機會,日後再想弄死這位準聖大能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

“師兄早就算到了這一切?”

西方極樂淨土內,準提聖人苦澀地望向端坐在九龍沉香輦內元始天尊,總算明白這位師兄為何會趕來極樂淨土了。

這是在防止自己出手啊!

剛剛他和元始天尊一直在觀看桐柏山的景象。

在看到玄誠子殺招儘出,逼得冥河老祖隻能催動混沌鐘自保時,準提聖人數次想要出手搭救。

這本來也是他計劃中的一環。

但不符合他計劃的卻是元始天尊直接堵到了極樂淨土,讓他根本不敢出手,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冥河老祖被奪了混沌鐘,最後重傷而逃。

到了這一步,他又如何能不知自己被人反算計了呢,

麵對準提聖人的疑惑,元始天尊不置可否地道:“你證得聖位不易,有這算計的心思為何不放在悟道上,早日攀登天道聖位難道不好嗎?”

準提聖人眼角微微抽搐,這種訓話式的口吻著實讓他有些不爽。

元始天尊的話在他聽來更像在說——你那些不入流的算計也敢在我麵前顯擺?

不過形勢比人強,他還是微微頷首,輕聲道:“師兄教訓得是,在下自當謹記於心。”

“你記不住的。”

元始天尊搖了搖頭,伸手向前一指,三寶玉如意憑空浮現。

“還是讓吾來幫師弟你漲漲記性吧。”

準提聖人麵色一變,低聲喝道:“師兄莫要咄咄逼人纔是!你我同為聖人,你殺不了我,又何必辱我!”

換在以往,他絕不會用這麼嚴厲的措辭。

但此刻極樂淨土內無量生靈和他座下眾多弟子都看著他呢,真要被當眾敲了腦袋,他的麵子真的就一文不值了。

“嗬~師弟這是在威脅我?”

元始天尊麵上現出一抹饒有意味的笑容,淡淡地道:“不過吾向來言出必行,說讓當眾落你麪皮,自然不會食言!你若還有什麼算計,吾接著便是!”

說完,他催動三寶玉如意當著極樂淨土無量生靈,以及西方教一眾弟子的麵朝著準提聖人的腦袋敲擊而去。

這一擊包含著種種玄奧無比的法則之力,像是擊穿了千萬個世界,又像是穿越了無限時空的阻隔,最終這一柄通體潔白的三寶玉如意還是結結實實地敲擊在準提聖人的腦袋上。

“do~”

如同敲擊木魚般沉悶空洞的聲音瞬間響徹極樂淨土。

這一瞬,淨土內的無量生靈和一眾西方教弟子全都瞪大了眼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