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內,眾聖論道告一段落。

“接下來就是正事……”

準提聖人剛剛開口,便聽通天教主忽地旁若無人地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二兄,你這徒弟怎麼一點都不像你教出來的啊,這一招也太損了,不過我很欣賞!”

元始目光不善地瞥了他一眼,“用得著你欣賞?”

“嗯?”

通天不悅道:“二兄這話好生見外,那玄誠子雖是你的弟子卻也是我的師侄,誇誇他怎麼啦?”

元始天尊看向他的目光更加不善。

剛剛纔起了個頭的準提聖人被兩人的對話打斷,心中微微一動,瞬間便洞悉了外麵發生的一切,忍不住眉頭大皺。

這個燃燈,居然是如此貪愚之輩!

三屍蟲冇有斬乾淨嗎?

為了區區顏麵而撒謊,以至於最後顏麵儘失。

愚蠢!

至於通天教主口中的損招,準提聖人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既然是打擊對手和敵人,自然是要用儘一切手段,分什麼好招和損招?

不過這個玄誠子果然是聰慧過人,手段雖然算不得出彩卻總是能夠奏效。

還有他在天庭做的那些事……

無論是借貸钜額功德給昊天夫婦,還是高薪補貼招募仙神,亦或者是推廣功德錢幣和貨幣交易,發售通訊靈寶……一環環,一步步,最終賺得盆滿缽溢不說,還替玄門扶持了天庭。

僅從現在的發展便能夠看出未來的天庭勢必會成為真正意義上掌控三界的龐然巨物。

遠比曾經的妖族天庭還要誇張!

然而這樣的天庭卻從一開始就已經被玄門牢牢地掌握在了手裡。

不論是那鎮守天庭的三清境,還是玄誠子主導的拿一係列產業,都是把握住了天庭最關鍵的命脈,讓他便是想拉攏天庭也無從下手。

最終他也隻能放棄天庭,轉而經營其他勢力。

順便再跟著天庭的腳步,嘗試學習一下。

這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

單單是那一個“他心通”項目,便給西方帶來了一筆數目不菲的功德收益。

可惜的是這個項目很快就因為競爭太大而不得不中斷了。

但這件事也讓準提聖人對玄誠子的評價再次拔高了一大截。

這是何等超前的眼光!

準提聖人對這些心知肚明,甚至每一個項目玄誠子從中賺取了多少的好處他都有了大概的數字。

這個數字加到一起是連他這個聖人都感到震撼的。

要是當初能有這樣賺取功德的方式,他們師兄弟還用得著發宏願嗎!?

倘若能讓這玄誠子皈依,那這振興西方的大業還不是輕而易舉?

準提聖人不止一次這麼想過。

但他同時也清楚,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若是敢伸手,隻怕那三清第一時間就會蹦出來。

這時,一旁的老子輕“咳”了一聲,望著元始和通天道:“莫要再起爭執,讓人看了笑話,還是先聽聽準提師弟有什麼話要說吧。”

元始和通天互相對視了一眼,同時悶哼一聲把頭扭了過去。

動作整齊劃一,有一種莫名的喜感。

“咳咳……”

準提聖人輕咳了兩聲,“諸位師兄、師姐,此次四教盛會旨在讓弟子們能夠有一個相互交流切磋的機會,另外便是為了傳道人族之事。

三位師兄和師姐想讓人族成為天地主角,興教化之功,我與接引師兄也是大力讚成的,同時也想讓座下弟子為此事出一份力。

奈何此前諸教弟子在南贍部洲鬨出了些不愉快,是以我便想趁著這次四教盛會能夠修複一下眾弟子之間的情誼,同時也為南贍部洲傳道一事定下一個章程。”

“嗬嗬~”

通天輕笑兩聲,“說了那麼多,意思就是你們西方教想要瓜分人族氣運唄?”

接引麵上無喜無悲,淡然道:“我們師兄弟隻是想出份力罷了。”

通天不置可否,目光轉向女媧,“師妹對此怎麼看。”

女媧望瞭望左邊的三清,再看了看右邊的西方二聖,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興奮之色。

她略一沉吟,“既是四教盛會,便由四教弟子間的切磋來決定吧。大師兄,您覺得如何?”

老子微微頷首,“善!”

他已經開了口,元始和通天自然也冇有意見。

更何況他們對座下的弟子有著絕對的信心。

彆的不說,隻要可以動用靈寶,單是玄誠子一人便可以拿下所有的西方教弟子!

當然為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西方二聖肯定會針對靈寶使用提出限製,甚至乾脆就不讓使用靈寶。

不過那樣也沒關係。

就算不能動用靈寶,邁入大羅境的玄誠子麵對任何一位西方教弟子都有很大的勝算,包括那燃燈道人在內!

而且除了玄誠子之外,玄都、多寶、廣成子等人也都是能夠獨當一麵的!

可以說隻要西方二聖不搞小動作,那他們就是穩贏的!

接引和準提互相對視一眼,也都微微頷首。

頓了頓,準提又道:“不過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提議……”

果然是有備而來!

三清毫不意外,靜候著準提的提議。

……

廣場之上,玄誠子舌燦蓮花,為眾人宣講著剛從通天教主那裡聽來的太素大道。

“太素者,太始變而成形,形而有質,而未成體,是曰太素。太素,質之始而未成體者也……”

講解的同時,他自己也對這種大道有了更深的領悟。

在他四周,無論是人闡截三教弟子,還是西方教弟子全都聽得如癡如醉。

便是那無地自容的燃燈道人也漸漸的從窘境中走了出來,轉而沉浸在太素道韻之中。

玄誠子講道自然不會有聖人講道那般聖威瀰漫,也冇有天花亂墜,地湧金蓮的異象,但這畢竟是聖人所領悟出來的大道,本質上便已經有著超凡入聖的境界。

隨著他深入淺出的講解,眾人越聽越覺得受益匪淺。

許久之後,待玄誠子講完了太素大道,眾人還想央他再講講其他大道時,隻聽鐘鳴九響,殿門大開,六尊聖人齊步而出。

“拜見聖人!”

一眾弟子連忙起身行禮。

“免禮,都落座吧。”

女媧聖人一揮手,廣場便浮現出一個巨大“氣泡”。

這是一個小千世界,內部有著無垠遼闊的空間,用來作弟子間切磋的“擂台”再合適不過了。

這時,四教弟子已經分成兩撥端坐廣場兩側。

三清和西方二聖分彆於自家弟子的前方上空設下雲床,巍巍然端坐其上。

女媧聖人則端坐在上首主位,身邊立著青鸞、綵鳳。

她的目光在一眾弟子身上快速掠過,隨後看了眼身邊的青鸞,後者會意,高聲道:“此次弟子論道,雙方各出七人,依次捉對切磋,先得四勝的一方獲得最終勝利。

另外,此次切磋不得動用靈寶,不得藉助靈丹、靈果等等外力,隻可手持靈兵相博,不可傷及對手真靈……”

這針對性十足的規則,就差冇直接說玄誠子不得參加了。

玄誠子對此也不意外,真正讓他驚訝的是這七局四勝的規則。

正是這個規則纔是讓他的作用降到了最低。

因為就算他在一眾弟子中無敵,那也隻能贏得一場勝利。

而且聽著這個規則,他還很有可能會被對方用“田忌賽馬”的方式給換掉啊。

所以……該選擇哪七人出戰,以及如何安排出戰的順序便成了至關重要的一環。

這時,青鸞說完了規則,女媧聖人環視場間眾人,“爾等可曾聽得明白?”

“弟子明白!”

眾弟子應聲。

“那好,這就開始吧!”

女媧聖人的聲音聽起來頗有一股迫不及待的感覺,似是等不及要看一場好戲了。

“三位師兄,兩位師弟,你們都打算派出哪七位弟子?”

準提聖人微笑道:“此事便交由他們自己決定吧。燃燈,你來安排。”

“弟子遵命。”

燃燈道人躬身領命,朝著對麵的玄誠子望了一眼,目光中隱約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

三清這邊自然也把決定權交給了玄誠子。

同時三清也分彆傳音給他。

“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是太清聖人老子的話。

“他們應該是提前做好了萬全準備,你且小心謹慎些。”

這是玉清聖人元始的話。

“輸贏無所謂!雖然他們想要用勝負來決定傳道事宜,但具體如何還不是咱們說了算?當然,要是能贏那自是最省事的。”

這是上清聖人通天的話。

聽著這截然迥異的三道傳音,玄誠子神情古怪。

這三兄弟性情偏差如此之大,是怎麼從開天辟地以來一直待在一起還相安無事的?

------題外話------

萬分抱歉!昨天自動更新設置錯了!早上起來纔看到這一章冇發出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