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霞蒸騰,仙氣繚繞。

玄誠子環視了一眼身旁的師弟、師妹,思索著出戰的人選。

玄都、多寶、廣成子等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都有主動請纓的意思,但卻並冇有一個人真正開口說出來。

這場比試的規則已經決定了這是一個考驗團隊力量的比試,所以聽從安排纔是他們最應該做的。

更何況,在場眾人冇誰覺得自己能比玄誠子更有領導力。

畢竟那一件件功績擺在那裡呢。

不過玄誠子還是暗中傳音詢問了一下玄都他們的意見。

似這種規則下的比試,基本上雙方都會派出實力最強的弟子。

他們這邊自然就是由他們這四個到場的親傳弟子,然後在加上虯首仙、金光仙、靈牙仙這三個截教外門弟子中的菁英。

一個大羅,三個太乙,還有三個金仙。

其中玄誠子是初入大羅,廣成子和玄都是初入太乙,剩下的截教四人都是在各自的境界浸淫多年,早已修至圓滿。

七人依次走到前方,一字排開。

玄誠子朝著女媧聖人作揖一禮。

“啟稟師叔,我們已經安排好了。”

女媧聖人微微頷首,目光轉向西方教那邊,“燃燈,你們西方教對於比試人選可有了決斷?”

“回稟聖人,我們也已經安排好了。”

燃燈躬身一禮,率先走出了陣列。

隨後藥師、彌勒、大勢至三人走了出來。

“嗯?還差三人。”

多寶皺了皺眉,不解地望向玄誠子,“大師兄,他們在搞什麼名堂?”

玄誠子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靜觀其變吧。”

在眾人的注視下,燃燈道人忽地取出一座含苞待放的金色蓮台丟在地上。

蓮台綻放,從中現出三道人影。

“老龍王?”

玄誠子吃了一驚。

赫然發現其中一道人影正是之前有過一麵之緣的龍王敖平。

隻見此刻的老龍王寶相莊嚴,神情肅然。

他先是朝著西方二聖躬身敬拜,然後又向三清和女媧行禮,最後才朝著玄誠子等人望來,“西方教龍神眾見過諸位道友!”

龍神眾!

這三個字像是一道閃電般在玄誠子的腦海中劃過。

原來如此!

想不到在不知不覺間,西方教已經在弄八部眾了,這都已經對龍族下手了!

連堂堂龍王都被弄成了龍神眾。

那麼另外兩人又是什麼來曆?

玄誠子衝著老龍王敖平回了一禮,目光朝著另外兩個陌生的身影望去。

這兩人一個身材魁梧,肩膀寬闊,腰腿強健,胸膛挺直而立,肌膚微黑,五官端正,有著一雙銳利的狹長雙眸,在如劍般上揚的雙眉下,泛著清冷的幽光。

另一個身形高瘦,灰白紛亂的鬍鬚像枯草一般在微風中飄搖,根根枯黃的頭髮彷彿倔強的野草胡亂地刺向四麵八方,看起來就像是把一個鳥巢頂在了頭上。

那身材魁梧的男子在朝著聖人行完禮後便朝著玄誠子等人望來,作揖道:“西方教迦樓羅見過諸位道友!”

那個高瘦的男子也一同作揖道:“西方教烏巢見過諸位道友!”

玄誠子等人逐一回禮,麵色卻都變得凝重起來。

三個大羅!

連同燃燈在內,西方教一共派出了四位大羅金仙!

另外的藥師、彌勒、大勢至三人中也有兩人證得了太乙道果。

也就是說,單從境界上來看,西方教派出來的這七人遠勝玄誠子他們。

“說好派的是座下弟子……”

通天目光不善地盯著西方二聖,“這四個大羅金仙哪一個是你們兩個教出來的?當著小輩們的麵投機取巧,你們兩個當真是半點麪皮也不要了!”

聽著這位上清聖人毫不客氣的話,玄誠子、多寶等人差點忍不住要拍手鼓掌。

這一罵也把他們心底的鬱悶發泄了出來。

西方雲床之上,接引聖人麵色愁苦低著頭一言不發。

一旁的準提聖人卻是麵色如常,對通天教主的指責毫不在意。

隻聽他淡淡地微笑道:“師兄此言差矣。他四人皆是拜在我座下,由我傳授他們西方大道,如何不能算是我座下弟子?”

“哼!”

通天教主被他噎了一下,一時想不出反駁的話,下意識地朝著元始天尊望去,彷彿在說:到你擅長的講道理環節了,該你上了。

奈何元始天尊卻對他的眼神視若無睹,隻是右手中多出了一柄白玉如意,輕輕地在左手掌心敲了幾下,看得麵對的準提聖人隻覺得頭皮發麻,彷彿又聽到了那一聲沉悶悠長的聲音——

do~

準提聖人眼角微微抽搐了幾下,臉上帶著幾分賠罪般的笑意,“三位師兄若是覺得我西方教此舉占了便宜,咱們這場比試便就此作罷好了。”

“哼,你該不會覺得已經贏定了吧?”

通天教主冷笑一聲,他自然聽得出準提這是在用激將之法,最正確的選擇自然便是順勢而為。

但刻入骨子裡那一股驕傲卻不容許他做出這樣的舉動。

“不敢!”

準提聖人微微一笑,“雖然我西方弟子整體境界更高,但最多也隻有八成勝算。畢竟三位師兄座下可是人才濟濟……”

“八成?”

元始天尊麵無表情地望著準提,“師弟未免太高看你費儘心思找來的‘弟子’了。在吾看來,你們西方教一成勝算也無!”

準提聖人微微有些驚訝,不明白他這個自信是從何而來。

元始天尊說完之後也冇再去看準提的臉色,而是轉頭望向女媧聖人,“師妹既然喜歡看戲,這場弟子間的比試便請你來做個見證吧。”

女媧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紅暈,“師兄說笑了……不過既然師兄吩咐,小妹又豈敢推脫?”

說著,她的目光分彆在左右兩邊掠過,聲音中明顯帶著一點催促的意味,“既然雙方都已定下了比試的人選,那便開始第一場比試吧。”

“遵命!”

玄誠子、燃燈恭聲應命,隨即互相對視了一眼。

兩人的目光相隔著一個小千世界碰撞到一起,瞬間迸發出閃亮的火花。

新仇舊恨,還要那未曾打完的一架,就在這一場比試中分出高下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