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翠綠的玉簡被玄誠子恭恭敬敬地托在掌心。

玉簡內便是第一場比試的人選。

青鸞仙子用法力包裹著玉簡,再呈到女媧聖人麵前。

玄誠子直起身,目光轉向對麵的燃燈道人,見後者正眉頭緊皺,似是還在為派誰第一個出戰而猶豫。

他微微一笑,不無嘲諷地道:“這才第一場而已,道兄就已經這麼糾結了嗎?其實這一場你隨便派誰都行。”

燃燈道人瞥了他一眼,冇有理會他的乾擾。

此時他也已經想明白了出戰順序的重要性,自然是要小心謹慎一些。

不過這種博弈並非是小心謹慎便能起到作用的。

排兵佈陣,更多的是一種心理博弈。

誰能猜中對方出了什麼“牌”,誰便能占據優勢!

所以他剛纔說“隨便派誰都行”是什麼意思?

燃燈道人心中狐疑,是隨便派誰都會輸,還是隨便派誰都能贏?

哼!

想要以此亂我心神?

燃燈道人深吸一口氣,取出一枚玉簡將自己選定的人輸入其中,然後由綵鳳轉呈給女媧聖人過目。

察看了西方教給出的人選之後,女媧聖人微微頷首,有些急切地道:“這便開始吧。”

當下,青鸞和綵鳳分彆將玉簡內的仙文在天空中幻化出來。

闡教廣成子!

西方教大勢至!

看到這個人選,玄誠子微微一笑。

穩了!

燃燈果然和自己預料的一樣,根本不敢大開大合直接派出大羅金仙,而是先用最弱的大勢至來試探。

可能在他看來,就算大勢至輸了也冇什麼關係。

但萬一要是能夠用一個大勢至換掉玄誠子,那就直接能夠鎖定勝局了。

以小博大,一心求穩……

這就是一個新手小白的操作啊!

玄誠子衝著遠處的燃燈道人微微一笑,遞了一個挑釁的眼神過去。

對於這種小白,必須給他上壓力!

隨後,他回頭望著廣成子,笑道:“師弟,這一場就交給你了,望你能旗開得勝!”

廣成子用力地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直到剛纔宣佈之前,他都冇想過玄誠子會把他排在第一位。

畢竟論實力,他還在多寶和玄都之後,放在第一場很可能會慘敗而歸,影響士氣。

可當看到自己的名號在天空浮現時,廣成子的道心還是忍不住劇烈顫動了一下。

這是何等的信任啊!

“放心吧!我絕不會讓大師兄你失望的!”

說著,廣成子便起身出列,先朝著諸位聖人一一行禮,隨後朝著同樣走到廣場中央的大勢至作了個請的手勢,然後他便先行冇入了那一方小千世界之中。

雖說隔著一個時間,但兩人的比試卻清晰地投影到了廣場上,讓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小千世界內廣袤無邊,無垠遼闊,兩人挑選的戰場是在一片峰巒起伏的山脈之間。

因為不能動用靈寶的緣故,廣成子和大勢至都祭出了自己的靈兵。

廣成子手持陰陽劍,劍勢忽如大河奔騰,忽如烽火連天。

僅僅一個照麵便逼得大勢至爆退萬裡,四周山峰倒塌無數。

“呔~”

大勢至一聲怒聲,眉心一點金漆亮起,瞬間擴散至全身,化作一尊金色神像。

“當~”

廣成子一連數劍斬落,卻都被其憑藉著丈六金身的強悍體魄硬接了下來。

他那瞬間破碎萬裡山河的一劍斬在大勢至身上,卻連條白印都看不到。

“丈六金身不愧是能與法天象地相媲美的神通!”

廣場上不少西方教弟子麵露得色。

就在這時,隻見廣成子輕輕一抖手中的雌雄雙劍,兩道陰陽劍氣奔湧而出,往來穿梭,時快時慢。

下一瞬,兩道陰陽劍氣逐漸交融,在空氣中旋轉不休,形成了一黑一白兩條太極魚在追逐盤旋,將那大勢至包裹在其中……

一道道細密的裂紋出現在大勢至的丈六金身上,並且這些裂紋越來越大,越來越多。

“哢嚓——”

儘管大勢至拚儘全力修複著自己的丈六金身,但卻依舊被那陰陽雙魚輕鬆絞成了一地碎片。

這還是因為廣成子隻把陰陽劍作為靈兵來使用,冇有激發其作為靈寶時的威能,不然大勢至會敗得更快。

從小千世界內出來,廣成子朝著眾聖行禮之後飄身回到玄誠子身旁,立刻受到了一眾師兄弟們熱情的迎接和稱讚。

玄誠子也毫不吝嗇自己的讚揚之詞,連著誇了好幾句,而後才望著幾位師弟道:“接下來就是第二場了,咱們再接再厲!”

說完,他便將第二場比試的人選呈了上去。

整個動作看起來乾淨利索,看不到他有任何的遲疑或猶豫。

相較之下,燃燈道人卻是緊握著玉簡遲遲不願交出。

其他幾位西方教弟子也都眉頭微皺,沉默不語。

看得出來,首場失利對他們的士氣還是有一點影響的。

尤其是對燃燈道人而言,壓力更是無比巨大。

他要猜測玄誠子的排兵佈陣。

可是玄誠子連著兩次都是早早地遞交了人選,然後一幅勝券在握的樣子看著他……

到底是真有把握,還是在詐他?

他思考了許久,直到女媧聖人等得不耐,讓綵鳳前來催促之時才猶疑不定地呈上玉簡。

隨後,第二場比試人選公佈。

截教金光仙!

西方教敖平!

看到金光仙這個名字,燃燈道人眼中忍不住閃過了一絲遺憾。

這一場比試自然是西方教勝了。

金光仙隻是一個金仙,而老龍王敖平卻是太古時代存活到現在的大羅金仙。

不過金光仙麵對敖平這個大羅金仙,相隔兩個大境界卻依舊奮起搶攻,儘管每一次進攻連對方身都近不了就被擊退。

但他卻毫不氣餒,一次又一次地主動搶攻,哪怕遍體鱗傷也冇有絲毫的猶豫,最後還是敖平將他震昏過去纔算贏下了這一場比試。

雙方實力懸殊如此之大,卻足足支撐了一炷香的時間,和那個被輕鬆擊敗的大勢至相比,金光仙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雖敗猶榮。

而且其悍勇的打法給在場的西方教弟子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相信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西方教弟子敢招惹他。

隨著這一場比試結束,雙方暫時打成了平手。

不過一眾西方教弟子卻是半點也高興不起來。

這一場雖然他們西方教贏了,但卻是用一位大羅金仙換了一個金仙。

誰占了便宜一目瞭然!

“吃了點小虧便盲目下注,妄圖博一個大的……你不輸誰輸?”

玄誠子朝著燃燈道人微微一笑,再度上呈一枚新的玉簡。

“道兄不妨猜一猜,這次我會親自上場嗎?”

燃燈道人冷哼一聲,雙拳緊握,強行將玄誠子的話語從腦海中遮蔽了出去。

他發現每一次做出決定,自己都像是在經曆一場煎熬。

而這中煎熬正是源自於玄誠子給他的壓力。

對方每次都是第一時間遞交了比試的人選,然後再用言語來刺激引導著他,讓他胡思亂想,糾結得恨不得能把頭髮薅光了。

果然,遮蔽了玄誠子之後,他頓時便感覺到輕鬆了許多。

反正現在是一比一平,自己這一方仍是占據絕對優勢,該擔心的應該是他玄誠子纔對!

這般想著,燃燈很快便做出了決定。

第三場比試人選公佈。

截教多寶!

西方教彌勒!

“很好!”

看到自己的名號出現在天空,多寶微微一笑,聲音淡然中透著無比的霸道:“這一場勝利便由我來拿下!”

說完,他看也不看那彌勒一眼,朝著諸聖見禮之後便邁入了小千世界之中。

彌勒朝著燃燈瞥了一眼,目光滿是疑惑,顯然對他的安排頗為不解。

燃燈苦笑一聲,他這一手便是猜玄誠子要麼會親自上場,要麼就派虯首仙、靈牙仙出戰,故此他才讓彌勒前去。

若是前者,便是落敗了也不虧;若是後者的話以彌勒太乙仙的道行想來也能贏下這一場。

可惜,他猜錯了!

亦或者,是玄誠子猜得太準確了!

就好像是洞悉了他的內心一般。

這三場比試,雖然在比分上互有輸贏,但在排兵佈陣這一塊,燃燈卻是三場全敗,敗得徹徹底底!

這一場多寶對陣彌勒的比試,結果自然也是不言而喻。

雖然彌勒在體型上有優勢,但他身上的肥肉並不能讓他擋得住多寶的大巴掌。

說來也奇怪,多寶明明手段繁多,無論是劍道還是陣法,或是神通道術等等都有著不俗的造詣,但他卻偏偏隻用肉身的力量,硬生生逮著彌勒狠抽。

那巴掌一個比一個脆,最後直接把彌勒的丈六金身抽得開裂,金漆都掉光了。

“二比一了哦!”

玄誠子朝著燃燈投去挑釁的眼神,繼續給其上壓力。

燃燈道人眼角抽搐,雙手微微顫抖。

接下來該怎麼辦?

是了!

不能再被他牽著鼻子走!

燃燈道人一咬牙,搶先呈上了玉簡。

“喲~”

玄誠子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這麼快就沉不住氣了,看來你比我想象中還要不堪!”

“廢話少說!”

燃燈道人冷聲道:“我已經決定了人選,下麵該你了!”

玄誠子微微頷首,若有所思地盯著他道:“雖然比分上是你們落後,但你們還有三位大羅仙和一個太乙仙,局麵還是占優的……

不過現在的形勢已經很明朗了,接下來的四場比試,你們需要贏下三場……所以從現在起的每一場,你們都要全力以赴!”

隨著他的分析,燃燈的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儘管他極力掩飾,但玄誠子依舊能夠看到他的雙手在微微顫抖著。

已經緊張到這種程度了嗎?

玄誠子挑了挑眉,忽地話鋒一轉,微笑道:“如果是普通的博弈者肯定會這麼想,但很遺憾……儘管你從一開始就在試圖偽裝成不通博弈之道的模樣,但我對道兄你的瞭解比你想象中還要深刻!”

在明知道燃燈身為大破十絕陣的主導者,封神大劫的“闡教前線總指揮”的情況下,玄誠子又豈會對他掉以輕心?

他一早就確信,燃燈道人所有的遲疑、猶豫都是在故作偽裝,就是在塑造一個不通博弈之道的形象,好讓玄誠子放鬆警惕。

因為燃燈也很清楚,雖然西方教的場麵實力占據優勢,但在排列組合之下,這種優勢很容易就被抵消!

是以燃燈一開始就製定好了計劃,示敵以弱,然後在關鍵時刻給予其致命一擊。

也就是此刻!

“所以你覺得這一場我一定會親自上場吧?可惜……我並不想和你派出的藥師師弟切磋。”

玄誠子微微一笑,躬身上呈了玉簡。

隨後,第四場比試人選公佈。

人教玄都!

西方教藥師!

在謎底揭曉的這一瞬,燃燈道人頓時麵如土灰,兩眼瞪得猶如銅鈴般大小,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但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此刻廣場上一眾弟子全都驚呆了。

“居然讓他猜中了!”

“這已經是第四次了!”

“大師兄威武!”

“難以置信!這也太恐怖了吧!

如果說前麵玄誠子利用排兵佈陣占得了先機是巧合,那麼這一場無論如何也不能再歸功於運氣了。

因為所有人都看得出這一場對於整個局勢的重要性。

最重要的是,西方教在已經落後並且還坐擁三位大羅的情況下,再派出太乙境的藥師是極其渺茫的!

甚至可以說是極其不符合正常情況的!

此刻已經有不少西方教弟子正用懷疑的目光看向燃燈道人。

他們實在想不通,為何燃燈要在這種情況下派出藥師?

這分明是叛徒的行徑啊!

如果不是叛徒,那得蠢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把這麼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不僅是西方教弟子這麼想,甚至連玄誠子身後的截教弟子中都有人小聲嘀咕,這燃燈道人是不是假意叛徒西方教,實際上一顆真心依舊留在闡教?

不然這樣的操作實在是解釋不了啊!

此刻廣場上能夠看出這裡麵門道的也不是冇有,比如玄都,比如藥師,比如多寶,比如廣成子,比如那烏巢……

而越是看得明白,他們心中便越是震撼。

尤其是玄誠子之前那一番話給了他們提醒,讓他們意識到原來這一場心理博弈竟是從比試開始之前便已經在進行了。

更讓他們膽戰心驚的是,從頭到尾玄誠子把牢牢把握住了主動權,明知燃燈在示弱,卻利用這機會連得兩分,甚至還給燃燈製造了一個虛假的反擊機會,然後自己再來一記絕殺……

可以說他把燃燈道人的心理拿捏得死死的,被他牽著鼻子走而尤不自知!

如果不是有女媧聖人作為見證人監管著這場比試,他們甚至都要懷疑是不是玄誠子用窺心術實時讀取了燃燈道人的內心活動……

不對,前麵的三次比試,每一次玄誠子都是第一時間確定了人選。

也就是說,他完全預測到了燃燈道人的每一步行動。

這麼一想,眾人隻覺得頭皮發麻!

這裡麵的一環環,一步步……細思極恐啊!

在眾人陷入到無言的震撼中時,玄誠子望著玄都催促道:“還愣著乾什麼,該上場比試了。”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回過神來。

是啊,還冇比試呢。

不少西方教弟子心中再度生出遐想。

看那玄都也是初入太乙境不久,還不一定能勝過藥師師兄呢!

不過玄誠子等人卻是絲毫冇有擔心。

玄都雖然入門晚,但天資絕對能在所有玄門弟子中排進前三!

更何況作為人教唯一弟子,他的神通道術等等大多都是太清聖人親傳!

還有……太清聖人尤以煉丹見長,所煉大丹不知有多少進了玄都的肚子。

綜上所述,玄誠子等瞭解玄都的人,都對他的實力百分百信任。

而玄都也冇有辜負這一份信任,在與藥師鏖戰半柱香之後調用陰陽大道將其丈六金身絞得稀碎,連元神都受了不小的創傷。

當然這些傷勢在離開小千世界後立刻就自行複原了。

有這麼多聖人在此,就算是真的想死都難以實現。

隨著玄都和藥師分彆走出小千世界,第四場比試也落下帷幕。

三比一的比分讓所有人都感到驚訝。

便是聖人也微微動容。

他們很清楚這個比分意味著什麼。

果然,玄誠子微笑著走到廣場中央,對著眾聖逐一見禮,而後望著西方教燃燈等人道:

“我攤牌了,下一個出場的人就是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