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玄誠子的聲音傳盪開來,廣場上的嘈雜之聲瞬間收斂,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燃燈、迦樓羅和烏巢望去。

這尚未出場的三位大羅金仙中隻要有人能夠戰勝玄誠子,那麼最終的勝利依舊屬於西方教。

因為這一場之後,東方就隻剩下兩個金仙了,而西方卻還有兩個大羅仙。

勝負一望可知!

所以,眼下這一場比試就將真正決定勝負!

就算玄誠子不明牌,所有人也都能猜到他必然會上場。

現在壓力來到了燃燈、迦樓羅和烏巢身上,這三位大羅仙誰將迎戰玄誠子?

廣場上的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

很快,第五場比試人選公佈。

闡教玄誠子!

西方教烏巢!

“嗯?”

這一個結果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連一些西方教弟子都感到不明所以。

燃燈是巔峰大羅仙,距離準聖之境也隻有一步之遙!

毫無疑問,在雙方都不能動用靈寶的情況下,他麵對初入大羅境的玄誠子,擁有著絕對的優勢!

而那烏巢雖然也是大羅仙,但卻太過於神秘。

甚至於許多西方教弟子都是第一次聽說他的名號。

對於這樣一位聲名不顯,來曆神秘的大羅仙,眾人難免有些懷疑他的實力。

玄誠子心中也稍稍有些驚訝,忍不住抬眼望向燃燈,正好燃燈道人也在朝他望來,目光中隱約帶著一抹快意。

那眼神好似在說:原來你也有失算的時候!

的確,在看到烏巢這個名號之前,玄誠子也以為出戰的會是燃燈道人。

因為燃燈是巔峰大羅仙,隻差半步便可證得準聖之位。

單論道行境界,他是三位大羅中毫無爭議的最強者!

但最終出戰的卻是烏巢!

這隻能說明一點,燃燈覺得烏巢比他更適合迎戰玄誠子。

要麼是烏巢的道行比他還高,要麼就是烏巢有著某些特殊的神通……

不論是哪一種,都值得讓人警惕。

玄誠子在腦海中稍稍回想了一下烏巢這個名字,卻發現自己對其來曆近乎一無所知,隻有一些零星的記憶,似是這人在取經路上露過一麵……

再具體的東西,玄誠子就想不起來了。

他不知道的是,這個烏巢的來曆此刻也成為幾位聖人關注的焦點。

諸聖原本也冇怎麼在意那烏巢。

畢竟隻是一位大羅仙而已,不值得他們去關注。

直到他頂替燃燈來打這一場關鍵之戰時,三清和女媧才察看其根腳來曆。

對諸位聖人而言,烏巢的根腳自然是毫無遮掩,隻要心念微動,任其萬般遮掩,也可一眼看出其來曆。

但這一看卻讓東方三清和女媧聖人齊齊皺眉。

通天教主抬眼望向西方二聖,毫不客氣地道:“他應該已經在量劫中身死道消纔對,兩位師弟把他救活過來安得什麼心思?”

元始天尊也目光不善地盯著西方二聖,“你們想要振興西方可以理解,但這次你們過界了!”

老子雖然冇說什麼,但卻也朝著西方二聖望來,說明他也在關注。

而女媧聖人也輕蹙秀眉,望著西方二聖道:“他本該消逝在時間長河之中,兩位師弟的確不應再讓他現世,哪怕隻是一具善屍!”

麵對四聖的質問,接引聖人麵色愁苦地道:“三位師兄、女媧師姐,你們誤會了……”

準提聖人微笑著介麵道:“非是我們師兄弟將他救活,而是他自己擁有著大氣運,纔在那必死的量劫之中苟活一命,我所做的不過是給他提供一個容身之地,讓他能有個喘息之機……”

在說話的同時,一段被他遮掩起來的時光悄然浮現在時間長河中。

那是上個量劫末期發生的事。

因為量劫的原因導致天機混沌不堪,是以他做了這些小動作,其他聖人也無從察覺。

此時隨著他主動“坦白”,三清和女媧才得以看清。

“哼!”

通天教主看完了始末,冷笑道:“師弟果然在那場量劫中做了不少事……當初巫妖屠人那件事也和你脫不開關係吧?”

準提聖人麵色微變,看著麵色瞬間轉冷的女媧,連忙擺手道:“師兄莫要冤枉我……此事與我絕無半點乾係!”

女媧聖人淡淡地道:“是否和你有關,我自會查個水落石出!”

準提聖人點了點頭,笑道:“師姐說得冇錯,真相遲早會浮出水麵的!不過現在烏巢這事咱們應該可以揭過去了吧?”

元始天尊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師弟如此急切,是覺得那烏巢可以穩壓玄誠子了嗎?”

準提聖人微微一笑,“不敢言必勝!不過烏巢雖是在失去了本體後道行大減,但也還有著巔峰大羅仙的道行,加上其豐富的鬥法經驗……

實不相瞞,我推演過他和玄誠子師侄的比試結果,在數千億個未來中,結果是玄誠子師侄獲勝的未來隻有不到百個!”

“嗬嗬~”

通天教主輕笑了兩聲,望著準提聖人道:“難怪師弟能沉得住氣……不過師弟你可能不知道我這個師侄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總能讓對其有利的未來變成現在!”

準提聖人微微一笑,“師兄的意思是他能抓住那幾百億分之一的機會?”

通天冇有說話,倒是一旁的元始天尊麵無表情地道:“對你而言是幾百億分之一,但對他而言卻是百分之百!”

“嗬嗬~”

準提輕笑了兩聲,冇有再多說什麼。

把機率渺茫的世間變成一定會發生……這是他們這些功德聖人都做不到的事!

那玄誠子能做到?

弟子吹噓自家師尊的見過不少,還真冇見過有師尊這麼吹徒弟的!

……

在眾聖交談之時,玄誠子和那烏巢已經來到了廣場中央。

兩人分彆朝著聖人躬身行禮後又相互見禮。

望著頭頂“鳥巢”的烏巢,玄誠子心中微微一動,笑著:“道兄看著有些麵善,你我此前可曾見過?”

“也許吧。”

烏巢微微一笑,揹負著雙手漫步邁入那一方小千世界之中。

看著他揹負雙手的動作,玄誠子腦海中猛地跳出來一道身影。

東皇太一!

這是那位妖族皇者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小動作。

揹負雙手,神情高傲,彷彿要把天地全都踩在腳下一般。

所以……

他該不會真的是那東皇太一吧?

冇道理啊!

東皇太一自爆而亡時,他是通過昊天神鏡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身為量劫的主角,東皇太一不死,這量劫如何能了結?

但玄誠子心中又隱約有一種認知——或許那東皇太一不會輕易死掉!

因為當初混沌鐘被冥河收取時,其積攢了無數歲月堪稱渾厚無比的功德氣運幾乎全部轉嫁給了東皇太一!

而擁有大氣運的人,是可以遇難呈祥,逢凶化吉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