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現又快速消失的神秘仙島?聽起來挺有意思的,大致在什麼方向?咱們這就過去看看!”

玄誠子來了興趣。

倒不是對那可能存在的先天靈物起了貪念,而是單純地不想讓這樣的寶物落入西方教弟子手中。

在經曆了南贍部洲傳道、天庭仙神招募、媧皇天鬥法等等事件之後,東西方的關係瀕臨破裂,僅僅隻是是維持著表麵的和平。

也正因為如此,玄誠子纔沒有絲毫顧忌燃燈等人的臉麵,該動手的時候絕對不含糊。

隻要不直接弄死,想必西方那兩位聖人也不會為這點小事現身。

……

“dang~”

數百聲鐘響後,玄誠子一行人出現在湯穀附近海域上空。

對於這種趕路方式,有的人感到新奇刺激,比如那碧霄仙子便是兩眼放光,滿臉雀躍之色;而有的人卻是難以接受,比如那瓊霄仙子便是麵色慘白,雙目緊閉。

留意到她們的神情變化,玄誠子也暗自納悶。

三霄中道行最差的也是金仙,連續幾百次的空間穿梭對於她們的肉身並不會造成不適。

所以這隻能是心理上的問題。

瓊霄仙子察覺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麵上微微一紅,低聲道:“我冇事的,隻是……有點害怕。”

玄誠子微微頷首,“你應該是第一次穿梭空間吧,有點害怕也是正常的,是我冇有考慮到這一點,我下次會注意的。”

瓊霄仙子連忙搖頭,“沒關係的,我休息一下就好。”

這時,一旁的碧霄仙子眨了眨眼,望向玄誠子道:“大師兄你好體貼啊!之前看你一巴掌抽飛燃燈的樣子,我還以為大師兄你是那種很霸道的個性。

當時我就在想,要是我日後能夠有一個像大師兄這般霸道的道侶就好了,冇想到大師兄的霸道隻是針對外人,實際上對身邊的師弟、師妹卻是非常溫和的個性……讓人更喜歡了!”

說到這裡,她緊盯著玄誠子,笑嘻嘻地露出兩隻小虎牙。

“大師兄,你現在有道侶嗎?”

“嗯?”

玄誠子微微愣了一下,再一看身周的眾人俱都是神情微變,神態卻各有不同。

向來就麵無表情的雲霄麵色更冷了,秀眉微蹙,似是對碧霄的言語頗為不滿;而本來麵色微紅的瓊霄同樣微蹙眉頭,眼中閃過一絲憂慮。

而另外包括三霄仙子兄長趙公明在內的三人就純屬看戲了。

尤其是虯首仙和黃龍兩人,臉上都還帶著壞笑……

所以,我這是被撩了?

他已經許久不曾見到過這種簡單直接,絲毫不加掩飾的表達方式了。

之前在崑崙山,起初也不是冇有截教女仙對他表達過想要締結道侶的期盼,隻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這個大師兄在一眾師妹心中的地位也水漲船高,直至高不可攀,甚至到了神聖的地步。

再也冇有女仙敢於當麵表達類似的心意了。

此時看著碧霄滿含期待的眼神……

彆說,還挺舒服。

“我現在並冇有道侶,暫時也冇有尋道侶的打算。”

玄誠子在眾人或是擔憂,或是看戲的目光下,鄭重其事地道。

他能夠明顯地察覺到這句話說出口後,麵無表情的雲霄仙子輕輕地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一道紅豔豔的身影自玄誠子身後浮現,用哀怨的聲音道:“你冇有道侶?那我算什麼……”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齊刷刷地瞪大了眼睛。

得!

玄誠子悵然望天。

社死了啊!

這下不用擔心那碧霄仙子會纏著自己了。

……

夜色沉沉,一輪明亮的圓月掛在天穹,灑下皎潔的月輝,令群星黯然無光。

海麵掀起銀色的波浪,海風送來‘嘩啦啦’的浪聲。

不靠風,不靠槳,畫舫在海浪的推動下緩慢飄蕩。

他們是直接穿梭空間來的,那些西方教弟子要想趕到這裡至少還需要十幾天時間,所以在湯穀附近探索了一番毫無發現之後,眾人簡單商議一番,便決定在此等候西方教弟子到來,屆時視情況再做打算。

船艙內,玄誠子和趙公明、虯首仙、黃龍圍著八仙桌落座。

“嘩啦啦~”

伴隨著玉石撞擊的清脆響聲,四人開始了身心愉悅的“砌長城”工作。

“麻將的規則很簡單……”

幾局下來,剛剛上手的趙公明自然是連連點炮,輸多贏少。

不過很快,他就像突然開了竅一樣,一連自摸了好幾把。

到最後,除了玄誠子還能憑藉著渾厚的氣運小贏一些外,黃龍和虯首仙輸得臉都黑了。

……

清晨,東海上薄霧瀰漫,姹紫嫣紅的朝霞將天海遙遙隔斷。

碧空中晨星寥落,幾隻海鳥悠然劃過,貼著深沉的海麵自由飛翔。

遠處的海麵上,一座巨大的神山好似一頭亙古巨獸趴伏在海水中,僅僅露出猙獰肢體的一角。

那一座神山便是湯穀!

整座神山的形狀像是一個巨大的圓環,中間便是一個深不可測的深淵。

作為太陽星升起之地,湯穀曾經被妖族天庭占據,用來當十隻金烏太子的修煉之地。

這裡極為不凡,相傳與極西處的禺穀相通。

太陽星自禺穀落下後,便會進入隧道直達湯穀,自那個巨大無比的深淵之中噴薄而出。

玄誠子盤坐在船頭,迎著海風,默默地參悟著誅仙劍陣。

昨夜打完麻將之後,他便開始入定參悟了。

他對誅仙劍陣非常期待,是以但凡有時間都會拿出來參悟一下。

不過完整的誅仙劍陣太恢弘浩大了。

玄誠子默默估算了一下,若是要把誅仙陣圖參悟透徹,少說也得耗費十個元會的苦功!

當然,隨著他的道行日益精深,參悟陣圖的效率也會日益提高,說不定能夠減少些時間。

忽地,一道輕盈的腳步聲在他身後響起。

玄誠子緩緩睜開雙眼,將陣圖收起。

“大師兄早安。”

銀鈴般悅耳的聲音響起。

玄誠子回頭望去,隻見身後幾丈外,碧霄靠坐在船舷邊,眯著晶瑩的眸子,眺望著遠處海麵。

海風吹拂裡,睫毛微微顫動,側顏精緻絕美,小蠻腰繫著雲綢玉帶,淡青色裙襬上那幾縷五顏六色的雲霞迎風飛揚。

“你也早安。”

玄誠子笑著問了句好便回過頭來,朝著湯穀望去。

馬上就要日出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到距離太陽星如此之近的地方,自然不能錯過。

碧霄暗暗攥起了小拳頭。

麵對我這特意擺出來的造型和精心裝扮過的容顏,居然這麼淡定的嗎?

很傷人的啊!

她微微蹙眉,忽地心中一動,“大師兄在等日出嗎?要不咱們直接去湯穀看吧?”

玄誠子對她的提議頗為意動,正要搭話時,忽地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湧動。

隻見碧海藍天之間,一道璀璨至極的混沌靈光沖天而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