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誠子朝著帝俊作揖一禮,“見過妖皇。不知妖皇此次來我崑崙山有何貴乾?”

多寶、廣成子等人也跟著見禮。

不得不說,僅從賣相來看,帝俊便極具王者氣度。

棱角分明的輪廓,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著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嘴唇,修長高大卻不粗獷的身形。

雖然他麵上帶著微笑,但眼神卻透著一絲冷傲孤清。

這種感覺並不盛氣逼人,但卻有一種孑然獨立間自然散發出的傲視天地般的強者姿態。

這樣一位準聖大能,會因為自己戲耍伯瑝、囚禁畢方妖神、搶了逐日車而找上門來嗎?

顯然不可能!

這不過隻是小事。

能讓他親臨崑崙山,隻有三位師長!

再聯想到準提、女媧等人匆忙離去,玄誠子心中也有了計較。

這時,帝俊微微一笑,“諸位師侄不必多禮。吾此次來崑崙有要事求見三位師兄,還請師侄代為通傳。”

這態度……果然不是來找茬的!

不是找茬的才最麻煩!

玄誠子心中一凜,搖了搖頭,一臉惋惜地道:“真是不巧。家師、師伯和師叔在和女媧師叔他們論道之後有所收穫,眼下正在閉關參悟大道,陛下不如先迴天庭,待家師他們出關後,我再去天庭告知。”

“閉關了?”

廣成子、多寶等人都錯愕地看向玄誠子。

什麼時候的事,他們怎麼不知道?

伯瑝從多寶等人的表情看出不對勁來,難道閉關什麼的完全是玄誠子胡謅的?

這個傢夥好大的膽子!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麵前站著的人是誰嗎?

在妖皇麵前明著演嗎?

與此同時,元始天尊的聲音在玄誠子心底響起。

“為何撒謊?”

“妖皇來崑崙,起因在我。”

玄誠子將搶奪逐日車等一係列事簡單說了一遍,然後才道:“但他此行很可能是衝著師尊您和師伯、師叔來的。弟子不願因自己一時孟浪讓三位師長蹚巫妖爭鋒這潭渾水,故此才擅做主張,還望師尊見諒!”

“這洪荒局勢你看得倒是很透徹。不過我與你師伯、師叔若是不想趟這渾水,這洪荒又有誰能勉強我們?”

師尊威武!

玄誠子忍不住在心中叫了一聲好。

這樣就行了,自己已經表明瞭“敢作敢當”的態度,剩下的交給三位師長即可。

就在他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元始天尊的聲音繼續在他心底響起,“不過你說得也有道理。此次帝俊大張旗鼓而來,便是要讓洪荒眾生都知道他來拜訪我與你師伯、師叔。今日要是不讓他死了這條心,日後還會有更多麻煩事……玄誠子,你既有了想法,那此事便交由你處置吧。”

“……”

玄誠子頗為無語,怎麼有種自己給自己下套的感覺?

師徒間的對話由元始天尊主導,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連妖皇帝俊這等準聖大能也毫無察覺。

在聽聞三清“閉關”的訊息後,帝俊有那麼一瞬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過很快便又舒展開來,微笑道:“既是三位師兄閉關,那便不用通報了。正好吾此來另有一事與諸位師侄相商。”

“哦?”

玄誠子心念急轉,都到這一步了,還不提逐日車的事嗎?

心裡雖然嘀咕著,他麵上卻帶著和煦的微笑,“陛下客氣了,有何事您儘管吩咐。”

至於聽不聽,那就是我們的事了。

帝俊彷彿看不穿他的心思一般,微笑道:“諸位師侄都是三位師兄的高徒,與吾那十個兒子分屬同輩。吾此次拜訪崑崙,一是為了求見三位師兄,二來便是想讓諸位師侄指點下吾那十個兒子。”

在他說話之時,鑾駕內接連走出九個青年,俱都是身穿暗金色袍服,身形挺拔,麵容俊朗,與伯瑝有著七成相似,額頭上各有一道太陽神紋。

毫無疑問,他們就是其他的九位金烏太子!

玄誠子心中一凜。

連同伯瑝在內的這十位金烏太子在帝俊身後一字排開,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僅從這股氣息上便可以判斷出,他們都是天仙境巔峰的存在。

隻差半步便可登臨萬劫不滅的金仙之境!

遍覽玉清一脈和上清一脈弟子,也就隻有多寶在境界上能和他們相媲美。

這到底是誰指點誰啊?

最重要的是,帝俊突然整這麼一出,目的是什麼?

妖庭內準聖級大能眾多,妖皇、東皇、妖師、妖聖等等都是準聖級大能,也都曾在紫霄宮內聽過道祖講道,對玄門妙法一清二楚,這十位金烏太子還需要彆人來指點?

八成是想逼三位師長現身吧!

若是自己這些弟子被十位金烏太子暴揍了一頓,三位師長就算真的在閉關,也不得不現身相見。

笑道這裡,玄誠子搖了搖頭,微笑道:“陛下說笑了,十位太子與我們師兄弟既是同輩,又何談指點?”

話音剛落,伯瑝便高聲道:“那便請諸位師兄與我們兄弟切磋交流一下。想來諸位師兄身為玄門親傳,應該不會不敢應戰吧?”

這句話裡的分量卻是很重了,挑釁的意味很濃。

再一看帝俊微笑不語的模樣,顯然伯瑝這麼“跳”,應是出自他的授意。

在玄誠子沉思之時,身後的多寶目光閃爍了一下,心中忍不住冷笑起來。

吾輩修行中人,實力纔是硬道理!

看吧,眼下這局麵,也就隻有我能鎮住了!

掃了一眼帝俊身後的十位金烏太子,多寶上前一步擋在玄誠子身前,微笑道:“諸位既是想要切磋,那便由吾來做你們的對手!”

這傢夥……

玄誠子無奈地看了眼多寶。

十位金烏太子既然敢出言挑釁,肯定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

不過多寶既然已經開口了,他也不好再攔著,隻得叮囑一聲,“師弟小心些。”

多寶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師兄退後旁觀便是。”

說完,他目光轉向伯瑝等十位金烏太子,從容不迫地道:“哪位先來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