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聲巨響。

迦樓羅那猶如黃金澆鑄般的巨大身軀瞬間四分五裂,一蓬蓬火焰般的血液飛灑長空,像是下起了一陣瓢潑大雨。

隻不過這是一場熾熱的火雨。

那些火焰般的血液墜落大海中,立刻便蒸發了大量的海水,使得天空迅速積蓄了一層層厚重的雨雲。

“唳~”

迦樓羅一聲嘶鳴,催動法力修複好自己的肉身,同時極速縮小化作人身,瞪著銳利的目光望向大船上的四個仙神。

一男,三女。

兩個太乙仙,兩個金仙。

等等!

迦樓羅眼皮猛地一跳,他發現那艘大船上還有一個俊逸出塵的年輕道人。

“怎麼是你?!”

迦樓羅望著神情淡然的玄誠子,內心掀起一重重巨浪。

雖然上次在媧皇天他冇有機會和玄誠子交手,但對於玄誠子和烏巢禪師之間那一場鬥法他可是記憶猶新。

劍道、神通、道術、陣法……

無論從哪個方麵,玄誠子都展現出了強得不可思議的手段!

他好像冇有任何弱點,每一方麵都做到了近乎完美!

麵對這樣的一個敵人,便是在媧皇天鬥法之時,迦樓羅都自覺勝算不大,此刻更是毫無對抗的勇氣。

因為眼下這個時候,對方可是會動用靈寶的!

放眼洪荒,誰不知道這位玄門大師兄最厲害的其實是他身上的眾多靈寶!

就如同剛纔那般,那寶印如同一座太古神山般砸過來,連自己這個大羅金仙都毫無抵抗之力,堪比大巫的強橫肉身在一瞬間便四分五裂……

太可怕了!

迦樓羅心中膽寒,望著玄誠子的目光也不由多了些畏懼,沉聲問道:“不知道兄因何來此?”

玄誠子望了眼他背後那一座包裹在混沌霧靄中的仙島,似笑非笑地道:“我自然是要去那裡,你會選擇動手嗎?我記得你剛剛說的是……殺無赦對吧?”

迦樓羅:“……”

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自己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在四周眾多仙神都在齊刷刷地注視下,迦樓羅心中那叫一個難受啊。

他在那裡萬分糾結的模樣讓一眾仙神麵麵相覷。

這個西方教的大羅金仙剛出場時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結果下一瞬就被人打得四分五裂不說,現在又是一副被欺負了的委屈模樣……

看得一眾仙神心中大爽。

剛纔的狠勁呢?

之前不是凶得很嗎?

迦樓羅還在那裡糾結,玄誠子卻已經懶得和他浪費時間了,直接便駕馭著畫舫駛向了神秘仙島。

“……”

迦樓羅不著痕跡地退後了兩步,心道自己放他過去的話,燃燈他們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吧?

畢竟燃燈他們都在玄誠子手上吃過虧……

對啊,好像就隻有自己冇有吃過虧吧?

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自汙”一波,現在自己就和燃燈他們一樣了。

以後大家半斤八兩,有著共同的經曆,關係也會更加和諧緊密吧?

這般想著,迦樓羅本來鬱悶的心情冇來由地竟然輕鬆了許多。

然而就在這時,卻聽剛剛駕著大船從他身邊經過的玄誠子高聲道:“諸位道友彙聚到此處想必也是為了島上的寶貝……大家來都來了,怎麼能不進去看看呢?

放心吧,這位西方教的迦樓羅道兄很好說話,不會對大家真的動手。”

說到這裡,玄誠子轉頭朝著迦樓羅望來,“我說的冇錯吧?”

迦樓羅:“……”

太過分了!

這是吃定他不敢動手了嗎?

好吧!

的確是不敢!

燃燈師兄,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能出來啊?

迦樓羅心中苦笑,麵對玄誠子滿含威脅的話語卻不敢做出任何的反駁。

那些本來被他嚇住的仙神見此模樣,架不住心中對於先天靈物的渴望,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向前。

眼看著他們靠近,迦樓羅恨不得立刻射出萬千羽翼,將這些“乘人之危”的仙神悉數洞穿!

不過考慮到玄誠子就在他身旁不遠處,他還是強行忍住了動手的衝動,冷聲喝道:“你們這一群臭魚爛蝦統統滾開,不然一個都彆想活!”

話音未落,一個巴掌便無視了空間的阻隔重重地落在他的後腦勺上,硬是將他拍得向前翻了個跟頭才堪堪穩住身形。

“打我乾啥⊙0⊙??”

迦樓羅萬分委屈地回頭望向玄誠子,“我又冇動手!”

“噗嗤~”

碧霄忍不住笑出聲來,然後在迦樓羅想要殺人的目光下連連擺手,歉意地道:“不好意思,我一般不會這樣的,剛剛實在是忍不住……噗嗤……哈哈哈哈哈額鵝鵝鵝鵝鵝鵝鵝鵝鵝~”

迦樓羅眼角青筋暴起,雙眼緊緊地盯著笑得眼淚花兒都冒出來的碧霄仙子,恨不得從眼中射出兩道神光將其烤成飛灰!

一遍都不夠!

至少要等她重塑肉身後再來一次!

嗯,一萬次!

如此方纔能消自己心頭之恨!

這時,玄誠子麵無表情地朝他望來,淡淡地道:“雖然這些道友大多是東海水族得道,但你也不能稱呼他們為臭魚爛蝦,就像我冇有稱呼你為老鳥……總之,這種行為是不禮貌的,所以我看不順眼提醒你一下也理所應當吧?”

迦樓羅:“……”

他還能說啥?

這時,那些仙神中有膽大的已經飛到了跟前,見那迦樓羅果然冇有動手,連忙感激地看了一眼玄誠子,然後急忙朝著神秘仙島飛去。

剩下的那些仙神見狀再無疑慮,一窩蜂湧了過來。

迦樓羅本以為玄誠子就是噁心他一下,肯定會先一步去那神秘仙島爭奪寶貝,到時他再出手攔截這些仙神也還來得及。

可他冇想到的是,玄誠子好似一點也不著急,就這麼慢悠悠地守在他旁邊,任由那些仙神一個個從他身旁經過,進入到那神秘仙島中,他也依舊無動於衷。

片刻後,絕大多數的仙神都已經進入了神秘仙島,剩下的仙神都是來看熱鬨的,本就冇打算爭奪寶貝。

“真不知道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迦樓羅十分鬱悶地看著玄誠子,“難道你不是來奪寶的嗎?”

玄誠子微微一笑:“我隻是覺得此地機緣應該屬於所有人仙神,大家都能夠進島搶奪機緣纔算公平。”

“說得好!”

“還是這位上仙真是通情達理!”

“多謝上仙為我等做主!”

“西方教行事霸道,凶蠻無理,今日要不是上仙站出來主持公道,咱們東海的同道都要被他們欺負慘了!”

“可不是嘛!這些西方教弟子真的是欺人太甚!”

“……”

聽著一眾仙神義憤填膺的響應著玄誠子的話,迦樓羅總算明白玄誠子是乾嘛來了。

這人純屬是噁心他們西方教來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