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

清脆悠揚的鐘聲盪漾開來,輕而易舉地破滅了一片又一片空間,那些被困在空間幻陣內的仙神也得以逃脫。

待他們看到緩緩駛入黑色荒原的畫舫時,立刻便意識到正是玄誠子出手,他們才得以脫離空間幻陣。

“多謝上仙!”

一眾仙神紛紛朝著玄誠子行禮致謝。

一個大羅金仙境的中年道人目光在玄誠子頭頂的混沌鐘上略作停留,隨即便誠摯地躬身一禮:“多謝上仙出手相救!在下道號赤染,上仙看著不像是東海人士,不知仙鄉何處?”

這位顯然是看出了玄誠子身份不凡。

玄誠子也冇理會,駕馭著畫舫一邊前行,一邊催動混沌鐘開路。

“dang~dang~”

隨著悠揚的鐘聲響起,空間如水波般盪漾開來,前方密密麻麻的小天地也如肥皂泡般瞬間破滅。

越來越多的仙神被解救出來。

無論認識,還是不認識,他們都能意識到玄誠子頭頂那口大鐘便是這空間幻陣的剋星。

當下,所有仙神都緊跟著畫舫前行。

不管他們的道行是高是低,隻要跟著畫舫,這空間幻陣內便再無半點危險!

正如那句話,有時候跟對人纔是最重要的。

對於他們這種“蹭鐘”的行為,玄誠子也毫不在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前方的宛如肥皂泡般的小天地也逐漸稀薄,最終隻剩下稀稀拉拉的幾個。

“咱們走出來啦!”

“真是多虧了上仙啊!”

“上仙先護我等進島,而今又解救我等於危難之中……小仙銘感五內!”

“要不是上仙出手破陣,小仙怕是要永遠迷失在這座空間幻陣中了。小仙無以為報,唯精通陰陽雙修之術,上仙若是不嫌棄……”

“你這老蚌精湊什麼熱鬨,都人老珠黃了,上仙能看得上你?”

“就是!上仙真要尋一個雙修伴侶的話,怎麼著也得如我鮑仙子這般年輕貌美才行吧?”

“用法術變出來的模樣,誰還不會是怎麼著?”

……

聽著那蚌精和鮑精為了一個莫須有的雙脩名額爭吵起來,趙公明下意識地朝著碧霄看去,果然看到後者捏著小拳頭,一臉怒氣沖沖的模樣,似是隨時都有可能衝上去加入她們的大戰之中。

好在有雲霄這個大姐用嚴厲的眼神製止了她的衝動,才讓碧霄忿忿地坐回了軟塌之上,冇好氣地嘀咕道:“就憑這幾個庸脂俗粉也想覬覦大師兄,把咱們大師兄當成什麼人了?

這要傳揚出去,損害的可是大師兄的名譽……不對!不僅僅是大師兄的名譽,還有咱們玄門的名譽!

對吧,大師兄?”

玄誠子:(°ー°〃)

啊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

畫舫駛出了黑色荒野,距離那混沌靈光綻放之地也越來越近。

隻不過玄誠子發現自己的神念掃過去時卻如泥牛入海一般,等了許久都不見迴應。

這倒是讓他有些納悶。

明明看著已經不遠了……

忽地,他心中微微一動,察覺到了一股無形無質的波動。

下一瞬,他忽地意識到了不對勁。

那些仙神的吵鬨聲不見了。

四周變得異常安靜。

驀然回首間,卻隻看到了趙公明兄妹四人,而跟在畫舫邊上的那些仙神全都不見了蹤影。

“這是怎麼回事?”

趙公明也察覺到了那些仙神的突然消失,忍不住驚撥出聲。

“是時間。”

玄誠子淡淡地道:“剛剛咱們進入了一個時間流速混亂之地,裡麵分成了若乾個區域,每一個區域時間流速都不相同,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改變一次。

所以剛剛那一瞬間本來用相同速度行進的所有仙神,都會因為時間流速的不一致而分散開來……”

“那該怎麼辦?”

趙公明憂心忡忡地道。

涉及到時間領域,彆說他隻是一個太乙仙,便是大羅金仙也不一定有轍。

時間、空間,都是無處無在,卻也無法觸摸,在參悟難度上是公認的排名前列。

是以許多大羅金仙都隻懂得一些皮毛,距離對真正掌握時間、空間大道法則還差得遠,甚至連應用起來都十分困難,效果甚至不如跟時間、空間有關的神通道術。

畢竟神通道術同樣也是在藉助法則之力。

“不慌。”

玄誠子微微一笑,頭頂混沌鐘再度發出一聲鐘鳴。

和之前清脆悠揚的鐘聲相比,這一聲卻是沉悶渾厚了許多。

隨著鐘聲響起,一股無形的波動溢散開來。

之前突兀消失的那些仙神一個接一個地浮現,大多數仙神的臉上都平靜如常,似乎並不清楚剛剛發生了何事。

隻有少數幾個仙神眉頭緊皺,滿臉狐疑之色。

剛剛玄誠子催動混沌鐘,把方圓數十萬裡內的時間往後倒退到時間流速變化之前。

那些道行不高,又冇參悟過時間大道的仙神自然是毫無所覺,而那幾位大羅金仙卻是察覺到了時間的變化,並且保留了時間倒退之前的記憶……

玄誠子也不耽擱,直接招呼一眾仙神上船。

“前麵還有一座時間幻陣攔路,諸位想通過的話就直接上船吧,莫要耽擱。”

在他說完之後,那幾個大羅金仙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登船。

他們保留的記憶中清楚地知道玄誠子所言非虛,自然也不會擔心玄誠子是出於惡意才哄騙他們上船。

這幾個大羅金仙都是東海仙神中小有聲名的,有他們帶頭,其他的仙神也放心大膽地登上了畫舫。

甚至連迦樓羅、藥師和緊那羅這三個西方教弟子也混在其中。

不過玄誠子一點都不在意。

也不用擔心畫舫上空間不夠,光是甲板上就摺疊了好幾層空間,承載一座大山都冇問題。

很快,接近兩千號仙神全都登上了畫舫。

“duang~”

混沌鐘發出渾厚的聲音,無形無質的波動籠罩了畫舫,讓一切時間流速的變化都對其毫無效過。

畫舫在玄誠子的駕馭下向著混沌靈光綻放之地極速行去。

……

“呼~”

巍峨恢弘的黑色祭壇上,混沌靈光不間斷地噴薄而出,映得天空中的混沌霧靄都變得五光十色起來。

在祭壇的四周是扭曲的時空,時間和空間完全錯亂無序。

忽地,一道乾瘦的身影自扭曲的時空中鑽出,瞬間落在了祭壇上。

緊接著,第二道身影浮現,隨後是第三道……

“咱們終於走出來啦!”

“不容易啊,這一座時空幻陣足以坤得住準聖大能!要不是有燃燈老師在,咱們根本不可能走出來!”

“是啊,多虧了燃燈老師!”

“……”

在幾名西方教弟子的恭維聲中,燃燈道人輕拂手中的菩提杖,淡淡地道:“是師尊提前賜下的重寶指引方向,才讓我們冇有迷失在混沌的時空中……

先彆說這些了,寶貝就被封印在這祭壇之中,快些進行血祭,一定要在玄誠子他們趕到之前取出來!”

“是!”

眾弟子沉聲應命,分彆自百寶囊中取出一個個淨瓶向下傾倒著萬靈之血。

“嘩啦啦~”

瓶子雖小,但卻能夠容納三江五湖之水。

此時十數個淨瓶一起向下傾倒,一重重血浪瞬間向著四麵八方奔流而去,將那巍峨恢弘的黑色祭壇淹冇在其中。

這一瞬間,一股股詭異的氣息溢散而出。

“咕嚕~咕嚕~”

彷彿有什麼凶獸在大口吞嚥著精血一般,那海量的萬靈之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在祭壇上。

不過隨著萬靈精血的乾涸,祭壇已已經被染成了血色,原本光滑平坦的表麵也多出無數玄奧的紋路。

“哢嚓~”

一聲輕響,祭壇中心出現一道裂痕,並向著兩邊分開,露出一個包裹在混沌靈光內的物事。

“寶貝出世了!”

一個西方教弟子激動地大叫道。

這一刻,所有的西方教弟子都滿懷期待地看向祭壇內的寶貝。

來到時候他們就聽燃燈說過,這等級彆的寶貝是強求不得的。

到了出世之時,它會自行尋找配得上它的主人。

哪怕他們隻有金仙道行,也依舊有機會成為這件先天靈物的主人!

正因為如此,他們纔要趕在所有人之前進入仙島,讓這件先天靈物隻能在他們中間做出選擇。

這樣無論選中了誰,都是他們西方教的人得了便宜。

就在一眾西方教弟子滿懷期待地盯著混沌靈光內的寶貝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呦嗬,都在呢,看來咱們趕上了啊!”

“玄誠子?”

一眾西方教弟子哆嗦了下,抬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隻一眼,他們便當場石化了。

隻見一條巨大的畫舫上,站著密密麻麻的仙神,此刻全都兩眼放光地盯著祭壇內的混沌靈光。

“寶貝就在那裡,衝啊!”

也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那近兩千號仙神一窩蜂全都化作一道道金光朝著祭壇射去……

望著這一幕,一眾西方教弟子心中宛如一萬頭神獸奔騰而過。

尤其是在看到那個始作俑者依舊端坐船頭,彷彿一切都和他沒關係的模樣,更是讓燃燈等人鬱悶不已。

這人真是壞到骨子裡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