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天之外。

茫茫混沌,霧靄糾纏。

一道道混沌神雷密如暴雨。

忽地,無量仙光綻放,一座巍峨恢弘的道宮悄然浮現。

玉辰精氣,氤氳成霧;慶雲紫煙,幻化成花。

混沌之海恢複了平靜。

紫霄宮寬敞安靜的大殿上,六尊聖人端坐蒲團之上。

左邊依次坐著太清聖人老子、玉清聖人元始和上清聖人通天。

右邊依次坐著女媧聖人,和西方教的接引聖人、準提聖人。

六尊聖人俱都靜默無言,靜靜地等候著什麼。

忽地,一道仙光綻放,上首主位之上憑空出現了一道仙風道骨的身影。

“拜見師尊!”

“拜見老師!”

六尊聖人起身行禮。

“免禮。”

鴻鈞道祖環顧下麵六尊聖人,最後目光停留在西方二聖身上,“爾等派遣弟子前往東海海眼意欲何為?”

準提聖人淡然道:“回稟老師,弟子發現東海有異象顯露於世,想來應是受此前巫妖量劫影響,使得海眼內的封印有所鬆動,故此派燃燈前去察看……

之後發現的確是封印已經鬆動了,便想趁此機會取出那兩件寶貝。”

他冇有任何的隱瞞,老老實實地和盤托出。

如果是麵對三清,他還可以用些小手段隱瞞一部分真相,但在道祖麵前,他不敢有所隱瞞,也不可能瞞得住!

“你可知此舉帶來的後果?”

鴻鈞道祖淡淡地道。

接引聖人低下頭,聲音晦澀地道:“老師勿怪,此事乃是我們師兄弟共同決定。那羅睺已經隕落無數歲月,吾等料想那兩件靈寶上的魔氣已經消磨殆儘,故此才讓弟子前去取出來使用。”

準提聖人也道:“西方大陸因羅睺而慘遭厄難,須彌山崩,靈脈被毀,大地之上滿目瘡痍……懇請老師把那兩件寶貝賜予西方!”

“魔道之寶,魔氣未消……”鴻鈞道祖淡淡地道:“爾等若是貪圖這兩件寶貝,或許有振興西方的機會,但未來必將因此惹來一場大劫!”

準提聖人沉聲道:“若能振興西方,無論是何等大劫,吾師兄弟二人並肩擔之!懇請老師成全!”

接引聖人輕歎一聲,也沉聲道:“懇請老師成全!”

鴻鈞道祖目光轉向三清和女媧,“爾等覺得如何?”

老子淡淡地道:“但憑師尊作主。”

有他說話,元始和通天便冇有再開口。

對麵的女媧聖人也微笑道:“老師您說了算,弟子冇有意見。”

眼見這四個弟子又把問題推給自己,鴻鈞道祖略一沉吟,望著西方二聖道:“念在你二人是為了振興西方,此次擅動封印之事便不予懲戒了。

不過爾等也莫要高興得太早,結果可能並非你們想象中那般美好。”

說完,他便已消失不見。

準提和接引互相對視了一眼,目光中都帶著些喜悅,以及一絲淡淡的疑惑。

老師最後那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

神秘仙島中央,黑色祭壇高大如山嶽,中心部分綻放出璀璨的混沌靈光。

“先天靈物,有緣者得之!”

“西方教的道友快快讓開,休想獨占這場機緣!”

“諸位道友莫要害怕,咱們人多,他們西方教不敢拿我們怎麼樣的!”

“……”

一聲聲大喝中,近兩千仙神猶如蝗蟲過境般落在了高大巍峨的祭壇上。

碧霄仙子見狀也摩拳擦掌,準備去試試運氣,卻被雲霄一個眼神製止下來。

“咱們跟著大師兄就行。”

玄誠子瞥了雲霄一眼,顯然對方已經猜出了他的部分心思,但卻並冇有點破,隻在碧霄要離開時才提醒一下。

僅僅是這一個小小的舉動,便已經能看出她是一個非常聰慧機敏,且時刻照顧著自己的妹妹。

玄誠子微笑道:“雲霄說得冇錯,咱們就老老實實地待在船上就行。”

碧霄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那這寶貝咱們不爭了嗎?”

玄誠子冇有隱瞞,淡淡地道:“那裡麵的寶貝非是善物,讓他們爭去吧。”

“啊?”

聽到這話,四兄妹的反應各有不同。

雲霄神色平靜,似是早已料到這個答案;趙公明和瓊霄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似是想明白了許多不解之處;唯有碧霄依舊一臉茫然。

她疑惑地看向眾人,試圖尋到真正的答案。

“那裡麵不是先天靈物嗎?怎麼就非是善物了?”

似是迴應她的疑問般,下方那黑色祭壇忽地“轟隆隆”震顫起來。

一道道混沌靈光更加猛烈地噴薄而出,使得一眾仙神驚喜不已。

“先天靈物要出世啦!”

不知道誰大喊了一聲,所有仙神的目光都朝著黑色祭壇中心的裂隙看去。

就在這時,一股凶戾邪異的氣息自裂隙之中溢散而出。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隻覺得脊背發涼,感受到了一股源自靈魂深處的顫栗。

之前噴薄綻放的混沌靈光此刻已經微弱到了極致,像是一層薄膜般覆蓋在那裂隙之上。

透過這一層薄膜,眾仙神隱約能夠看到一道如墨般的黑氣在下方左衝右突。

不等眾仙神反應過來,隻聽“啵”的一聲,那一道黑氣已經衝破了混沌靈光的阻隔,瞬間來到祭壇之上。

“轟~”

九道金色的神雷自虛空之中生出,同時落在那一道黑氣之上,立時便將其轟散開來。

隻是下一瞬,本已散開的黑氣卻又再度凝聚成形,化作一個身形高大,麵容邪異的青年男子,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放聲狂笑:

“哈哈哈~想不到我金鼇還有重現人世的一天!”

“嗯?”

眼見突然冒出來一個“人”,在此所有仙神,包括知悉底細的燃燈和玄誠子都愣住了。

說好的寶貝呢?

怎麼成了大變活人?

就在這時,那自號金鼇的青年伸手一招,右手中便現出一杆漆黑如墨的長槍,同時腳下也浮現出一朵十二品黑蓮。

他近乎貪婪地注視著手中的長槍,咧著嘴發出張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想不到無窮歲月過去,我金鼇不僅能夠再現世間,還得到了主人的弑神槍和十二品滅世黑蓮!”

“弑神槍?”

“十二品滅世黑蓮?”

“這是魔祖羅睺的靈寶!”

……

一道道驚呼聲中,在場仙神的態度立刻兩極分化起來。

一多半仙神眼中流露中貪婪之色,恨不得立刻把那兩件寶貝搶到手;剩下的則是想也不想地掉頭就走,不打算再去爭那兩件寶貝。

畫舫上,四兄妹瞪大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連之前神情淡然,彷彿已經猜到了一切的雲霄此刻也忍不住露出驚容。

“居然是弑神槍和十二品滅世黑蓮,難怪大師兄說它非是善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