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

金鼇手持弑神槍毫不猶豫地刺向了燃燈道人。

雖然此舉可能會因為引來其背後的兩尊聖人,但他卻是毫不在乎。

他是魔!

冇有斬卻三屍蟲的說法,也不講究清心寡慾,有些魔道修行法甚至主張放縱自己的**。

雖然金鼇與燃燈之間相隔了數百丈的距離,但漆黑的弑神槍完全無視了空間的阻隔,在刺出的瞬間便已經命中了目標。

這個畫麵看起來很是怪異。

明明弑神槍看起來隻有丈許長,既冇有變長,也冇有分開,但其槍尖卻已經命中燃燈,並且輕而易舉地將其洞穿,而槍桿卻依舊握在金鼇的手中。

空間冇有被摺疊,也不是穿梭了空間……而是無視!

在弑神槍麵前,空間……或者說距離這個概念並不存在。

刺出即意味著命中。

而以其鋒銳程度,這世間能夠抵擋這一槍的防禦靈寶不會超過十件!

燃燈道人顯然冇有這樣的防禦靈寶。

他被弑神槍徑直貫穿了胸膛。

更可怕的是,一縷縷漆黑的魔氣自長槍之上溢散而出,宛如活物般朝著燃燈道人纏繞過去,並試圖進入他體內……

就在這時,在不遠處浮現一個完好無損的燃燈道人,而被弑神槍貫穿的燃燈道人卻在逐漸淡化消失。

“原來隻是一個分身……”

金鼇咧嘴一笑,眼中卻閃過一抹羞惱之色,“你果然從一開始就在欺騙我!”

“不是,你聽我解釋……”

燃燈道人急切地開口想要說些什麼,卻見金鼇手一抬有握著弑神槍刺了過來,結果卻又是留下一道分身來承受那一槍。

之前碧眼金睛獸他們已經用慘烈的事實讓所有人見識到了弑神槍的強大。

隻要被其所傷,就會被那無窮無儘的凶煞戾氣泯滅真靈,成為唯命是從的行屍走肉。

所以麵對手持弑神槍的金鼇,燃燈道人怎麼可能真身上前呢?

這時,玄誠子的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惋惜。

“你自稱魔羅不應該挺厲害的嗎,怎麼連個識破真身的神通都冇有?來來來,聽我的指揮,我說方向,你隻管出槍就行……正前方!”

金鼇也聽得出玄誠子和燃燈不對付,是以毫不猶豫地挺槍直刺。

與此同時,隻聽“dang”的一聲鐘鳴響起。

“噗~”

千丈開外,燃燈道人那乾瘦的身影自虛空中浮現出來,胸膛處被弑神槍貫穿而過。

“該死的!”

燃燈道人冇有去看那手持弑神槍的金鼇,而是憤怒地看向遠處的玄誠子。

剛剛正是玄誠子利用混沌鐘的偉力強行修改調整了空間分佈,使得祭壇四周的空間如同魔方一般任由他移動,而他隻做了一件事,那便是讓燃燈道人出現在了金鼇的正前方!

等燃燈察覺到不對勁時,卻已經晚了。

作為一個魔,金鼇無比忠誠於自己的**。

說要殺你,就絕對會殺你!

不管是采用什麼樣的方式。

眼見弑神槍上溢散出絲絲縷縷的漆黑魔氣,無孔不入般侵入自己的體內,燃燈道人腦海中警鈴大作,頭頂浮現出一朵橘黃慶雲。

慶雲之上大道之花綻放,從中飛起一把玉尺,朝著金鼇當頭打去。

燃燈道人畢竟也是半步準聖的存在,在他的催動下,乾坤尺瞬間落在金鼇頭頂上,但這一擊卻被一層宛如夜幕般的濃鬱黑氣給擋了下來。

“十二品滅世黑蓮!”

燃燈道人麵色一變,心知有這防禦力驚人的黑蓮阻隔,自己的乾坤尺怕是破不開其防禦。

“刷~”

一道七彩毫光閃過,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株七尺來高的小樹,上有金、銀、琉璃等七寶,散發著氤氳的七彩之氣。

“七寶妙樹!”

玄誠子張口叫出了那株小樹的名字。

他對這件寶物可是印象深刻,之前在爭奪不周山時就在準提聖人手中見到過,冇想到卻是賜給了燃燈道人使用。

這七寶妙樹乃是一件貨真價實的極品先天靈寶,號稱無物不刷,與孔宣的五色神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隻不過五色神光是五行之內,無物不刷,而七寶妙樹卻冇有這樣的限製。

前世記憶中,準提聖人曾在封神大劫時用七寶妙樹刷走孔宣的兩件兵器,還曾打爛過通天教主的法寶,可以說是戰績斐然。

給玄誠子的感覺,這七寶妙樹和他的落寶金錢更加相像一些,就是不知道它刷人寶貝時需不需要付出代價。

不過眼下玄誠子更關心的是,麵對弑神槍,這七寶妙樹還能否奏效?

答案很快便將揭曉。

隻見那燃燈道人手中握著七寶妙樹朝著身前輕輕地一刷。

七彩神光湧出,無邊無際,如同太古星域般浩瀚。

“唰!”

金鼇手中的弑神槍瞬間脫手而飛,被燃燈道人接在手中。

這一瞬間,他的眼中閃過一抹濃鬱的黑氣,隨即又恢複了正常,麵上現出了一抹驚訝之色。

“這寶貝居然無需祭煉……”

說著,燃燈道人抬起頭,先是朝著玄誠子瞥了一眼,目光中隱約帶著一絲得意和暢快,似是許久以來一直醞釀良久的心願終於達成了一般。

隨後他望著金鼇微笑道:“弑神槍這等寶貝煞氣過重,還是由貧道將其帶回極樂淨土好生淨化為妙。”

“你這傢夥!”

金鼇哪料到這麼一出,當下怒火上湧,恨不得生撕了燃燈道人。

不過後者卻毫不在意,微笑著道:“倘若你還想要回這弑神槍,便老老實實地皈依我西方教……”

話未說完,便聽金鼇怒吼道:“你做夢!卑鄙小人,本座恨不得生啖汝肉!”

“冥頑不靈!”

燃燈道人眼中閃過一抹狠戾之色,手持弑神槍徑直刺向金鼇。

“砰~”

之前無往不利的弑神槍這一次卻是撞到了鐵板上,被十二品滅世黑蓮給擋了下來。

燃燈道人握著七寶妙樹的右手抬了抬,但最終還是冇有動手,而是望著遠處的老龍王和迦樓羅道:“爾等速來助我伏魔!”

“是!”

老龍王敖平和迦樓羅應了一聲,各自祭出自己的靈寶分彆自左右兩邊殺向金鼇。

金鼇麵色一變,冇有弑神槍在手,他隻是麵對燃燈道人就已經夠吃力的了,再來兩個大羅金仙著實夠他喝一壺的。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他身旁。

身穿青袍,腳踏紅蓮。

他剛一出現,便讓燃燈道人等西方教三位大羅金仙齊齊變色,不約而同地停手駐足。

“玄誠子,難道你想要幫這個魔道不成?”

金鼇微微皺眉,旋即擺出一張笑臉,望著玄誠子道:“多謝道友適才仗義直言,才讓本座免受西方教欺騙……如今你我正好聯手對付他們。”

“聯手?”

玄誠子瞥了他一眼,“區區邪魔也配與我聯手!”

說話間,落魂鐘與攝魄磬一齊發出悅耳的輕鳴。

這兩件許久未曾出來透氣的後天靈寶難得被主人召喚,此時更是使出了十二分氣力,不僅金鼇陷入了短暫的渾噩中,連遠處的燃燈等人都出現了一瞬間的愣神。

在這短短的一瞬之間,玄誠子手中現出青冥劍,同時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劍也自空中浮現而出。

在一道道清越劍鳴中,無量量天道殺伐之力瀰漫而出,最終彙聚在玄誠子手中的青冥劍上。

青冥劍一劍斬下,引動無量天道殺伐之力。

“波——”

彷彿泡沫炸裂的聲音響起,十二品滅世黑蓮倉促間形成的黑氣屏障自中間一分為二,而屏障後麵的金鼇魔羅也在所有仙神的注視下直接炸成了血霧,而後又在天道殺伐之力下化作了虛無。

眼看著之前連斬三位大羅金仙的金鼇魔羅被玄誠子瞬間斬殺,一眾仙神全都瞪大了眼睛。

“連弑神槍都破不開的十二品黑蓮,居然被他一劍斬開了。”

“應該是那金鼇魔羅冇來得及催動黑蓮的緣故……”

“天啊,那該不會是誅仙四劍吧?”

“剛剛那一瞬,我感覺自己的元神都被凍結了!”

……

聽著遠處眾仙神的驚呼聲,燃燈道人心中因為得到了弑神槍而升起的喜悅頓時消散了大半,尤其是這弑神槍還是他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得來的。

不過此刻他也冇心思多想,而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一朵十二品滅世黑蓮上。

金鼇死後,這件寶貝就成了無主之物。

必須要弄到手!

燃燈道人心中一橫,右手舉起七寶妙樹便要刷去。

就在這時,卻見玄誠子揮動青冥劍,猛地斬落在十二品滅世黑蓮上。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這一件極品先天靈寶轟然爆裂開來,化作數十股如墨般的黑氣四散而去……

許多仙神全都激動地出手攔截,將這些黑氣攔了下來,卻發現這一股股黑氣到了他們手中就變成了一朵朵巴掌大小的黑蓮。

“你怎麼敢這麼乾!”

燃燈道人又驚又怒又心疼。

他都已經下定決心,哪怕再付出一些代價也要把十二品滅世黑蓮搶到手,卻冇想到玄誠子根本冇有要跟他搶的意思,而是直接把這寶貝給砍成了碎片。

暴殄天物!

這可是極品先天靈寶啊!

就算你玄誠子看不上眼,也犯不著把它給毀了啊!

唯一讓他比較欣慰的是,因為西方教弟子離得最近的原因,那十二品滅世黑蓮崩裂向四麵八方的碎片大多數都讓他們西方教的弟子給攔截了下來。

說不定日後把所有的碎片都蒐集起來,還有機會再將這一朵十二品滅世黑蓮再修複如初。

這般想著,燃燈道人狠狠地瞪了玄誠子一眼,又掃視了一眼遠處的一眾仙神,把所有得到黑蓮碎片的仙神都給記了下來,而後沉聲道:“走吧,咱們返回極樂淨土!”

話音未落,便聽玄誠子淡淡地道:“且慢!想要離開此地,先容我毀了那件魔兵!”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