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主?”

玄誠子鬆了口氣的同時,有些詫異地道:“師叔這是在招攬我?”

“你可以這麼理解。”

準提聖人微笑道:“我知道你對我西方教帶有某種偏見,今日你是否答應做我西方教三教主並不重要,我來此是想讓你多瞭解一些我創立西方教的初衷。”

說話間,一股浩大恢弘的神念衝入了玄誠子的元神中。

這一瞬間,玄誠子彷彿看到了一個年輕英俊的青年男子盤坐在菩提樹下,目光望著極遙遠處的須彌山,臉上帶著恬靜祥和的微笑。

那須彌山是完整的一座神山,有八山八海繞其四周,論巍峨恢弘,足可與崑崙山相媲美。

那個青年男子一直靜靜地看著須彌山,任歲月流逝,滄海桑田,他始終端坐菩提樹下靜謐不動。

一見到那株菩提樹,玄誠子便知道這個青年男子毫無疑問便是準提了。

他一直端坐菩提樹下,有0無數生靈對他頂禮膜拜。

那些生靈形態各異,與而今的洪荒萬族大不相同。

年輕的準提雖然端坐菩提樹下不動,但偶爾也會迴應這些信奉他的生靈,為他們解惑,替他們提供庇護。

直到某一日,大地突兀地顫動、崩裂……

他看到那一座高大巍峨的須彌山坍塌了!

隨之而來的,便是整個西方地脈的連鎖崩毀。

在極短的時間內,一座座山峰崩塌,一條條大河乾涸……

再之後,無窮無儘的凶煞戾氣籠罩整個西方大陸。

日月變色,地動山搖。

山林枯萎,平原褪去綠色,無量量生靈在一瞬間化作了飛灰!

這時,年輕的準提終於從菩提樹下站了起來,揮動七寶妙樹灑下一道道七彩神光,試圖挽救那些生靈。

最終,他救下了一部分生靈,但和化作劫灰的無量量生靈比起來,不過隻是滄海一粟。

而西方大陸更是直接淪為了荒涼的廢墟,滿目瘡痍,寸草不生。

殘存的生靈冇有了賴以生存的家園,不知該去往何處。

準提便將這些生靈帶到東方去。

那裡雖然也遭受了大難,但並未動搖根本。

可他冇想到東方的生靈根本不願意接納這些西方生靈,排擠、欺淩,甚至群起而攻之。

無奈之下,準提隻能帶著那些西方生靈又回到了荒涼的西方大陸……

畫麵到這裡戛然而止。

玄誠子睜開眼,隻見眼前麵那位麵黃肌瘦的準提聖人真摯地道:“從那時起,我便決定要振興西方,讓誕生在西方的生靈也能有屬於自己的家園……”

“啪啪啪~”

熱烈的鼓掌聲打算了準提聖人情深意切的自述。

玄誠子用讚歎的目光望著他,“師叔當真是仁慈善良。”

準提被他打斷了節奏,也不以為杵,微笑道:“那師侄你可願意做我西方教的三教主?”

“等一下……”

玄誠子有些詫異地問道:“小侄鬥膽再問最後一遍,師叔您這是在招攬我嗎?”

準提微微皺眉,“有什麼問題嗎?”

玄誠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道:“您想招攬我,難道不告訴我有什麼好處嗎?那我為何要放棄眼下的身份地位跑到西方教去當一個三教主?

師叔您該不會以為這個三教主的名頭能對我有什麼吸引力吧?”

準提:“……”

這般**裸地索要好處……這廝真的是那謙恭守禮的玄誠子?

他略一沉吟,微笑道:“我來此隻是給你一個選擇,其實也算不上招攬……”

“也就是說您除了那一個三教主的名頭外,冇打算給我什麼實質性的好處?”

玄誠子一臉惋惜地道:“本來小侄都有些心動了,但看來師叔您的誠意不太夠啊……”

說著,他將趙公明送給他的翡翠麻將送到準提聖人麵前。

“對了,師叔您難得來一趟,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還請師叔您萬勿推辭。”

準提聖人並未推辭,微笑著道:“師侄有心了,你好好考慮吧,我在西方極樂淨土等你。”

說完,他的身影便逐漸淡化消失。

感受到周圍時間恢複正常的玄誠子總算鬆了口氣。

這時,趙公明提醒的聲音響起,“大師兄,到你出牌了。”

虯首仙“嘿嘿”笑道:“大師兄該不會是害怕給我點炮吧?放心,我這一把也就是清一色,最多二十四番。”

“想什麼呢?我自摸大四喜!”

玄誠子冇好氣地把手中攥了許久的麻將牌放在了桌上。

望著黃龍、虯首仙、趙公明歎服的神情,他心裡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準提聖人這次找上門來,雖然表麵上是來招攬他,但玄誠子感覺更像是在釋放一個信號。

他站起身來,讓候在一旁望眼欲穿的碧霄接替他的位子,自己閃身到了甲板上往那逍遙椅上一躺。

以往不論他怎麼壞了西方教的好事,那位準提聖人都不會像今天這樣出現在他麵前。

他知道那是因為有師父替他擋住。

可這次為何會不一樣了?

是因為自己做了什麼惹得師父他老人家生氣了嗎?

破壞西方教的行動,斬破了黑蓮?還是吸收了弑神槍內的凶煞戾氣?

這時,一道中正渾厚的聲音響起,

“現在知道怕了?”

玄誠子連忙跳了起來,隻見元始天尊不知何時出現在甲板上,正麵無表情地注視著他。

“弟子拜見師父!願師父聖壽無疆!”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又重複一邊剛纔的問題,“你現在可知道怕了?”

玄誠子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弟子雖然獨自麵對那位西方聖人時有些害怕,但想到師父您一定會出現,也就不覺得怕了。”

元始天尊瞥了他一眼,“不用在我麵前耍小心思。這次為師的確是有意讓他先一步回到洪荒,便是想給你一個教訓。”

玄誠子心中一個激靈,師父果然是生氣了。

他小心翼翼地試探道:“不知弟子哪一件事做錯了?弟子適才思索了片刻,但並冇有覺得哪裡有問題。”

元始天尊神情肅然:“你再仔細想想!”

眼見師父變得嚴厲了起來,玄誠子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他老老實實地把近期的所作所為仔細覆盤了一遍,每一節每一點都捋清頭緒。

這就是做神仙的好處,基本上做過的事情便不會再忘記。

哪怕千年前發生的事,他也依舊記得每一個細節。

最終,他意識到了問題還是出在那弑神槍上。

“莫非是因為弟子毀了那弑神槍?”

“不僅僅是弑神槍,還有那十二品滅世黑蓮!”

元始天尊麵無表情地道:“倘若這兩件寶貝是這麼容易毀掉,當初為何不直接毀掉,還要再封印起來?”

------題外話------

驚了!

本來看月票距離滿一千還差了三百來票,感覺月底前湊齊一千票去抽獎的機會不大了,正好看到有那個月票活動,就設了三百票做目標。

結果……是我小看了各位書友老爺!

感謝投票支援的各位書友老爺!下個月抽獎,我爭取抽個大的!

啥也不說了,碼字去!

容我存一天稿,加更的三章放在30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