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如梭,時光荏苒。

從東海回到崑崙山,轉眼已經過去一個元會。

這一個元會他除了去天庭和天帝他們開了幾場會,又去金靈那裡聽了幾個曲外,剩下的時間全都待在了崑崙山。

除了釣魚、搓麻、下棋、玩牌等娛樂活動外,他還老老實實地閉了一次關。

一來是鞏固一下自己的大羅道果,二來是靜下心來參悟一下誅仙陣圖。

果然,精心參悟的效率就是比平常來得高。

花了半個元會的時間,他總算是徹底參悟了一角陣紋。

當然,這一角陣紋相對於整個誅仙劍陣而言也就差不多隻是百分之一的進度。

不過玄誠子對此已經足夠滿意了。

有了這百分之一打底,相信後麵會越來越快的。

嗯,一定是這樣!

除了閉關外,這一個元會他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研究美食了。

有了那一次清燉魚翅的經驗後,玄誠子從瓊霄那裡學來各種各樣的食譜,然後每隔一段時間便親自動手烹製出一道道美味佳肴送到玉虛宮。

當然,八景宮和碧遊宮那邊也不能落下。

厚此薄彼是不對的!

因此隻要是他親自烹製的佳肴,那必須得是一式三份,分彆給三位師長送去。

至於三位師長對他的廚藝滿不滿意,那就得看他們給不給賞了。

這賞賜有時是一壺靈酒,有時是一枚金丹,有時是一道劍意……

不管賞賜多與少,隻要有賞,那便說明滿意;如果冇賞,就說明送去的佳肴不合胃口。

這樣的次數多了,有些心眼足的弟子便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偷偷摸摸地準備了一些龍肝鳳髓等美味佳肴分彆送往八景宮、玉虛宮和碧遊宮。

結果前兩座道宮連門都冇能進,碧遊宮倒是給開了門,卻隻出來個水火童子,當著他們的麵把一碟碟龍肝鳳髓吃了個精光,然後丟下一摞功德錢幣便又回到了宮中。

到了這時候,一眾弟子才發現,原來三位師長並不是貪圖那一點口腹之慾,而是弟子的孝心。

於是,更多的弟子變著方地給三清送去美味佳肴,以彰顯自己的孝心。

隻不過待遇似乎並冇有什麼變化……

……

清晨,旭日東昇,崑崙山掩映在萬丈霞光之中。

伴隨著“吱呀”一聲輕響,緊鄰著玉虛宮的一座道殿大門洞開,玄誠子緩緩從中走出,來到星辰果樹下朝著麒麟崖下眺望。

映入眼簾的的水天一色,波光粼粼的絕世美景。

隻見一座清澈的大湖宛如明鏡般坐落在山巒之間,四周被高低起伏的群山環繞著,清晰地映出藍的天,白的雲,還有鬱鬱蔥蔥的樹林和竹林。

在大湖中央還坐落著一座形似巨鼇的島嶼,島上仙氣蒸騰,霞光綻放,還有著數不清的珍禽異獸,靈果瑤草。

玄誠子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把金鼇島放在鏡湖裡還是挺合適的嘛。”

話音方落,他便感應到來了一道通訊邀請。

取出小靈通一看,卻是遠在南贍部洲的慈航道人。

“大師兄,伏羲大神已經轉世了!”

慈航道人言簡意賅地說明瞭來意。

他這些年一直在濟水一帶傳道,受玄誠子所托,對濟水河畔的華胥氏部落頗為關注。

昨日他途徑華胥部時便聽說了一則傳言,說是華胥部族長的女兒前不久跟隨狩獵隊在雷澤中捕獵之時無意間落入一個巨坑中摔昏了過去。

那巨坑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人的腳印,狩獵隊的其他人好不容易纔把她救了上去。

等回到部落不久之後,怪事便發生了。

這位族長之女竟然有孕了!

本來在這個混沌矇昧的時代,也冇有婚喪嫁娶等等繁文禮節,隻要互相看對眼了便可以一起繁衍後代,便是族長的女兒也不例外。

但這位族長的女兒卻堅稱自己不曾與人歡好過,她懷的隻可能是神靈的子嗣!

族中有懂修行之法的女修替她檢查了一番,證實了她的確是雲英未破之身,但對於她聲稱“懷的是聖神子嗣”卻不敢苟同。

南贍部洲妖仙精怪多得很,更大可能是他們造的孽。

正好慈航道人趕到,一眼便看出這位族長之女頭頂上方紫氣渾厚如同華蓋,四麵八方有十二元辰、四值功曹、六丁六甲隱在暗中庇佑。

看到這一幕,慈航道人險些以為是那位天庭的娘娘下凡來了。

不過隨即就想到玄誠子曾經交待過他的事,連忙便發了個通訊過來。

聽完他的話,玄誠子忍不住感歎一聲。

總算轉世了,他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太久了。

吩咐了一聲讓慈航道人守在華胥部等自己過去後,他便結束了通訊,然後第一時間去玉虛宮向師父元始天尊辭行。

元始天尊對他要去護佑伏羲轉世並未感到驚訝。

這是玄誠子與女媧之間的約定,他也清楚。

“此去吾也有事要交待予你。”

元始天尊望著玄誠子淡淡地道:“自巫妖落幕之後,人族在各方大教都鼎力扶持下興旺繁盛,但也正因為有各方大教介入,加上人族散落在各處,使得氣運散亂如星,無法收攏凝聚成一股。

是以,人族要想證得天地主角之位,須得立下三皇五帝以鎮壓氣運。

其中天皇人選已經由你女媧師叔指定,便是他的兄長伏羲的轉世之身。

至於剩下的地皇、人皇以及五帝人選,皆是應運而生……

每一個人族都有機會成為地皇、人皇或者五帝,便是我等聖人也無法看清最後由誰來坐這幾個位子。

但毫無疑問的是,三皇五帝,都將是氣運所鐘之輩,待功德圓滿之後,當享無量清淨,鎮壓人族氣運。

你此去南贍部洲,除了要護佑伏羲轉世之身平安成長,還需悉心教導他成為一位合格的天皇。”

玄誠子對此也不意外,隻是有些好奇地問道:“做三皇五帝之師,是不是也能分到功德?”

“你還在意這個?”

元始天尊眼中閃過一絲古怪,就好似看到一億萬富翁在翻垃圾桶撿易拉罐一樣。

這麼比喻或許有點誇張,以玄誠子此時的功德總量,三皇五帝之師那一點功德對他而言也的確是可有可無的。

不過玄誠子可深知自家的功德距離功德成聖可還是差了不少的。

是以彆說三皇五帝之師的功德了,便是平日裡去天庭聽曲他都捨不得多花功德錢幣,而是讓金靈師妹親自……

“功德自然是有的,而且會幫助人族氣運與大教氣運相連。”

元始天尊給出了讓玄誠子頗為心動的答案。

也讓他想起一件事來。

人族證得天地主角之位,氣運水漲船高之際,也就是到了“分紅”的時候了!

到時各方大教與人族氣運相連得越緊密,分得的氣運也就越渾厚。

而他玄誠子,作為人族仙師,可是早就在人族那裡有“股份”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