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逐日車自麒麟崖上騰空而起,穿雲破霧,朝著南贍部洲方向疾行而去。

鑾駕內除了玄誠子自己外,還坐著黃龍道人、趙公明、碧霄仙子以及一個通天教主新收的親傳弟子。

自東海歸來後,趙公明兄妹四人最終還是選擇拜入了截教。

主要是因為截教的教義讓豪爽不羈的趙公明很是喜歡,而雲霄對於陣法之道也非常感興趣,想要跟隨通天教主修習陣法之道。

兄妹四人中平時拿主意的兩人都選擇了截教,剩下的瓊霄和碧霄自然也就跟著拜入了截教。

這根腳深厚,品性絕佳的四兄妹拜入截教自是讓通天教主心懷大悅,當場便賜下了若乾寶物。

除此之外,他自己也不知從何處帶回來一個的小姑娘,取名作龜靈,正式收為親傳弟子。

玄誠子一聽這名字,便知這龜靈有極大的可能便是那頭北海玄龜的轉世之身。

某次他去碧遊宮請安時順口問到此事,也從通天教主口中得到了證實。

當年通天教主斬殺玄龜,取其四肢支撐天地,因此欠了其因果。

雖然以他聖人之尊,任何因果都牽連不到他,但以他的性情,無論如何也不會欠因果不還。

是以,當時斬殺玄龜之後,通天教主便順手送其真靈入了輪迴投胎轉世,直到前不久她成功化形再前去把她收入門下,授其仙道法門,也算是還了因果。

畢竟當年的那頭玄龜雖有接近準聖的實力,但卻也受製於肉身的強大而無法化形。

通天教主取其四肢支撐天地,固然是斷送了她的性命,讓她無數元會的苦修毀於一旦,但某種意義上卻也是給予她解脫,同時還因此得到了莫大的功德。

因此在轉世投胎之後,她很順利地化形為先天道體,再不用受製於玄龜之形,日後也可以走得更遠。

這一趟通天教主讓她跟著出來,也是有讓玄誠子帶著她見見世麵,順便去認一認身在南贍部洲的那些師兄弟。

自從人族開始在洪荒大陸重現,多寶、廣成子等數以千計的玄門弟子便常駐南贍部洲。

一方麵是為了庇護人族發展不受其他種族侵擾,一方麵則是為了傳授各教教義和修行法門。

因為西方教弟子全麵退出南贍部洲的緣故,人闡截三教在南贍部洲的傳道工作進展得非常順利。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西方教弟子雖然按照約定退出了南贍部洲,但在臨走前卻忽悠了不少人族跟著他們去到了西牛賀洲。

等多寶、廣成子他們發現時,那些遷徙到西牛賀洲的人族已經在西方教弟子的悉心照料下定居下來。

雖然西牛賀洲和南贍部洲比起來非常貧瘠,但也還是有能夠保障人族生存的地方。

他們在那裡能夠生活的很好。

至少短時間是這樣。

西方教搞這樣的小動作對多寶他們而言自是不能忍受。

他們直接衝到了西牛賀洲,堵在了極樂淨土門前請西方二聖現身給個說法。

西方二聖自然不可能露麵,最後由燃燈道人出來嚴懲了幾個剛入門的西方教弟子,言明此事都是他們擅自做主,與西方教無關。

似這種“推脫給臨時工”的行為,多寶他們自是不能接受,為此一度發生摩擦、衝突,險些就此動起手來……

西方教就秉持著“勇敢認錯,堅決不改”的優良作風,硬是和多寶他們耗了下去,使得這件事至今都還冇有得到妥善的處理。

……

半日後,逐日車到進入了南贍部洲。

因為逐日車的外形太過招搖的關係,很快那些在各地開辟道場的師弟、師妹們便發來了通訊邀請,熱情洋溢地邀請他這個大師兄前去“視察”工作。

想著大家都很長時間未曾見麵了,加上伏羲降世也還需要一段時間,玄誠子便欣然應邀前往。

所謂的視察工作自然隻是一句玩笑話,實際上卻是這些玄門弟子想要和他多親近親近。

畢竟他們在外麵開辟道場後,回崑崙山的時間也就少了許多,難得遇到大師兄經過自家道場,怎麼可能不迎進來招待一番?

這招待自然是美味佳肴,靈果仙釀一應俱全,規格都不下於蟠桃盛宴了。

冇辦法,他們這些玄門弟子太富裕了!

之前那一次分紅,著實讓他們每個人都賺得盆滿缽溢。

得益於貨幣交易的普及,他們有這麼多功德錢幣在手,以前垂涎欲滴的什麼靈果仙釀早就不是什麼稀罕物了。

現在這些玄門弟子用來待客的靈果都是產自天庭蟠桃園裡的蟠桃,還得是九千年一熟的紫紋細核大蟠桃!

一個字,壕!

應邀前去作客了幾次後,連玄誠子都有些暗暗咂嘴。

**了啊。

這樣下去可是會影響道心的。

不過他轉念一想,如果連這點物慾都克服不了,又有什麼資格做玄門弟子?

這樣的弟子還是早早地清掃出去為妙。

在南贍部洲開辟道場的師弟、師妹足有數千之眾,玄誠子他們一個道場哪怕隻待一天,時間也就悄然流逝了。

於是在一路遊覽山光水色,吃吃喝喝當中,數百日時光匆匆而過。

趙公明、碧霄和龜靈也見識到了玄誠子這個玄門大師兄有多麼受人敬愛和擁護。

……

北俱蘆洲

此刻的妖皇殿內,主位依舊空懸無人,白衣似雪風度翩翩的白澤妖聖側立在主位旁,望著下麵左右兩側坐著的數十道人影,淡淡地道:

“咱們潛伏在天庭的妖神傳來訊息,人族將有一位聖賢降世。

關於這位聖賢的身份,我已經有了答案。

他便是伏羲的轉世之身!”

“伏羲!”

“他居然還冇死!”

這個名字一出,大殿內頓時騷動起來。

他們都不會忘了,正是這位曾經讓他們又敬又愛的羲皇陛下在關鍵時刻破壞了周天星鬥大陣,不然那一場巫妖大戰絕對不會是那樣的結局。

可以說,在這些殘餘的妖庭餘黨眼中,有兩個叛徒最為可惡,是他們首要複仇目標!

一個是躲在北海之北的北冥大淵中不露頭的妖師鯤鵬,另一個便是當場隕落的羲皇伏羲。

這麼多年過去,他們一直在想辦法找那頭鯤鵬的麻煩,冇想到卻先等來了伏羲轉世的訊息。

這他們如何能忍?

“無論如何,必須讓他付出代價!”

英招妖聖咬著牙恨聲道。

白澤搖頭道:“可他是聖人的兄長,想要向他複仇談何容易?且據我所知,他此番轉生人族還涉及到一樁隱秘……”

“什麼隱秘?”

殿內眾人好奇地望向白澤。

白澤也不賣關子,沉聲道:“人族將證永恒天地主角之位,將要立下三皇五帝永鎮氣運!”

“永恒天地主角?不可能的!”

“這豈不是說以後洪荒萬族都要屈居人族之下?”

“這訊息您是從何處得來的?”

“……”

在一眾驚呼聲中,英招冷聲道:“不管怎麼樣,伏羲他害我妖族陷入如此境地,兩位妖皇身死皆與他有關……此仇不報,我等如何對得起兩位妖皇陛下?如何對得起那些戰死沙場的同僚?如何對得起那些慘遭屠戮的億萬妖神?”

說到這裡,他環顧四周,目光在六太子陸珺和白澤妖聖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哪怕因此喪命,這個仇我也一定要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