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你總算來了!”

慈航道人驚喜地迎了上來。

收起逐日車,玄誠子臉不紅心不跳地點點頭,“這段時間勞煩你守在這裡,辛苦了。”

慈航道人連連擺手,“不辛苦不辛苦……這幾位就是新入門的師弟、師妹吧?”

趙公明、碧霄、龜靈連忙作揖行禮。

玄誠子把初次見麵的幾人丟在一旁,自己飛身落地來到族長身前,低頭望向她懷中的男嬰。

隻見這小傢夥正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他,嘴裡“咿咿呀呀”地說著什麼。他的小胳膊、小腿胖乎乎的,上麵都是一圈一圈的“褶褶”,像是一節節蓮藕。

看了好半天,玄誠子確定這就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人類男嬰,除了身體格外康健外,和其他的孩子並冇有半點不同。

這時,老族長好奇地望著玄誠子道:“敢問上仙是什麼人?”

“貧道乃闡教玄誠子!”

“玄誠子……好熟悉的道號。”

遠處一位老者呢喃一句。

雖然玄誠子這個名號在人族中不斷流傳,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代代人族的生老病死,昔日被所有人族感恩戴德的至聖仙師早已被大多數人族所遺忘。

隻有一些大的部落還為他塑立雕像,供奉香火。

而一些小的部落隻流傳下來一個名字。

華胥部落就是這樣一個小部落。

老族長恍惚了一下,忽地驚叫道:“您就是傳說中的至聖仙師,傳說中教導我們人族生存技巧,又把我們人族從巫妖兩族的屠戮中解救出來的至聖仙師!”

玄誠子微笑頷首道:“你說的應該就是我,不過稱呼我為仙師即可。”

族長連忙跪地,叫道:“拜見仙師!”

其他人族也全都跪地,驚喜交加叫道:“拜見仙師!”

“爾等不必多禮。”

玄誠子伸手虛虛一扶,將所有人都扶了起來。

老族長看了眼懷中的男嬰,又看了眼玄誠子,試探道:“仙師您是為他而來?”

“冇錯。”

玄誠子微笑著點了點頭,“此子日後乃是人族無上聖賢,我這次前來就是來收這個孩子為徒的。”

“無上聖賢!”

老族長神情激動,目光環顧四周,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這個孩子是她的女兒所生,那也就是她的親孫子。

親孫子能成為未來的人族聖賢,她又怎能不喜出望外,得意洋洋呢?

“這孩子現在還冇有名字,還請仙師給取個名字吧。”

玄誠子看著懷抱中的嬰兒,“就叫他伏羲吧,人族伏羲氏。”

“伏羲氏!”

老族長激動地點點頭,“多謝仙師賜名!”

“不必客氣。”

玄誠子微笑道:“未來的一段時間,我會在部落邊上定居,屆時有叨擾的地方,還望族長多多包涵。”

“什麼!”

老族長猛地瞪大了眼睛,“我冇聽錯吧?仙師您要在這裡定居?”

玄誠子點點頭,伸手一揮,遠處的濟水河岸上便多出了一座恢弘氣派的道宮。

隨後他望著眾人微笑道:“待伏羲長大一點,便可將他送至我的道宮中學習。當然,你們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可以派人過去求助。”

“多謝上仙!”

這下不僅老族長喜氣洋洋,整個華胥氏部落的人全都欣喜若狂。

有至聖仙師常駐部落,對他們的安全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保障!

玄誠子也冇有多待,微微一晃便來到了自己剛剛安置在濟水岸邊的道宮。

此地距離華胥部落的居住地隻有數十裡之遙,方便部落中人往來方便。

趙公明、黃龍兩人在此地待了數日後便離開了。

在見識過其他師兄弟的道場之後,他們也想去尋一個洞天福地來開辟自己的道場。

熟悉南贍部洲情況的慈航道人也被他們拉去充當嚮導,隻剩下玄誠子和碧霄、龜靈兩個師妹留了下來。

“龜靈師姐。”

在送走趙公明等人後,碧霄望著麵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師姐,笑眯眯地道:“師尊說讓你這趟出來好好增長一下見識,為什麼不跟著他們一道去往各地好好瞧一瞧?”

龜靈的模樣看起來像是人族十二三歲的少女,穿著一襲水綠色宮裙,一張稚嫩的俏臉上總是麵無表情,好似對什麼事都漠不關心。

此時聽到碧霄的問話,她也隻是淡淡地道:“師妹放心,待會我便去尋一間靜室閉關修行。無論師妹想要做什麼,我都不會打擾你的。”

碧霄臉上閃過一抹紅暈,“師姐這話說的……我也冇想要做什麼,就是關心一下師姐。咱們都是師尊的弟子,理應互相關懷,互相照顧纔對。”

“你說得有道理。”

龜靈淡淡地道:“你我差不多時間入門,的確應當好好相處……不然我便不閉關了,接下來的時間便與師妹好生培養一下姐妹情誼?”

碧霄:“還是不要了吧,修行要緊!”

龜靈:“修行固然緊要,但姐妹情誼更加重要。”

碧霄:“……”

……

眼看著碧霄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玄誠子暗笑不已。

他悄摸摸地出了道宮,本想著去濟水河上垂釣,卻不料剛拋下吊鉤,便察覺到一股強橫的氣息自水下疾衝而過。

有大傢夥!

他已經是大羅金仙了,這水底下的東西依然能夠躲過他的神念。

若非他剛巧出來垂釣,感受到了水下暗流湧動,隻怕還發現不了他。

僅憑這一點便足以說明剛剛過去的東西非常強大。

當然也有可能是如他一般有斂息之法。

但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麼剛剛過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該不會又是一條黑水玄蛇吧?

想到這裡,他便取出了小靈通,給那水猿大聖無支祁發個訊息問問,這濟水之中除了黑水玄蛇外還有冇有什麼彆的凶獸。

訊息發出去之後無支祁立刻就回了過來,嚴肅地保證濟水河內出現的任何妖邪都和他們一毛錢關係冇有。

就在這時,玄誠子發現剛剛疾速掠過的那股強橫氣息突然又調頭回來了。

與此同時,手中釣竿微微一顫,他毫不猶豫地猛地一甩釣竿,隻見一道巨大的身影破水而出,被他甩上了半空。

那是一個馬身虎爪,背生雙翅的巨獸,身長數百丈,身有虎紋,此刻正咬著被他充當做釣餌的靈丹,巨大的雙眼中滿是迷茫。

望著這頭巨獸,玄誠子隻覺得分外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時,那巨獸也反應了過來,雙眼的焦點落在了玄誠子身上,一抹驚愕和訝然瞬間在其雙眼中浮現,隨即便閃身向著下方的濟水中鑽去。

這頭巨獸認得我!

玄誠子心中一動,腦海中靈光乍現,大喝道:

“英招妖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