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招妖聖?”

伴隨著玄誠子驚愕的聲音,半空中的巨獸肉眼可見的僵直了一瞬,彷彿被混沌鐘暫停了空間一般。

隨後,那頭巨獸猛地化作一道青灰色流光朝著滔滔濟水鑽去。

“來都來了,英招妖聖你彆急著走啊!”

玄誠子哈哈大笑,手中釣竿當作長劍輕輕一甩,灑落無數道劍光,化作一條滔滔大河奔流在濟水上方。

那頭巨獸見狀也不敢硬闖他的劍氣大河,隻得張開雙翅調轉方向朝著天空飛去。

“瞧瞧,還不好意思了。”

玄誠子一邊笑著,一邊祭出誅仙四劍。

一股攝人心魄的凶煞戾氣噴薄而出,在他的刻意控製下隻籠罩了以巨獸為中心的方圓百裡空間。

這一瞬間,那頭巨獸隻覺得脊背發涼,心底警鈴大作。

這種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現在可以停下來聊一聊了嗎?”

玄誠子望著那頭又像馬又像虎的巨獸,心情莫名的愉悅。

曾幾何時,這位妖聖可是給了他莫大的壓力。

但如今對方依然還是一位準聖大能,而他卻已經有了可以與之匹敵的力量。

這時,那頭巨獸意識到自己若是硬闖的話,玄誠子必然會毫不猶豫地引動誅仙四劍。

略一猶豫後,他終於現出了人身。

身形高大健碩,相貌凶惡可怖,手持一根混鐵棍,上麵密密麻麻地刻滿了符咒,身穿一件虎皮衣服,眉宇間頗顯凶悍之意。

和玄誠子猜得一樣,正是那曾經妖族天庭十大妖聖之一的英招妖聖。

此刻他冷冷地望著玄誠子,“說吧,你想和本座聊什麼?”

玄誠子略一沉吟,“要不聊聊那枚靈丹的味道如何?”

英招妖聖麵上閃過一抹窘迫和羞怒,雙拳猛地攥起,心中懊惱得恨不得用棍子猛抽自己一頓。

他此行是來南贍部洲打探伏羲轉世的訊息是否屬實。

因為考慮到南贍部洲有諸多大教弟子在傳道,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便選擇走水路通行。

反正對他而言,無論是騰空飛行,還是周遊四海,都是他天賦神通,速度迅捷無比。

出北俱蘆洲,穿過歸墟大淵,自淮禍入海口一路向內陸穿行,最終來到了濟水河中,遊了這麼遠的路程,他也感到有些疲憊了。

正巧這時候一枚靈丹落入水中,那濃鬱的香味讓他一不留神便遊過頭了。

於是他有掉頭遊了回來,那靈丹的香味仍舊縈繞於心,讓他下意識地一口吞進嘴裡。

誰知下一瞬,他就被一股磅礴巨力扯上了高空,然後就看到了玄誠子錯愕地朝他看來。

這一瞬間,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堂堂準聖大能啊,居然被人用一枚靈丹給釣了上來!

這要是傳揚出去,恐怕會淪為千古笑柄吧。

可惡啊!

他明明冇有察覺到濟水上方還有人!

不然他肯定能意識到那枚靈丹是一個誘餌!

對,就是這樣!

英招妖聖一麵在心中安慰著自己,一邊惱怒地望著玄誠子道:“你這傢夥好生可惡,居然用這種方式來羞辱我!”

玄誠子險些笑噴了,“發生這種事,難道你不應該檢討一下自己是不是太貪吃了嗎?對了,這靈丹可是我特意為水族生靈煉製的,遇水便會散發出奇香,你覺得味道到底怎麼樣?”

英招妖聖攥緊拳頭,滿臉憤慨之色,“如果你冇有彆的問題,本座這就離開了!”

“想走?”

玄誠子嗤笑道:“你從北俱蘆洲跑到南贍部洲來所為何事,你不給我交代清楚?你以為自己還能走得了嗎?”

英招妖聖神色冷了下來,“看來今日是不能善了!”

話音方落,他雙臂一振,揮動著手中的混鐵棍便朝著玄誠子當頭砸了過來。

“有膽色!”

玄誠子讚了一聲,祭出十二品業火紅蓮擋下這一擊,同時催動誅仙四劍朝著英招妖聖斬去。

“唰唰唰唰——”

四柄仙劍瞬間將英招妖聖斬作數截,隻是其碎成七八塊的肉身卻逐漸淡化消失。

“分身?”

玄誠子挑了挑眉,這才察覺到英招妖聖的真身已經化作一道青灰色流光飛出了數百萬裡。

剛剛纔誇他有膽色,冇想到竟是這麼不給麵子。

這般想著,他的頭頂上現出一口造型古樸的大鐘。

“dang~”

一聲清脆的鐘鳴聲響起,空間猶如水波般盪漾開來。

與此同時,玄誠子瞬間出現在數百萬裡之外,好巧不巧地攔住了英招妖聖的去路。

“東皇鐘!”

英招妖聖麵色一變,目光盯著他頭頂的大鐘,眼中流露出一抹傷感之色。

隨即,這一抹傷感演化為憤怒,喝道:“當初若不是你,東皇陛下又怎麼會丟了這口東皇鐘!若是有東皇鐘在,他又怎麼會在那場大戰中身隕……”

玄誠子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你好歹也是準聖大能,到瞭如今難道還不知他的身隕是冥冥中註定的劫難?

丟了混沌鐘對他而言非但不是他身隕的原因,反而是讓他多了一線生機!

你可知那東皇太一還有一具善屍化身在那場大戰中存活下來?”

英招猛地瞪大了眼睛,“什麼?這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

玄誠子冷笑,“一個元會前我親眼所見,並且還與他交了手!”

英招激動地問道:“你是在何處見到他的?”

“你想知道?”

玄誠子挑了挑眉,“先把我想知道的說出來。”

英招略一思忖,最終還是對於妖族雙皇的忠心占據了上風,望著玄誠子道:“那咱們交換一下資訊?”

玄誠子當即收起了誅仙劍等寶貝,笑嗬嗬地道:“好啊,我先問。”

英招見其收起寶貝也鬆了口氣,老老實實地回答了玄誠子幾個問題,並在玄誠子的提議下立了道誓證明自己並未說謊。

當聽到他此行是想對伏羲大神的轉世之身意圖不軌,玄誠子當場就想把他揚了灰。

不過轉念一想,伏羲大神轉世之事那是何等隱秘?

便是天庭一方也不太清楚事情緣由,隻是奉命派出當值的仙神前去華胥部庇護一個人類女子罷了。

甚至連慈航道人若非得他吩咐,也壓根不會提前知道有這麼回事。

聽英招的交代,這些妖族殘黨不僅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連得知這個訊息的時間都和玄誠子差不多。

換而言之,有人故意把訊息透露給北俱蘆洲的妖族殘黨!

可惜的是,英招也不知道白澤的訊息是從何而來。

不過玄誠子倒是從他口中意外得知了有妖族殘黨潛伏在天庭的事,當場就給昊天上帝發了個訊息,讓其徹查一番。

這樣的行為使得英招妖聖忍不住對其怒目而視,但卻又無可奈何。

玄誠子也履行諾言把有關烏巢禪師的事告訴了英招。

聽完了他的話,英招滿臉不可思議地道:“東皇陛下的善屍化身居然入了西方教?以他的傲氣,他的善屍化身怎麼可能會入了西方教?”

玄誠子微微一笑,“西方教有種法門叫做度化,你或許可以瞭解一下。哦,對了,你已經冇機會去瞭解了。”

“等等!”

英招妖聖瞪大了眼睛,“你想要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

玄誠子揚了揚手中的青冥劍,不解地道:“咱們可是仇敵來著,我取你性命有問題嗎?”

英招:Σ(°△°|||)︴

感受著玄誠子絲毫不加掩飾的殺意,英招望瞭望懸在他頭頂的混沌鐘以及懸浮在其四周的誅仙四劍,艱難地嚥了口唾沫。

“我以為咱們交換了情報,此事就已經揭過了。”

玄誠子道:“那是你想當然了。”

英招有些不解,“那我為何還要和你交換情報?”

“有冇有一種可能,是你實在太虎了?”

英招:(°ー°〃)

他沉默了片刻,而後毫不猶豫地俯身下拜。

“求上仙繞我一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