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嘖~”

玄誠子輕輕砸著嘴,有些驚訝地望著麵前俯身下拜的英招妖聖。

“我冇聽錯吧,堂堂妖聖居然叩首祈活?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英招妖聖啊,這些年你都經曆了什麼?”

“上仙莫要恥笑!”

英招麵色漲得通紅,顯然這樣躬身下拜搖尾乞憐的行為對他而言並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

英招妖聖在心底暗暗默唸。

對他來說,向玄誠子搖尾乞憐是萬般無奈之舉。

在對方有混沌鐘、誅仙四劍等眾多靈寶的情況下,一旦玄誠子起了殺心,他便絕無逃脫的可能。

但他必須要活著!

“你想去見那烏巢禪師?”

玄誠子自然看出了英招妖聖變得和之前不同,心中一動便猜出了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不錯!”

英招妖聖很乾脆地承認道:“我這條命是妖皇陛下和東皇陛下給的,既然東皇陛下還未隕落,那我自然不能死在這裡。”

玄誠子提醒道:“那烏巢禪師隻是東皇太一的善屍化身,並不能算是東皇太一。”

英招妖聖眉頭大皺,神情不悅地道:“那也是東皇陛下的一部分,如何不能算是東皇陛下?”

玄誠子挑了挑眉,“嗯?”

英招妖聖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上仙息怒!上仙您隻要繞我一命,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玄誠子若有所思,“那要是讓你替我效力呢?”

“一臣不侍二主!”

英招妖聖斬釘截鐵地道,說完似是自覺語氣太過剛硬,又連忙補救道:“上仙恕罪,但我早就立下過道誓,絕不會再投效他人!”

“還立過道誓?”

玄誠子心中一動,笑道:“看來你還真是一個忠誠之士……這樣吧,我也不要你替我效力,咱們做一個交易吧。”

英招妖聖鬆了口氣。

“上仙說的是什麼交易?”

“你幫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後我給予你一些酬勞……這樣你就不算是替我效力,咱們隻是合作關係了。”

“……”

英招妖聖在心裡盤算了片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好像又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上仙您想讓我幫忙做什麼?”

“你不是要去找烏巢禪師嗎?去了之後想辦法留在他身邊,監視西方教的一舉一動……簡單來說,你就是一個臥底!”

英招妖聖吃驚地瞪大眼睛,把頭搖得好似銅鈴一般,“這不是背叛東皇陛下嗎?再說西方教有聖人在,我的想法肯定瞞不過聖人的!”

玄誠子淡淡地道:“首先烏巢禪師很可能是被度化入了西方教,那樣的話他便相當於傀儡一般,你去當臥底說不定還有機會把他解救出來。

其次,我既然敢讓你去,自然有辦法讓你躲過聖人的探察。

這點你不用當心。”

他的辦法很簡單,自然是求師父元始天尊出手。

隻有聖人才能瞞過聖人!

給西方教安插這麼一個臥底固然是他靈機而動,想要效仿一下當初的燃燈入闡教,但這的確是一個切實可行的計劃。

最重要的是英招妖聖的身份特殊,就算被髮現了對玄誠子來說也無所謂。

英招妖聖思慮了好一會,最終還是在當臥底和被揚灰之間選擇了前者。

玄誠子讓其立下道誓,而後由元始天尊隔空出手,在英招妖聖的元神中設下了數道禁製。

英招妖聖兩眼陡然一僵,好一會後方纔恢複正常。

“咦,我怎麼在這裡?”

他掃了眼四周,腦海中突然多出了許多畫麵。

一點都不顯得突兀,那就是他自己的記憶。

“是了,我前去打探伏羲轉世之身的訊息,碰巧遭遇了玄誠子,被其一劍劈出百萬裡之遙,他因為要守護伏羲轉世之身,所以冇有追上來取我性命……

該死的白澤,為何冇有說有玄誠子守在這裡!

他想要坑殺我!

隻要我死了,他就可以把太子殿下丟到一邊,自己坐上妖皇之位!

這個該死的白澤!等我回去看他怎麼說!

對了,剛剛和那玄誠子交手之時,好像聽他提起了東皇陛下的善屍化身……”

英招妖聖神情凝重,略一思忖後陡然化作一道青灰色流光冇入下方一條大河之中。

在天上飛太惹眼了,還是在水裡舒坦,想怎麼遊就怎麼遊。

數百日後,他終於順著四通八達的水係遊到了北俱蘆洲,隨後便化作人形,提著混鐵棍如同炮彈般落在了那座妖皇殿前。

巨大的動靜驚動了不少妖神現身出來。

其中一個俊美青年格外引入注目。

他身穿一襲暗金色長袍,身姿挺拔,眉目俊朗堅毅,額頭上有著一道大日神紋,氣度超凡,貴氣逼人。

此人正是曾經的妖族天庭六太子,陸珺!

此刻,他又驚又喜地自閉關之地出來,“英招妖聖你總算回來了,可千萬彆去找伏羲報仇了!往事已矣,現在你活著對我妖族纔是最有利的!”

英招妖聖點了點頭,環顧四周,怒聲大喝道:“白澤!你給老子出來!為什麼要坑我!”

陸珺等人吃了一驚,不明白他為何這般暴怒。

這時,一道白衣似雪的身影從妖皇殿內走出,望著英招妖聖淡淡地道:“你已經去過南贍部洲了?”

“你還有臉說!”

英招妖聖怒道:“你為何不告訴我,那玄誠子就守在伏羲轉世之身附近?”

“所以你是遇到了玄誠子是吧?”

白澤妖聖微微皺眉,“那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英招妖聖攥緊混鐵棍,雙臂一振便朝著白澤妖聖當頭砸去。

這勢大力沉的一擊,使得空間直接被混鐵棍劃出了一道深邃的裂痕,但這一棍卻並冇有落在白澤妖聖頭頂上。

一幅迷迷濛濛的畫卷自白澤妖聖頭頂浮現,這一棍砸入其中宛如砸在了棉花上,毫無半點聲息。

白澤乃十大妖聖之首,一身道行境界遠超英招!

他能在巫妖之戰中活下來,還救走了大量妖神,靠的可不僅僅是運氣和智計。

英招妖聖也意識到這一點,忿忿地收回混鐵棍,恨聲道:“你彆管我是怎麼活下來的,我隻問你,你為何不告訴我玄誠子守在那裡?”

白澤妖聖淡淡地道:“首先,我冇想到你會愚蠢到直接打上門去;其次,我得到的訊息裡並冇有關於玄誠子的部分。”

英招妖聖麵上現出惱怒之色,大聲質問道:“你這訊息是從何處得來的!”

白澤妖聖微微皺眉,“我自有我的辦法,為何要告訴你?”

“哼!”

英招妖聖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不說拉倒!這趟出去我也得到了一個訊息——東皇陛下的善屍化身還活著!”

聽到這話,白澤、陸珺等人全都微微一震。

“此話當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