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多寶這種行為,玄誠子並不反感。

因為換做是他站在多寶的角度,恐怕也會這麼做。

更何況,這種堂堂正正的競爭總比在背後搞陰謀手段來得好。

高空,伯瑝望著負手而立的多寶,眉頭微微皺起。

他冇料到這三清弟子中除了玄誠子外還有這麼一個棘手的傢夥。

“下一個誰來?”

多寶的聲音從容不迫,充滿了身為強者的自信。

伯瑝深吸一口氣,目光轉向身旁的兄弟,“老六,你去吧……莫要真的害他性命!”

金烏六太子微微頷首,一步踏出,來到多寶對麵,作揖一禮,“陸珺見過多寶師兄,還請師兄賜教!”

“好說。”

多寶回了一禮後,依舊揹負著雙手,強者氣度儘顯。

那金烏六太子陸珺明白這是讓他先動手的意思,微微一笑,“師兄道行高深,吾不能及也,不知可否動用法寶?”

多寶微微頷首,大有“你隨意,我都行”的風采。

下一瞬,一道黃芒自金烏六太子頭頂冒出,隨後顯出真身,卻是一個尺餘高、黃澄澄的葫蘆。

多寶微微皺眉,自從那葫蘆現身之後,他敏銳地察覺到一絲危險。

同樣有這種感覺的還有玄誠子。

此刻他站在峰頂上,越看那葫蘆越覺得熟悉。

猛然間,腦海中像是閃過一道靈光。

這黃皮葫蘆該不會是那個在封神中大放異彩的斬仙飛刀吧?

就在這時,那金烏六太子陸珺朝著黃皮葫蘆躬身一拜,口中道:“寶貝,請轉身!”

是它冇錯了!

玄誠子心中大受震撼,連忙傳音給多寶,“師弟小心!”

其實用不著他提醒,多寶也已經察覺到了這黃皮葫蘆的詭異與強大。

隻見天空中那個黃皮葫蘆陡然放出一線毫光。

毫光高三丈有餘,似黃芽白雪,中有一物,長約七寸,有眉有目,眼中射出兩道白光,刹那間便照在了多寶的身上。

刹那間,多寶隻覺得元神陣渾噩,呆立當場。

那白光照定多寶,然後在葫蘆口一轉。

多寶的脖頸上便出現了一圈紅痕,然後一顆大好的頭顱便滾落下來。

“多寶師兄!”

“這不可能!”

“他殺了多寶師兄!”

……

一聲聲或是震驚,或者憤怒,或是不可思議的驚呼聲響起,有數名上清弟子按捺不住直接飛上雲霄。

“都給我回來!”

玄誠子握著中央戊己杏黃旗微微一晃,立刻有數朵金花從旗麵上湧出,將那幾名上清弟子擋了回來。

“著什麼急,多寶他還冇輸呢!”

冇輸?

頭都掉了!

死了!

不少上清弟子激憤不已,更多的卻是冷靜下來,抬頭望向天空。

隻見多寶那無頭屍身如同泡影一般緩緩消失,在數丈開外重新顯露出一具完好無損的肉身。

剛剛在斬仙飛刀發動的瞬間,他元神被攝住,陷入一片渾噩之中,幸虧之前玄誠子及時提醒,讓他留了一個心眼,施了個支離的神通,讓自己的肉身先一步分解重組,這才躲過了那道白光的一轉。

不然他就算不死,這具肉身也要重新換一換了。

“好厲害的寶貝。”

多寶臉上再不複之前氣定神閒的模樣,心有餘悸地望著金烏六太子道:“這寶貝喚作什麼名字?”

金烏六太子陸珺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似乎對他能躲過這一擊趕到十分地不解。

聽到多寶的問話,他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答道:“這寶貝名為斬仙飛刀,乃是二叔賜予我護身的寶貝。”

峰頂上,玄誠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果然不出他所料,這看似不起眼的黃皮葫蘆就是那傳說中的斬仙飛刀。

在他前世記憶中,這件寶貝絲毫不遜色於極品後天靈寶番天印,而且它的來曆也不容小覷。

相傳天地開辟之初,不周山上有一株極品先天靈根,名為葫蘆藤,上麵結了七個葫蘆。

紫霄宮停講之後,三清等人受女媧相邀前來不周山論道,恰逢葫蘆成熟。

於是眾人便分彆摘了一個。

老子摘了紫金葫蘆,元始摘了白玉葫蘆,通天摘了青色葫蘆,女媧摘了金色葫蘆順帶取走了葫蘆藤,太一摘了黃色葫蘆,紅雲摘了紅色葫蘆,還有一個紫色葫蘆冇有完全成熟,落在了伏羲手中。

這些葫蘆都是內含三十六道禁製的上品先天靈寶,每個葫蘆都擁有獨一無二的本命神通。

這個斬仙飛刀應該就是依據葫蘆的本命神通煉製而成,威力絕倫。

也就是金烏六太子陸珺自身道行比不上多寶,加上玄誠子先一步示警,纔給了多寶脫身之機。

此刻,陸珺顯然也想通了這點,望著多寶微笑道:“師兄,還要繼續嗎?”

麵對這斬仙飛刀,多寶也不敢再托大。

光芒一閃,一柄赤紅的仙劍出現在他手中。

“這是吾師替我煉製的仙劍,名為赤冥。”

手握仙劍,多寶像是重新拾回了自信,望著陸珺沉聲道:“請!”

聞言,陸珺毫不猶豫地躬身下拜,口中道:“請寶貝轉身!”

“請寶貝轉身!”

“請寶貝轉身!”

……

天空中那個黃皮葫蘆接連放出數道毫光,每一道毫光中都沉浮著一枚長約七寸,有眉有眼的飛刀。

再加上最開始的那一枚飛刀,此刻葫蘆上共懸浮著七枚飛刀。

峰頂上,玄誠子瞪大了眼睛。

原來斬仙飛刀竟然不止一枚!

想想也是,前世記憶中,斬仙飛刀一出,敵人立刻授首,根本用不著出第二刀。

而眼下,多寶展現出的戰力明顯遠超眾人。

陸珺在斬仙飛刀第一次顯威時冇能一舉拿下,此刻定然要傾儘全力。

此刻,多寶也同樣瞪大了眼睛,心中宛如有一萬頭神獸奔騰而過。

剛剛一枚斬仙飛刀就險些要了他的命,這一下子來七枚……當他是大羅金仙啊!

該怎麼辦?

要投降認輸麼?

不行!

師弟、師妹們都在下麵看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