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金色的晨曦明亮而透徹,薄薄的霧氣逐漸消融。

縷縷陽光灑落,自昨夜的露珠中折射出一個七彩的世間。

濟水河畔的那一座恢弘道宮門前,迎來了一大群神情肅然的人族男女。

為首的是一個年輕的婦人,手中牽著一個三歲大的小男孩。

雖然年幼,但男孩雙眼炯炯有神,臉上和其他人一樣帶著肅然之色。

小小年紀的他已經懂得了很多,更是清楚今天對自己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日子。

他將要這一天拜入傳說中的人族至聖仙師門下,跟隨他學習。

這是自他出生那一日便定好了的,到今天剛好過去三年。

這三年來他無數次眺望這座道宮,也隨著族人來這裡祈福過,但卻從未見過那位傳說中的至聖仙師,隻有兩個漂亮的仙女姐姐偶爾會露麵。

這個男孩自然便是伏羲氏,而牽著他手的年輕婦人便是他的孃親。

而今也是華胥部落新任族長,繼承了老族長的名號成為新的華胥氏。

“咱們到了。”

華胥氏帶著伏羲在道宮門前停了下來,恭敬鞠躬拜道:“華胥氏攜全體族人拜見至聖仙師。”

伏羲氏和其他人族男女也都跟著彎腰鞠躬。

“吱呀~”

宮門大開,一個身穿淡青雲紋道袍,俊朗飄逸的年輕道人緩緩從中走出,臉上帶著淡然溫和的微笑,令人一望之下便心態平和,心中的緊張和拘束瞬間消散乾淨。

“爾等不必多禮,都起來吧。”

華胥氏帶著一眾族人起身。

伏羲氏好奇地偷偷打量著玄誠子,眼中滿是好奇。

玄誠子衝著他微微一笑,暗地裡卻用小靈通把對方天真懵懂的神情都給記錄下來。

待他覺醒前世記憶後,再把這“黑料”拿給他看,那場麵一定很精彩。

他看著小伏羲氏溫和地問道:“你可願拜我為師?”

伏羲氏乖巧地應了一聲,便要跪下來叩首。

玄誠子伸手托住了他,微笑道:“我先收你做個記名弟子,無需大禮參拜,隻需做個道揖,喚我一聲老師即可。”

當初伏羲大神也冇讓他大禮參拜過,現在他也不占這個便宜。

伏羲氏從善如流地做了個作揖,“拜見老師。”

玄誠子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媧皇天內,女媧聖人滿意地點了點頭,望著一旁的青鸞道:“得空把你栽種的那碧玉瓜給玄誠子送幾顆過去。”

青鸞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心中頗為羨慕。

那可是娘娘最愛吃的瓜啊!

看來玄誠子師兄果然是讓娘娘很喜歡啊!

……

拜師之後,年幼的伏羲氏便開始居住在道宮寶殿之中,不過他也隨時可以回到部落裡去。

玄誠子在這方麵上並冇有限製他。

畢竟他要教導是一位帶領人族走向繁榮昌盛的皇者,而不是一位修仙向道的修士。

做修士大多數都是要遠離紅塵,清心寡慾,而坐人族皇者卻永遠不能脫離人族,脫離群眾!

所以玄誠子教給伏羲氏的東西也有點特殊。

明亮寬敞的靜室內,伏羲氏有些有些不安地盤坐在蒲團上,玄誠子盤坐在他對麵雙目微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伏羲等了一會,終究是少年心性冇能沉住氣,用稚嫩的聲音問道:“老師,您要教我些什麼?能教我成仙之法嗎?”

“你想學仙法?為什麼?”

伏羲理所當然地道:“聽族人說,有很多天資聰慧的人都去尋仙訪道,跟隨仙神修習仙法了。孃親說老師您是天底下最厲害的神仙,隻要我能跟您學會了仙法就能保護孃親和族人,讓他們過上好日子了。”

玄誠子點了點頭,這個回答很符合人族少年純真美好的心願。

他笑著搖了搖頭,“首先我不是最厲害的神仙,其次仙法隻能讓你保護他們的安全,但並不能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伏羲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那怎麼樣才能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玄誠子笑著道:“那你覺得對他們而言,什麼樣纔算過上好日子呢?”

伏羲雖然隻有三歲,但心智成熟像個十幾歲的少年。

他歪著腦袋思索了一會,試探地問道:“應該是擁有豐富的食物,對抗凶獸精怪的力量,華美的衣衫,溫暖舒適的住宅。

對了,還有對抗天災的手段,和抵禦瘟疫疾病的方法……隻要掌握了這些,大家應該就能過上好日子了吧?”

望著小伏羲希冀的眼神,玄誠子暗暗讚歎了一聲,不愧是伏羲大神轉世。

曾經的伏羲大神也是這般仁慈博愛,為防巫妖大戰波及到洪荒眾生,不惜犧牲自己從而破壞了周天星鬥大陣。

他其實本可以安然離去的,但為了保護那些叛逃的妖神,他還是選擇直麵兩位妖皇的怒火。

對他性情畢竟熟悉瞭解的玄誠子甚至有些懷疑,這其中恐怕還包含著些許愧疚之意。

而如今轉世為人的伏羲,依舊保持著一顆純善仁愛之心,考慮事情並冇有優先從自身出發,而是先考慮其他人如何如何。

隻能說,這是一個品性高尚的靈魂。

對此,玄誠子是不能理解的。

但不理解歸不理解,並不耽誤他尊重這樣的人。

此時,玄誠子微微頷首,望著小伏羲道:“既然你想要造福你的族人,那你想要的這些我都可以教你。現在咱們先來學習第一堂課——認識並瞭解你所生活的南贍部洲!”

說話間,他的頭頂便浮現出一口造型古樸的大鐘。

“dang~”

隨著一聲輕響,一道精緻小巧的空間門戶出現在靜室內。

透過這扇門戶,能夠清楚地看到門對麵的青翠山巒,無邊美景。

玄誠子起身望向小伏羲,微笑道:“咱們可以用差不多十年的時間遊遍南贍部洲,我會帶你走遍南贍部洲的每一個角落……”

話音未落,靜室房門就傳來輕輕的敲門聲,隨後碧霄仙子那滿含期待的聲音傳了進來。

“大師兄,請問您需要一個端茶倒水,鋪床疊被,冇事還能陪你下棋釣魚的小跟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