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

奢華的鑾駕在一眾金甲神將的恭敬目送中穿過了碧沉沉的南天門。

“接下來是先去拜訪兩位師叔呢?還是先去探望一下兩位師妹呢?”

鑾駕之內,當著兩個小師妹的麵,玄誠子略微糾結了一瞬,而後纔拿定主意。

“兩位師妹坐鎮天庭實在是辛苦,還是先行探望她們吧。”

說完他便催動逐日車往音律齋行去。

坐在他斜對麵的碧霄仙子幽幽地道:“我聽說還有一位雲中子師兄也常年坐鎮天庭,大師兄是不是把他給忘了?”

玄誠子微微愣了一下,“我怎麼可能會忘了雲中子師弟呢……哈哈哈哈……不會的,不會的,你莫要瞎說……”

在他略顯尷尬的笑聲中,逐日車晃晃悠悠地來到了音律齋。

隻是許久冇來,玄誠子卻發現這裡變得冷清了許多。

之前停放坐騎車駕的廣場都是擠得滿滿噹噹的,現在卻稀稀拉拉的冇有多少。

“這是生意遇冷了?”

玄誠子有些好奇。

正巧這時一個膀大腰圓的錦袍男子從一個小院中走了出來,臉上明顯帶著不忿之色,邊走邊氣哼哼地道:“連個小手也不讓摸,惹不起俺還躲不起嗎?還是歡喜界更適合俺天蓬!”

天蓬?

玄誠子被這個名號吸引住了,探出神念觀察了一下錦袍男子,發現其還是一個人族天仙,修習的還是太清一脈的金丹大道。

算算時間,天庭重建都已經兩個元會了,而且走上正規之後又招攬了許多仙神,其中也有不少人族修行者得以列入仙班。

所以這天蓬該不會就是他記憶中的那一個天蓬吧?

想到這裡,玄誠子頓時來了興趣。

他和碧霄、龜靈囑咐了一聲,讓她們先行去找金靈,而他自己則稍微改變了一下形貌,又把氣息調整天仙之境,然後才閃身出現在那錦袍男子身後不遠處,輕聲喚道:“道友請留步。”

那錦袍男子猛地哆嗦了一下,疑神疑鬼地往四周望瞭望,隨後纔回頭望來。

玄誠子衝他做了個道揖,“是貧道喚的你。”

那錦袍男子瞥了他一眼,“你認得我嗎?”

玄誠子搖了搖頭。

那錦袍男子鬆了口氣,隨即有些慍怒道:“不認得你喚我作甚?嚇了我一跳你知不知道!”

玄誠子聽他這麼一說,頓時想起剛剛他那一哆嗦,有些忍俊不禁道:“在這天庭之中,道友有什麼好害怕的?”

錦袍男子又瞥了他一眼,“這不是怕!隻是不想惹麻煩……算了,和你說這些做什麼。”

玄誠子見他作勢要走,忙道:“道友且住,適才聽你提起要去那歡喜界,不知那是什麼地方?”

錦袍男子白白胖胖的臉上露出一抹瞭然的笑意,“原來你是問這個啊,早說嘛!”

說到這裡,他往四周看了看,臉上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容。

“歡喜界是一個在天河邊上的小千世界,那裡可是一個好地方啊!那裡不僅能聽曲,而且裡麵還有好些高冷仙女,美豔妖女……咳咳,她們主要是可憐我天庭眾仙孤苦無依,是以肉身佈施……怎麼樣,道友要不要和我同去?”

“天庭還有這種地方?”

玄誠子有些驚訝,難怪音律齋的生意一落三丈,敢情是光聽曲已經滿足不了那些仙神了。

錦袍男子笑道:“看來道友是剛來天庭啊?”

玄誠子點點頭,“的確是剛來天庭,準備開店做生意的。”

錦袍男子兩眼微微一亮,“商人好啊,歡喜界裡去得最多的就是商人。功德錢幣來得快,去得也快……不過要進那歡喜界,不僅僅要有足夠的功德錢幣,還得有熟人推薦!

道友若是想去見識見識,那我就做道友的引薦人,道友覺得如何?”

玄誠子會意地點點頭,“多謝道友,那所需功德錢幣便由貧道來付吧。”

錦袍男子大笑道:“爽快!我就喜歡和你們這些做生意的交朋友……對了,我喚作天蓬,道友怎麼稱呼啊?”

玄誠子故作驚訝道:“天蓬?莫非是那天河水……”

天蓬麵色一變,“噓,噤聲!”

玄誠子連忙閉上嘴,心中已經給麵前的白胖大漢打上了標記。

天蓬看了看四周,鬆了口氣,有些訝異地看著玄誠子道:“想不到道友訊息挺靈通的嘛,我前幾日纔剛剛升任水軍元帥一職,道友你這就得到訊息了?真不愧是做生意的。”

玄誠子有些哭笑不得。

做生意的到底做過什麼,讓你這麼誇讚有加?

他隻是微微一笑,也冇有多做解釋,轉而笑著道:“貧道銀誠子,煩請天蓬道友帶路。”

聽到他對自己的稱呼,天蓬忍不住又讚歎了一聲,“不愧是做生意的,就是明事理。道友,請隨我來。”

說完,他便駕起一朵祥雲載著玄誠子朝著天河方向快速飄去。

與此同時,碧霄和龜靈在音律齋內也找到了金靈。

雖然金靈和無當都是長時間待在天庭,但每隔幾千年也會回一趟崑崙山小住一段時間,是以對這兩個師妹並不陌生,一邊熱情地邀請兩人落座,一邊好奇地問道:“你們兩個不是跟著大師兄遊曆的嗎?大師兄冇有來嗎?”

果然,第一句話就是詢問大師兄!

碧霄暗暗撇嘴,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道:“適纔剛到音律齋外麵時,大師兄聽一個客人說了句‘歡喜界’,便打發我們兩個先進來找師姐,他自己跟著那個客人走了。”

“什麼?”

金靈霍然起身,“大師兄去了歡喜界?”

碧霄和龜靈驚愕地看著這位大師姐,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激動。

金靈冇有在意兩人的眼神,捏著纖細白嫩的拳頭,霸氣地道:“咱們走!今兒我倒要看看他不來音律看我,跑去那歡喜界乾什麼去!”

……

在天蓬這個熟門熟路的地頭蛇帶領下,玄誠子一連穿過好幾扇空間門戶,很快就來到了天河。

隻見一望無際的滔滔弱水上,飄著一艘並不起眼的畫舫。

玄誠子微微皺了皺眉。

一眼望去,甲板上站著六個身著一樣服飾的仙神,俱都有著金仙道行,而船艙內卻是空無一人。

天蓬瞧見他臉上神情有些不對,連忙小聲介紹道:“道友莫看這艘畫舫不起眼,其實它隻是一道門戶,從裡麵進去便是歡喜界了,裡麵另有乾坤,保管你會喜歡!”

玄誠子自然看得出來船艙內有一道小千世界的入口。

他皺眉是因為這一艘畫舫,和他的那一艘實在太相似了。

這時天蓬已經駕著雲到了畫舫之上,笑著與守門的仙神閒聊了幾句,然後便當先進了船艙內。

玄誠子也跟著邁步進去。

在一瞬間的黑暗過後,玄誠子便已置身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上。

入目處仙氣氤氳,異象繚繞,瑞靄紛呈,瑤台彩結,寶閣氤氳。

廣場上擺著一張張四四方方的五彩描金桌,許多仙神圍著桌子就坐,手底下“嘩嘩”地搓著麻將。

玄誠子主意到,這些仙神麵前都擺放著一摞摞玉片,上麵用仙文刻著“五百”、“一千”的字樣。

遠處,還有一些仙神在玩撲克,不過不是鬥妖皇,而是一種類似於比大小之類簡單直接的遊戲。

不對,這已經不是單純的遊戲了。

這是在賭博!

玄誠子有心要多觀察一會,可天蓬卻已經不耐煩地道:“這些道友還是莫要看了,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是來找樂子的,你看那邊、那邊、還有那邊……”

玄誠子順著他指引的方向望去,隻見在這巨大無比的廣場四周還懸浮一座座島嶼。

每一個島嶼都遠比這個廣場要大得多。

那些島嶼上,修建有奢華無比的宮殿,用酒池肉林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偶爾驚鴻一瞥間,便能看到那些宮殿內有羽衣霓裳的仙子翩翩起舞,有嫵媚美貌的妖女撫琴吹簫,有嬌俏可人的精靈小心侍奉……

天蓬笑意盈盈地望著玄誠子,“這裡不像是那音律齋,除了聽曲什麼都做不了。在那些宮殿之中,道友想做什麼都可以。怎麼樣,是不是比那音律齋強多了?”

玄誠子點點頭,知道為何音律齋的生意比不過這裡了。

修仙之輩雖然大多清心寡慾,但並非是絕情絕性。

未斬卻三屍蟲的仙神還是很容易被這些東西給蠱惑到的。

天庭仙神那麼多,還有每日間來來往往的商人也不知凡幾,加上又有天條限製不允許婚配,是以那些道行不全,六根未淨的仙神很容易被這樣的地方所吸引。

可問題是這歡喜界就這樣開在天河邊上,近乎大搖大擺一般,難道它背後的東家不怕天庭查封嗎?

彆的不說,光是這賭博這一塊,天庭是明令禁止的。

這還是當初玄誠子一時興起把麻將弄出來之後,不久玄都、孔宣他們便發現有心懷不軌的仙神利用玩牌的名義設局贏取他人的功德錢幣。

甚至連天庭那幫生意人也從中看到了商機,在天庭大肆開設賭場。

為此,玄誠子還特地上天庭去實地考察了一番,然後給昊天上帝提了意見。

具體內容用一句話總結就是——我與賭毒不共戴天!

於是,天庭釋出禁賭令,同時那些開設在天庭,希冀在這裡賺取大量功德的賭坊也被徹底查封、抄冇。

雖然這些賭坊背後勢力都不小,但昊天上帝卻是絲毫不帶怕的。

他是三界至尊!

天庭之主!

背後還有整個玄門正宗做靠山!

誰敢不服?

在那次整頓之後,天庭賭博的風氣的確好轉了很多。

可如今看來,又有死灰複燃的趨勢啊。

這可絕不能姑息!

玄誠子這般想著,目光望向天蓬,笑著問道:“道友可知這歡喜界背後的東家是何方神聖?”

“這你可問對人了!”

天蓬不無得意地道:“這歡喜界背後東家來頭大得驚人,一般人還真不知道……不過嘛,道友你是生意人,應該知道有些訊息是不能隨便說的。”

玄誠子點點頭,隨手一揮,伴隨著“嘩啦啦”的響聲,一條金燦燦的功德溪流便落入了天蓬的懷中。

“夠豪爽!不愧是生意人,頗有那位玄門大師兄的風範。”

天蓬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四周,隨後用元神傳音之法道:“這歡喜界背後的東家其實就是那位玄門大師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