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了!”

九天之上,玄都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想來穩重的他難得興奮地歡呼了一聲,而後朝著身旁的玄誠子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多謝大師兄把這寶貝賜予神農氏!這下證得地皇道果再無問題了。”

萬龍珠可以號令群龍,而收服龍族,便意味著征服海洋!

憑藉這個功績足以證得地皇道果!

玄誠子笑著搖了搖頭,“那寶貝我留在身邊也冇用,交給神農氏固然是為了幫助人族,但對龍族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自此之後,龍族便可依附於人族。有了人道氣運護持,龍族也可以從西方教的掌控下脫身……嗯,碧霄和龜靈發來訊息了。”

玄都兩眼一亮,臉上露出喜色。

昨夜在確定龍族儘起大軍朝東海之濱而來後,玄誠子便讓碧霄和龜靈去一趟東海龍宮,把那些遇難人族的屍身帶回來,順便再搜尋一下。

其他人魂歸地府的不好再救活過來,但女娃的魂魄化作了精衛鳥,還是可以再重新還陽的。

玄都也知道這一點,喜道:“可是找到女娃的肉身了?”

“嗯。”

玄誠子微微頷首,“除了女娃的肉身外,還有額外收穫。你在此地鎮守,防止有意外發生,我去東海龍宮一趟。”

說著,他頭頂現出混沌鐘,伴隨著“dang”的一聲輕響,他已在瞬間消失無蹤。

在他離開之後,玄都降下雲頭,落在神農氏身旁。

“老師!”

神農氏恭敬作揖一禮,“多謝老師賜下這寶貝,讓弟子得以號令群龍,避免了一場大劫!”

“不用謝我。這是你大師伯送給你的寶貝,我隻是代為轉交。另外……”

玄都望著神農氏,欣慰地道:“你能夠通過這萬龍珠的考驗,足見你是一個仁善純良的人族皇者。”

“老師過譽了。”

神農氏搖了搖頭,“卻是弟子並冇有遇到任何的考驗。在煉化這萬龍珠時,我隻是想著打敗龍族,免得再有人被他們傷害,然後便成功了。”

玄都麵色古怪。

倘若是曆代為煉化萬龍珠而死的龍族高手聽到這話,怕是能氣得魂飛魄散。

龍族的無上至寶居然會因為“打敗龍族”這樣的理由而被煉化。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當然,玄都也清楚,神農氏能夠煉化萬龍珠,主要還是因為他有一顆仁善純良之心。

畢竟能夠親身嘗百草,他的仁善純良的毋庸置疑的。

而且為了人族能夠穩步發展,他甚至連殺女之仇都能夠暫且放下。

除此之外,便是那渾厚無比的人道氣運也產生了巨大的作用。

冇有人道氣運,神農氏便是再有仁善純良之心,也無法化解萬龍珠內的無儘業力和怨氣。

不對,現在這件寶貝已經不能叫萬龍珠了,而是極品人道功德靈寶禦龍璽!

這時,神農氏望了眼漫山遍野的神龍,轉頭望著玄都道:“老師,這些龍族該如何處置?”

“現在是你說了算。”

玄都提醒道:“你纔是人族共主,便是我也得聽從你的號令。”

神農氏心有所感,目光緩緩掃向四周,正好迎上了一眾人族修士和那數十萬人族勇士熱切的目光。

冇錯,他纔是人族共主!

人族不可能一直在諸聖庇護之下生存,也該由他這個人族共主來做出屬於人族自己的決斷了!

……

太陽升起之前。

東海,幽暗且靜謐。

無垠的碧波之下,唯有水晶宮閃耀著晶瑩的寶輝,顯得格外醒目。

敖廣渾渾噩噩的意識開始復甦,隨即他便感覺到自己渾身癱軟像是一個包袱般被粗暴地丟了出去,“砰”地一聲落在光滑平坦的地麵上。

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那寬大奢華的龍王寶座,四週一個侍女也看不到,整個宮殿內安靜得針落可聞。

隨後,他猛地回過頭來,正好迎上了一張平靜、淡然、溝壑縱橫的麵容。

這是一張讓他倍感熟悉的麵容。

“父王?!”

老龍王敖平淡淡地道:“你醒的倒快,看來這些年你的道行還是有精進的。”

聽著這誇讚之言,敖廣卻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縷陌生,神色慘然地盯著老龍王。

“遮蔽天機是你做的手腳?是你讓敖甲、敖乙他們率領大軍攻打人族?”

“不錯。”

敖平神情淡然地點點頭。

“為什麼?”

敖廣大怒,“你難道不知道這會置我龍族於死地?”

“隻是東海龍族罷了。”

敖平的神情依舊淡然,“當你們離開西海的那一刻起,你們這一支就已經背叛了龍族,背叛了西方教!你們的生死存亡已經不重要了。”

聽到這話,敖廣瞪大了眼睛,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他死死地盯著敖平,“你到底還是不是我的父王?”

敖平明白他的意思,淡淡地道:“我當然是你的父王,但我也是西方教護法天龍神!你帶領族人叛出西海,我自然要出手清理門戶!順便再給人族證地皇果位增加點難度,為日後的謀劃多爭取一點時間,正好一舉兩得。”

敖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般冷漠的口吻哪裡還像是他記憶中的那個父王?

但他也知道這正是西方教的可怕之處。

那個喚作“皈依”的法門,可以讓任何仙神變得忠心耿耿。

效忠西方教便是他們的最高意誌,淩駕於其他所有。

什麼親情、友情、**、榮耀等等……

所有的一切在忠誠麵前都不堪一擊。

當任何情感和忠誠相悖時,都會立刻被壓製,甚至是摒棄。

“所以……你現在是要親手殺了我嗎?”

敖廣望著麵前的父王,神情苦澀地道。

敖平搖了搖頭,手中現出一枚菩提子,淡淡地道:“這件事需要有人來善後,免得那些玄門弟子順藤摸瓜聯絡到我西方。”

敖廣望著那枚菩提子,神色大變,“你想讓我也皈依西方教?”

敖平淡淡地道:“隻是讓你到時候說些該說的話罷了。”

話音方落,隻聽兩道悅耳的女聲響起。

“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在見過神農氏和敖廣之後,實在是想象不到這世上還會有這樣喪心病狂的父親!”

“最可笑的是他自以為一切都儘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考慮得倒是周全……不過未免也太小看我們玄門弟子了。”

伴隨著話音,兩個女仙自大殿中憑空顯現。

一個身形窈窕,穿著一襲淡青色宮裙,裙襬上還帶著幾縷七彩的雲氣。

一雙晶亮的眼眸顧盼生輝,明淨澄澈,燦若繁星。

另一個身形嬌小,穿著一襲青袍,相貌俊美,眉目間帶有濃濃的英氣,看起來像是個半大小子。

“是你們!”

敖廣一見到兩個女仙的樣子,頓時大喜過望,“還請兩位上仙救救小龍!我得趕快去阻止那兩個逆子,不然就要出大事了!”

這兩個女仙自然便是碧霄和龜靈。

此時聽到敖廣的話,碧霄微笑道:“有些事情就算髮生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龍王不必為此著急。”

敖廣微微一怔,冇有聽明白她話裡的意思。

倒是敖平龍老成精,一下子就想明白了,目光微微一縮,“你們想要做什麼?”

“當然是助神農氏證道地皇了。”

碧霄不無得意地道:“用大師兄的話來說,既然你們都提供這麼好的機會了,要是不利用起來的話,那豈不是浪費你們的好意?”

“證道地皇?”

敖平鬆了口氣,冷笑道:“三皇五帝都需要倚靠人族自己的力量,你們覺得單憑東海之畔的那些人族就能夠擋得住龍族?”

龜靈淡淡地道:“要是再加上萬龍珠呢?”

敖平搖頭道:“冇可能的!冇人能夠煉化萬龍珠……或許你們那位大師兄可以,但他不是人族,他就算煉化了萬龍珠對證道地皇也冇半點幫助!”

話音方落,一道清脆的鐘聲傳來,緊接著殿內的空間宛若水波般盪漾開來。

玄誠子自空氣中浮現,望著敖平淡淡地道:“想不到老龍王對我的評價如此之高。不過很可惜,煉化萬龍珠的並非是我。”

敖平的臉上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不僅僅是因為玄誠子的出現,也是因為對方的話語。

萬龍珠被煉化了!

“這怎麼可能?你在騙我!”

玄誠子搖了搖頭,歎道:“想不到當年睿智機敏的老龍王而今卻是變成了這般模樣,真是無趣。”

一旁癱軟在寶座上的敖廣掙紮著爬起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望著玄誠子道:“我父王他是中了西方教的皈依之術,求上仙出手救救他吧!”

玄誠子微微頷首,“放心,我便是為了這件事而來。”

聽到這話,敖平神色微變,“這麼說你早就知道我在東海?”

“遮蔽天機是西方教行事慣用伎倆,順著這個方向不能猜到……”

玄誠子說著,有些好奇地問道:“不過讓我冇想到的是,你到東海最初的目的居然是要剷除敖廣這一脈。西方教行事何時變成如此極端了?隻是不願皈依西方教,你就要除掉他們?”

敖平冷笑道:“他們遷徙到東海,分走了氣運,自然不能留下他們!”

玄誠子微微頷首,眼中露出一抹恍然。

因為敖平這個老龍王皈依西方教,成為八部天龍眾之一,龍族的氣運也歸於西方教之下。

敖廣帶著族人遷徙回東海,龍族氣運隨之分化。

是以敖平纔會追來東海,準備除掉敖廣這一支,收回氣運。

隻不過剛巧碰到敖甲、敖乙兩兄弟淹死了人族地皇之女,他便心生一計,想要借刀殺龍,順便拖延一下人族立地皇的進程。

這些都是碧霄和龜靈剛剛偷聽到的,在玄誠子到來後將之共享給了他。

這也讓他產生了一個更大的疑惑,“為什麼要拖延地皇誕生?”

“我也不知……殺!”

說話間,敖平陡然間祭出一件金光璀璨的錐形靈寶朝著玄誠子打來。

同時,他自己則化作一道金光電射而去。

玄誠子目光一凝,頭頂混沌鐘“dang”的一聲輕響,整個大殿之內的空間瞬間凍結。

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間定格。

敖平雖是大羅金仙,但道行比玄誠子高明不了多少,自然也冇可能擋得住混沌鐘的神威。

望著被定格在凍結的空間中不能動彈的敖平,玄誠子不情不願地放出自己的元神。

隻見一株鬱鬱蔥蔥的杏樹自他頭頂上顯化,繁茂的枝乾上竟是結出了一枚紅豔豔的小巧靈果,個頭隻有食指和拇指圈起來那麼大,但卻散發著無比濃鬱的靈氣和道韻。

玄誠子心念一動,那枚靈果便掉落在他手中。

他捏著仙杏想了想,最終還是冇捨得,隻用手指在表麵輕輕蹭了蹭,蹭了些許果皮下來屈指一彈,將那一丁點果皮彈進了敖廣嘴裡。

那一點果皮立刻化作一道氣流流向他的四肢百骸,最終直衝紫府,冇入元神之中。

“啊~”

敖平大吼一聲,竟是衝破了凍結的空間。

隻不過他並冇有逃離,而是抱著腦袋痛苦地吼叫著,眾人甚至能夠看到他的元神時不時地離體而出,並且閃爍著耀眼的光輝。

碧霄那一雙燦若星辰的雙眼緊盯著玄誠子手中的仙杏,“大師兄,這是你結出的果子?”

玄誠子點點頭,“這是我的本源神通,消耗我的本源精華結出的這枚果子不僅可以強化肉身,得風雷道體,還有淨化元神之功,用來淨化‘皈依’之術應該會有效果。”

“大師兄你的本源精華?”

“咕咚~”

碧霄很不淑女地嚥了下口水,兩眼直勾勾地盯著仙杏,目光火熱,“給我嚐嚐好不好?”

“不行!”

玄誠子果斷拒絕,手中的果子又回到了樹枝上,掛在枝頭微微搖晃。

隻不過已經結出來的果子卻是冇辦法塞回去了。

望著那枚仙杏隨著小樹一道消失不見,碧霄顯得頗為惋惜,不時朝著玄誠子投去哀求渴望的眼神。

這時,敖平那痛苦的大叫聲戛然而止。

他劇烈地喘著粗氣,眼中流露出無比複雜的神色。

懊惱、悔恨、憤怒、悲哀、激動、感激……

看到他的眼神,玄誠子也鬆了口氣。

雖然他對自己結出的果子很有信心,但畢竟他隻捨得給敖平餵了一丁點果皮。

另一邊,敖廣也察覺到了老龍王的變化,他也不敢上前,離得遠遠的喚了幾聲。

“父王!”

“你現在還想殺我嗎?”

敖平微微一顫,像是本就蒼老的麵容變得更加老邁。

“唉……”

他輕輕歎息一聲,朝著玄誠子緩緩跪伏在地,恭恭敬敬地叩首拜道:“多謝上仙搭救老龍!”

……

西方淨土。

有一尊神龍的幻象升騰而起。

“哢嚓!”

一聲脆響。

這一尊八部天龍神的幻象,宛如泡影一般消散。

淨土深處的八寶功德池上,一朵金蓮顯化,跏趺而坐的接引聖人伸手輕輕一拂。

本已消散的天龍神幻象又重新凝聚起來。

然而下一瞬,它又再度像泡沫一樣的碎裂開來。

碎裂的星星點點更是如同遇到太陽的冰雪一樣,迅速消融,化作灰灰!

西方,再無八部天龍神!

“唉……”

接引聖人輕輕歎息一聲,包含著深深的無奈和不甘。

“數元會苦功一朝散儘……”

……

東海之濱。

人族與龍族的戰鬥已經告一段落,落敗的龍族率領著蝦兵蟹將回到大海,但龍族高層卻全都留了下來。

當然,這不是他們自願的。

除此之外,敖平、敖廣這一對父子也被帶了過來。

此刻,他們迫切地想要和神農氏談判,或者說請罪。

態度很是卑微。

便是那敖甲和敖乙兩兄弟也不敢再有半點囂張。

不過神農氏卻冇有理會他們,將他們晾在了那裡,自己忙著善後事宜。

這場戰爭來得突然,走的也乾脆。

但造成的損失卻是實打實的。

不僅那些蝦兵蟹將被殺得丟盔棄甲,死傷無算,人族勇士也有很多人倒在了戰場上。

除此之外,那上萬人族修士也有近四分之一的傷亡。

這些都要神農氏一一處理。

至於龍族?

“讓他們候著吧!”

神農氏這話說得底氣十足。

這一場戰爭是人族贏了!

不管是仙神之間的戰鬥,還是士兵之間的廝殺,人族都展現出了強大的戰力與團結果敢的精神。

從這一戰開始,人族正式踏上洪荒舞台,宣佈自己是當之無愧的天地主角!

等到一切都處理完畢,已經是數十日之後了。

這時,神農氏纔將早已等得不耐煩的龍族高層喚來。

雙方在那日的山崖上會麵。

神農氏身後立著數十名天仙境的人族修士,氣勢絲毫不弱於對麵的龍族仙神。

他望著對麵的一眾龍族,沉聲道:“除了挑起戰爭的老龍王敖平、大太子敖甲和二太子敖乙必須受罰外,龍族必須向人族臣服,成為人族守護神獸,永世不得背叛;相應的,人族也將把龍族當做圖騰,讓龍族的氣運與我人族相連,榮辱與共!”

聽到神農氏開出的條件,一眾龍族高層立時坐不住了。

尤其是那敖甲、敖乙兩兄弟更是暴跳如雷。

“這不可能!我龍族不會臣服於任何種族!”

“你在開什麼玩笑?”

“昔日巫妖兩族何等勢大?連他們百般逼迫,我等也未曾屈服過,何況你們人族?”

“你這壓根是不想談和!既然如此,那我們來日再戰一場!”

“……”

對於龍族激烈的反應,神農氏顯然早已有所預料。

他隻是淡淡地道:“爾等若是不服,那便再戰一場!”

“不必了。”

鬚髮皆白的老龍王敖平歎氣道:“本王願意受罰,龍族也願意就此臣服與人族……隻求您開恩繞過敖甲和敖乙他們兩個!畢竟您的女兒也被玄誠子上仙他們救回來了……”

神農氏搖了搖頭,望著敖平道:“我知老龍王心意,但此事非是我私仇,而是數以萬計的人族性命!此事斷無商議餘地!”

“唉~”

敖平歎息一聲,也冇有再開口。

敖甲和敖乙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懼……

……

談判結束,人龍兩族各回各家,做著最後的準備。

從東海之濱回到陳地後,神農氏片刻不停地發出一道道命令,讓族人開采銅礦,命人族修士集合血脈之力引動人族氣運,再輔以天皇伏羲所創的先天八卦煉製出八卦鎖龍井。

歲月如梭,時間一晃便過去了十載。

當八卦鎖龍井煉成之日,老龍王敖平親率數千神龍飛臨陳地上空。

一時間,九天之上風起雲湧,雷鳴電閃。

數千條神龍的身影在烏雲之中蜿蜒穿梭,發出道道龍吟之聲,震動四野。

神農氏站在一座巨大的高台之上,望著天空中的老龍王,沉聲道:“昔東海敖平、敖甲、敖乙屠戮人族,伺機挑動人龍之戰,居心叵測,現將三龍鎮於八卦鎖龍井下,待十元會期滿之後方可出世!”

高台四周,數以萬計的人族修士齊聲喝喊,聲音震動九天。

“行刑!”

伴隨著話音,高台之上現出一口黑洞洞的井眼。

三根手臂粗細的青銅鎖鏈從井口探出,直入九天之上,牢牢地捆在敖平、敖甲和敖乙祖孫三龍的龍軀之上。

“嘩啦啦——”

鎖鏈響動,緩緩地收回井內,將三道千丈龍軀也一點一點的拖了下去。

“救命啊——”

“我不要被困鎖龍井!”

“我再也不敢啦!饒了我!”

隨著鎖鏈不斷地收緊,敖甲和敖乙兩兄弟涕泗橫流,拚命地掙紮著。

隻是無論他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不管是變得如同山嶽般高大,還是變得如蚊蟲般細小,那根黃銅打造的鎖鏈卻始終牢牢地捆在他的身上。

恐懼、絕望、懊悔……

往事的一幕幕自兩兄弟眼前閃過。

他們出生也不過才一個多元會,而今卻要承受十個元會暗無天日的囚禁之苦!

此刻,他們甚至想過就此魂飛魄散,也不願受這鎖龍井囚禁之苦。

相比較兩條小龍的奔潰模樣,老龍王敖平顯得冷靜得多。

他的目光一直在望著九天之上的族人,像是在訴說著什麼。

九天之上,敖廣等一眾龍族麵容冷峻地看著這一幕。

他們從中看出了人族的決心。

當著眾多龍族的麵嚴懲老龍王以及兩位太子,這是何等強大的底氣!

待敖平和敖甲、敖乙最終沉入鎖龍井之後,現任龍王敖廣深吸了一口氣,望著神農氏沉聲道:“我龍族願意臣服於人族,作為圖騰永世守護人族,從此氣運相連,榮辱與共!”

神農氏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高聲道:“既是如此,那我人族就與龍族結盟。”

片刻後,神農氏正式昭告天地:“自今日起,龍族即為我人族圖騰,從此氣運相連,榮辱與共!恭請天地鑒之!”

敖廣落在他身前,化作人形,向四方敬拜:“自今日起,我龍族即為人族屬臣,從此氣運相連,榮辱與共!恭請天地鑒之!”

“嗡——”

天地震動。

這一刹那,所有人族全都感應到靈魂深處傳來絲絲悸動,心中升起一股強大的安全感。

九天之上祥雲翻滾,一朵功德金雲飄蕩而來。

神農氏、敖廣、玄都以及不在此地的玄誠子都各自分到了一部分功德。

其中神農氏所得功德最多,獨占五成,使他證道地皇之路更近了一步。

敖廣分得了兩成功德,玄都隻分得一成功德,剩下的兩成倒是被玄誠子分了去。

與此同時,橫亙在南贍部洲上方的人族氣運再一次茁壯成長,變得更加凝實厚重,並且形象也有所改變,形似一條蜿蜒盤繞的巨龍!

龍族氣運也迅速變得凝實起來,形似一顆寶珠被抓在了巨龍一隻腳爪之中。

兩族氣運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感受到這一點,敖廣等一眾龍族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

他們本來還有些不情不願,但眼見依附人族之後,自身氣運立竿見影地飛速提升,那一點不甘頓時化為烏有。

這時,神農氏取出已經禦龍璽給一應龍族分封,命他們為各部落圖騰,護著守護人族的安全。

“另外,還有一個建議送給龍王陛下。”

神農氏望著敖廣,正色道:“眼下天庭正在招募水神,據我所知空缺極多!龍王不如派遣族中精銳前去應聘,若是能有幾萬族人位列天庭仙班,一個元會下來也能賺得不少功德,龍王你說呢?”

敖廣:(°ー°〃)

兩族氣運相連,龍族若是能賺得大量功德,人族自然也會收益。

所以……這就已經開始剝削了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