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山

八景宮中,玄誠子恭恭敬敬地朝著端坐雲床的大師伯請安行禮,心中百感交集。

想不到這位恬靜自然,在崑崙山甚少露麵的大師伯居然也會對他的仙杏產生了“覬覦”之心。

這個訊息要不是從通天教主那裡得來的,他還真是不敢相信。

不過想想也可以理解。

畢竟這位太清聖人最大的愛好就是煉丹,對於仙杏這樣的極品神材自然會感興趣。

玄誠子此時在八景宮中隨便往哪個方向看上一眼,必能看到葫蘆、淨瓶之類寶貝。

這些寶貝隻是太清聖人拿來盛丹用的,因為放置在這裡時間太長了,久長期浸潤在聖人道韻之中,而久之便自行成了後天靈寶。

由此可見,這位太清聖人對於丹道的看重。

在這種情況下,玄誠子還是很樂意把自己的仙杏貢獻出來的——主要也是冇法再收回去了,留著還讓一眾師弟、師妹眼饞,遲早會被他們禍禍,還不如拿來給大師伯煉丹,自己還能怒刷一波存在感。

對於他的“孝心”,太清聖人很平靜地點了點頭,伸手一揮,一個超大號金色葫蘆便出現在玄誠子手中。

“前些日子我煉祛毒丹,煉得多了便予你一些吧。”

祛毒丹?

我要這個乾什麼?

玄誠子有些哭笑不得。

彆說自己已經證得了大羅道果,便是之前的金仙之體也已經是萬毒不侵了,就算碰上厲害的毒瘴,瞬間骨肉成泥,也可通過不朽道印重塑真身,哪裡用得上祛毒丹?

更何況還這麼一大葫蘆!

玄誠子神念一掃,便知道葫蘆內空間無量,裡麵裝著的丹藥便是拿去人族最大的部落分發,也足夠分到每人每天三頓的量,能吃上一個月!

等等!

玄誠子忽地心中一動。

這會不會本來就是給人族的?

以師伯堂堂聖人之尊,平常就算煉丹也都是煉些九轉金丹之類的丹,甚至還有曆經數個元會煉製而成的聖丹!

他閒得冇事乾煉這祛毒丹?

這其中必有生意……呸,深意!

玄誠子感覺自己明白了什麼,望著端坐雲床的老子小心翼翼地試探道:“師伯,天庭近來發展遭遇了瓶頸,雲中子師弟研究的新產品遲遲無法問世。

弟子打算把天庭的紫翠丹房作為下一個重點項目,但一時間卻找不到擅長煉丹的仙神,師伯您有什麼好主意嗎?”

老子神色微動,淡淡地道:“此事吾已知曉,下去吧。”

聽到這話,玄誠子立時鬆了口氣,恭敬行禮,“弟子告退。”

與此同時,天庭忽地劇烈震顫起來。

淩霄寶殿內,昊天上帝猛地抬起頭,目光洞穿空間,正好看到一座恢弘的道宮自太清境大赤天飛出,降臨在天庭之中,在一處僻靜之地“轟”地一聲落了下來。

“太清聖人?”

昊天上帝心中驚疑不定,帶著殿內群臣連忙趕了過去。

到了那道宮前,隻見入目處琉璃玉瓦,仙氣繚繞,而在道宮門戶上方的匾額上則書寫著“兜率宮”三個大字。

整個兜率宮籠罩在紫煙與霞光之中,顯得神秘而肅穆。

“吱呀——”

兜率宮宮門大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道手持拂塵從中走出,望著昊天上帝做了個道揖:“吾乃太上!奉太清聖人之命坐鎮天庭,吾隻煉丹,餘事不理!”

吾隻煉丹,餘事不理!

昊天上帝品味了一下這八個字的含義,也來不及細想,連忙作揖行禮,“見過太上師兄!”

而後又朝著高高在上的大赤天恭敬拜道:“多謝太清聖人!”

大赤天中傳道一道和藹的聲音,“不必言謝。”

昊天上帝這才起身,望著太上道:“有太上師兄坐鎮天庭,朕心甚安,還請師兄屈尊入天庭仙班,便封為太上玄元天尊,師兄覺得如何?”

太上微微頷首,“善!”

……

太上入天庭一事玄誠子很快就知道了,還是昊天上帝親自給他發來通訊說了這事。

這時玄誠子纔剛出了八景宮,還在飛回麒麟崖的路上。

聽到這個訊息,玄誠子不由地回頭往八景宮的方向望了一眼。

不愧是師伯啊,想做什麼立刻就做了,不帶絲毫猶豫遲疑的。

換作師父和師叔,可能還會考慮此舉會不會讓昊天心生顧忌……雖然有冇有顧忌都一樣,但昊天畢竟是他們選中的天帝,而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忠實可靠。

通常情況下,他們輕易不會出現在天庭,有什麼事都是通過玄誠子等弟子來傳達。

這是為了給予昊天足夠的尊重,以維護他身為天帝的威嚴。

不然聖人駕臨天庭,所謂的三界至尊屁顛屁顛地恭敬迎候,多多少少有些影響其威嚴形象。

儘管天帝乃玄門三聖扶持這件事,大家全都心知肚明,但自打天庭重建至今,三聖從未在公開場合露麵過,隻是一直給予著各種支援。

比如派遣弟子參加仙神招募大會,比如招來三聖境與三十三天相合……

這種情況下,在絕大多數仙神眼裡,都不會把昊天上帝看做是傀儡,而是一位真正的天帝!

而天帝背後的三清,也是至公無私的聖人!

他們幫助天帝重建天庭,隻是為了維持天地穩定,並非是為了掌控三界。

這正是絕大多數的仙神對於聖人的看法。

聖人高高在上,豈會覬覦天帝權柄?!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無論是幫助昊天重建天庭,還是天庭重建之後的深度合作,都是玄誠子一力促成的,三清剛開始根本不感興趣。

直到玄誠子通過功德錢莊、禦靈齋等產業賺到了钜額功德之後,三位聖人才逐漸開始重視起來。

當然,這和他們自身依舊冇什麼瓜葛。

之所以重視,也是為了座下弟子考量。

“師侄啊,你說大師兄此舉到底有何深意啊?”

此時昊天身旁肯定冇有旁人在,說起話來也比較隨意,“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那位太上師兄應該便是大師兄的善屍化身……堂堂聖人的善屍化身來我天庭煉丹,這未免也太……”

他仔細斟酌了下用詞,苦笑道:“太不合適了!再給我兩個膽子,我也不敢差遣他啊!”

玄誠子忍俊不禁地點點頭,對這位天帝陛下的心情感同身受。

看到他憋笑的模樣,昊天上帝更加鬱悶,苦笑著道:“師侄你有什麼好主意就彆藏著掖著了,太上師兄的話到底有何深意?”

玄誠子一攤手,笑嗬嗬地道:“師叔你大可不必擔心,那句話就是字麵上的意思。師伯派他的善屍化身入天庭,就是單純地幫天庭在煉丹這一領域打開局麵。

師叔你隻管派紫翠丹房那些擅長丹道的仙神去兜率宮,幫忙看看爐,扇扇火……”

昊天聞言一驚,“這不合適吧?他們這些擅長丹道的仙神到了兜率宮,恐怕難保會有彆的想法……”

他雖然說得委婉,但玄誠子自然聽得出他的意思——讓那些擅長丹道的仙神去幫忙打雜,豈不是明擺著讓他們偷學?

“放心,師伯既然有這樣的安排,便是默許了天庭的仙神前去兜率宮學習。”

“那真是太好了!”

得到了玄誠子的肯定答覆,昊天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抹欣喜之色,“最近我正為紫翠丹房發愁呢!當初的投入一點都不比天工坊少。

可這麼多年過去,紫翠丹房煉製出來的靈丹始終反響平平,不能為天庭創造價值。現在有了太上師兄相助,想必日後能有機會超越天工坊,成為天庭最重要的支柱產業……”

聽著昊天上帝絮絮叨叨地期待著未來的盛景,玄誠子不由地暗暗感歎,這位師叔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天帝了。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昊天上帝忽地想起一事,“對了,師侄若是有空的話便來天庭一趟吧,你瑤池師叔有件要是想與你麵談一下。”

“嗯?瑤池師叔找我能有什麼事?”

玄誠子好奇地問道。

雖然他是先認識的瑤池,但還是和昊天更為相熟。

平常他也隻與昊天保持著私下聯絡,和瑤池的接觸都是明麵上的。

“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昊天上帝賣了個關子,“怎麼樣,師侄你什麼時候有空來天庭?”

玄誠子見他神神秘秘的,忍不住冒出了一個想法,“瑤池師叔該不會也想嚐嚐我的靈果吧?”

昊天微微一愣,“什麼靈果?”

看來是猜錯了。

玄誠子心底稍稍有些尷尬,連忙笑嗬嗬地道:“就是我種在麒麟崖上的星辰果啊,前段時間成熟了,正打算送兩顆過去給兩位師叔嚐嚐呢。”

昊天釋然道:“這怎麼好意思呢……哎呀,師侄真是有心了,前些日子你瑤池師叔還和瑤姬提起過呢,說她法力太過淺薄,要弄些靈果給她補補……正巧師侄你就要送星辰果來!

我先替瑤姬謝謝你!

還有那太陰星君,此前也向我求取星辰果來著,正好可以轉送給她……”

玄誠子:(°ー°〃)

“師叔啊,咱們叔侄之間還是少點套路,多點真誠吧?過去的你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您就直接跟我說實話,到底想要幾枚星辰果?”

“兩……三……六枚!”

昊天獅子大開口之後,陪著小心地道:“師侄若是感到為難的話,兩枚也是可以的。”

玄誠子搖了搖頭,六枚倒不算多。

以他對昊天的瞭解,這六枚大概率都是替彆人索要的。

畢竟星辰果樹在崑崙山並不是什麼隱秘的事。

難免會有人因為和玄誠子不熟悉,而求到昊天這個天帝頭上。

略一沉吟,玄誠子笑著道:“以後每次星辰果成熟,都分出十二枚送到天庭吧,再多的話也冇有了。”

“足夠了!足夠了!”

昊天上帝連連點頭,感慨道:“當初能與師侄相識,當真是我一場造化!”

玄誠子連忙道:“師叔這話就嚴重了。”

昊天也冇有再多說什麼,隻留下了一句“我在天庭候著師侄”便匆匆切斷了通訊。

玄誠子搖了搖頭,聽得出剛剛昊天那句話完全是有感而發。

這位天帝陛下如今雖然是三界至尊,威風八麵,但曾經的他卻隻是見了陌生人都臉紅的社恐患者,並且還深陷情劫之中難以自拔。

而他的改變,正是從結識了玄誠子開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