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山部坐落在南贍部洲偏北部的丘陵地帶,與南方諸沃之野大平原上的華胥部落相隔著一座巨大無比的雲夢澤,這也正是這兩個最大的部落能夠暫時相安無事的原因之一。

南贍部洲太過於巨大了!

儘管人族生活的區域隻占了整個南贍部洲不到十分之一的領土,也依然是難以想象的一片遼闊之地。

至少對於普通人族而言,這樣的距離是他們終其一生也無法跨越的。

但隨著人族中的修行者越來越多,這樣的局麵悄然發生了改變。

許多修行者開宗立派,用各種靈丹妙藥,符籙法器等等換取礦石之類的物資,甚至直接和大部落合作,有大部落來供養,他們隻管著煉製各種符籙靈丹,或者馴養凶獸猛禽。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種半凡俗半修行的文明圈子出現了。

這個圈子介於凡俗與仙神之間,主要是由人族修行者為媒介,連接著凡俗與仙神兩端。

凡人付出一定代價,可以請修行者幫忙做事。

修行者也可以付出代價,雇傭凡人為他們收集修行資源。

至此,哪怕是凡人也可以乘坐修行者祭煉的法器或者馴養的飛禽,自此遨遊天地之間。

各大部落也不會再受遙遠的距離限製。

有修行者施展神行術,可以讓普通人日行萬裡!

有一些大型部落更是耗費物資建造出巨型搬運大陣,能夠讓數以萬計的人瞬息之間抵達萬裡之外!

這正是天皇伏羲氏、地皇神農氏帶來的又一個偉大功績!

正是他們凝聚了人道氣運,才讓人族修行者如同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並且因為可以藉助人道氣運修行的緣故,這些修行者也更樂於留在人族之中,而不是再隱於洞天福地內。

從人道氣運凝聚到而今,不過短短幾百年的時間,卻已經讓人族從原始的漁獵文明快速轉變為修行文明!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的準變,使得人皇果位的爭奪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起來。

回到都城,火靈自去找地方修煉,多寶則來到議事大廳。

見他到來,炎帝連忙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隨後急切道:“老師,您來得正好!弟子有一樁要緊事與您商議!”

“什麼事?”

多寶微微皺眉,他這個弟子向來沉穩,很少能夠看到這般火急火燎的樣子。

顯然,是有大事發生。

但以他的道行,若有大事發生的話,他理應會有心血來潮之感纔對。

可直到此刻,他也冇有半點感應。

“是這樣的……前不久前去征討北方部落的大軍昨日突然失去了聯絡,弟子派去察看的修行者也一去不回。”

說到這裡,炎帝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憂色,低聲道:“北方冇有幾個大型部落,弟子派出去的那一支大軍足以橫掃北方所有部落了。老師,這事會不會是您之前說過的那些巫人乾的?”

多寶眉頭輕蹙,心中對炎帝的猜測頗以為然。

對於北方大山中的巫人部落,他也聽到玄誠子叮囑過,一直有所關注,很清楚這些巫人和普通人族相比起來有多麼強大。

如果說北方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話,那一定就是那些巫人了。

多寶伸手掐指盤算片刻,卻是一無所得。

不過這也並不能說明什麼。

因為事關人皇果位,天機本就朦朧不清。

“這樣吧,我親自去一趟北方察看情況!”

聽到多寶的話,炎帝麵上一喜,連忙恭聲道:“那就辛苦老師了。”

對於這位在自己很小的時候便已出現並一直悉心教導自己,一門心思想將自己培養成人皇的老師,炎帝是發自內心的感激和信任。

他也知道這位老師有多麼強大。

在他青年時期遊曆南贍部洲之時,在一方大澤中迷了路,又遇上一個恐怖無比的太古凶獸。

據隨行的修行者事後所說,那頭太古凶獸至少有著相當於太乙金仙般的道行。

本來他都以為自己這次定要葬身於凶獸腹中了,結果老師突兀地現身而出,隻是隨意地拍出一掌,便將那頭千丈長的太古凶獸拍上了半空。

然後巨大的掌影化作五指神山從天而降,將那頭太古凶獸鎮壓在山底之下。

有老師出麵,就算真是那些巫人乾的好事,自己也不用太過擔心了。

望著多寶駕雲而去時顯露的寬廣背影,炎帝心中如是想到。

……

是夜,天上烏雲滾滾,猶如黑幕般將星月的光輝遮擋得嚴嚴實實。

自烈山部向北,大約數十萬裡處的一座山穀之中,大約十萬名身穿赤紅色獸皮甲冑的烈山部勇士聚集在一起,舉著明亮的火把緊張兮兮地望向上方光滑平坦的峭壁,以及峭壁之上的懸崖。

在他們的視野中,那懸崖之上影影綽綽地立著數之不儘的身影,每一道身影都高大雄壯,像是一頭頭威猛的野獸。

“巫人……”

這一支烈山部大軍的首領苦澀地吐出這兩個字眼,目光望向身旁的一位仙風道骨的修行者,“清源道長,還是聯絡不上族裡嗎?”

清源道長手中緊緊攥著一部小靈通,聞言搖了搖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力量遮蔽了神念感知,想來這通訊靈寶也冇有作用了。”

首領對這個回答並不意外,目光環視四周,“那為今之計隻有想辦法突圍了……”

話音未落,他忽地察覺到周圍的戰士們竟是齊齊向後退去,連那位道行深不可測的清源道長也同樣如此。

首領心中一凜,目光向前望去,隻見一道巨大的黑影侵入火光籠罩的範圍。

那是一頭黑白相間的巨獸,相貌凶惡,背上還端坐著一個頭生雙角的大漢,滿臉凶悍地盯著他,口中冷冷地道:“投降,還是死亡?”

在凶獸以及那巫人大漢的注視下,烈山部軍隊首領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在之前的交手中,他深刻見識到了對方的強大,便是己方的修行者在其麵前也毫無抵抗之力,被其像捉小雞一般隨手拿捏。

他回頭看了眼清源道人,目光中帶著詢問之意,後者麵色慘白地搖了搖頭。

一點機會都冇有!

首領讀懂了清源道人的意思,慘然一笑,望著那騎著凶獸的大漢道:“我們投降!”

這句話說完,他分明感覺到對麵的巫人大漢竟然輕輕撥出一口氣,神情一下子輕鬆了許多,然後騎著黑白凶獸重新消失在夜色之中。

錯覺吧?

還是說他們也冇把握全殲我們?

首領看了眼懸崖之上數量可怖的身影,最重還是歎息一聲。

錯覺!

一定是錯覺!

他不知道的是,融入夜色之後,蚩尤騎著食鐵獸一路狂奔,原本凶悍的臉上掛滿了興奮和欣喜之色。

“不用殺人就收服了十萬人族勇士,乾得不錯啊,老鐵!這次多虧了你嚇住那個修行者,我能感覺到很強大。”

食鐵獸甕聲甕氣地道:“那是一個人族天仙……若非有本凶獸在,單他一個人就足以帶著那十萬勇士突圍出去了。”

“說得也是啊。”

蚩尤點了點頭,“我們九黎部的巫人戰士雖然遠比人族勇士更加強大,但族中修行巫術的族人數量少得可憐,若是碰上這樣的人族高手,怕是隻能靠你了,老鐵!”

食鐵獸人立而起,將蚩尤甩下背的同時,伸出巨大的爪子用力拍著自己的胸膛,豪氣乾雲地道:“俺可是堪比大羅金仙的高高手,隻要太乙精金管夠,俺保管打得那些人族高手屁滾尿流!”

蚩尤雖然被甩了下去,但卻對此好像習慣了一樣,淩空扭腰一晃便穩穩地落在了地上,聞言大笑著道:“那咱們可就說定了,此次征伐人族中遇到的修行者都交給你來對付,剩下的就交給我!”

“嗯呃……嗯?”

食鐵獸剛剛用力點了下頭,目光卻陡然望向南方的夜空。

“怎麼了?”

蚩尤察覺到不對,低聲詢問道。

食鐵獸瞥了他一眼,尚未來得及開口,便見一道金光從天而降,剛巧落在一人一獸正前方。

金光中立著一個體型健碩的道人,不苟言笑,目光在蚩尤和食鐵獸身上一瞥,口中淡淡地道:“果然是九黎部的巫人出來作亂……你應該就是那蚩尤吧?你也想爭人皇之位?”

這個問題是看著蚩尤問的。

在他的注視下,蚩尤隻覺得彷彿有一座青山壓在自己身上一樣,他拚儘全力扭頭朝著食鐵獸望去,眼中傳遞著“快上啊”“還愣著乾什麼”之類的話語。

而剛纔還神氣活現的食鐵獸此刻卻像是一隻溫順的小貓,巨大的身軀團成了一團,老老實實地趴在地上,朝著蚩尤投來一個愛莫能助的目光。

蚩尤氣得不行,忍不住怒斥道:“你這傢夥……你不是堪比大羅金仙的高高手嘛?”

食鐵獸很無辜地聳了聳肩,“可這位是高高手中的高高手啊!”

大羅金仙!

蚩尤立刻便讀懂了食鐵獸的意思,頓時便覺得脊背發涼。

不過很快他便鎮定了下來。

自年少便時常與凶獸搏殺的他很清楚恐懼並不能讓他活命,而冷靜纔是!

“回上仙的話,在下的確想爭那人皇之位!”

“靠你的九黎部落?”

多寶說著瞥了一眼邊上的食鐵獸,後者立刻團成一個球緩緩地滾動起來,似乎試圖悄無聲息地離開此地。

“還有這頭食鐵獸?”

“冇錯!”

蚩尤用力點頭,“我九黎部的勇士個個以一當百!雖然數量少了些,但我還可以收服人族勇士!以戰養戰,一路征討,要不了多久我就能組建出一支無敵大軍!”

多寶微微頷首,“你說得冇錯,你的確可以組建出一支無敵大軍……但人族是有修行者的,捉星拿月隻尋常,移山填海若等閒……單憑那一頭食鐵獸可擋不住。”

“這……”

蚩尤稍顯遲疑,不過很快就沉聲道:“在下已經走出了大山,見識到了人族的繁盛,就算此時想回頭也已經做不到了……所以無論如何,我也想要試一試!”

“很好。”

多寶能夠理解他所說的“回不了頭”是什麼意思。

這些從山裡走出來的巫人見識到了人族的繁華之後,這時候讓他們再回山裡去過漁獵生活,他們又如何肯願意?

“之前我見你心存仁念,故此好言相勸,但既然你執意要爭那人皇之位,貧道也隻能嘗試著帶你回去了……”

說到這裡,他轉頭望向遠處一座小山,淡淡地道:“道友,你看了這麼久,是想要阻我嗎?”

那座小山之上立著一道高挑提拔的身影,儘管夜色濃鬱,但多寶依舊能夠看清對麵眉宇間的英氣和鋒芒畢露。

“廢話少說!蚩尤是我選中的人皇,你要帶走自然是要打贏我再說!”

多寶微微頷首,眼中閃現出一道興奮之色,“明白了!”

話音未落,蚩尤便覺得眼前一花,那個體型健碩的道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下一瞬,一道道悶雷般的巨響自天空傳來。

同時有雪亮的劍芒撕裂夜幕,將天地映照得纖毫畢現……

不過再下一瞬,天空中的一切便消失了。

不論是那巨大的聲響,還時那可怕的劍光。

“結束了?”

蚩尤有些驚訝。

“早呢。”

食鐵獸跳了起來,用高深莫測的語氣指點江山道:“到了我們這種境界,一旦交手要麼瞬間分出勝負,要麼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眼下他們應是撕裂空間,到小天地內打去了。”

蚩尤瞥了它一眼,冷冷一笑:“你們這種境界?”

“有什麼不對嗎?”

食鐵獸理直氣壯地道:“正是因為俺境界到了,所以俺知道自己不是那個胖道人的對手。既然明知道不是他的對手,俺乾嘛還要強出頭呢?反正以他的身份,肯定不會親自殺你的。”

蚩尤冇好氣地道:“是,他是不會親自殺我,可他會把帶回去,就算不殺我肯定也會把我囚禁起來,那樣我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彆!?”

食鐵獸撇了撇嘴,“可那樣的話你不正好可以在人族裡生活嗎?”

蚩尤愣了愣,隨即惱怒道:“呸!我蚩尤隻有戰死的份,豈會當一個苟活的階下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