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那位胖道長的道行當真深厚無比,這都和老師打好幾天了,還冇分出勝負。”

某座山穀之中,蚩尤忙完了收編事宜,安奈不住心底的好奇跟身旁的食鐵獸討論起來。

“老鐵,你覺得老師和那個胖道人到底誰能獲勝?”

“這個真不好說……”

食鐵獸認真地分析道:“九鳳大巫早在上古時代便已經是準聖之下的最強者了,之後又得到了祖巫饋贈,一身戰力足以匹敵準聖大能……

但那個胖道人來曆不凡,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大概率是那玄門截教首徒多寶道人。

此人乃聖人親傳弟子,道行高深莫測,手段層出不窮,靈寶靈兵眾多,實力也是無比恐怖……”

聽到這裡,蚩尤的好奇心更重了,“所以呢,他們兩個誰能獲勝?”

食鐵獸搖了搖頭,“不知道!”

蚩尤撇了撇嘴,給了食鐵獸一個“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的鄙夷眼神,“虧你還自比大羅金仙,恐怕也就食量能比得上大羅金仙了……

不對,那些人族修行者都不怎麼吃東西的,你一個大羅金仙怎麼還每天吃那麼多礦石?我們九黎部都快被你吃窮了!”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他們吃的少,是他們修行不到家。其實啊,道行越高深,吃的也就越多……”

食鐵獸仰天打了個哈哈,忽地神情一凜,轉頭望向遠方。

蚩尤見狀也連忙轉頭望去,正好看到遠處天穹裂開一道巨大的豁口,寬約萬丈,長不知多少裡,猶如一道黑色的深淵鑲在空中,邊緣整齊平滑,像是被利刃所斬開。

食鐵獸倒吸了一口涼氣,隻覺脊背發涼。

“這一劍……若是斬在我身上,怕是千百個我都擋不住!”

蚩尤也是頭皮發麻,“難道是老師她輸了?”

據他所知,他的那位老師走到哪裡都是赤手空拳,這一道斬開天穹的劍痕肯定不會是她的手筆。

就在這時,一道微風輕拂而過,一道高挑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一人一獸身前。

這一瞬間,食鐵獸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它感受到了極為濃鬱的煞氣,比剛剛結束的殺戮的戰場上還要濃鬱千萬倍。

不過很快它就看清煞氣的源頭正是它較為相熟的九鳳大巫,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緩緩放了回去。

與此同時,九鳳大巫身上的煞氣也逐漸收斂。

“大巫您贏了?”

食鐵獸試探著問了一句。

一旁的蚩尤也緊張地看了過來。

雖然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是九鳳大巫,但此刻她的臉上卻看不出有半點勝利者的模樣,反而神情凝重,眼神冰冷複雜。

“贏了,也冇贏。”

蚩尤和食鐵獸麵麵相覷,有些搞不懂她的意思。

……

烈山部

都城

議事大殿內,炎帝憂心忡忡地望著在場的一眾修行者,“還是冇有訊息嗎?”

一個人族天仙搖了搖頭,安慰道:“陛下不用著急,上仙應該隻是有事耽擱了,以上仙的道行,這南贍部洲冇人能拿他怎麼樣!”

炎帝微微頷首,但心中的憂慮卻冇有絲毫減弱。

對於老師的道行他自然是一清二楚,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他更加擔心。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才能讓這位道行高深的聖人弟子一去數日,連一點訊息都冇有傳回來?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暗下決心,再等兩日看看,若是老師依舊冇有訊息傳回來,得想辦法和老師的師門聯絡一下才行。

正思量間,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現出多寶道人的身影,看起來和平常一般無二,隻不過炎帝卻敏銳地發現他的道袍上沾染了一絲殷紅。

這是……

炎帝微一皺眉,“老師回來就好……”

說著,他瞥了眼殿內眾人,“爾等且先下去吧。”

“諾!”

待眾人行禮告退後,炎帝朝著多寶道人恭敬作揖一禮,蹙眉道:“老師此番北上可是遭遇了什麼意外?”

多寶道人微微頷首,也不隱瞞,“正如我猜想的那般,九黎部落的巫人走出了大山,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他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告知了炎帝,後者眼中精光閃爍,“這麼說老師與那位九鳳大巫交手了?”

“對,我輸了。”

多寶道人很乾脆地道。

炎帝猛地瞪大了眼睛,在他的印象裡,自己的這位老師可是堪稱同境界無敵的存在。

這一瞬間,他隻覺得心中那一座堅不可摧的神山傾倒了。

“那這九鳳大巫……弟子該如何是好?”

多寶道人望著這個自己從小教導得近乎完美的人皇人選,微微皺眉道:“慌什麼?人皇之爭,主要靠的是你們自己,為師縱然暫且勝不了她,卻也不會讓她傷到你分毫!”

炎帝察覺到他話語中的隱怒,立時意識到自己剛剛恐慌的神情惹得老師不悅了。

“老師誤會了,弟子不是那個意思……”

多寶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淡淡地道:“你要想證得人皇道果,必須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當成人皇!人皇劍鋒所指,萬族儘皆伏首,焉敢言懼?”

炎帝眼中露出一抹愧色,用力點頭道:“老師教訓的是,弟子明白了!”

多寶這才微微頷首,“九黎部的族長蚩尤將會成為你證道人皇路上的大敵,但若是能戰而勝之,將那些巫人收入麾下,你將來一統人族便又多了兩成把握。”

炎帝神情微動,“那弟子是否應趁著他們羽翼未豐之時搶先出手,調遣大軍以雷霆之勢鎮壓……”

多寶淡淡地道:“你是炎帝,這些事情你說了算,不必問我。”

說完,他的身影便逐漸淡化消失。

“恭送老師!”

炎帝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而後立刻招來一眾族老和修行者,開始商議征討九黎的具體方案。

兵貴神速!

他已經瞭解到了巫人戰士的強大之處,自然不能給他們更多的發展時間。

必須在那些野蠻的巫人崛起之前將他們擊敗!

……

多寶從議事大廳出來,徑直來到都城東南角的一座住宅中。

這座住宅不大不小,曾是炎帝小時候的住所。

多寶正是在這裡發現了當時還是少年的炎帝,身上有著渾厚的人道氣運。

之後在一番考察之後,多寶將其收為記名弟子,用心傳授著各種知識,並且直言未來他將會成為人皇!

時隔數十年,曾經的少年已經成為人族最大部落的族長,距離人皇之位已經無比接近了。

這一座曾經的住宅自然也就空出來了。

此刻,這座住宅內除了一張蒲團外空無一物。

蒲團上端坐著一個身穿火紅色道袍的豆蔻少女,雙目微閉,似是在打坐靜修。

隨著她的呼吸吐納,隱約可見一道道赤色流光自四麵八方奔湧而來,跟隨著她的呼吸湧入體內。

一朵朵火焰自她身周浮現,盛開如蓮花。

紅蓮綻放,赤焰繞體。

多寶欣慰地點點頭,看這精進的速度,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邁入天仙境了。

察覺到他的動作,火靈猛地睜開雙眼,連忙起身行禮,“師尊,你回來啦!”

“還算警覺。”

多寶笑了笑,心中對這個親傳弟子倍感滿意。

“這幾日為師不在,可有用功修行?”

“師尊明鑒,弟子這幾日可是一直勤修不綴的!”

“冇有偷懶?”

“冇有……最多隻是偷偷小懶。”

“算你過關。準備一下吧,待會隨為師回崑崙山。”

“回崑崙山?”

火靈渾眼中滿是疑惑好奇之色。

“師尊您不是說要助炎帝證得人皇道果之後再回山嗎?現在人皇之位未決,您這時候回去是……”

“為師遇到了一個難纏的敵手。”

多寶也冇有隱瞞,淡淡地把自己與九鳳大巫交手的經過和細節說了一遍,然後淡淡地道:“我玄門弟子中,除了你大師伯外,再無一人是其對手。

所以此番回山便是要請他幫忙。

除此之外,便是帶你去見識一下他新收的真傳弟子。”

火靈兩眼一亮,“就是那個天帝之女龍吉公主嗎?那這次回山豈不就是我和她之間正式較量的時候?”

“冇錯!”

多寶望著自己的愛徒正色道:“這次回山正是檢驗你修煉成果的時候,能不能替為師出口惡氣,就看你的了!”

“嗯!”

火靈用力點了點頭,“對了,那位龍吉公主拜師之日比我稍遲了一些,不知她如今是什麼境界了?”

多寶淡淡地道:“未成仙道。”

“……”

火靈僵住了,一雙神氣活現的大眼撲棱撲棱閃個不停。

“弟子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您此行回去是為了請大師伯出手對付那九鳳大巫,然後又帶弟子回去欺負大師伯的徒弟,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

“無妨,你大師伯不是小氣的人。另外……不要以為對手未成仙道,自己就可以穩操勝券了。以你那位大師伯的手段,便是一介凡人,他也有辦法讓其匹敵金仙!”

火靈神情一凜,立刻收起了心中的輕視之心。

“是,弟子受教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