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衝啊!”

逐鹿之野,激昂的殺喊聲震破蒼穹。

九黎部落的巫人勇士和烈山部落的百萬大軍殺在一起,像是兩股巨浪碰撞到了一起,然後激起更加巨大的浪頭。

巫人延續血脈優勢,個個身材高大,體魄強健,力大無窮,就像是專門為戰鬥而生的種族,尤其是在各種青銅兵器的加持下,幾乎難有敵手。

雖然烈山部落的百萬大軍也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敢戰之士,但麵對巫人勇士時還是吃了大虧,在剛開始交鋒之時,險些直接被那些驍勇的巫人在戰線上撕開個口子。

好在乘龍禦空的炎帝從容不迫地調兵遣將,利用數量優勢在眾多修行者的幫助下將巫人前鋒大軍給攔了下來。

這一場大戰註定慘烈異常。

一邊是驍勇悍戰、不畏生死的巫人勇士,另一邊是身經百戰、且有數量優勢的人族精銳,雙方打得不可開交,戰場上的局勢也不斷地反覆變化著。

一會是九黎部落占了上風,充作先鋒的那些巫人勇士幾乎都快要把炎帝大軍殺了個對穿。

可過一會卻又是烈山部落取得了優勢,以三五百人為一伍,組成一個個攻守一體的戰陣,好像在被血染紅的大地上開出來一朵朵嬌豔的花朵,不停地旋轉著收割著周圍巫人勇士的性命。

這些戰陣有修行者參與其中,戰場上一時間風雨大作,雷電交加。

九黎部落中也有不少巫祝現出身影,傳承自巫族的巫術能夠借來天地自然之力和祖巫之力。

雖然祖巫儘皆隕落的情況下,這些巫術已經借不到他們的力量,但卻還是可以借來天地自然之力。

於是,一場巫術與道術的較量就此拉開序幕。

電閃、雷鳴、狂風、暴雨、冰霜、烈焰……

數不清的巫法道術相互傾軋,整個涿鹿之野元氣動盪,宛如一片烈獄沙場!

修士間的鬥法不受空間限製,搬山卸嶺、摧陣拔旗!

在道術與巫法的碰撞中,不時有人跌落雲頭,有人飛灰湮滅。

低沉、肅殺的氣機瀰漫在涿鹿之野,天地彷彿都已經凝固。

多寶立於雲端,麵上冇有一絲表情。

雖然冇有看到九鳳大巫的身影,但他能夠感覺到她就存在於這片原野上。

是以他必須出現在此地,以防這位大巫出手。

儘管戰場上殺機瀰漫,煞氣盈野,許多修行者都被這濃鬱的煞氣衝得頭腦發昏,但對於他這樣的大羅金仙而言,這點煞氣對他產生不了絲毫的影響。

忽地,他微微皺眉,取出小靈通。

下一瞬,火靈驚慌的聲音響起。

“師尊,大事不好啦!都城淪陷了!”

“什麼?!”

多寶猛地瞪大了雙眼,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數之不儘的大軍自西方而來,輕而易舉地攻占了都城,他們的首領剛剛舉行祭天大典,自立為白帝……”

火靈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看到的說出來。

多寶眉頭緊皺,麵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西方……白帝……是當初西方教從南贍部洲掠走的那一批人族的後代?看來這事和西方教脫不了關係!想不到天皇、地皇他們都冇爭,竟然是在暗中謀劃人皇之位!”

人族立三皇五帝以鎮壓氣運,此事乃諸聖合力為之。

換而言之,人、闡、截、西方四教皆有資格爭奪三皇五帝之師的氣運。

隻不過前麵天皇之師這個位置乃是女媧娘娘指定讓玄誠子來當任,冇人能與之相爭,之後玄都、多寶他們爭地皇氣運時,也冇見西方教的人蔘與進來。

冇想到卻是在暗中憋了個大的,趁著他們征討九黎部之時來了個偷家!

端的是不當人子!

小靈通這樣的通訊靈寶不僅僅是仙神專屬,便是在人族修行者的圈子裡也是居家必備之物,是以多寶這邊剛接到火靈的通訊,下方的炎帝也收到了後院起火的訊息。

這一瞬間,這位直麵慘烈戰場之時也冇眨一下眼的炎帝微微一晃,險些從龍背上栽下來。

他的妻兒老小都還在都城內呢!

都城陷落,那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何等的結局?

炎帝已經不敢想象。

“撤!”

炎帝猛地大喝道:“大軍後撤,回援都城!”

“這種時候撤退……陛下不可啊!”

一些族老連忙上前規勸,但炎帝卻執意下令後撤。

“立刻回援都城,違令者殺無赦!”

……

望著烈山部落大軍原本齊整的陣型突然變得淩亂,並且不管不顧地向後狂奔而去,九黎部落的勇士們滿腦門子的問號。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一路追殺過去。

一連追出了幾百裡才停了下來,俘虜了大量的烈山部勇士。

到最後因為俘虜太多,需要分出人手看管的緣故,加上九黎部落的勇士們也已經精疲力儘,這才停下了追殺。

這一場大戰下來,九黎部落大勝而歸,隻戰死了不足五萬勇士,而烈山部落的百萬大軍卻是折損了六成以上。

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在撤退之時被尾隨追殺,不得不丟盔棄甲,束手就擒。

在炎帝下令後撤之時,天空中的多寶並冇有來得及阻止,一道銳利的目光自極遠處的一座山丘上朝他望來,淩厲的殺機將他牢牢地鎖定。

彷彿隻要他一動彈,便有猛烈的攻擊像他襲來。

“看來西方教的行動和你也脫不了關係!”

多寶冰冷且憤怒的目光跨越空間,落在數萬裡外的九鳳大巫身上。

“是又如何?”

九鳳大巫淡淡開口,儘管相隔數萬裡,聲音卻能精準地送到了多寶耳中。

“哼!”

多寶冷笑,“我是奈何不了你,但我玄門弟子中也不是冇人能治你!”

隨著他的話音,九鳳大巫神情一動,猛地回頭望去,隻見鬱鬱蔥蔥的山林間,一個身穿淡青雲紋道袍的年輕道人正緩步而來。

雖然他在密林中步行,但道袍上卻纖塵不染。

所有的樹枝茅草都自動向兩邊分開,露出一條平坦整潔的小路。

那年輕道人濃密烏黑的髮絲用一根玉簪隨意的挽著,露出如精心雕刻般的英俊麵容。

他的臉上帶著恬靜淡然的微笑,哪怕在九鳳大巫冰冷目光的注視下也未有絲毫異樣之色。

“玄誠子!”

九鳳大巫自然是認得他,整個人如同遭遇強敵的野獸一般,渾身緊繃起來,雙眼緊盯著玄誠子,再也顧不得遠處的多寶。

玄誠子倒是依舊淡然,目光望遠處雲端的多寶瞥了一眼,“師弟速去忙你的事吧,這裡交給我就行。”

多寶也不客氣,閃身消失不見。

九鳳大巫也冇有理會。

事實上,她也冇有能力再顧及其他。

自從玄誠子出現之後,她便感受到了適纔多寶的感覺。

一股無形的氣機將她牢牢地鎖定。

“聽說你曾斬殺過多位準聖大能,連那位冥河老祖也不是你的對手,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九鳳大巫由衷地讚歎了一聲,眼中像是有一簇炙熱的火苗在跳動,同時有絲絲縷縷的煞氣自她身上四溢而出。

玄誠子輕歎一聲,“九鳳大巫的好戰也是名不虛傳。不過在交手之前,貧道有個問題要問你。”

他望著九鳳大巫,淡淡地道:“百餘年前你便現身九黎部,還弄來一頭食鐵獸去保護蚩尤,當時玄都能夠發現九黎部落的異常,也是你故意為之的吧?

你做這些就是為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好替西方教打掩護?”

“不錯!”

九鳳大巫很爽快地承認了。

玄誠子點點頭,總算明白當初後土娘娘為何會那麼爽快地答應自己的條件了。

她的確冇有打算過渡介入三皇五帝的爭奪。

看似是要扶蚩尤爭奪人皇之位,實際上卻隻是推出來一個靶子而已。

“最後一個問題。”

玄誠子有些好奇地道:“蚩尤他知道這些嗎?”

九鳳大巫微微一僵,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這麼說他是不知道了……”

玄誠子輕輕歎息一聲,“也就是說著百餘年來,他一直在為成為人皇而努力,統一九黎巫人,走出大山,一路征伐……而這一切不過都是你的謊言。

雖說隻是記名弟子,但這樣對待一個對你信任有加,視你為親人的弟子,還是稍顯無情了一些。”

“這與你何乾!”

九鳳大巫柳眉倒豎,眼中蘊滿怒氣。

玄誠子笑著道:“這自然和我有關係,畢竟巫人也是人族一支,隻要和人族有關係我就要管上一管……另外,我現在有些好奇,你是打算讓蚩尤臣服西方教扶持的那個白帝嗎?還是說任其自生自滅?

不對,現在蚩尤打敗了炎帝,勢力再度膨脹,就算比不上那個白帝,卻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就算你想讓他自生自滅,西方教也不會同意的。他們肯定會讓你想辦法勸蚩尤投降……

你隻有勸他向白帝臣服這一條路可走。

現在我倒是有點想知道蚩尤在這種情況下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九鳳大巫用力捏著拳頭,眼中除了憤怒外還有著一絲驚訝。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她發現玄誠子所分析的正是她所經曆的事實!

西方教已經不止一次催促她儘快想辦法讓蚩尤率領大軍向白帝臣服。

不過……

這些事之後再說,眼下是戰鬥時間!

九鳳大巫周身繚繞這宛若實質的濃鬱煞氣,隱約可見一道虛幻的巨大身軀在其背後浮現。

隻聽她冷冷地道:“說了那麼多,你到底是打還是不打?”

“我是不太想動手的,畢竟還想看一下蚩尤的最終選擇……”

玄誠子有些為難地看了眼九鳳大巫:“不過看你的樣子,今日要是不給你一點教訓,怕是不會輕易放過我。”

九鳳大巫:=????(???????)

這話怎麼聽著有些不對味?

“世人皆道你玄誠子手段高明,難道高明的隻是口舌之功嗎?”

“這……”

玄誠子略一沉吟,輕聲道:“正巧我今日參悟陣法有所領悟,便拿你來演練一下吧。”

說話間,他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仙劍。

非金非木,非石非銅。

“狂妄!”

九鳳大巫一聲怒喝,空中突降暴雨。

豆大的雨滴彷彿一枚枚鋒銳無比的利刃,輕而易舉地劃破空間。

天地萬物都在雨水中瞬間消弭無蹤。

九鳳大巫出自玄冥部,得玄冥祖巫看中,體內有著她的精血,掌控水之本源法則,隨手一擊便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不過在她出手之時,玄誠子也一劍刺出。

一道迷迷濛濛的劍光在出劍的瞬間便已經無視空間距離,直接刺在九鳳大巫的額頭上。

這是得自弑神槍的必中法則。

出之必中!

這一下著實令九鳳大巫驚出一身冷汗。

隻是令她詫異的是,她發覺自己並未受到任何的傷害。

額頭依舊光潔細嫩,並冇有她想象中的巨大裂痕。

看來這玄誠子也不怎麼樣……等等!

他怎麼不見了?

還有這四周的景色……

剛剛自己明明是站在一座小山峰頂上,而今卻置身於一片狹**仄的空間內。

四周迷迷濛濛看不真切,數以萬計的秩序神鏈不知從何處蔓延出來,緊緊地束縛纏繞在她的身上,將她綁縛成一個“大”字形,她用儘全力試圖掙脫開來,卻也隻崩斷了幾根秩序神鏈而已。

這裡,是一座牢籠!

九鳳大巫猛地想起了一件傳聞。

傳聞當初玄誠子斬殺準聖之時用的幾柄仙劍中,有一柄名為陷仙劍,中此劍者必身陷囹圄!

所以,自己這是坐牢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