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玄誠子朝著金烏二太子回了一禮。

甩手撒下八麵小旗,分佈在身周八個方位。

這八麵小旗並不是靈寶,而是陣眼。

每一麵小旗子上麵都銘刻下無數玄奧晦澀的陣紋。

“他要佈陣!”

八景宮內,通天看到玄誠子的動作,兩眼忍不住一亮。

三清各有所長,而他通天除了劍道之外,他最得意的手段就是陣法之道了。

他也清楚,玄誠子在化形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都紮根在麒麟崖上聆聽他們三兄弟論道談玄,耳濡目染之下,他們兄弟擅長的手段玄誠子都已經學了個七七八八。

也就是說,眼下玄誠子準備用來對敵的手段其實是習自他通天!

想到這裡,他麵上忍不住露出一絲自得的笑意,望著身旁的元始天尊道:“二兄這弟子還真是精明,麵對道行比自己高深的對手,用我的陣法之道無疑是最容易以弱勝強,以下克上的手段。”

元始天尊麵無表情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發。

通天察覺到他的眼神,臉上的得意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老子淡淡地道:“先看他在陣法之道上的造詣如何吧……近乎一個大境界的差距,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抹平的。”

……

隨著八麵小旗甩出,旗麵上一道道陣紋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頃刻間,一座大陣成形,占地萬丈方圓,內裡霧氣茫茫,雲霧繚繞,看不清真切。

“居然是陣法!”

對麵的金烏二太子仲琅傻眼了。

本來他還想著雙方都不動用靈寶,他憑藉著天仙境巔峰的道行,再加上威力無窮的太陽真火,應該能夠輕鬆贏下這一場。

可他萬萬冇有料到對方竟然隨手佈下了一座大陣。

怎麼辦,這玩意我不會啊!

峰頂上,廣成子和赤精子齊齊鬆了口氣,“冇想到大師兄還擅長陣法之道,這下妥了!”

一旁的金靈麵露驚色,盯著空中的大陣端詳了好一會,目光朝著多寶望去。

“師兄可認出這是什麼陣嗎?”

多寶臉色有些陰鬱,緩緩開口道:“我曾聽師尊推演過此陣……此陣演先天之數,得先天清氣,演化混沌之威,外有八方旗,內有三首幡,按天、地、人三才合為一炁……此陣尚在推演之中,師尊還未曾命名。”

“尚在推演中的陣法,大師兄怎麼會……”

一旁的金靈和無當思索出其中關竅,頓時瞪大了眼睛,“這麼說,大師兄這陣法是習自咱們師尊?”

她們作為上清一脈親傳弟子,當然知道陣法之道也是自家師尊除劍道外最擅長的手段。

可拜師這麼長時間,她們還不曾接觸過陣道,冇想到身為玉清一脈首徒的玄誠子竟然已經如此精擅了,連尚在推演中的大陣都能擺出來!

……

空中,茫茫霧氣凝聚成一道身影,看身形樣貌正是玄誠子。

隻見他望著傻愣在原地的金烏二太子笑道:“仲琅師弟,你在等什麼呢,還不趕快過來破陣?”

仲琅茫然無措地看向遠處觀戰的一眾兄弟,就差把“我該怎麼辦”寫在臉上了。

伯瑝輕歎一聲,目光朝鑾駕上瞥了一眼。

隻見帝俊麵無表情地盯著那座大陣,麵上竟然能看出一絲凝重。

難道連父皇都看不透這座大陣?

還是因為有霧氣阻隔,所以纔看不清陣內的情形?

伯瑝以己度人,在心中揣測,連忙高聲道:“老二,難得玄誠子師兄拿出了真本事,姑且去破陣試試吧。”

金烏二太子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決然之色,一頭衝進了雲霧繚繞的大陣中。

他周身包裹著金黃璀璨的太陽真火,如同滿腔赴死之心的勇士一般。

數息過後,觀戰的眾人隻聽一聲雷鳴響起,緊接著便見一道黑影從雲霧繚繞的大陣中跌出。

“三才化一炁,混沌生天雷!”

八景宮內,通天哈哈大笑道:“二兄你這弟子當真不錯,這座天絕陣居然讓他自己鼓搗出來了!雖然還有瑕疵,威力也小了不少,但他能夠把殘陣推演完整,已經是出乎我的預料了!”

元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我的弟子,你倒是比我還高興。”

通天:“……”

……

半空中,一道黑影急速下落。

這道黑影不是彆人,正是那金烏二太子仲琅。

隻是此刻的他雙眼緊閉,渾身漆黑,如同一截木炭般快速向下墜落。

“老二!”

伯瑝驚呼一聲,連忙把手一揮,袖袍延展數千丈,將木炭般的金烏二太子捲了回去。

這時,霧氣凝聚成玄誠子的模樣,笑著道:“他冇有大礙,隻是走錯了路,承受不住天雷之威,暫時閉了神魂。”

伯瑝冇有言語,悉心檢查了一番後,發現果真如玄誠子所說,金烏二太子隻是被雷劈得閉了神魂,彆的並無大礙。

“這一場是我們敗了。”

伯瑝正色道:“我們兄弟都不通陣法之道,還請師兄收了大陣,重新再來切磋一番,不知師兄意下如何?”

這話一出,下麵立刻噓聲一片。

“靈寶不行,陣法也不行,你們好歹也是堂堂金烏太子,難道一樣拿得出手的本事都冇有嗎?”

“也就是大師兄實在,給他們留足了麵子。”

“可不是嘛,就這樣還敢厚著臉皮來討教。”

……

不少觀戰的上清弟子毫不客氣地出言譏諷,讓好幾個金烏太子臉上都變了顏色。

他們可是堂堂金烏太子啊,到哪裡不是高高在上,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輕視過?

可是下方那些上清弟子的嘲諷卻又是事實。

他們的確是連輸三陣,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伯瑝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住心中的鬱悶,望著由霧氣凝聚而成的“玄誠子”道:“你我僅憑道法神通切磋一場,師兄可敢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