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贍部洲

玄誠子端坐在山崖之上,下方是奔流而過的姬水。

兩岸青山對峙,綠樹滴翠。

抬頭奇峰遮天,腳下清流潺潺,怪石臥波。

看完了訊息,他麵上顯露出幾分思索之色。

片刻後,他收起通訊靈寶,頭頂現出一口古樸的大鐘,元神毫無聲息地投入大鐘之內的大千世界中。

混沌鐘內有一個真實的大千世界!

山河壯麗,波瀾恢弘。

靈山奇峰座座,飛瀑靈泉無數,宛如玉帶珍珠點綴其中。

鬆柏疊翠,仙鶴常鳴,奇花異草,靈禽珍獸,不計其數。

諸多宮殿樓台分佈於仙山之上,紫雲作閣,碧霞為城,黃金鋪地,玉石為階,進入這方世界就像是來到天宮仙境。

此刻,這方甚少有人踏足的仙境早已被劃出了兩個足有千萬裡方圓的區域。

其中一方區域在浩渺汪洋之上,一座開闊平坦的島嶼靜靜地懸在海麵上。

島上隻有彌勒、大勢至和月光這三個西方教弟子,除此之外再無活物。

雖然他們也想去其他探索一番,但卻始終走不出這座光禿禿的島嶼。

這座島就是他們的監牢!

而另一個區域是在茫茫大漠之中,遍地是金色的細沙,同樣看不到半點活物。

站在這裡就像是置身西牛賀洲一樣。

荒涼、貧瘠。

創造出這樣的區域對於玄誠子而言並非難事。

這一方大千世界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隻需把此地的地脈靈蘊轉移到他處,再施以時間法則,自然便可瞬間演化出一塊這樣的區域。

日後再想恢複,再把其他地方的靈蘊轉移到此處即可。

這麼做的同時,他也明白了西方教為何一直致力於從東方挖人挖寶。

因為無論是人材還是寶材都是鐘天地之靈蘊誕生的,挖人挖寶就是把東方的靈蘊轉移到西方去。

當然,玄誠子此時這麼乾也不單純是為了做實驗,而是為了給龍吉創造出一個足夠寬敞的場地。

她想要煉化那一滴祖巫精血!

自從玄誠子與她說起過這滴祖巫精血後,她便念念不忘,尤其是在聽到了赤精子和華胥氏這對師徒的對話後,更是堅定了她的信念。

此刻龍吉已經摘下了凰玉釵,恢複了八歲孩童般的真身。

若是不能激**內的血脈之力,她很可能永遠也長不大。

望著盤坐在沙地上的龍吉,玄誠子正色道:“你想好了嗎?祖巫精血隻是有可能助你激**內的血脈之力,而且煉化祖巫精血的過程非常痛苦……”

龍吉臉色白了一白,“師父你彆說了,再說下去弟子真的不敢了!”

“要是不敢就放棄,為師再幫你想彆的辦法。”

“不要!我一定要試試……弟子也想幫上師父的忙,而不是始終要靠師父照顧!”

“行吧。”

眼見龍吉堅持己見,玄誠子便也冇有再勸。

“待會會有些疼,準備好了嗎?”

說話間,一滴晶瑩剔透金黃璀璨的祖巫精血浮現在玄誠子指尖,方圓百萬裡內頓時充滿了大地般厚重的氣息,散發著濃鬱的清香。

龍吉深吸一口氣,神情堅定地道:“我準備好了,來吧!”

玄誠子屈指一彈,那一滴得自地道聖人的祖巫精血立刻落在龍吉胸前,直接冇入了她的體內。

龍吉渾身一顫,發出一聲悶哼之聲。

“咚咚咚~”

她的心臟發出一道道宛如擂鼓般的聲音,震得方圓百萬裡內的黃沙全都跟著脈動起來。

她原本白皙細嫩的皮膚籠罩上一層金黃,身體猛地漲大了數百上千倍,並且還在飛速膨脹,化作一尊頂天立地的女巨人。

“啊~”

化作巨人的龍吉雙手抱頭,口中發出痛苦的嘶吼。

“啊~好疼!!”

“師父救命啊……我要死了!!!”

……

玄誠子不為所動,靜靜地望著猶如太古神山般巨大的女巨人。

他的目光並未停留於表麵,而是深入到龍吉的體內,他能夠清楚地看到一座座神藏在祖巫精血的刺激下轟然開啟,就像是無數座寶庫被祖巫精血強行叩開了大門。

難以想象的偉力自一座座神藏中噴吐而出,與那祖巫精血混合到一起……

不過並不是在融合,而是在相互征伐。

自龍吉體內湧出的力量分為兩種,一種是厚重如山嶽,一種是靈巧如溪流。

前者與同樣厚重的祖巫精血相性接近,有聯合起來的趨勢,後者勢單力薄隻能節節敗退。

玄誠子心中微動,熟知昊天夫婦根腳來曆的他很清楚那兩股力量正是來自於這兩位先天大神的血脈之力。

不過這樣下去的話,屬於瑤池師叔的血脈之力怕是就擋不住了。

想到這裡,玄誠子毫不猶豫地再度屈指一彈。

一枚靈丹直接出現在龍吉體內,化作一股浩瀚的風火之力在這具頂天立地的巨人身軀內爆發。

這枚靈丹乃是太清聖人以玄誠子的那一枚仙杏煉成的,風雷之力經六丁神火錘鍊之後,化作風火之力,剛好和龍吉體內相互征伐的力量湊成了地水火風這四大本源力量。

這一瞬間,磅礴恢弘的氣勢從龍吉體內發出。

她麵上的痛苦之色逐漸平息,巨大的身軀也在飛速縮小,地水火風四股力量在她體內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彼此不再相互攻伐,而是共同強化著她的肉身和元神。

片刻後,龍吉那龐大的身軀收縮成常人大小,身體上籠罩著黃黑赤青四色神光,強橫的氣息節節高升,從玄仙、真仙、天仙一直爆漲到金仙境方纔停了下來。

這並非是她的潛力僅此於此了,這隻是最初的爆發。

如今她的神藏已經全部開啟,日後在修行中會源源不斷地釋放出潛能。

當然,她現在隻是擁有了金仙的道行,但並無金仙的果位,甚至連她連玄仙都還不是。

因為混沌鐘內的世界是獨立於洪荒天地之外,這裡冇有洪荒天道,自然也就冇有成仙劫、真仙劫、金仙劫之類的考驗,也無法得天道認可。

這也不是什麼麻煩事,隻需回到洪荒天地中,釋放氣息,天劫自然便會找上門來。

以她的肉身和道行,渡劫不過是走個形式罷了。

“多謝師父相助!”

待身上的四色神光斂去,龍吉睜開眼睛,興奮地道:“弟子終於長大了!”

的確,如她所說的那般,脫離的血脈之力的限製,她已經長成了大人模樣,不用戴上凰玉釵,也是一個青春豔麗的絕美天仙……

不對,現在是一個金仙了。

唯一的問題的是這個徒弟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明明身上的仙衣都在之前洶湧的力量下化作飛灰了,也不知道再用法力遮掩一下。

冇辦法,玄誠子隻得自己動手招來天邊的雲霞幫她織就了一身霞衣。

“多謝師父!”

龍吉臉色稍稍一紅就恢複了正常,低頭打量了一下身上絢麗的霞衣,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師父還真是無所不精,這霞衣真是好看,能不能再幫弟子多煉製幾件?”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玄誠子冇好氣地回了一句。

待後者有些失望地輕“哦”了一聲後,他又道:“現在你已經是大人了,為師再予你兩件寶貝用來護身。”

說話間,兩團靈光自龍吉身前浮現。

一個是四四方方的青翠寶印,一個是淡青淡紅兩色的葫蘆。

“水火葫蘆?番天印!”

龍吉驚呼連連,一雙美眸瞪得好似銅鈴一般,盯著身前的靈光看了好一會才挪開視線,不捨道:“師父還是收回去吧,這兩件寶貝太貴重了。”

玄誠子笑道:“這兩件寶貝於我已無多大用處,你留著護身正合適。”

這話也不是虛言。

他自打有了混沌鐘和誅仙四劍,其餘的寶貝都不怎麼拿出來用了。

與其讓它們獨守空巢,還不如賜給徒弟,讓它們繼續再發光發熱。

龍吉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多謝師父!”

玄誠子擺了擺手,“回洪荒渡劫去吧,之後再去一趟天庭,讓你父皇和母後也可放下心來。”

龍吉搖了搖頭,“等渡劫之後,弟子還有一件事要去做,待做完之後再去天庭拜會父母。”

“哦?”

玄誠子有些訝異,想不到她還有什麼事能比把這個好訊息稟告父母更重要。

龍吉“嘿嘿”笑了兩聲,卻冇有稟告的意思。

玄誠子也冇有多問,心中卻是油然生出一種“果然長大了”的感覺。

待師徒兩人一起回到洪荒天地後,龍吉立刻尋了個僻靜之地渡劫。

“轟隆隆~”

雷聲不斷,且直接便是金仙之劫。

一連四十九道神雷轟落,把龍吉劈得兩眼淚汪汪,不過隨著不朽道印的凝聚,她也正式邁入了金仙的行列。

“師父,弟子去去就回!”

渡完金仙劫後,龍吉便急匆匆地離開了。

被勾動了好奇心的玄誠子忍不住放出一具分身悄無聲息地跟在後麵,隨著她一直跋山涉水,沿著滔滔姬水一路向東。

行了大半日,龍吉終於在一座山峰前停了下來。

玄誠子隻神念一掃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果然,隻見龍吉飛臨山頭,左右看了幾眼卻不得其門而入,略一沉吟便高聲喝道:“火靈師姐何在?咱們今日再認認真真比試一場!”

此地相距有熊部落不遠,正是火靈暫時尋來靜修之地。

聽到龍吉的喊話時,她思索了好一會才明白外麵的是誰,眼中閃過一抹驚奇之色。

“她這是在挑釁我嗎?這次可不會再讓著你了!”

火靈有些哭笑不得,在好勝心的驅使下閃身出了洞府,隨後便看到了一個身穿絢麗霞衣的絕美金仙。

等等……金仙?

這還怎麼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