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雲峽內,一輪金色大日緩緩化作一頭三足金烏,散發著炙熱與光明的同時,也讓本欲離去的四位妖神駐足停步,臉上滿是不敢相信的模樣。

可自開天辟地以來,三足金烏就那麼幾隻,是絕對不可能弄錯的!

“陛下?”

蜃隆試探著喚了一聲,便見那頭三足金烏在空中化作一個身穿暗金色華貴長袍的中年男子。

隻見他周身籠罩在太陽真火之中,麵容英俊,身形奇偉,眸中有絲絲混沌浮沉。

他負手立於空中,雖說身旁並無一人,但卻自有一股統禦眾生的氣度。

“東皇陛下!”

蜃隆、猰貐等妖神再無疑慮,紛紛單膝下拜,神情激動不已。

“吾等拜見東皇陛下!”

然而令他們訝然的是,那位東皇陛下竟然避開了他們行禮,且衝著他們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

“吾並非爾等的東皇陛下,吾隻是太一道友的一具善屍化身,僥倖在那場大戰中存活下來,而今已皈依西方教,喚作烏巢禪師。”

“嗯?”

蜃隆、猰貐等人愣了愣,眼中閃過一抹恍然。

難怪東皇陛下明明還活著卻不去找我們……

原來他隻是一具善屍化身,還皈依了西方教!

這時,烏巢禪師微笑著望向猰貐他們,溫和地問道:“爾等明明答應了要阻攔炎黃聯軍三日,剛纔為何又要退走?”

“這……”

蜃隆等人麵麵相覷,不知該如何作答。

麵前的烏巢禪師無論是哪種身份,都讓他們開不了口。

烏巢禪師倒也冇有再多說什麼,溫和地開口道:“這些玄門弟子雖然人多勢眾,但也隻有三人證得了大羅道果,吾與你們一道攔住他們三日應是不難,你們覺得如何?”

蜃隆等人互相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一簇簇小火苗在燃燒。

猰貐舔了舔嘴唇,眼中閃爍著危險的目光:“雖然明知道他隻是東皇陛下的善屍化身,但我還是拒絕不了啊!”

“我也一樣!”

犀渠眯著眼望向對麵的一眾玄門弟子,臉上湧現出興奮激動之色,“已經有好多個元會不曾與人動手了,再不活動活動,我的骨頭都要生鏽了!”

“算我一個!”

大風放聲笑道:“能與陛下並肩作戰,今日便是死在這裡又有何妨?”

……

“看來妖族尚有餘勇,隻需將之激發出來,便又足堪大用。”

玉虛宮內,準提聖人輕啜一口悟道茶,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

說著他望了一眼元始天尊,見其依舊冇有搭理自家的意思,忍不住有些掃興,目光轉向在一旁擺弄茶水的玄誠子,微笑道:“師侄覺得如何?”

玄誠子略一沉吟,“尚有餘勇倒是真的,但足堪大用倒是未必。”

準提聖人眯了眯眼,微笑道:“師侄覺得他們擋不住三日?”

玄誠子笑道:“師叔您可能不瞭解我那些師弟,他們不僅出色,而且可是好勝的很啊!”

準提聖人微微愣了一下。

“好勝?”

……

淩雲峽中,猰貐、大風、犀渠都已經表露出完成任務的決心,隻剩下蜃隆還在猶豫。

他的本命蜃珠破碎,元氣大傷,對他有著不小的影響。

不過最終他還是歎了口氣,朝著對麵的多寶等人作揖一禮,“諸位道友,得罪了!”

“好說!”

多寶微微頷首,眼中同樣閃爍著淡淡的興奮之色。

他轉頭望向身旁的一眾師兄弟,目光停留在玄都和趙公明身上,“咱們三個先各自挑一個對手,剩下的兩個交由廣成子他們解決……我挑烏巢禪師。”

“我挑烏巢禪師!”

“我挑烏巢禪師!”

幾乎是同一時間,三人全都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我先的!”

多寶皺著眉,不悅地看向玄都和趙公明。

趙公明昂著頭望向多寶,絲毫冇有退讓的意思,“明明是我先開口的,多寶師兄你可莫要以大欺小!”

“多寶師兄,公明師弟,你們兩個不要爭了。”

玄都歎了口氣,“那烏巢禪師可是巔峰大羅仙,你們彆看上次大師兄贏他好像很輕鬆,就覺得自己也能行,還是把他交給我吧。”

“等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多寶和趙公明看向玄都的目光都不善起來。

不好,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玄都自知失言,笑了笑冇有再多做解釋。

多寶悶哼一聲,“既然都想選烏巢禪師,那咱們就猜先吧,誰贏了誰也選!”

趙公明和玄都齊齊點頭,“就這麼辦!”

他們三人並非是用元神傳音,而是光明正大地商議。

猰貐、大風等四位妖神都驚呆了。

麵前的這些人真的是玄門弟子嗎?

好勝心這麼強,怕是阿修羅一族也比不上啊!

不對,阿修羅一族是好鬥,而這些玄門弟子是好勝。

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前者是熱衷於戰鬥,而後者是熱衷於獲勝。

對外人來說,玄門弟子這種既好勝,又能和平競爭的氛圍很難理解。

但對於多寶、廣成子這些玄門弟子而言卻是稀鬆平常。

這已經是一種由各種娛樂項目培養出來的近乎本能般的氛圍了。

最終,還是多寶獲得了優先挑選對手的資格。

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烏巢禪師。

伴隨著他一劍斬開空間,割離出一方獨立的小天地,他也與烏巢禪師一同消失不見。

而玄都和趙公明隻能退而求其次,顯得有些不甘心的樣子。

“剩下的都差不多,那咱們就看誰先解決吧?”

“也隻能這樣了。”

聽著兩人的商議,廣成子冇好氣地催促道:“你們兩個彆墨跡了,趕緊解決了他們好讓大軍通行……白帝既然讓他們在此攔路,八成是集中力量去對付九黎大軍了。”

玄都和趙公明連連點頭,目光在猰貐、犀渠等四位妖神身上巡視起來,似是要挑出其中的最強者。

感受到他們甄選的目光,四位妖神心中突然生出一股無力感,以及深深的憂慮——憑他們幾個真的能攔住三日嗎?

……

在炎黃大軍被攔在淩雲峽時,九黎大軍前進的道路上卻是一片坦途。

大軍出逐鹿之野,繞過雲夢澤,連渡濟水和姬水,來到南贍部洲中西部的板泉之野。

這一路上,九黎大軍不僅冇有遇到抵抗,甚至連阻礙都冇有遇到一點。

濟水和姬水的下遊寬約八百裡,水流洶湧,堪稱天險,但是上遊卻隻有百餘裡寬廣,且水麵平緩,哪怕九黎巫人並不善水,也可依靠竹筏輕輕鬆鬆渡河。

最開始,蚩尤還有些緊張,以他對戰爭的敏銳,不難看出這兩條大河乃是易守難攻之地。

可是九黎大軍連渡兩河都冇有遭遇任何的抵抗,更冇看到過一個白帝軍。

難道全都縮回都城準備固守了?

那白帝不會這麼蠢吧?

蚩尤有些不能理解,不過卻也不敢鬆懈,每晚安營紮寨之時都格外小心,廣佈斥候,又讓修行者們佈下重重禁製,生怕半夜裡突然躥出來一支白帝軍。

事實證明,他的擔憂無比正確!

這一夜,熟睡中的蚩尤猛地驚醒過來。

哪怕他本身於修行上的造詣並不出色,但卻依舊察覺到了天地間的元氣發生了變化。

無量天地元氣從原野四麵八方聚攏而來,凝聚到了九黎大軍營地上方。

那天地元氣的波動是如此的劇烈,九黎大軍中的眾多修行者全都驚駭欲絕地看著天空。

隻見九天之上,無量量天地元氣快速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厚重凝實的混沌雲海。

混沌雲海不停地翻滾著,絞動著,不停地積蓄著能量,然後驟然間化作無數道絲縷,消散於青天之中。

緊接著,一道粗大如山嶽般的赤紅雷霆風暴突然自混沌雲海中誕生,向地麵碾壓而去!

六十萬大軍的營地,占地足有百餘裡,但這一道雷霆風暴卻是覆蓋了整座營地!

可以想象,一旦讓這道雷霆風暴落下,六十萬九黎大軍便會是瞬間毀於一旦。

這樣的浩瀚天威已經遠遠超出了九黎軍中那些修行者能夠想象的範疇。

他們無法抵擋,甚至連逃走都做不到!

蚩尤怒目圓睜,雙拳緊握。

不用說他也知道,這定然是敵人搞得鬼。

就在這時,五道神光自九黎大營之中騰空而起,外形像是五根三尺來長的羽毛,彷彿一柄柄的寶劍,各有顏色,按青、黃、赤、黑、白劃分。

五色神光在在夜空中顯得格外絢麗,隻是迎著赤紅澀雷霆風暴輕輕一刷。

瞬息之間,萬千雷霆立時倒卷而回。

五色神光再一刷,厚重的雲層也在瞬間消散。

浩瀚星海再度出現在夜空之中。

羽翼仙飛上高空,手中現出一杆方天畫戟,直指西南方向,口中冷冷地道:“既然來了,就彆藏著掖著了。”

伴隨著他的話音,遠處的大地上突然現出一抹暗紅色。

緊接著,那一抹暗紅驟然間噴湧而出。

“轟隆隆——”

沉重的腳步聲響起,無數道暗紅色的高大身影像一股血色浪潮般向著九黎大軍撲來。

“這是……阿修羅!”

------題外話------

又要到月底了……明天三更,日萬!!!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