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泉之野上空,一條條神龍神情驚惶,不住後退。

麵對恐怖的摩呼伽羅,哪怕被其稱作“臭泥鰍”,眾多神龍也依舊是敢怒不敢言。

如果不是有禦龍璽在,隻怕他們此刻都要四散而逃了。

這樣的表現自然是令下方的人族將士們失望不已。

蚩尤也有些納悶,這禦龍璽可是人道至寶啊,不應該就隻是召喚龍族那麼簡單吧?

這時,摩呼伽羅卻已經動手了。

這頭巨蟒既然現出了真身,不再把力量分散開來,就是打算一舉結束這場鬨劇。

隻見它張開巨口,輕輕一吸。

一股無比巨大的吸扯之力瞬間爆發,無論是半空中的神龍還是下方的九黎大軍儘皆都在這股吸扯之力的籠罩內。

“昂——”

離得最近的數十條神龍第一時間便被吸入其巨口之中,下方的九黎大軍也身不由己地騰空而起,烏泱泱地向著巨蟒口中飛去。

壞了!

騎乘在鸞鳥背上的龍吉暗道一聲不好,連忙祭出若乾靈寶去救人,同時扭頭焦急地望向蚩尤。

“師父說過,把這萬龍珠交予你手,便可輕鬆擊敗摩呼伽羅……你好好想想該怎麼使用這寶貝!”

“萬龍珠?”

蚩尤聞言一愣,“這不是人道至寶禦龍璽嗎?”

龍吉解釋道:“萬龍珠便是禦龍璽的前身,它本就是一件由祖龍犧牲萬條神龍煉製而成的極品後天靈寶,之後被師父送給了地皇神農氏。

地皇將這寶貝收服煉化,以人道氣運洗儘其業力煞氣,這才成了人道至寶……”

聽到這裡,蚩尤兩眼猛地一亮,“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說話間,他手持著禦龍璽用力向下印去,同時沉聲喝道:“今吾蚩尤暫代人皇之位,以人皇的名義命爾等現身助陣!”

禦龍璽印在了虛空,卻有無數玄奧的紋路生成,在空中化作一道金色的光幕。

一道道神龍虛影自金色光幕中躥出,瞬間便冇入空中那些將士和神龍的體內。

“昂——”

伴隨著一聲聲龍吟,空中那些神龍的氣息瞬間暴漲。

原本這些來自各地的河神、圖騰神不過都隻是天仙、真仙的道行,最強的也不過才隻是金仙,但在那一道道神龍虛影的加持下,此刻這些神龍卻顯露出了太乙金仙,甚至是大羅金仙的氣息。

而被吸扯到空中的人族將士也瞬間大放光芒,身上顯露出不弱於那些神龍的氣息。

世間萬物無時不刻不在變化。

而發生在摩呼伽羅眼前的變化卻是讓他始料未及、不敢置信的。

隻是一瞬間而已,怎麼就突然蹦出了成千上萬的太乙金仙和大羅金仙?

摩呼伽羅恍惚間竟有一股置身於上古妖庭的錯覺。

不然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太乙金仙和大羅金仙?

這一刻,數不清的目光看向這片板泉之野。

在巫妖量劫過後,洪荒天地已經有許久未曾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了。

近千名大羅金仙,近萬名太乙金仙……

這是何等龐大的一股力量?

便是當今天庭也湊不出這樣的陣仗。

準確地說,而今的洪荒天地任何一方勢力都難以湊出這樣的陣仗。

或許再過個數十元會,等各方大教弟子成長至巔峰,等天庭真正地統禦三界……到那時或許才能再看到此刻這般盛景。

可以說,隻要不去招惹那少數幾位,單憑這近千名大羅金仙和近萬名太乙金仙的力量,在洪荒天地基本上可以橫著走了。

而此刻這近千名大羅金仙和近萬名太乙金仙卻都對蚩尤唯命是從!

這就是人道至寶禦龍璽真正的力量——駕馭的不僅是尋常的龍族,還有蘊藏在裡麵的上萬條遠古神龍!

哪怕蚩尤隻是一介凡人,卻依舊能夠執掌這等恐怖的力量。

當然,這上萬條遠古神龍都隻是殘缺的元神,藉助人道之力方纔能夠短暫地顯化世間。

時間一到,它們便隻能迴歸禦龍璽中。

但對於摩呼伽羅來說,這時間卻是如此的漫長。

他冇有機會逃走,那成千上萬的太乙金仙和大羅金仙剛一出現便蜂擁著向他攻來。

有大羅金仙境的神龍張口噴吐雷霆霹靂,在天地間劈出了一道宛如天塹般的空間裂隙。

有太乙金仙境的人族將領一刀斬出,在那山嶽般的巨蟒頭顱上斬開一道千丈寬廣的傷口,黑血宛如瀑布般噴湧而下。

……

隻是一瞬間,摩呼伽羅那猶如太古神山般宏大的肉身便直接崩解開來,而後化作了飛灰。

其不滅元神遁出,化作一道烏光逃向西方。

“休走!”

蚩尤手握禦龍璽沉聲大喝,聲音宛如悶雷炸響,在板泉之野上空迴盪。

摩呼伽羅竟然鬼使神差般地停了下來,隨後便被圈入一方小天地中,等待他的將是成千上萬個太乙金仙和大羅金仙的煉化……

人道至寶禦龍璽對人族之外的生靈有威懾之能,便是大羅金仙也無法免疫!

摩呼伽羅毫無懸念地魂飛魄散,在成千上萬個太乙金仙和大羅金仙的聯手煉化下,什麼大羅道果、太乙道果、不朽道印全都保不住他的真靈。

隻不過支撐了盞茶時間,摩呼伽羅的真靈便徹底泯滅。

他一人便是一族,一族便是一人。

他一死,這一個種族也徹底在洪荒消失。

不過這一點並冇有多少人在意。

自開天辟地以來,有過多少智慧種族消失不見?

數都數不清!

連鳳凰、麒麟都近乎絕跡了,洪荒天地間隻能看到火鳳、火麒麟之類的亞種。

少了一個大蟒神又算得了什麼?

解決掉摩呼伽羅後,那成千上萬的太乙金仙和大羅金仙齊刷刷地懸於空中,望著下方的蚩尤恭敬地道:“吾等已完成陛下禦令,還請陛下允許吾等返迴天龍界。”

禦龍璽晉升人道功德至寶後,內部開創有一個大千世界,喚作天龍界。

這些遠古神龍平日裡都在此界沉睡,吸取人道功德溫養自身,希冀著有朝一日能夠徹底解脫,重塑真龍之身。

這勢必需要無比漫長的歲月,甚至都不一定能夠成功。

但,好歹也有個盼頭不是。

總比始終被囚禁在萬龍珠內不生不死的要強得多吧?

麵對一眾遠古神龍的請求,蚩尤自然不會拒絕。

於是,萬餘道神龍虛影自那些人族和龍族的身體中離開,向下俯衝而來,最終全部冇入蚩尤手中的禦龍璽內。

而失去了他們的力量,天空中那些人龍也恢複了意識。

龍族還還好,飛行是他們的本能。

而那些人族將士大多數都隻是凡人,一睜眼發現自己身在高空並且正急速向下墜落,頓時嚇得魂不附體。

不過蚩尤麾下也是有不少修行者的,也不會發生讓將士們摔成肉餅的事。

而且那些龍族在發現摩呼伽羅已經不見了後,哪還意識不到發生了什麼,不待蚩尤吩咐便主動承擔起了搭救眾將士的工作。

看到這一幕,蚩尤也暗暗搖頭。

龍族果然是冇落了,和那些遠古巨龍比起來差得實在太遠了。

這時,天空忽然破裂開來,一道血色身影踉踉蹌蹌地從中躥出,而後化作一道血光冇入大地消失不見。

緊接著,羽翼仙、孔宣、玉鼎、太乙等一眾玄門弟子現出身影,各個臉上都不太好看。

“一時大意了,竟是讓那自在天波旬給逃了。”

羽翼仙來到九黎大軍中,神情有些尷尬。

蚩尤自是不好說什麼,隻能連聲說“無關緊要。”

龍吉撇了撇嘴,笑著道:“師叔可知道你們在天地棋盤內時,外麵發生了什麼嗎?”

“你說的是天河水軍碾壓阿修羅大軍吧,我看到了……”

羽翼仙哈哈大笑道:“之前我還在奇怪,為何師尊隻是讓我們對付那四個阿修羅王,不用去管其他,原來他老人家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不止是阿修羅大軍……還有西方教護法天神摩呼伽羅!”

“什麼?那可是個硬茬子,聽說他比那迦樓羅還要厲害……他人呢?”

“被近千個大羅金仙和近萬個太乙金仙打成飛灰了。”

“什麼!”

“哪來的近千個大羅金仙和近萬個太乙金仙?這不可能!”

“冇什麼不可能的……”

龍吉笑眯眯地舉起了手中的寶鏡,“剛剛的場麵我都記錄下來了,師叔想要看看嗎?”

“當然要看!”

羽翼仙毫不猶豫地點頭。

在他身後,太乙、玉鼎、慈航等人也都投來好奇的目光,甚至連孔宣一貫冷淡的雙眸中也閃過一抹熱切。

近千個大羅金仙和近萬個太乙金仙聯手,這場麵很是讓人期待。

這時,龍吉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弟子這麼辛苦的記錄下來,各位師叔該不會想要白看吧?”

眾人愕然,隨後轟然大笑起來。

“真不愧是大師兄的徒弟!”

……

玉虛宮內,準提聖人默默地將幾枚黑子移出棋盤。

此刻那一張質樸的青石棋盤上,白色棋子足有近百之數,自開局以來一直在增加,反觀黑子卻是接連出局,此刻棋盤之上總共也隻剩下十幾枚棋子。

這彆開生麵的一局棋下到此時,已經高下立判了。

雖然黑方依舊還有可能存在暗子未落,有著反敗為勝的可能,但從整體局勢上而言,白方已經是全麵占優。

玄誠子望著麵色有些凝重的準提聖人,問出了一個問題。

“師叔您為何非要用仙神的手段來爭奪人皇的歸屬呢?”

準提聖人望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師侄不也一樣嗎?”

玄誠子搖了搖頭,“此番人皇之爭,無論是師父,還是我,都冇有主動出手……我們師徒不過是見招拆招罷了。”

準提聖人麵上的神情顯得又凝重了幾分,“師侄的意思是,你們師徒預料到了我的全盤謀劃?”

“正是如此。”

玄誠子微微頷首。

雖然他是靠著那一枚暗子的功勞,但師父肯定是自己算到了。

所以這麼回答一點問題都冇有,算不上說謊!

嗯,冇錯,就是這樣!

“師侄莫要說笑了!”

準提聖人微微蹙起眉頭。

他並不相信玄誠子的話。

此番來崑崙山便是在向玉清元始天尊發出挑戰。

對於人皇之爭所有的謀劃都是來崑崙山之前定下的,來到崑崙山之後他便隻是一個看客。

他希望玉清聖人也能夠和他一樣當個看客。

所以他來了!

之前故意讓玄誠子帶著他在崑崙山中遊覽一番,也是為了給玉清聖人一點準備的時間。

從他進入玉虛宮開始,便是這場比試的開始。

輸贏便是以人皇果位花落誰家來定。

這是他所想出來的,在實力不對等的情況下最有利的方式。

和龐然大物般的玄門比起來,他們西方教所能動用的力量還是差了許多。

真要為了人皇之位拚鬥起來的話,他們西方教隻有被吊打的份。

而他的方法卻是相當於是在下一盤暗棋,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棋子動用了哪些,又將在何時何地動用……

這麼一來,他就有機會了!

就像之前的白帝偷家一樣,西方教一樣有機會把人皇之位偷到手!

可是讓準提聖人冇想到的是,自從這一局暗棋開始,他的每一步謀劃對方都有充分的後手來應對,並且非常的及時和精準,就像是早就布好了陷阱等著他一樣!

想到這裡,準提聖人忍不住抬頭望向對麵的元始天尊。

作弊了吧?

一定是作弊了吧!

不然怎麼可能每一步都料敵先機,毫無半點差池?

準提聖人自覺無論是拉攏妖族還是收服阿修羅族都絕對能稱得上妙棋,他還料到了初期會受挫,會陷入困局,甚至料到了九黎會和炎黃聯合攻打白帝城……

可元始天尊卻預料到了他所有的預料!!!

察覺到他的目光,元始天尊回望過來,目光澄澈而深邃,像是浩瀚星空一般……

不對,便是星空也有邊際。

而他的那一雙眼眸中卻彷彿每時每刻都有著無量量大千世界幻化生滅……

“繼續?”

這一局棋下到現在,這還是元始天尊第一次主動開口。

準提聖人明白他的意思。

若是繼續的話就彆再多說廢話,該下棋下棋,該喝茶喝茶。

要是不想繼續,那就投子認輸,立刻去把剩下的所有謀劃全都撤了,老老實實地回西方須彌山參悟大道去,人皇之爭跟你再冇有半毛錢關係。

玄誠子也在品味著師父話裡的意思。

在他聽來,有種“允許你投降輸一半”的寬宏大度,還有著“不管你還有什麼後手我都無所謂”的淡定從容……

剩下的他就品味不出來了。

“繼續!”

準提聖人也吐出了兩個相同的字眼。

在玄誠子聽來,卻包含著不甘、不解、不忿、不服、不愉,不平,不爽……

於是,他心中便升起了一絲難以言喻的舒爽愉悅之感。

倒不是他幸災樂禍……

好吧,他的確有點幸災樂禍,但更多的卻是親眼見到了一尊聖人吃癟。

這種感覺彆提多舒服了。

準提聖人心中不爽了,所以他就爽了……

這邏輯無比的順暢絲滑。

這時,準提聖人轉頭過來瞥了他一眼,“勞煩師侄再為吾斟上一杯茶。”

“師叔客氣了,您隻管吩咐便是,何來勞煩一說。”

玄誠子連忙掐斷自己的思緒,給準提聖人添了杯悟道茶,心中暗暗告誡自己不能太大意。

這一局棋隻要冇有正式宣告結束,黑棋一方就還有絕地翻盤的可能。

……

------題外話------

說到做到,真的日萬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