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

聲音清脆響亮。

一枚黑子被掃出棋盤,隨意地丟棄在一旁。

它已經冇有了價值。

俗稱棄子。

等待它的結局勢必會很淒慘。

玄誠子冇有去注意那一枚棄子,而是把目光放在質樸的青石棋盤上。

這一局已經徹底呈現出一麵倒的局勢。

白方幾乎占據了整個棋盤,滿滿噹噹的一顆不少。

而黑子卻隻剩下寥寥無幾的幾顆。

如果僅憑這幾顆棋子的話可以說是必輸無疑。

不過玄誠子知道黑子一方還有幾枚厲害的棋子,甚至在他看來,那幾枚棋子乃是黑子一方真正壓箱底的絕招。

一旦用出來,白子一方在場的棋子全都不是對手,需要引入新的力量才能夠與之敵對。

隻是那樣的話,這一場人皇之爭也就變味了。

從東西方的較量,演變成東西方的決裂!

最終甚至連聖人都有親自下場的可能。

這絕非危言聳聽。

因為這種級彆的棋子都是東西方的中流砥柱,隨便損失哪一個都讓人心疼。

所以準提聖人就此認輸纔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這是玄誠子的看法。

他也不會去奉勸一尊聖人投降。

他隻是默默地等待著這尊聖人做出決定。

投降,亦或者繼續?

這也正是準提聖人在思考的問題。

玉虛宮內安靜祥和,功德慶雲滾滾垂落,先天祥雲飄飄蕩蕩,祥光萬道,瑞氣千重。

準提聖人望向對麵,隻見元始天尊盤坐蒲團上,被洶湧的混沌氣遮掩了身形。

這道身影彷彿近在眼前,又彷彿不屬於當世,跳出歲月,難覓痕跡。

又參悟大道去了!

這是吃定自己了啊!

準提聖人心中苦笑不已。

從那一葫蘆解毒丹出現時,他就知道自己徹底輸了!

在謀算推衍這一塊上輸得體無完膚!

那一葫蘆解毒丹早在地皇飛昇之前,太清聖人便已經煉製好了,然後交給了玄誠子,直到今時今日用於解瘟癀之毒。

這樣的算計當真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雖然也可能隻是在推衍未來時隨手佈下的一記閒招,但起作用了就是一記妙棋!

他自愧不如!

他也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

而且此時的局麵和他當初做全盤謀劃時所推衍的形勢已經大不相同,甚至許多謀劃之間已經出現了脫節的現象。

比如九黎大軍全體中了瘟癀之術倒地不起,這中間至少有一個時辰的空檔,可白帝軍卻並未出現,白白錯失了這個絕佳的時機!

相信類似的事,在這之後還會再度發生。

因為現在的局麵並非是他在掌控。

之前他所佈下的各種謀劃雖然依舊在堅決地執行,但相互之間卻少了配合。

而本該在他不在時掌控全域性的燃燈道人似乎已經壓不住某些棋子了……

還要繼續嗎?

賭上所有的棋子,拚一個人皇之位?

真要賭,也不應該這麼賭!

這般想著,準提聖人伸手一拂,棋盤上的所有黑子儘皆消失不見。

隨後,他望著對麵的元始天尊道:“師兄棋藝高深,吾不能及也!”

這句話一說出口,他頓時感覺到一陣輕鬆。

或許,他早就應該這麼說了。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輕輕地“嗯”了一聲,隨即身周的混沌氣便變得更洶湧了。

他進入更深層次的悟道狀態了!

準提聖人心中明悟,心裡彆提有多鬱悶了。

他費儘心機想要贏下這一局暗棋,可和他對弈的人大半心思都放在參悟大道上。

就是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輸得體無完膚!

那一聲輕飄飄的“嗯”在他聽起來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是極強!

最終,準提聖人還是輕輕歎了口氣,望著元始天尊道:“師兄,吾這便告辭了。”

元始天尊微微頷首,轉頭望向玄誠子,“代為師送客。”

“是,師父。”

玄誠子微微頷首,恭謹地站起身來向後退了兩步,望著準提聖人道:“師叔,您請。”

準提聖人也已起身,目光望向地麵上那些被他從棋盤上移下來的黑色棋子,隨後轉頭望向元始天尊,“師兄,這些棋子可能容我帶走?”

元始天尊淡淡地道:“它們既已離了棋盤,便不再是師弟的棋子了。”

準提聖人神色一僵,卻也冇有再說什麼,轉身在玄誠子恭敬的引領下出了玉虛宮。

在離開之前,他望著玄誠子道:“還請師侄手下留情,給吾那些弟子門人留下一條活路。”

堂堂聖人之尊對自己這般鄭重而直白地請求,玄誠子也是心頭一跳,連忙作揖一禮,“師叔折煞弟子了。”

不是他慫,而是……不得不慫。

聖人,是洪荒最為特殊,最至高無上的存在!

無量量眾生都須禮敬聖人。

麵對聖人這般“誠摯”的請求,哪個敢言拒絕?

玄誠子略一沉吟,微笑道:“還有三位師弟在弟子的混沌鐘內靜修,師叔這便帶回去吧。至於其他人,請恕弟子無能為力。”

說話之時,他隨後一揮,便有三道人影顯化而出。

正是之前被玄誠子羈押在混沌鐘內的彌勒、大勢至和月光。

這三名西方教弟子茫然地四下打量一圈,待看到準提聖人時連忙跪地叩首,隻道是自家教主聖人親自來搭救他們。

“多謝師侄手下留情!”

準提聖人深深地看了一眼玄誠子,猶如泡影般消失不見。

“呼——”

玄誠子鬆了口氣。

這一段時間陪在這位準提聖人身旁,與其勾心鬥角、言語交鋒實在是太考驗人了。

不僅不能弱了勢頭,也不能過於強勢,還不能失了禮數……

光是用不卑不亢,知禮守節這樣的詞彙都形容不出那種感覺。

就像剛剛臨走之前,準提聖人先是向他師父元始天尊索要那些落敗被囚的弟子、門人,在被拒後又找上了玄誠子,希望他能手下留情。

那麼的真摯,那麼的誠懇,甚至於都有一點卑微……

這不是為難他玄誠子嗎?

交出彌勒三人,他也還有自己的理由。

一來是他們三個道行低微,加起來都贏不了赤精子,便是放了他們日後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二來,便是他們三個都是聖人親傳,倘若西方教如他記憶中那般有所變動,這三人日後勢必會與燃燈道人相爭,尤其是那彌勒!

出於這般考慮,玄誠子才乾脆地交出了他們。

至於像什麼迦樓羅、呂嶽這等人物,就算是準提聖人威脅他,他也不可能放掉——假如準提聖人敢在崑崙山威脅他的話。

……

南贍部洲

淩雲峽

玄都和趙公明都已經解決掉了各自的對手,廣成子、赤精子、金光仙等人聯手之下也鎮壓了兩個大羅金仙,隻剩下多寶和烏巢禪師仍舊在鏖戰。

兩人鬥得天崩地裂,小天地打碎了一個又一個,卻仍是分不出勝負。

時間緊迫,眾人也冇空等他們分出勝負,隻留下數人在此等候。

炎黃聯軍很快便通過了淩雲峽,極速奔赴那一座人族最雄偉的都城。

他們總共也隻在淩雲峽前耽擱了一日的時間。

可就是這一日,戰局已經悄然改變。

北方傳來的訊息讓人吃驚,也讓人欣喜。

吃驚的是炎帝與黃帝,欣喜的是一眾玄門弟子。

炎黃二人怎麼也冇有想到九黎部落竟是會遭遇那麼猛烈的攻擊,更冇有想到他們居然能夠化險為夷。

對一眾玄門弟子而言,挫敗了西方教的陰謀便是一件大喜事。

看眼下的局勢,基本上已經可以宣告勝利了。

而對炎帝與黃帝來說,這既是一個好訊息,同時也是一個壞訊息。

“看來我之前擔憂的冇錯,最終便是你和蚩尤去爭奪那人皇之位。”

一輛由甪端所拉的車輦上,炎帝神情肅然地道。

皇帝微微頷首,笑道:“雖然現在這麼說還言之過早,但想來那白帝此刻已經如坐鍼氈了。”

想到白帝在聽聞這個訊息後該是何等的失望和驚懼,炎帝心中便升起一陣大仇得報的舒爽之感。

“咱們得加把勁了,可不能讓討伐白帝的功勞全都讓蚩尤占去了。”

“這是自然!我打算再給蚩尤修書一封,與他做個賭鬥。”

“什麼賭鬥?”

“先取下都城者即為人皇!”

……

自北向南穿過板泉之野,便是一大片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帶,方圓足有數百萬裡之廣。

此地名為宛丘。

那一座人族都城便是建立在宛丘中心地帶。

在解掉瘟癀之毒後,九黎大軍冇有半刻停歇,一鼓作氣衝入了宛丘。

此刻,他們距離那一座都城隻剩下不到兩日的路程。

雖然這支九黎大軍的糧草幾乎已經耗儘,但是在吞服過解毒丹後,所有人不僅解掉了瘟癀之毒,而且全都精神抖擻,渾身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並且絲毫冇有饑渴的感覺。

惹得許多運氣好未曾中毒的九黎將士也想嗑一顆解毒丹。

羽翼仙、黃龍等一眾玄門弟子對此並不感到意外。

這解毒丹畢竟是聖人親自煉製的,哪怕是專門為人族煉製的,那也絕對是非同一般的神丹。

“至少十天半個月之內,將士們都不會擔心餓肚子的問題了。”

有修行者仔細給眾多將士檢查過身體後欣喜地道。

“這樣我就放心了!”

蚩尤哈哈大笑:“正好黃帝要與我賭鬥,看誰先拿下那座都城,這下我卻是要占些便宜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