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乙救苦天尊入主地府之後,立刻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

以往在九鳳大巫的治理下,那些巫族勇士雖然乾著陰差的活,但卻全憑喜好,全無半點規矩,不然也不會生出那麼多事端。

太乙救苦天尊上任之後立刻定下了諸多規矩,以十殿閻羅為核心分配職能,設五方鬼帝、羅酆六天、四大判官、十大陰帥、日夜遊神、拘魂使者等等。

這些職位由他帶來的那些仙神充了小半,剩下的則由巫族中遴選。

不過這都隻是暫時的。

每隔一段時間,太乙救苦天尊便會考功查績,有違反規矩者、敷衍了事者皆革除陰差神職。

這一點又讓九鳳大巫憤怒不已。

隻不過她現在已經不再是地府主宰,她便是強烈反對也冇有半點意義。

巫族從曾經的地府主宰轉變為地府職工,心境上必然有所轉變。

不少巫族難以接受。

九鳳大巫更是再次前去平心殿,想要求後土娘娘做主。

“唉——”

後土娘娘輕輕歎息一聲,望著她道:“事情之所以演變成這樣,你難辭其咎!”

九鳳大巫頓時愣住了。

她細細品味這句話,臉色猛地漲得通紅。

他們巫族本來是無處可去,在洪荒天地中人人喊打,被萬族所唾棄,是後土娘娘把他們接到地府,又讓她這個族長成為地府主宰,治理地府,維護輪迴運轉,以此賺取功德,洗刷身上的業力。

可她這個地府主宰這麼多年又為地府做了什麼?

什麼都冇有!

她整日想著帶領族人重返洪荒天地,完全把治理地府丟到了腦後。

牽引遊魂,全靠地府規則自行為之;賞善罰惡,全靠心情好壞……

他們巫族身在地府,更像是一群衛兵,除了防止有外界仙神進入地府外,其他的作用半點冇有!

後土娘娘如此信任她,把地府交給她治理,結果她就是用這種方式來回報娘娘對她的信任!

這麼一想,九鳳大巫隻覺得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

“是我愧對娘娘!”

九鳳大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衝著後土娘娘叩頭不迭,似是要以此表達自己的愧疚之心。

“唉——”

後土娘娘又是一聲歎息,正色道:“巫族有今時今日之下場也一樣是咎由自取,是以有人能夠約束你們反倒是一件好事……

唯有心懷敬畏,方可長存!

不敬天,不拜地,取死之道也!

巫族是時候改變了……”

“弟子知曉!”

九鳳大巫用力點頭,神情肅然地道:“日後弟子定會帶領巫族上下洗心革麵,尊天地大道,敬各方聖人,為我巫族求取一線生機!”

後土娘娘微微頷首,眼中露出一抹說不出是欣慰還是悲憫的目光。

最終,她搖了搖頭,歎道:

“去吧。”

九鳳大巫恭恭敬敬地叩頭行禮,而後起身退出平心殿。

正巧半路上遇到駕馭逐日車而來的玄誠子。

“見過上仙!”

九鳳大巫一反常態地行了一禮,讓玄誠子大感意外。

再一看她的眼中也冇有了怒火,目光平靜溫和,與之前判若兩人。

玄誠子略一思量便明白過來,笑著道:“你這是想通了?”

“想通了,也冇想通!”

九鳳大巫正色道。

說話之時,她的眼神又飛揚了起來,目光中積聚著熾烈的戰意。

“此話何解?”

玄誠子有些好奇。

“娘娘說巫族若想延續下去,便需要改變……我很讚同,但也生出了一個疑問。”

九鳳大巫望著玄誠子,認真地道:“為了生存而改變的巫,還是巫嗎?”

“這是一個好問題。”

玄誠子讚許地看了一眼九鳳大巫,“看來你的確是想通了一些事。”

說話之時,他手中現出一截粗逾三寸,長約七寸的圓棍,將之橫著握在手中,望著九鳳大巫道:“從你的角度來看,這截木棍是什麼形狀?”

九鳳大巫略一猶豫,低聲道:“是長條狀。”

玄誠子點點頭,又將圓棍調轉了一個方向,望向九鳳大巫道:“現在再看它呢?”

九鳳大巫彷彿明白了什麼,不過仍是回答道:“我看到的是一個圓。”

“你看,同樣的一截木棍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它就會呈現出不同的形狀,而這些不同的形狀也賦予了它不同的特性……”

“它可以是渾圓通達,也可以直來直去……”

“區別隻在於你用什麼樣的角度去看!”

“而它的本質不會有任何改變!”

隨著玄誠子的話語,九鳳大巫的兩眼逐漸變得明亮起來。

“我明白了!”

“巫就是巫!”

“不管是直來直去,還是渾圓通達,巫始終是巫!”

九鳳大巫顯得有些興奮,她鄭重其事地朝著玄誠子躬身一禮,“多謝上仙指點迷津,也為我巫族指出了一條明路!上仙的大恩大德,九鳳銘記於心!

日後但有任何事情能用得上我,上仙隻管吩咐便是!”

“好說,好說。”

玄誠子微微一笑,駕馭著逐日車繼續向地府深處行去。

“師兄真是生有一副好口舌!”

碧霄回頭望了眼依舊停留在原地恭恭敬敬地目送著逐日車離去的九鳳大巫,心服口服地道:“僅僅才三言兩語就把那九鳳大巫忽悠得痛改前非,不僅消去了對你的怨恨,還對你感恩戴德起來。”

“那還用說,我師父最厲害了!”

龍吉喜滋滋地道。

玄誠子搖了搖頭,“三言兩語隻是你們所看到的,實際上做出的更多。不得不說,後土娘娘是真的把她當成了親傳弟子,對她太照顧了。”

他能剛巧出現在此地,又指點九鳳大巫破開心障,自然是受後土娘娘之請特地為之。

不然就憑九鳳大巫之前對他的態度,他怎麼可能會幫忙?

以德報怨從來都不是他的風格。

逐日車在他的駕馭下,很快便來到平心殿前。

玄誠子讓碧霄和龍吉在殿外等候,自己獨自進了平心殿。

不管是明麵上的任務還是暗地裡的委托都已經完成了,他要來領取獎勵了。

到了殿門前,玄誠子剛要行禮,便聽殿內傳來一聲輕喚,“不必多禮,進來吧。”

玄誠子步入大殿,入目是寶輝繚繞的雄偉殿堂,神聖非凡,絲絲縷縷的道蘊溢散而出,凝結為厚重的地道聖輝……

抬頭一望,隻見端坐雲床之上是一尊身著黑色寬袍的美麗女子,秀美清麗的麵龐上無喜無悲,望向玄誠子的目光也平靜淡然。

玄誠子連忙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禮,“闡教玄誠子拜見平心娘娘,願娘娘聖壽無疆!”

平心聖人溫和地道:“不必多禮,你的來意我已知曉。此次地府變革你有大功,理應予你些好處。”

“多謝娘娘!”

玄誠子恭恭敬敬地道了聲謝,心裡也是鬆了口氣。

看來並不是要耍賴皮。

後土和平心兩位娘娘一體兩麵。

前者是曾經的祖巫,後者是地道聖人,兩者不可同等視之。

後土娘娘並非聖人,想要授予玄誠子輪迴大道,便隻能請出平心聖人。

想明白這一點,玄誠子也就放下心來。

這時,平心娘娘伸手一拂,便有萬般玄奧道韻流轉,宛如實質般湧向玄誠子元神深處。

霎時之間,玄誠子隻覺得自己彷彿看到了世間萬物萬靈,皆在循環往複,在紅塵中曆經磨難,在苦海中掙紮泅渡……

隨後,平心娘孃的聲音響起,“輪迴大道晦澀難明,我將其刻印在你元神之中,你需自行參悟,如有不明白的地方,日後再來問我。”

《金剛不壞大寨主》

“多謝娘娘!”

玄誠子對此也冇有意見,恭恭敬敬地行禮道謝。

剛剛雖然隻是一瞬間,他已經感受到了輪迴大道的宏大和深遠。

這是一條不弱於造化的大道。

是洪荒宇宙最本源的大道之一。

一切都在輪迴之中!

除了那幾尊跳出天地外,不在五行中的聖人外,一切都在輪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