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悠悠,溪水潺潺。

幽穀之中,玄誠子取出火爐、茶具等物,催動三昧真火燒水。

在他忙碌之時,伏羲又開始撥弄琴絃,“叮叮咚咚”的琴音在他指尖跳躍,像是山澗小溪在歡快地流淌。

聽著琴音,玄誠子隻覺得內心一片澄淨,彷彿置身在鳥語花香的草地上,甚至能夠嗅到泥土的芳香!

不知過了多久,琴聲戛然而止,耳邊傳來伏羲的輕笑聲,“水燒乾了。”

玄誠子麵色一紅,連忙重新添上靈泉水。

伏羲微笑著道:“你會彈嗎?”

玄誠子點點頭。

前世他為了陶(解)冶(決)情(單)操(身),學了不少撩妹神技,上到琴棋書畫,下到吹拉彈唱,可以說無一不通。

而這一世在修行之餘,他也把此前的很多技能重新撿了回來,當做閒暇愛好來打發時間。

冇辦法,時間太富裕了。

伏羲將琴遞了過來,笑道:“給你試試。”

接過七絃琴,玄誠子盤坐在地上,將琴放在膝頭,微微吸了口氣,十指落在弦上。

或按,或挑,或抹,或摟……

叮叮淙淙的琴音在他手下流淌而出。

他彈的曲子是笑傲江湖,這首曲子節奏快而鮮明,有著一股恣肆曠達、狂放不羈的風韻。

伏羲眼中露出一絲訝色,似是冇想到看起來溫馴有禮的玄誠子竟會彈出這樣的曲調。

一曲終了,玄誠子有些意猶未儘地還回七絃琴。

正巧靈泉水已經煮沸了,他連忙取出茶具開始泡茶。

伏羲在一旁看著他的動作,重新將琴放回膝頭,彈奏起剛剛玄誠子彈的那一首笑傲江湖。

霎時間,正在泡茶的玄誠子感覺自己好像於一瞬間遍覽大好河山,金戈鐵馬,肆意江湖,與醇酒作伴,和美人共舞……

不知過了多久,他猛地清醒過來,正好看見伏羲端著茶杯一邊輕啜,一邊望著他微笑。

“有意思。”

伏羲笑著道:“這曲子有意思,這茶也有意思,不過最有意思的還是你。”

玄誠子憨厚一笑,“還是師叔的琴技高超,這首曲子在您的彈奏下,讓弟子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伏羲搖了搖頭,“非是我琴技高超,而是這把琴的功勞。它是我的伴生靈寶,在彈奏之時,能夠將人拉入心景之中。”

聽到這話,玄誠子望向那七絃琴的目光不由地多了一絲好奇。

先天神聖的伴生靈寶,至少也得是上品先天靈寶吧?

就在這時,一隻白兔似是被悟道茶的香氣吸引,蹦蹦跳跳地來到兩人身旁。

玄誠子扭頭望了一眼,忽地目光一凝。

隻見那小白兔竟然長有五條腿,額頭生有一隻螺旋狀獨角,並且背上還生有一對蜷曲起來的羽翼。

這是什麼怪物?

似是看穿了他心中的疑惑,伏羲指著那小白兔微笑道:“這是你女媧師叔以斡旋造化神通創造出來的生命,是不是很有趣?”

有趣嗎?

玄誠子看著那縫合怪一般的小白兔,隻見它在草地上幸福地又蹦又跳,累了便咬一口青草在嘴裡咀嚼。

隻是下一瞬,它毫無征兆地突然呆滯在原地,緊接著身上“簌簌”地掉落泥沙,最終化作一捧黃色的泥沙。

“這是……”

“看來又失敗了,師侄不用在意。”

看著伏羲習以為常的模樣,顯然這樣的事情在山穀內時常發生。

看著地上的泥沙,玄誠子若有所思。

記憶中,女媧大神就是以斡旋造化神通捏土造人,憑藉這造人功德得以證道混元,登臨聖位!

難道女媧大神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正思量間,一個穿著杏黃寬袍的女子步入山穀之中,微笑開口道:“伏羲道友。”

伏羲連忙收起七絃琴,起身相迎,“原來是後土道友來了。”

後土道友?

祖巫!

玄誠子被兩人的對話驚醒,連忙起身望去。

隻見那後土祖巫和他見過的那些粗獷雄壯的巫族全然不同。

雖然她個頭也很高,但身段卻窈窕纖細,相貌更是端莊秀麗,黑亮的長髮披在肩頭,宛若黑色的瀑布一樣,柔順光滑。

她赤著潔白如玉的腳掌在青草覆蓋的泥土上嫋嫋婷婷而來,步履款款,身姿曼妙,帶著一身的異香,宛若盛開在人們麵前的一朵嬌媚的鮮花,美豔而耀人眼目。

她雖走得悠然閒適,但眨眼間卻已經到了兩人近前,目光朝玄誠子望去。

“這位小友是?”

伏羲微笑引薦道:“他是玉清元始天尊座下弟子,叫玄誠子。”

玄誠子連忙作揖一禮,“玄誠子見過師叔!”

他記得後土祖巫也曾在紫霄宮中聽道,是以這一聲師叔也不顯突兀。

後土祖巫眼中閃過一抹訝色,微笑道:“師侄不必多禮。三位師兄近來可好?”

玄誠子笑道:“三位師長整日裡忙著參玄悟道,都不出來走動走動。這不,打發我來給伏羲師叔送茶。”

“三位師兄道行高深仍舊孜孜不倦地追尋聖人大道,實為我被楷模。”

說到這裡,後土祖巫微微歎息一聲,“若非我為俗務叨擾,定要學三位師兄那般閉門清修,參悟大道。”

玄誠子心中一動,知道她口中的俗務想來便是與妖族之間的紛爭了。

這時,一個雍容華貴的女子漫步走來,笑道:“師妹若是想要閉門清修,不如便在這山穀附近開辟道場,正好和我們兄妹做個鄰居。”

後土眼中閃過一抹嚮往之色,隨即便搖頭歎道:“師姐好意,後土心領了。不過眼下巫族還需要我的力量,待日後驅除了妖族,再來與師姐作伴吧。”

說到這裡,她鄭重其事地朝著女媧和伏羲作揖一禮,“今日後土來此,也是想請兩位相助我巫族!如今帝俊和太一野心膨脹,命一眾天庭妖神建立地上妖國,裹挾洪荒萬族與我巫族為敵,讓戰火燒遍整個洪荒……

兩位都是先天大神,在洪荒萬族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的地位,若是兩位肯出山振臂一呼,洪荒萬族勢必會奮起反抗妖庭的殘暴統治!

屆時,洪荒萬族無量生靈都會感念兩位的恩德!隻要能剷除妖庭,我巫族願全力支援由兩位來統領萬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