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在經過數次的集中測試和優化後,玄誠子覺得也是時候讓靈境上線了。

數次的大規模集中測試,其中還有許多隨機邀請的散仙。

正是他們的加入,也讓許多關於靈境的詳細資訊不脛而走。

一時間,整個洪荒鬨得沸沸揚揚。

大多數仙神起初並不相信。

突然冒出來一個和洪荒極度相似的靈境宇宙,還是存在於網絡之中的……那可不就是假的嗎?

假的東西哪裡來的真實體驗?

神念進去靈境之中,那要是回不來了怎麼辦?

最重要的是,真有這麼好的東西為何不藏起來自己偷偷用,還要開放給所有仙神?

……

無數的質疑聲充斥在眾仙神的心中。

很少有人相信靈境是真的存在,並且真的有那麼神奇。

但是隨著玄門和天庭動作不斷,快速地鋪設了一座又一座千京塔,並且在數次集中測試後更是傳出了“靈境由四聖開辟”這樣的內幕訊息後,哪怕是之前質疑聲最大的仙神也不禁疑惑起來。

難道那靈境是真的存在?

難道那些玄門弟子真的要把靈境開放給所有人?

不然他們為何耗費這麼大精力弄這些千京塔?

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多關於靈境的訊息從各種渠道釋放了出來。

無數有板有眼的訊息拚湊成一個真相——靈境確實存在!

無數仙神激動不已。

便是那些一心修行的仙神聽到靈境內可以加速悟道,可以針對性進行各項訓練等等,也是恨不得立刻進入靈境之中。

此時距離靈境開辟已經過去了一萬多年,天庭三十三重天的網絡架設工程已經宣告完成,南贍部洲也完成了大半。

在原本的規劃中,也是優先覆蓋這三個區域。

東勝神州不用說了,玄門的大本營,也是洪荒靈氣最濃鬱之地。

天庭三十三重天是洪荒各個方麵的交流中心,最下方的色界六重天更是有著整個洪荒最大、最完整的交易體係。

而南贍部洲則是人族的大本營,人族修行者未來必將成為洪荒仙神的主流。

相比之下,東海、南海、地府等地都冇有這麼密集的仙神數量,就算形成了網絡覆蓋也不會有太多的“客戶”,所以先上線東勝神州、南贍部洲和天庭三十三天是最合理的方案。

倒是後土娘娘對於這個方案有些不滿,強烈要求把地府也加入其中,以便讓地府陰差能夠在枯燥乏味的工作之餘能有一個休閒放鬆之地。

玄誠子隻得給她算了一筆賬,表示如果她願意承擔建造千京塔所需要的各項成本,倒也不是不能優先考慮。

隻是當看到那一筆數額誇張的數字後,後土娘娘立刻打起了退堂鼓,表示地府工作其實也挺輕鬆的,陰差們並不是非常迫切地需要進入靈境。

除了後土娘娘外,還有不少相熟的、不熟的準聖大能也都親自上門拜訪玄誠子。

比如西牛賀洲的鎮元子,東海湯穀的扶桑老祖等等。

這些準聖大能來此隻有一個目的,希望能夠把靈境覆蓋到他們的勢力範圍。

對此,玄誠子隻得又把賬目給他們算了一遍,讓眾多準聖大能掩麵而去。

千京塔作為中品後天靈寶,煉製所需的材料、時間等等成本遠超新式小靈通。

正常情況下一件中品後天靈寶的價值則是十萬到數百萬功德錢幣不等。

千京塔雖然是特殊靈寶,尋常仙神買去也冇用,肯定賣不出高價,但它的煉製材料卻是實打實用功德錢幣買來的。

天工坊早就計算過,煉製一座千京塔所需材料成本大約在兩萬三千多功德錢幣。

單個看也不是很多。

但在龐大的基數下,這筆數字就變得非常可怕了!

畢竟隻是一個東勝神州就耗費了一百多萬座千京塔!

粗略算一下便可知那是一筆數百上千億的钜款!

在功德貨幣化之前,冇人能夠想象這是一筆怎樣渾厚的功德。

即便是功德貨幣體係已經非常成熟,遍佈洪荒每個角落的今天,放眼整個洪荒能夠拿出這樣一筆功德的也就隻有玄門了。

這還是因為有功德錢莊存在。

這個從功德貨幣化伊始便誕生的玄門產業,最開始隻是依靠落寶金錢來把功德熔鍊成錢幣。

因為不收取任何費用,以及全程自主操作的原因,打消了許多仙神的疑慮,也使得功德貨幣化推廣迅速。

之後的功德錢莊逐漸開展起了保險、儲蓄等等業務。

直到這時,這個免費產業才正式開始營業,並且以極速上漲的姿態成為玄門眾多產業之首。

每一次盤點,功德錢莊的收益都是最高的,並且甩了其他產業一大截,即便是當年賺得盆滿缽溢,引領洪荒變革的小靈通項目也不能和它比擬。

最重要的是,功德錢莊很低調,還不怕競爭。

因為唯一鑄幣權就在它手裡,就已經決定了它的壟斷地位。

時至今日,功德錢莊已經在洪荒天地間開設了無數營業點。

早已悄無聲息地把功德貨幣體繫牢牢地掌握住。

可以說,如果掌握功德錢莊的人存點什麼壞心思,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讓洪荒好不容易形成的商業體係崩潰瓦解。

這一次能夠投入這麼多功德錢幣建造千京塔,也是功德錢莊出了大力。

當然,這算是功德錢莊對天庭進行的一次投資,未來是要分享收益的。

……

這一日,玄誠子正在靈境內忙著副本關卡優化時,一個名為“金童”的人發來通訊邀請。

玄誠子心念一動,一個年輕英俊的高大青年便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個“金童”便是昊天上帝在靈境內的化身。

早在之前的數次測試中,他便自告奮勇地當了幾次小白鼠,後來更是每日必至,在一眾冒險關卡中玩得不亦樂乎。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平常當天帝擺架子實在是太累了,而且還有諸多天條的約束,在靈境之中他可以隨心所欲,自然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放鬆一下。

玄誠子等人也就冇有管他,任他自己每天在靈境內遊玩,就算是一個內測玩家好了。

不過此時這位內測玩家的臉上卻是帶著一股焦急之色,一見到玄誠子後便匆忙道:“師侄出大事了,弄不好咱們這次要虧大了!”

玄誠子微微皺眉。

昊天坐了那麼長時間的天帝寶座,氣度已經變得非常沉穩。

此時突然變得慌張起來,玄誠子倒是有一些不適應了。

能夠讓堂堂天帝現出這副神情,也恰恰說明瞭問題的嚴重性!

“今日上朝,執法天神具本上奏,言說天工坊內部存在重大貪弊現象,並且把千京塔和新式小靈通的煉製之法販賣他人!”

說到這裡,昊天上帝有些不安地看了玄誠子一眼,見其麵色依舊平靜如常,方纔繼續道:“還有市場上關於千京塔和新式小靈通的煉製材料的價格也在近千年內不斷走高,尤其是新式小靈通的煉製材料,價格足足翻了近五倍!已經可以斷定除了天庭外,還有彆人也在煉製千京塔和新式小靈通!”

“應該是這樣冇錯了。”

玄誠子點了點頭,也能夠理解為何昊天上帝會如此慌張了。

無他,投入太大了!

煉製千京塔和新式小靈通早已把天庭這些年來積攢的家底掏空了,眼下全靠功德錢莊的投資在支撐著。

一旦靈境這個項目冇有取得預期的成果,天庭怕是要再度恢複最初那一窮二白的模樣了。

是以,隨著靈境上線日期將近,昊天上帝的神經也逐漸緊繃了起來。

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讓他產生巨大的反應。

似核心機密泄露這種壞到了極點的訊息自是讓他慌張不已。

靈境都還冇正式上線呢,仿製競品就要出現了,必然會分走大量的客戶!

眼見玄誠子仍是一副淡定的模樣,昊天上帝連忙問道:“師侄可有什麼好辦法嗎?”

“千京塔倒是不用理會,他們就算煉製出來也用不了。”

玄誠子自信滿滿地道:“千京塔是我師父煉製的,除非聖人出手,否則冇人能破解其中奧妙。”

聽到這話,昊天上帝稍稍鬆了口氣,“那還有新式小靈通呢?到時那些傢夥肯定會低價售賣搶占咱們的市場。現在天工坊內可是囤了上億部新式小靈通,這要是賣不出去的話,可就虧大了。”

玄誠子點點頭,這樣的場麵是完全可以預料到的,而且也是防不住的。

就像當初的小靈通一樣,現在新式小靈通的煉製方式在那些盜版分子眼裡估計都已經公開透明瞭。

他們現在就等著靈境上線,新式小靈通發售,趁機跟著大賺一比。

“不如這樣好了……”

玄誠子想到了一個主意,與昊天上帝說了一下。

後者猛地瞪大了眼睛。

“免費贈送?”

玄誠子搖了搖頭,“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免費贈送,而是買靈境符印,贈送新式小靈通!這叫捆綁銷售!”

“這樣也行?”

玄誠子笑著道:“當然可以,咱們主打的是靈境,新式小靈通隻是進入靈境的媒介罷了。”

昊天上帝猶豫了好一會,終於狠下心來,苦笑道:“這個主意要是彆人出的,我肯定不信,但既然是師侄你的主意,那怎麼著也得嘗試一下,大不了就是從頭再來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