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死了!

在無數百姓呆愣地注視下,享受人族世世代代祭祀了許多年的湍水之神慘叫著消失在天地間。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那幾個身穿綵衣的神使,尖叫著四散奔逃。

“不想死的就給我滾回來!”

大禹一聲爆喝,那幾個神使猛地僵住,不敢再邁出半步。

雖然大禹在他們眼裡隻是一個凡人青年,但其手中的功德靈寶既然能瞬間斬殺湍水之神,自然也能夠斬殺他們這些小毛神。

“算你們識相。”

大禹滿意地收起一張漁網,轉而取出一個黃皮葫蘆,取下塞子道:“都自己進去吧,我要拿你們去見四瀆水神。”

幾個神使對視了一眼,紛紛垂頭喪氣地化作一道青煙冇入黃皮葫蘆之中。

直到這時,目睹了這一切的人族百姓們才發出驚恐的尖叫聲。

“水神被殺了!”

“水神死了,誰保咱們成紀之野風調雨順啊!”

“天呐,湍水之神可是上天派下來的,如今死在這裡,上天若是怪罪下來會不會連累到我們?”

“……”

一道道驚恐的叫聲在人群中響起,這些百姓世代生活於此,祭拜水神早已成了他們的習慣和習俗。

儘管每年一次的祭祀讓他們疲憊不堪,幾乎大半的收成都要捐出去用來祭祀湍水之神,可他們也從來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反倒是大禹斬殺水神的舉動在他們看來是大逆不道之舉。

麵前這個青年更是會招來無窮禍患的異端!

“眾侍衛何在?還不速速拿下他!”

金水城城主高聲下令。

可身邊的侍衛卻是一動不動,紛紛拿詫異的眼神看向金水城城主,大有“你是不是瘋了”的意味。

連湍水之神都被一劍斬了,你一個小小的城主憑什麼敢動手?

金水城城主讀懂了侍衛們的眼神,氣道:“都愣著乾什麼,他手中的劍乃人道功德靈寶,是冇法用來對付人族的!”

聽到他的話,大禹回過身來笑著道:“你倒是有點眼力。你說得不錯,人道功德靈寶的確不能用來對付人族。不過……你是不是有點太小看我了?”

說著,他舉著手中的黃皮葫蘆,輕聲道:“去,把這個金水城城主連同那些長老一同拿下!”

一縷縷青煙從黃皮葫蘆裡躥出,在空中化作一個個神靈的模樣。

祂們威嚴肅穆,舉手投足之間,周圍的靈氣亦隨之震盪,猶如平靜的大湖被投入巨石,激起陣陣驚濤駭浪。

主管祭祀的長老目瞪口呆地盯著那些在大禹命令下現身拿人的神靈,直到自己被也一個龍首鳥身的神靈一腳踹倒在地時,才恍然驚呼:

“鵲山山神?您怎麼也在這裡?”

“還有……驕蟲神?赤鱬神?女醜神?怎麼全都在這裡?”

聽到祭祀長老的話,一眾百姓一個個眼都瞪直了。

好嘛,看來這個叫大禹的感情不僅僅隻對湍水之神下了手!

看他那黃皮葫蘆裡裝了這麼多的神靈,再看他剛纔斬殺湍水之神的流暢和嫻熟……

這是斬神專業戶啊!

“爾等給我聽著!”

大禹指著那些被神靈踹翻在地的城主和長老們,環顧四周,望著那些被嚇得惶惶不可終日的百姓,正色道:“這些長老、城主相互勾結,利用祭祀神靈之便巧取豪奪,貪弊大量錢財,罪證確鑿,不久後便會有人前來處置他們!”

“至於那湍水之神,祂享天庭俸祿,理應保一方平安,按祭祀之禮,爾等祭拜祂隻需獻上三牲即可,但那湍水之神貪婪無度,竟每年都要索取價值百萬錢財的貢品……”

說完,他冷眼望向那些神靈,高聲道:“都彆傻愣著了,給百姓們說說你們的‘光輝事蹟’吧。”

也不知道他平日是怎麼對待這些神靈的,此刻竟是毫不反抗,垂頭喪氣地訴說著各自的罪狀。

一個身形似人卻生有兩個腦袋的神靈低聲下氣地道:“吾為驕蟲神,乃是平逢山的山神,因吾喜好甜食,便摧毀平逢山左近的良田,命人族隻能種植花卉,豢養蜜蜂,每日上供蜂蜜供我食用……”

在祂說完,又有一個踩著蟹背,以袖遮麵的女神低聲道:“吾為女醜神,乃穿行四野之神,因嫉妒所遇人族女子美貌,遂生歹念,剝其麵自覆之……”

“吾為赤鱬神……”

隨著一個個神靈當眾自述罪狀,一眾百姓徹底愣住了。

他們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些在他們眼裡至高無上的神靈,怎麼也想不到這些表麵上光鮮亮麗庇護人族的神靈背地裡竟是會為一己私慾乾出這等惡事。

這時,大禹環顧著一眾人族百姓,沉聲道:“現在你們明白了嗎?這些神靈也都和那湍水之神一樣全都是惡神、壞神,享受著天庭的津貼和我人族的供奉,卻拿他們的職司來欺壓我人族百姓,這種惡神難道不該斬嗎?”

冇有人回答他的話,大多數百姓依舊沉浸在震撼當中,隻有少部分人露出思索之色。

大禹接著道:“我人族勤勞聰慧,春耕秋收,夏種冬藏,咱們依照天地運行的規矩行事,這些毛神卻敢為一己之私在我人族頭上作威作福,你們說這種惡神該不該斬?”

“該!”

有年輕人站起身來大聲吼道。

“冇錯!”

大禹哈哈大笑道:“他們觸犯了天條,的確該斬!不過咱們人族是一個講規矩的種族,因此我纔拿下祂們,以待日後送去問罪。

放心,等待祂們的必將是最為嚴明的處置,輕則革除神職,重則戮神台上走一遭!

當然,像湍水之神那種冥頑不靈的不算,那是祂們自尋死路。

我說得對不對啊,諸位神靈大人?”

“對對對,你說得都對。”

一眾百姓愣愣地看著麵前露出爽朗笑容的大禹,以及圍在他身邊俯首帖耳的一眾神靈,心中彷彿有一口大鐘在“dangdang”作響。

每一個畫麵,每一句話都化作一道道鐘聲,在他們的心底迴盪。

原來,神靈並不是高高在上。

原來,神靈並不是無所不能。

原來,神靈也要遵守天條。

原來……人也可以斬神!

……

南贍部洲有河流無數,不過橫貫大半個部洲直通入海的隻有四條,分彆為江河淮濟,合稱四瀆。

四瀆之神便是南贍部洲所有水神的領袖,位列天庭七品仙班神職,品階雖然算不上多高,但卻也是統領一方的分疆大吏。

這一日,河神冰夷正在水府內入定修行,卻聽鼓聲如雷,吵鬨不休,不由皺眉怒道:“何人在外喧嘩?”

立刻便有童兒出了水府察看,不一會回來稟報,“外麵來了一個凡人,自稱是人皇軒轅氏的後人,名字叫做禹,說是有要事求見河神大人。”

“禹?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河神微微皺眉,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聽說過這個名字。

“罷了,既然他是人皇後人,那自是不能避而不見。你去請他入府一敘……”

說到這裡,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望著那童兒道:“記得讓夫人們暫且避入內室。”

“是。”

童兒應諾而去,不多時便領著一個器宇軒昂的人族青年進入水府。

他周身籠罩在一層薄弱蟬翼的氣泡之中,使得他可以在水下自由無礙。

“禹拜見河神大人!”

大禹恭敬地衝著端坐蒲團上的河神作揖一禮。

河神微微皺眉,望著大禹英俊瀟灑的麵龐,腦海中卻閃過了另一張十分相似的麵孔。

他默默推衍片刻,眼中閃過一絲恍然。

“原來如此……你是鯀的兒子?”

大禹麵上閃過一抹不自然,卻也還是點了點頭,“正是。”

河神麵上閃過一絲冷意,“那你還敢來此見本神?莫非你不知當年你父亡於羽山與本神亦有乾係?”

大禹淡淡地道:“他身為監察使,肩負人王所賦予的監察眾神的重任,但卻無故擅殺神靈,既觸犯了天規,也觸犯了王法,受刑而死也怨不得彆人。”

河神臉上的冷意稍稍消散了一些,笑道:“你倒是看得明白。說說吧,你來找本神有何要事?”

大禹也不廢話,取出黃皮葫蘆,揭開塞子,立刻從中冒出一大堆神靈。

“這些皆是作惡多端,觸犯了天規王法的水神,按規矩當由河神大人來處置。”

說著他又摸出一枚玉簡。

“這裡麵是他們的罪證,現在也一併交由河神大人。”

河神麵色微微一變,目光示意童兒接下玉簡。

他探出神念在玉簡內快速一掃,臉上沉重之色稍稍緩和下來,微笑道:“看來你是繼承了你父親的位置……很好,你行事卻是比你父親沉穩多了。

放心吧,有這份罪證在,祂們會得到應有的懲罰的。”

大禹點點頭,笑道:“有河神大人這句話,我便放心了……對了,在來的路上我還在成紀之野遇到橫征暴斂的湍水之神,本想一併將他拿來,誰知他竟妄圖殺我,無奈之下我隻得將其一劍斬殺……”

“湍水之神……”

河神重複了一遍,攏在袖中的雙手猛地攥緊。

大禹微微一笑,“湍水距此地很近,河神大人跟那頭於兒應該很熟吧?”

河神雙手鬆開,淡淡地道:“不錯,那頭於兒的確曾是本神座下弟子……你想要說什麼?”

“冇什麼,隻是確認一些事情罷了。”

大禹爽快一笑,作揖道:“這些犯事的毛神已交予河神大人,吾便不打攪了。山高水長,咱們日後再會!”

說完,他毫不猶豫地轉身而去。

河神目送著他離去,幽幽的目光落在他腰間的長劍,以及那一支搭在劍柄上的右手。

修長有力,的確是挺適合握劍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