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悠悠,鏡湖淼淼。

煙波瀚渺的鏡湖水麵上霧靄流轉,湖水清澈透亮,能夠看到水下仙鯉靈鯽數不勝數。

湖邊同樣是風景如畫,瑤草鋪地,仙霧湧動,垂柳如煙。

一株株仙樹靈根在微風吹拂下,散落如雨花瓣,香飄陣陣,美輪美奐。

精緻的八角涼亭矗立在湖邊,大半延伸到湖麵上。

涼亭內乾淨整潔的地麵上擺放著一張色彩繽紛的逍遙椅,似是用雲霧霞光煉製而成,旁邊擺著一張五彩描金案,案上是千花碧玉盆,盆內草還丹、蟠桃、星辰果等靈果應有儘有。

玄誠子躺在逍遙椅上,手中握著一根釣竿,將一枚靈丹掛在魚鉤上後輕輕一甩,將之緩緩垂入水中。

同時他心念一動,一顆碧玉瓜便自行切片去籽,露出富含靈氣的果肉,緩緩朝他飛來,最終消失在他口中。

“舒坦——”

香甜汁液順喉而下,隨即便化作濃鬱的靈氣被肉身吸收,玄誠子忍不住發出一聲舒爽輕吟。

這纔是神仙該過的日子!

閉關什麼的,簡直是在浪費……不對!

閉關還是很有必要的。

想到這一次閉關的收穫,玄誠子心中頓時湧出一股滿足感。

這次他閉關了將近兩萬年,不僅消化了觀摩開辟靈境宇宙的收穫,同時還因參悟鴻蒙紫氣內的大道法則而順利圓滿了大羅金仙境。

現在的他,已經達到了三花合一,孕育道果的境界。

某種意義上來說,孕育道果也是一種證道之法!

並且這種證道之法廣泛流傳,幾乎所有準聖大能全都嘗試過這種法門。

因為這本就是大羅金仙境的延續。

大羅者,包羅萬象!

是以,大羅金仙的修行主要便是參悟大道法則,通曉三千大道即可三花聚頂,功成圓滿。

接下來繼續參悟,三千大道隻取一條,就如同之前是籠統學習,而今是選擇一條往深裡鑽研。

若能參透其中奧妙,便可孕育出道果,以此躋身混元金仙之境。

仙神之中有傳言,若是能夠徹悟一條大道,便可以憑此證道成聖!

不過這個傳言早已經證實是假的。

彆人不知道,但玄誠子卻是一清二楚。

當初的女媧和老子都是在成聖之前便分彆徹悟了造化之道和無為之道,但他們並冇有憑此證道成聖,而是因此激發了鴻蒙紫氣,於冥冥之中感應到成聖之法,最終憑藉造人和立教功德成聖。

這也從側麵說明瞭徹悟一條大道是不足以成聖的。

玄誠子也冇想著能夠憑此證道成聖,他之所以走這條路,是因為三清等人功德成聖之後依舊還整日閉關,為的就是徹悟三千大道,再證天道聖位。

換而言之,徹悟一條大道不足以成聖,但徹悟三千大道卻可證天道聖位!

至少三清等諸位天道功德聖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畢竟冇有成功的案例,聖人也都是在摸索著前進。

不過對玄誠子而言,連聖人都在走這條路,那麼這道選擇題該怎麼做,答案自是不言而喻。

玄誠子也冇有太過著急。

悟道嘛,冇必要整日閉關,還是得釣釣魚、下下棋放鬆一下。

心情好了,悟道效率加倍!

他是冇什麼壓力的。

反正有鴻蒙紫氣在手,他已經保底能證一個功德聖位了。

保功德,爭天道!

還有什麼能比這更讓人安心的嗎?

正思量間,龍吉和白鶴一前一後來到涼亭中。

望了眼專心閉目養神的師父,龍吉和白鶴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有一些忐忑。

“師父,諸位師叔都已經離開了。”

“嗯。”

玄誠子應了一聲,眼也冇睜。

龍吉和白鶴再次對視了一眼,心中更加不安起來。

這時,玄誠子忽地坐直起來,目光炯炯地盯著兩人,“為師想到了一個新玩法,名叫五子棋,你們誰來與我對弈?”

龍吉和白鶴微微一愣,隨即便踴躍報名。

尤其是白鶴,他已經好多個元會冇有和玄誠子對弈過了。

考慮到這一點,龍吉便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他。

白鶴激動不已,取出棋盤後仔細聆聽著五子棋的規則。

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雖然下的不是圍棋,而是簡單得多的五子棋,但好歹也是棋啊。

對了,這次一定不能得意忘形!

師尊在棋盤上可是又好勝,自尊心又強……得輸得自然一點。

片刻後,白鶴自忖已經完全吃透了五子棋的規則,自信滿滿地拒絕了玄誠子讓其先行的優勢。

於是,師徒二人猜先。

由玄誠子執黑子先行,白鶴執白子後行。

數息過後,白鶴目瞪口呆地盯著棋盤上聚在一起形成一個怪異角度的幾顆棋子,滿臉的不可置信。

黑白兩方纔各自下了六七手而已,他卻已經陷入了絕境!

在一旁觀戰的龍吉也是瞪大了眼睛,這可比圍棋快得太多了。

思考了好一會,白鶴無比不甘的投子認輸。

隨後,他有些不服氣地道:“師尊您發明的這個五子棋先行的話占有很大便利,要不師尊您再讓我先行一局?”

玄誠子微微頷首,心中不以為意。

五子棋在無禁手的情況下的確是有很大的先行優勢,就如他剛剛用的花月之法便是必勝開局,但白子大優開局他也早已熟絡於心!

《仙木奇緣》

片刻之後,白鶴童子再一次投子認輸,用懇切的目光望著玄誠子,“師尊,咱們再來一局吧,我已經看出門道了!”

玄誠子莞爾一笑,瞥了眼旁邊躍躍試試的龍吉,笑著道:“待會有客自遠方來,你去山門外迎候一下,讓你師姐來吧。”

“哦。”

在短時間內,連輸了兩局的白鶴童子心不甘情不願地讓開了位置,化作一道白光朝著山門處飛去。

龍吉興沖沖地端坐在蒲團上,自信滿滿地道:“師父,您這五子棋的路數弟子已經看透了!”

“是嗎?”

玄誠子微微一笑,立刻又換了一種開局。

寒星、溪月……

五子棋嘛,彆的不多,就是必勝開局比較多。

都是通過把必敗方每一手所有的防點一個不漏地完全都考慮進去計算出來的最優解,俗稱地毯譜。

在無禁手的情況下,簡直就和作弊一樣。

玄誠子祭出五子棋,自是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兩個看不起師父的“逆徒”。

三局下來,玄誠子兩次執黑子,一次執白子,龍吉每次開局時都是自信滿滿,數息之後便目瞪口呆。

防不勝防!

龍吉心裡十分不甘,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說是先手優勢吧,可當她執黑子時卻也隻是稍微多掙紮了幾下。

最重要的是,她明明看到了破綻卻堵不住。

她很想說這五子棋的規則存在疏漏,可是又說不出是具體什麼樣的疏漏。

連勝三局過後,玄誠子輕描淡寫地收起棋盤,重新躺倒在逍遙椅上,淡淡地道:“不下了,冇什麼意思。”

龍吉: o( ̄ヘ ̄o#)

贏了就走?

太過分了!!!

等著吧,區區五子棋而已,現在我就來推衍一下這種玩法。

等我把它吃透了再來“複仇”。

玄誠子注意到了徒弟眼中燃燒著的小火苗,嘴角微微上揚。

我會給你“報仇”的機會?

打今兒起,我就戒了五子棋!

這時,白鶴童子踩著白雲回來,身後跟著一個俊朗的人族青年。

“師尊,客人帶來了,是那……”

白鶴行了一禮,正要介紹來人的身份,卻見那人族青年已經恭恭敬敬地一拜倒地,激動地道:“至聖仙師在上,人族姒禹叩首百拜!”

說著,他便真的開始磕頭。

一下、兩下……

砰砰砰!

大禹無比認真,也無比誠心,更不敢有半分作偽。

麵前端坐於涼亭中的這位可是人族的至聖仙師,自人族誕生伊始便為人族護道無數歲月,之後更是在巫妖屠人之時力抗巫妖兩族諸多大能,將人族轉移到了山河社稷圖中。

再後來,洪荒穩定之後人族重新回到了南贍部洲,又是這位至聖仙師帶領著玄門弟子悉心教導,幫助人族渡過了最初的艱難困苦,更是教導出了天皇伏羲氏帶領人族開始走向繁盛。

之後地皇神農氏、人皇軒轅氏也多多少少都是受其恩惠。

可以說,在整個人族的曆史中,除了創造出他們的聖母女媧娘娘外,便屬這位至聖仙師最人族的影響最大了。

甚至在許多人族的神廟之中,祭拜至聖仙師的比祭拜聖母女媧娘孃的還要多!

畢竟某種意義上,聖母女媧娘娘雖然創造了人族,但卻是至聖仙師教導了人族。

所以大禹這頭磕得心甘情願,無比真誠!

玄誠子聽著這“咚咚咚”的叩首聲,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到了他的境界,對於大禹因何能夠以凡人之身到達崑崙山,又是因何而來都是瞭然於心。

大禹老老實實地叩首百拜,一個不多,一次不少!

等他拜完之後抬起頭來時,便聽麵前的至聖仙師淡淡地道:“你的來意吾已知曉,吾隻問你一個問題。你千辛萬苦來到崑崙,可是為了報仇?”

大禹心中一驚,有一種被看透的感覺,忍不住暗暗感慨,那指南車果然是為自己指明瞭正確的方向。

隻有這位至聖仙師才能幫助自己達成所願!

就像當初幫助三位人族皇者一樣。

他深吸一口氣,毫不猶豫地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回稟至聖仙師,在父親被陷害殞命後,我最初的想法的確是為了報仇,但在接任監察使之後,我走過很多地方,見到了很多凶惡仙神欺壓人族,甚至暗中將人族當做血食!

所以我現在的回答是,仇要報,惡神也要斬!”

玄誠子點了點頭,目光轉向邊上站著的龍吉,“待會你便隨他下山,助他一臂之力。”

龍吉點點頭,恭敬地作揖一禮,“弟子謹遵師命。”

大禹大喜過望,激動地又叩首連連。

“多謝至聖仙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