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天地之外,茫茫混沌,霧靄糾纏。

“轟隆——”

無聲的巨“響”自某一片混沌海中傳來。

若是有人身在此地,便能夠見到那混沌海上一把加持神杵高懸,綻放出無窮光,攪動著茫茫混沌。

混沌巨浪翻滾澎湃,每一朵浪花都化作一方世界,自行演化出日月星辰,山川大河。

可是在加持神杵的攪動下,這些剛剛演化出的世界又重新變得混混沌沌。

日月無光,星辰黯淡!

一方方世界,全都失去了色彩。

鮮花在凋零,綠葉在枯萎,萬物在哀鳴!

混沌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在沸騰著翻滾著,發出暴怒的咆哮。

準提聖人衣襟搖曳,身影卻依舊穩如磐石,在混沌浪潮的衝擊下一動不動。

一旁的接引聖人身前懸著一座寶幢,散發著無量佛光,同時傳出一道道禪唱誦經之聲。

這座寶幢有著四十五道先天禁製,也是一件頂級先天靈寶。

能夠度化眾生心中之苦厄,祛除一切汙穢邪氣,其上散發出的無量佛光與禪唱能夠增強生靈心中的智慧靈光,純淨道心,祛除雜念,幫助生靈明悟冥冥之中的天地大道。

此時接引聖人在混沌中祭出寶幢,自不是為了助人啟慧悟道,而是要借這無量佛光和禪唱之聲驅除淨化隱於混沌海中的魔氣。

淨化混沌海中的魔氣,償還欠下的天道因果。

這樣的事情,兩尊聖人已經不知做了多久。

因為混沌之中時間和空間是無序混亂的。

雖然他們離開洪荒天地還不足一個元會,但實際上他們在混沌中可能已經渡過了數十上百個元會,也可能隻過去數十上百年。

究竟待了多久,隻有他們兩個最為清楚。

“總算快要結束了。”

準提聖人輕輕歎息一聲,轉頭望著接引聖人苦笑道:“三清他們開辟靈境得了大機緣,咱們卻遠離洪荒償還因果,這一次怕是要被他們甩在後麵了。”

接引聖人微微頷首,麵上滿是愁苦之色。

如果隻是遠離洪荒償還因果的話,二聖倒不至於如此難受。

參悟大道,攀登天道聖位非是一日之功。

就算他們耽誤了些時日也無大礙,不會落後三清、女媧他們太多。

可三清、女媧他們開辟靈境顯然大有收穫,第一時間就閉關參悟大道,這就很讓他們鬱悶了。

就好像馬拉鬆一樣,六聖在攀登天道聖位的道路上本來是相差不大的,但西方二聖因為搞小動作被罰義務勞動一分鐘,對於整場比賽而言造成的影響並不會很大,可在他們義務勞動之時,其他四位聖人卻突然進入了一個“加速通道”。

雖然目前四位聖人還未出關,西方二聖也無從知曉那“加速通道”的效果究竟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但甩他們一大截是已經可以肯定的了。

“不過咱們既然知道了方法,待咱們回到洪荒之後亦可嘗試開辟虛擬宇宙。”

準提聖人眼中浮現出一抹自信。

雖然他身在天外混沌,但卻也冇少關注洪荒內發生的大事,對於網絡、靈境等等早已深入研究過。

“唯一的問題是,自行鋪設網絡耗費太大了,到時咱們可能得需要使用玄門搭建好的網絡……”

聽到這話,接引聖人連忙道:“若是能借用最好,不能的話便花費些許代價租用吧,可千萬莫要再算計他們了。”

準提聖人:(°ー°〃)

他自是聽得出接引聖人不是在替東方玄門擔心,而是在替他擔心。

畢竟每一次算計來算計去,最終吃虧的卻都是他們。

接引聖人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傷人,解釋道:“眼下西方逐漸興盛,還是莫要再生出事端為好。”

準提聖人微微頷首,笑道:“師兄放心便是,自那一場盲棋之後,‘算計’二字已與吾再無瓜葛。”

接引聖人鬆了口氣,轉而安慰道:“倒也不至於此……”

正說話間,混沌海突然生出異變。

彷彿夜幕降臨一般。

原本白茫茫的混沌突然湧出了大股的黑氣,如同厚重的烏雲滾滾而來。

不見雷霆,不聞雷鳴,但那漆黑如墨的雲層之中,卻隱隱有著無數道赤紅的血光,隱隱綽綽,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蓄勢待發一般。

被黑氣籠罩的混沌海也變得越發洶湧。

那捲起的浪頭,好似劍鳴般,鏘鏘炸響。

這突然而來的異變便是兩尊聖人也冇有料到。

望著四周被黑暗所籠罩,準提聖人微微眯起眼睛。

一縷聖威自他身上散發出來,隻是讓他驚訝的是,他的聖威並冇有將黑暗淨化,僅僅隻是將其逼退出一段距離。

這一瞬間,混沌分作了黑白兩色。

以準提聖人的聖威為分界線,在聖威所籠罩的區域內的白茫茫的,而在這之外卻依舊是如墨般深沉晦暗。

換而言之,兩尊聖人竟是被那黑氣給圍在了中間!

準提聖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麵上閃過一絲凝重。

接引聖人愁苦的臉上閃過一道訝色,轉頭望向師弟,試探地吐出兩個字眼。

“羅睺?”

準提聖人緩緩點頭。

除了那位魔祖親至,否則他想不出還有什麼樣的魔頭能夠擋得住他的聖威。

當年魔祖製霸洪荒之時,麾下雖然有十大魔將,八大凶獸等等爪牙,但大多都已經在那一場最終決戰中被斬殺,倖存下來的大多數也都被封印或煉化。

便如封印在東海海眼中的金鼇一樣。

所以那位魔祖雖然因為大宏願的原因得以逃脫,但此刻應該是孤家寡人纔對。

更何況就算麾下還有追隨者,也不應能敵得過他這個聖人纔是。

這時,一道赤紅的血光在茫茫黑氣之中顯化,形成了一個人形的輪廓,但除此之外卻是什麼也看不清。

準提聖人默默推衍一番,卻發現自己竟是什麼也看不到。

接引聖人雙眼中浮現出一條滔滔不絕的時間長河,旋即卻又消失不見。

他緩緩搖了搖頭,時間長河中也看不到來人的身影。

就像是對方根本不存在!

於時間長河中遮蔽自身,遮斷過去和未來,這是聖人才擁有的手段。

顯然,來人和他們一樣也有著等同於聖人的力量!

這也讓二聖認定了來人便是羅睺!

因為上一次道祖現身解釋了緣由,更是知悉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第一道大宏願。

所以羅睺憑藉此大宏願證道成聖是完全有可能的。

甚至他證的很可能還是天道聖位!

畢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個大宏願的本質便是道越強,魔便越強!

事後準提反應過來,這也正是道祖對他們脫離玄門,另辟佛門持默許態度,甚至是支援態度的根本原因。

他們兩尊聖人脫離玄門,便是一次對“道”的削弱,而“魔”也會相應地變弱!

就在二聖思慮萬千之時,有低沉沙啞的聲音直接在他們心底響起。

“堂堂兩尊聖人卻受天道束縛不得自由,真是何苦來哉?不妨來我域外天,安享極樂大自在!”

……

清晨

伴隨著火紅的太陽升上高空,玄誠子結束了今日的早課,緩緩地睜開眼睛。

入目處,是玉清聖境麒麟崖的無上風光。

這座矗立在崑崙之巔的崖坪擁有著獨樹一幟的瑰麗景色。

慶雲紫煙凝瑞靄,玉辰精氣縈繞,日月祥光綻放。

千株老柏,鬱鬱蔥蔥,萬節修篁遍佈宮闕。

玉清仙光,沖天而起。

仙霧升騰於其中,悟道茶樹和星辰果樹沐浴其中,淡淡清香撲鼻而來。

忽地,他心中一動,於冥冥之中生出一股感應。

隨後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瞳孔收縮,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道祖召見?”

玄誠子喃喃自語了一句,有些懷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可心中那一股冥冥感應卻是絲毫做不得假。

這種感覺和他當初激發鴻蒙紫氣時感應到的恢弘意誌如出一轍。

當時他便有所猜測,而今方纔得到了證實。

現在讓他好奇的是,從未見過麵的道祖為何會突然召見自己?

要召見也應該是召見三位師長纔對。

玄誠子看了一眼玉虛宮的方向,依舊是宮門緊閉,無量玉清仙光自宮闕中噴薄而出,湧向四麵八方。

他又眺望了一下八景宮和碧遊宮的方向,也都是宮門緊閉的狀態。

顯然師父他們還在閉關。

換而言之,就是道祖繞過了三個徒弟,直接找上了他這個徒孫!

這是此前從未有過之事!

究竟是什麼原因纔會引得道祖相召?

玄誠子心中有些忐忑,忍不住生出了諸多猜測。

莫非是自己推廣功德貨幣化,大搞貨幣交易,從洪荒仙神手中聚斂了大量功德的緣故?

應該不會吧?

貨幣交易誕生之時可是得天道降下功德表示認可的。

這是一條切實可行的後天大道!

雖然自己利用功德錢莊、通訊靈寶、靈境等等項目聚斂功德稍微顯得有些破壞平衡,但也應該不至於驚動道祖來找自己談話吧?

應該……不會吧?

玄誠子很有些拿不準。

但道祖相召,他也不好推脫啊。

思來想去,他還是懷揣著忐忑的心情上路了。

不過走之前他留下了近千枚杏葉,以防自己要是被道祖為難了,立刻讓杏葉化作分身去請動三位師長出麵。

哪怕驚擾了他們閉關也在所不惜!

7017k